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平分秋色

第二百三十六章 平分秋色

        高希寧小跑著到了兮若姑娘身邊,這是她的本能反應,因為她覺得這小姑娘走路確實有些艱難,一瘸一拐的樣子也讓人心疼。

        兮若本來覺得那賊公賊婆也必然都不是什么好人,也本能想要拒絕這個賊婆假惺惺的好意,賊婆的好意,當然是假惺惺的。

        可是當她看到高希寧的那一刻顯然楞了一下,她看著那張精致漂亮的臉就突然覺得,這么好看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賊婆呢?那是多沒天理的一件事。

        這么好看的小姐姐,又怎么可能是壞人呢。

        “謝......謝謝!

        明明心里還稍稍有些抗拒,可是看到高希寧伸出來的手,兮若就下意識的也伸出去手讓高希寧扶著她。

        “你的腳怎么了?”

        高希寧問。

        小姑娘忽然間醒悟過來,我的腳怎么了?

        她抬起頭看向對面小吃鋪子里那個渣男,那家伙好像一臉玩味的也在看她,從他那不要臉的表情就可以分析的出來,這個漂亮的小姐姐一定也是被那個渣男騙了,這個小姐姐真可憐。

        小姑娘還覺得自己此時應該有幾分得意,雖然自己是第一次闖蕩江湖,但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穿了那渣男的本質。

        所以她覺得自己這樣的俠客,應該能救一個是一個。

        “我可以問你的名字嗎?”

        兮若沒有回答高希寧的話,而是小聲問了一句。

        高希寧回答道:“我叫高希寧,高興的高,希望的希,寧靜的寧,你呢?”

        “我叫夏......兮若!

        兮若覺得這個小姐姐笑起來可真好看,好看的像是春風,像是夏花,像是秋月,像是冬雪,像是一年四季中所有的最美。

        這樣的小姐姐,居然都被那個渣男給騙了。

        “好聽,好好聽的名字!

        高希寧由衷的贊嘆了一聲:“和你的聲音一樣好聽!

        兩個都漂亮的小姐姐第一次見面,第一次交談,就開始有了一種天生的可以互相彩虹屁的親近感。

        “嘿嘿......名字是我師父取的!

        夏兮若說完這句話之后臉色明顯變了一下,心里暗叫一聲壞了,我怎么能說是師父取的呢?我現在的身份可是一個彈琴唱曲的人啊。

        “是......教我彈琴的師父!

        她連忙補充了一句,并且想為自己的智慧和反應能力點贊。

        “李叱也會彈琴,彈的可好了!

        高希寧對這個小姑娘并沒有什么戒心,這是一種很自然的態度,因為這小姑娘是孫夫人的人,在這小姑娘之前,是李叱在云齋茶樓里撐起來一片天空。

        就算高希寧不說李叱的名字,孫夫人也會說。

        “李叱是誰?”

        夏兮若立刻問了一句。

        高希寧看向坐在小吃鋪子里和孫夫人聊天的李叱,指了過去:“就是那個看起來有點丑的家伙!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一種很自然的態度,自己家里的給別人介紹的時候,如果是說你看那個帥帥的家伙,豈不是顯得有些很不矜持。

        所以一般對外人介紹自己家里人的時候,難免要自謙一下。

        哪想到夏兮若的回答是:“確實有點丑!

        高希寧覺得這個小姑娘更加可憐了,腳崴了沒什么,養養就能好,眼崴了,這可不

        好治,李叱那么好看的人,她怎么能覺得是有點丑呢?

        到了小吃鋪子里,孫夫人笑呵呵的給李叱介紹道:“只是兮若姑娘,你說是不是巧了,那天你剛離開茶樓不久,兮若姑娘就到了,問我能不能留在這做事,我聽了聽她的琴曲,真的驚為天人!

        李叱哦了一聲,連點最起碼的表示都沒有。

        孫夫人道:“我覺得兮若姑娘的琴技,和你的不相上下!

        李叱道:“這怎么能比呢?”

        夏兮若哼了一聲后說道:“我謝謝你的夸獎!

        李叱理所當然的說道:“別客氣,不過我的意思是你怎么能和我比呢?”

        夏兮若眉角一揚。

        連孫夫人都察覺到了有什么不對勁,但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所以還以為是自己夸了兮若姑娘李叱不開心了,可是她沒覺得李叱是這般小心眼的人,今日這是怎么了?

        夏兮若忽然笑了笑:“我道是誰,原來是這云齋茶樓里以前人人都喜歡的小先生,我雖然才到,可是已經聽過你的名字無數次了!

        李叱道:“不客氣!

        夏兮若道:“不過那已經是過去的了,以后云齋茶樓里的小先生是我!

        李叱:“二代!

        高希寧覺得這倆人之間有一種誰都恨不得打誰一頓的怨念,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是隱隱約約有些期待是怎么回事。

        于是她說了一句:“要不然比比吧!

        李叱和夏兮若同時看向高希寧,高希寧吸溜了一根米粉,然后不好意思......確切的說是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比比好,比比好!

        孫掌柜敏銳的發現了商機,立刻回頭對云齋茶樓那邊的小伙計喊:“快去敲鑼打鼓,就說兩個小先生要比試琴技!”

        孫夫人立刻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敲個屁!”

        她看向李叱和夏兮若說道:“當著眾人的面比試多傷和氣?比試這種事......當然還是要的,不過還是私下里比比吧!

        她笑著說道:“今天算是緣分,茶樓歇業一天,關門比試!

        孫掌柜心說那得少賺多少銀子啊,這個敗家娘們......敢怒不敢言,怒也是假怒。

        李叱看向高希寧,高希寧吸溜,吸溜,吸溜......

        一刻之后,云齋茶樓。

        門板都已經封了起來,外邊掛上了今日歇業的牌子,可是這茶樓里的人一個個都興奮的跟八婆似的,都想看看是一代小先生厲害還是二代小先生厲害。

        李叱往四周看了看,心說自己跟一個小姑娘比這個干嘛,多無趣,于是有些遺憾的說道:“我的琴沒有帶來,下次再說吧!

        “我都有!

        夏兮若回頭看向那個婦人說道:“云姑,把咱們的東西都拿過來!

        云姑也是嘆了口氣,心說少主這是怎么了,為什么非要和一個男人比琴技,贏了也沒有什么好得意的,少主這幾年來在門主的教導下,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武技也是突飛猛進,門主都說過,少主是宗門數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天才。

        “云姑,快去吧!

        夏兮若道:“這位小先生大概是覺得我們的東西不齊全,咱們可不能露了怯!

        云姑無奈,回到后院去把所有樂器一樣一樣的搬了過來,李叱看了一眼都懵了,心說這個家伙難道是自己的分身不成?不但各種琴都有,還有笛笙之類的樂器,甚至還有鼓。

        “我出曲牌吧!

        高希寧一臉絕對不會嫌事大的樣子。

        李叱心說罷了,就隨便讓那小丫頭服氣就好,于是說道:“也好,你出曲牌,我與她合奏!

        夏兮若輕輕哼了一聲:“盡管出題!

        高希寧出曲牌,李叱伸手拿了根長笛,小姑娘坐下來懷抱琵琶,笛聲先起,琵琶跟上,兩個人第一次合奏,居然毫無間隙配合默契。

        李叱換了琴,小姑娘就就去擊鼓,李叱去吹笙,小姑娘就換古琴。

        幾首曲子下來,眾人都已經聽的懵了,兩個人時快時慢,但兩種聲音自始至終都沒有沖突,明明是在比試,可卻又完美的融合一處。

        若高山翠竹清風拂過,如碧空之上行云流水。

        “好厲害啊!

        若凌姑娘看的都呆了,第一次覺得小姐看上李叱這個笨蛋并不是那么眼瞎,原來這個家伙這么有本事。

        足足半個多時辰,兩個人把所有樂器都分別用了一遍,這樣當然算是不分上下。

        小姑娘一臉的驚訝,她也沒有想到李叱居然這么厲害。

        可是她的第一反應是,現在做賊要求這么高?這個世界上怎么還會有如此雅致的賊?

        李叱想的是,這個酒瘋子居然有點本事。

        “不分上下,精彩絕倫!

        孫夫人連忙說道:“確實是難得一見,要不然我做東,咱們找一家好館子去喝些酒?”

        站在后邊的云姑連忙說道:“別別別,兮若不能喝酒!

        李叱眼睛微微一瞇。

        不能喝酒?

        夏兮若道:“你可懂棋藝?”

        李叱道:“勉強入門!

        于是兩個人又擺下一盤棋局,你來我往,又是半個時辰才把這盤棋下完,最終是個和棋,誰也奈何不了誰。

        小姑娘顯然好勝心已經被激了起來,她問:“可會作畫寫字?”

        李叱點頭。

        于是倆人又鋪開宣紙,各自作畫寫字,李叱作畫上比那小姑娘稍遜一籌,可是寫字上那小姑娘又比李叱差了些,所以這比試,又算是不分勝負。

        要知道李叱寫登雀臺貼,連他師父都覺得難辨真偽。

        小姑娘問:“你還想比什么?”

        李叱道:“除了打架之外,都可以!

        小姑娘想了想,像是做了個很艱難的決定似的說道:“你可通藥術?”

        李叱一怔。

        這醫藥救人的事,李叱確實不太擅長。

        小姑娘說出這句話后顯然有些后悔,連云姑的臉色都變了,她連忙勸說道:“你怎么能胡亂吹牛?明明不會的事,卻非要比!

        夏兮若也是真的后悔了,哼了一聲后說道:“我不會,他也不會!

        李叱覺得這里邊有問題。

        云姑道:“不用再比了,都是孫夫人的朋友,再比就真的傷了和氣,還是就此打住的好!

        夏兮若點頭道:“不比就不比了,我又不是輸給了他,最多......勉強算是平手!

        李叱笑而不語,他越發覺得這小姑娘突然出現在云齋茶樓有問題,一個年紀如此之小懂得如此之多的小姑娘,如果說沒有所圖,怎么可能會屈居云齋茶樓?

        她又不是看起來缺錢的那個,那些樂器,每一種都價值不菲。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18477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