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二百一十二章 卸磨殺驢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二百一十二章 卸磨殺驢

        有什么樣的父親,未必就有什么樣的兒子,夏侯琢的性格中更多的地方像他母親,而羽親王府里那幾位正經的世子卻又學不到羽親王的性格。

        這也是羽親王煩惱的地方,成器的不像他,像他的不成器。

        尤其是羽親王的長子楊卓,為了蠅頭小利就什么都干得出來,絲毫也不大氣。

        羽親王都不止一次說過,讓他對夏侯琢多些善待,夏侯琢那樣的性子你待他好,難道他還能待你差?

        可是人心不一樣,楊卓只覺得夏侯琢是威脅,若是不除掉他心里就不痛快。

        況且他也知道,父親對他態度還算寬松,還不是因為父親現在要仰仗母親家里勢力?

        宇文家的勢力之大,他們幫誰,誰就多了幾分把握問鼎中原。

        楊卓自己也清楚的很,若他母親不是正位王妃,不是宇文家的人,父親對他怎么可能寬容。

        然而羽親王這種矛盾態度,也就造成了他兒子之間的不死不休。

        楊卓仗著他母親,不把羽親王的話當回事,一直到夏侯琢去了北疆后他才略有收斂,畢竟夏侯琢沒準不用他搞就死在黑武人手里了。

        夏侯琢也不可能對楊卓有什么原諒之心,說實話,若不是怕他母親擔憂,怕他父親難過,多少個楊卓他也殺了。

        所謂兄弟情分,夏侯琢心里只有李叱一人。

        那些有血緣關系的,去他媽的。

        當夜,信州府的府治崔漢升就帶著手下官員到了,一個個的看起來態度謙卑,那樣子夏侯琢要是咳嗽的聲音大一些,他們立刻就能跪下。

        然而這些人,哪有一個真的謙卑?

        他們只是做戲而已,若真懂得謙卑,信州會出現劉文菊這樣的人?

        信州府里那些家破人亡的,來信州被坑的傾家蕩產的,說是劉文菊的惡事,可歸根結底,還不是崔漢升他們這些人的罪過。

        沒有劉文菊還有別人,還有李文菊王文菊趙文菊,只要崔漢升還是信州府的府治,這樣的人就會層出不窮,因為崔漢升需要這樣的人。

        等了一會兒后不見夏侯琢說話,崔漢升下意識的看了看李叱,李叱對他微微點頭。

        崔漢升緩緩吐出一口氣,上前一步俯身道:“將軍,劉文菊一案,共查獲賊贓八萬余兩,在劉文菊家里一共查封銀兩五萬余,青樓酒樓賭場共查封銀兩三萬余!

        他回頭看了看,院子里那堆著的大箱子堆的那么高,那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這么多錢,他是真的心疼,廢掉劉文菊,這銀子要是都能歸到他手里該多好。

        “知道了!

        夏侯琢道:“辦事還算盡心!

        有了夏侯琢這句話,崔漢升的心里總算是能松下來一口氣,他再次看向李叱,發現李叱也面帶微笑,他大概就知道,這事算是差不多成了。

        夏侯琢在屋子里來來回回的慢慢踱步,一邊踱步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八萬多兩銀子,來之前,武親王對我說,要想穩固代州關防御,所需銀兩甚大,至少應有二十萬兩!

        聽到這句話,崔漢升的腿不由自主的一軟。

        二十萬兩?!

        夏侯琢繼續說道:“好在是,之前劉文菊獻上了七萬兩,這里有八萬,總計就有了十五萬!

        崔漢升在心里不斷的盤算著,這五萬難道都要我出?

        夏侯琢看向李叱:“王爺讓你來信州就是籌集軍餉,這五萬兩的缺口你看怎么辦?”

        李叱看向崔漢升道:“這事,還得拜托給府治大人!

        崔漢升的臉色瞬間有些發白,五萬兩,拿了劉文菊的也就拿了,他雖然心疼但那不是割他的肉,他昨天確實有所準備,但也只準備了兩萬兩而已。

        “下官,著實有些困難!

        崔漢升道:“下官昨天已經號召城中富戶捐款,總共募得銀子兩萬兩多些,若是五萬兩之數......”

        他看向李叱,李叱的臉色一沉。

        他再看向夏侯琢,夏侯琢的臉色比李叱還沉。

        李叱看向府丞韓童說道:“看來府治大人確實是沒什么辦法了,也不能說他不盡心,只是能力上的問題,府丞大人可有什么辦法?”

        韓童心里一驚!

        李叱這話說的,相當于把他架在了刀上一樣,他若是說沒有,夏侯琢殺雞儆猴,他這個府丞就是雞,崔漢升就是那只猴子。

        若是說有,就算把崔漢升得罪了,何止是得罪,簡直就是勢同水火。

        可是李叱這話里,似乎隱隱約約還有些別的意思,仔細想想,韓童恍然。

        若是他有辦法搞來這五萬兩,那么夏侯將軍還要崔漢升做什么?

        但他不敢應。

        崔漢升在信州經營這么多年,他現在要是一臉歡喜的答應了,今天夜里就會有人進他家里去把他一家全都砍死。

        想到這,韓童下意識的看向崔漢升,卻見崔漢升也在瞇著眼睛看著他。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韓童立刻低下頭。

        “回......回將軍,回李公子,五萬兩之巨確實一時之間難以湊齊,非我等不盡心,我等雖然為官可是朝廷的俸祿已經有好幾年沒有發下來了......”

        韓童看了看夏侯琢的臉色,夏侯琢點了點頭道:“既然你們都沒有辦法,那我也不為難你們,都先回去吧!

        他一擺手:“送客!

        李叱起身道:“諸位大人,夜已經深了,先回去歇著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他跟著夏侯琢往里屋走,連一句話都沒有多說,更沒有看崔漢升一眼。

        崔漢升看向李叱的時候本想說幾句什么,奈何李叱根本沒理他,和夏侯琢一前一后走了。

        崔漢升和韓童又對視了一眼,兩人臉色都很難看。

        路上,崔漢升和韓童共乘一車,韓童裝作惱火的說道:“這夏侯琢和李叱的胃口也太大了些,已經前前后后的給了他們十五萬兩,他們還不知足!”

        崔漢升道:“我只是在想,他態度這么強硬是為什么?難道說是試探我們?”

        韓童問道:“大人,他們試探什么?”

        “忠心!

        崔漢升沉思片刻后說道:“如果這是羽親王的意圖呢?以此來試探我們會不會上船,如果我們為了幾萬兩銀子而不上船......”

        韓童臉色瞬間有些發白:“那羽親王就會把我們換掉!

        崔漢升道:“朝廷已經有旨意讓武親王率軍會京州拱衛都城,只是北邊黑武人突然來犯,所以武親王暫時回不去,如果武親王回去了,這冀州之內,誰還能節制羽親王?”

        他朝著外邊喊了一聲:“停車!”

        馬車立刻停下來,崔漢升道:“調頭回去!

        馬車剛轉過來,崔漢升又喊了一聲:“停!”

        他坐在馬車里,臉色變幻不停,許久之后說道:“如果我們這就給了,顯得我們剛才確實心意不誠,所以不能回去,明日再說,也不能給足了五萬兩,這樣,我出兩萬兩,你出一萬五千,讓齊典拿出來一萬兩,湊足四萬五千給他送過去,就說已經是極限了!

        韓童點頭道:“也好,都聽大人的!

        與此同時,夏侯琢看了李叱一眼后笑道:“那幾個家伙為了銀子居然連命都不要!

        李叱道:“他們走不出多遠就會想回來,如果不回來,那明日就會湊銀子再來請你我過去!

        夏侯琢道:“要我說,我帶兵直接都殺了就是,誰還能管?你這太費事了些!

        李叱搖頭:“對你名聲不好,明日再殺,我安排好了!

        他笑了笑說道:“你可以給羽親王寫信,派人立刻送過去,就說信州這邊,府治崔漢升等人十惡不赦已經被你殺了,請羽親王派人來接管信州,這樣的話,你父親對你也不會那么生氣!

        夏侯琢看向李叱,片刻后嘆道:“你怎么跟老妖精似的!

        李叱笑了笑,這些事,不過是江湖手段,他師父都會,只是挪用到了官場上而已。

        再有就是,書林樓里那位李先生給李叱留下的東西中,有幾卷書格外有用,兩卷兵法,兩卷策論。

        第二天下午,天快黑的時候,府丞韓童親自來了,說是已經傾盡全力湊了四萬五千兩銀子,確實是湊不齊五萬之數。

        銀子送來,還說崔大人已經三天三夜沒有睡過,現在正忙著準備宴請之事,還請夏侯將軍和李公子賞臉屈尊到府衙里赴宴。

        李叱和夏侯琢答應下來,等到了府衙之后,夏侯琢的眼睛都瞪圓了。

        整個府衙后院,至少有數百名年輕貌美的女子聚集于此,整個后院都給站滿了,她們都是劉文菊名下那幾座青樓中的姑娘,一個個驚嚇的全都是臉色發白。

        這是李叱之前教給崔漢升的,他對崔漢升說過,夏侯將軍最好女色,你就把那些青樓姑娘都找來讓夏侯琢挑選,這般盛宴,就不信他夏侯琢不動心不滿意。

        夏侯琢從這些姑娘們中間穿行過去,看向那些女子,她們一個個的不敢與夏侯琢對視,對于她們來說,誰都不敢想象接下來要面對什么樣的命運。

        她們無力反抗,也不敢反抗。

        別人如何安排,她們就只能接受。

        脫離了劉文菊的魔爪,現在怕是要淪落到另外一個魔頭手里,如今這大楚,她們只覺得,官做的越大,就是越大的魔頭。

        李叱看了崔漢升一眼,示意他上去表態。

        崔漢升連忙上前,先是對昨日不盡心表達了一翻懺悔,又是對沒能湊夠銀子表達了一翻歉疚。

        然后他壓低聲音對夏侯琢說道:“將軍,這些女子都是下官為你準備的,也是為王爺準備的,王爺到了之后,這些女子隨意挑選!

        說這些話的時候,他稍顯得意,仿佛撓癢癢撓到了夏侯琢正好癢癢的地方。

        “你大膽!”

        夏侯琢大怒道:“居然敢如此構陷羽親王!傳聞出去,天下百姓會如何說,朝廷會如何說,陛下會如何說!你竟然設計了如此狠毒的奸計,當真是喪心病狂!”

        崔漢升都懵了。

        夏侯琢一聲令下:“把這些混賬東西全都給我拿了,反抗者,格殺勿論!”

        一百名如狼似虎的親兵早就等著動手了,立刻就撲了上去,官府的那些人在這些悍勇親兵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

        沒多久,信州府上上下下所有官員被一鍋端。

        夏侯琢大聲說道:“自即日起我接管信州,這等禍國殃民之人決不可留,拉出去,當著城中百姓的面,全都砍了!”

        看著這一幕,余九齡壓低聲音對李叱說道:“我想到了一個不是很好的詞兒,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李叱笑道:“別講!

        余九齡道:“憋不住......這算不算卸磨殺驢?”

        李叱道:“確實不是什么好詞,但還算準確!

        余九齡道:“還有一個,殺雞取卵算不算?”

        李叱看了他一眼,余九齡尬笑道:“我換一個,換一個......釜底抽薪?”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08026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