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流云陣圖

第二百二十二章 流云陣圖

        井顏戾拎著他師弟尸體的樣子,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他眼神冰冷的掃過眾人,好像每個人都是他在懷疑的對象。

        而每一個人又都能從井顏戾的眼神感受到,被他懷疑,下場一定很凄慘。

        李叱卻并不在意,第一是因為井顏戾不可能這么快就找到證據,第二是找到證據李叱也不怕,因為李叱覺得自己牛皮。

        李叱曾經問過他師父長眉道人,這個世界上的絕頂高手是什么樣子,師父想了好一會兒都沒有辦法回答李叱的問題。

        因為他師父也不知道什么才是絕頂高手。

        師父知道的是,這個世界上一定沒有天下無敵,但他正在研究怎么才能培養出絕頂高手。

        李叱覺得天下無敵一定會有的,那就是將來的他。

        井顏戾的樣子很嚇人,可是已經習慣了自己的夜叉面罩,還有什么是在打起來之前就能讓李叱害怕的?打起來之后讓李叱害怕的,李叱也沒遇到呢啊。

        隊伍進了平昌縣城,李叱告訴所有車馬行的人不要胡亂走動,人家要求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除此之外,就待在車上別動。

        蘇掌柜帶著他們去裝糧食,到了官倉之后蘇掌柜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因為官糧少了一大半。

        井顏戾帶人去查他師弟劉英展為什么會死,百姓們都已經傳開,他也查不出個所以然。

        井顏戾蹲在那查看了一下地上的尸體,又起身看了看,他自言自語似的說道:“有一個不用兵器的高手,拳法狠厲,力大無窮!

        又走了一段,看到地上的二三十具尸體,他仔細看了看后說道:“這個人要么是騎馬殺人,要么是身材極高,他落刀的角度就說明身高不低!

        “最少有兩個人,或者是兩批人,箭是從兩個方向射向隊伍的!

        他一邊看一邊說,一直到了那座木樓下。

        這里的尸體最多,圍著木樓一圈都是,地上的尸體還沒有處理過,也沒有人敢去觸碰,維持著最初的樣子。

        “樓上有人,樓下有人!

        井顏戾又自言自語了一句。

        就在這時候手下人跑回來,匯報查問的結果,大概打聽來的消息都一致,一部分百姓們說沒有看到,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一部分說看到了,是兩批人在廝殺,一批人不認識,一批人是岳大人的人。

        “多少人?”

        井顏戾問。

        手下人回答道:“有說十幾個的,有說幾十個的!

        井顏戾點了點頭,這種場面,敵人沒有十幾個以上應該很難做的出來,這木樓一圈的尸體,有的是刀傷而死,有的是一拳斃命,還有被箭射死的,有被連弩射死的,連刀傷的出手習慣都不相同,所以推測起來劉英展的敵人數量不會很少。

        蘇掌柜找到井顏戾,壓低聲音對井顏戾說官倉的糧食少了一多半,井顏戾的臉色頓時就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結合縣令岳華年已經逃走的事,看來官倉糧食少了才是這場廝殺的原因。

        他師弟劉英展應該是發現官倉里少了糧食,于是帶人去質問縣令岳華年,結果和一群與岳華年勾結的江湖客打了起來。

        對方的實力不容小覷,因為所有的尸體都是劉英展的手下,敵人能殺了這么多人還全身而退,可見其實力有多

        可怕。

        “你帶人把剩下的糧食運回冀州,我親自帶人去追查,他們若逃走的話,不敢往北,我先帶人往南去追一段!

        井顏戾對蘇掌柜說道:“那個車馬行的人也都要盯緊一些,別讓他們把糧食動了手腳,我觀那個車馬行的小當家,不像是什么好人!

        蘇掌柜道:“我看他們上上下下,沒有一個像是好人的!

        井顏戾問:“你查過那個李叱的底細嗎?”

        “查過,他和夏侯琢是至交好友,就在四頁書院里求學!

        蘇掌柜道:“之所以找到這個人,也是王爺的意思,那車馬行開業的時候向王爺捐獻了一萬兩銀子,所以......”

        井顏戾明白過來,想著既然李叱也是王爺的人,那么和這件事應該沒有什么關系了。

        其實這事查出來并不難,只是李叱的身份極容易讓人先入為主的不去懷疑,都是王爺的人,難道還能自相殘殺?

        再有就是,雖然目擊了李叱他們殺死劉英展的人沒有幾個,畢竟當時百姓們都已經跑回家里去了,可是看到李叱騎著野豬進城的人并不少。

        好在是,岳華年在百姓們心中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所以沒有人愿意出賣岳大人,也就沒有人愿意出賣救了岳大人的人。

        李叱又做了些假象,讓人錯覺殺人者絕非一二人,這些因素加起來,讓井顏戾的判斷出現了失誤。

        井顏戾對蘇掌柜說道:“盡快裝車運糧,不用等我回來!

        說完一招手,帶著大批的手下離開平昌縣城,順著官道往南追了出去。

        李叱他們隨蘇掌柜去裝車,此時的李叱秉持著低調做人做事的態度,像個沒事人一樣坐在旁邊看著糧食裝車。

        蘇掌柜走到李叱身邊,沉默了片刻后說道:“小當家,今天的事有些亂,從官倉里往外運糧.....”

        李叱道:“這是官倉嗎?我不知道,也記不住!

        蘇掌柜點了點頭道:“那就好,這件事如果以后有人問起來,還請小當家如實說就好,那縣令岳華年勾結盜匪流民,偷盜官倉糧食,還殺了官差.......”

        李叱道:“放心,誰問我都這么說!

        蘇掌柜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小當家你歇著,關于這一趟的運費,小當家損失了馬車一輛,我就再給你加一車糧食!

        李叱立刻就眉開眼笑起來,那精湛的演技讓人覺得他就是個貪財的家伙,毫無破綻,因為他確實是。

        三天后,冀州城。

        李叱和余九齡從車馬行里出來,在路上買了些熟食,又買了些點心,拎著走,一路溜溜達達的回到住處。

        即便是到了現在,他依然保持著極其警惕的態度,直接回家是不可能的,不繞路走上幾圈,確保沒有人跟蹤,他絕對不會輕易進門。

        不為其他,只是因為他師父的安危。

        李叱白天要到書院,還要去云齋茶樓,還要去車馬行,整個白天長眉道人都是獨處,如果家里暴露了的話,想動手的應該不少,其中一定有許青麟。

        李叱剛一進門就看到師父和燕先生正在院子里笑呵呵的聊著什么,這院子里多了一些看起來亂七八糟的東西。

        有的就是一根普通的木樁,有的則是木頭人的樣子,還有的像是木制的

        磨盤,看著讓人覺得心頭一陣陣的涌出不祥的預感。

        長眉道人看到李叱回來,臉色頓時更加開心起來,他笑著對李叱說道:“歷時一年多,為師為你打造的這些東西,總算是都做好了!

        李叱看著那些東西,這是個啥,這又是個啥?

        長眉道人一本正經的說道:“對于習武之人來說,最重要的是兩件事,第一是力量,第二是速度,掌握了超過別人的力量和速度,那么就自然可以輕易擊敗敵人!

        “反應,則是速度的前提,你反應慢,出手的速度又能快到哪兒去?唯有反應一流,出手速度才能一流!

        長眉道人指了指那些木制的東西說道:“這些加起來,叫做流云陣圖,是我根據古時候的木陣圖所改造,那時候傳聞不周山有流云劍宗!

        長眉對李叱說道:“那時候江湖盛傳,流云劍宗的弟子,劍法超絕,出世一人便近乎無敵,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若不能通過木陣圖考驗的弟子,不準下山!

        李叱知道這些,師父還曾經說過,天下劍術,最利者便是流云劍宗,奈何周滅后,流云劍宗也滅了。

        蒙帝國鐵騎進攻周都城,大周天子號召天下所有人前來守衛都城,流云劍宗上下九百多門人全都去了,最大的七十多歲,最小的十一歲,那一場大戰,攻城的蒙帝國死傷七萬余,然后都城被攻破,蒙帝國的鐵騎殺進去后就開始了歷時七天的屠城。

        自此之后,世上沒了大周,也沒了流云劍宗。

        可是世上還有關于流云劍宗和木陣圖的傳說,如今,長眉道人歷時一年多,打造出來的這小型的木陣圖,為了致敬流云劍宗,所以將這木陣圖改名為流云陣圖。

        這流云陣圖的精妙就在于,控制著整個流云陣圖的只需一人,想破陣者就能面對無窮無盡一般的攻擊。

        長眉道人在流云陣圖后邊坐下來,在他面前是操控陣圖的樞紐,有幾十根線,還有一些木桿。

        “你進去試試吧!

        長眉道人說道:“若你以后能在流云陣圖中來去自如,為師也就放心了!

        李叱看了看看,那大概七八個木人,十幾根木樁,五六個木頭磨盤,還有一些木球,還有些那是桌椅板凳之類的東西?這有什么的了?

        他點頭道:“我一次就破了你的這流云陣圖!

        長眉道人看了他一眼:“呵......”

        李叱邁步進入流云陣圖,左邊一個木人忽然轉了過來,兩條胳膊掄起來掃向他的腦袋,李叱立刻低頭,剛彎腰,下邊的那個木制磨盤似的東西忽然打開,像是水車一樣轉起來,噴灑出來的細沙代表著毒物。

        李叱往前一躍,跳過第一個磨盤,面前是一個比他高大的木人。

        他剛落地,那木人上半身又旋轉起來,兩條胳膊就像是密集攻擊一樣,速度奇快。

        李叱看準了時機,兩只手同時伸出去抓住那木人的胳膊,木人的身子立刻就停止旋轉。

        李叱道:“這有什么了,眼疾手快而已!

        木人的襠部忽然開門一樣,一根墩布把從里邊激突出來,狠狠的戳在李叱的相同部位。

        李叱疼的一彎腰,下邊的木制磨盤轉動起來,從其中伸出來的木棍就如同連環掃堂腿,把李叱掃翻在地。

        長眉道人輕輕哼了一聲,滿滿都是得意。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12574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