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二百零二章 像風一樣自由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二百零二章 像風一樣自由

        李叱所用的手段,歸根結底還是來自于長眉道人的江湖生活,李叱跟著長眉道人這么多年耳濡目染,這些手段哪怕之前并沒有用過,也早已已經爛熟于心。

        長眉道人行走江湖那么多年,背著不少銀兩,還帶著個孩子,卻一直平安無事,這人的應變能力有多強悍?

        只是如今年紀確實太大了些,嘴上再不服老,卻也知道早就不比當年。

        然而并無關系,因為李叱小小年紀已經青出于藍。

        當天夜里,李叱和余九齡換上夜行衣,從官驛后窗跳出去,避開四周官府的人,悄悄的摸到了劉文菊家外。

        黑暗中,余九齡蹲在那顛著屁股,顯然有些迫不及待。

        李叱交代道:“你收斂些,不要只顧著翻人家東西,咱們兩個分工行事,我去后院找人,你去前院看看能不能找到劉家的銀庫!

        余九齡道:“銀庫那么重要的地方,肯定隱秘!

        李叱道:“銀庫那么重要的地方,肯定人多!

        余九齡嘆道:“所以我去人多的地方,你去人少的地方......”

        李叱拍了拍余九齡的肩膀說道:“這是我對你的信任以及我的自愧不如!

        余九齡呸了一聲:“少來這套,你不就是想說我跑得快嗎!

        他活動了幾下后說道:“不管能不能找到,最多半個時辰后在這匯合,明天劉文菊就要走了,咱們沒必要現在招惹是非!

        李叱道:“知道!

        然后一貓腰從暗影處彈了出去,那速度快的令人咋舌,余九齡看著李叱這速度忍不住心里有些驚訝,為什么感覺李叱學什么都快?

        一年多以前,李叱絕沒有他的速度快,可是一年多之后,兩個人大概已經不分上下。

        但是余九齡想著,好在自己比李叱持久。

        李叱貼著墻一路快速移動到了劉家大院的后院,之前那些埋伏在半路的賊人說過,劉英媛他們一家就被關在后院里,平時也不準出門。

        李叱猜測,一開始來的時候,劉文菊之所以沒有敢動手,是不確定劉善身會不會東山再起,而且那時候劉英媛應該沒有現在漂亮,只是個小女孩。

        李叱并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府治崔漢升偶然間見到了劉英媛的話,劉文菊那樣的聰明人,也不會隨隨便便對劉善身動殺念。

        劉善身在冀州城做官,雖然落魄了,可天知道人家將來會不會再風光起來?他的想法是,就這么等上兩三年,反正只是當幾個下人似的那么養著,兩三年之后劉善身若沒能東山再起的話,那么他就無所顧忌了。

        官府之中的事,兩三年若是都翻不了身的話,估摸著也就再沒有機會翻身了。

        結果有一次崔漢升到劉文菊家里來,正巧遇到了打水洗衣服的劉英媛,雖然是一身帶著補丁的布衣,可難掩國色,一下子崔漢升就色念上了頭。

        他去問劉文菊那姑娘是誰,劉文菊如實說出,這崔漢升也不敢隨便在城里動手,好歹劉善身在冀州是做過官的,要想沒有后顧之憂,那就只能是殺人滅口。

        于是劉文菊安排劉善身帶商隊出城,可是劉善身立刻就察覺到不對勁。

        他們投靠過來之后,吃住與仆人無異,若非自己手里還有點銀子,日子過得更凄苦,可有點銀子還不敢外漏,劉家的那些惡仆就沒準把他們搶了。

        想走又不能,劉文菊下令不準他們出去,算是被囚禁于此。

        但劉善身好歹是做過官的人,頗有頭腦,他大概猜測到了劉文菊的目的,所以一直都在籌謀怎么帶女兒脫身,但劉文菊安排人死死盯著他女兒,一直都沒能找到機會。

        劉文菊讓他出去送貨,他就知道劉文菊要動殺心,于是自己咬破了舌頭裝作重病吐血,一是為了推掉出城的事,二是為了讓人覺得他病重難以逃脫。

        屋子里,油燈很昏暗,劉善身看了一眼躺在土炕上已經睡下的閨女,他輕輕嘆了口氣。

        “老爺!

        夫人壓低聲音說道:“劉文菊真的要害你?”

        劉善身道:“八成是了.....不過,我看可能要有機會,今天劉文菊回來之后,不少人都被喊了過去收拾馬車準備東西,他可能是要出遠門,還要帶走不少人,得了機會咱們就逃出去!

        夫人臉色有些難過的說道:“劉文菊在這信州城里一手遮天,我們能逃到哪兒去呢,回冀州嗎?”

        劉善身道:“咱們還藏了一些銀子,不回冀州的話,找一個小縣城隱居也好!

        夫人道:“現在這兵荒馬亂的,小縣城根本擋不住叛軍,不然就回冀州吧,咱們悄悄的回去,那案子已經過了一年多,興許不會再追究了!

        劉善身道:“明日我看看情況再說!

        他們正說著,忽然聽到極輕微的敲門聲,這聲音把兩口子嚇了一跳,劉英媛也立刻就坐了起來,她父親母親這才知道,閨女也一樣睡不著,躺在那裝睡,只是為了安慰他們罷了。

        “誰!”

        劉善身抓起一根木棍問了一聲。

        而土炕上的劉英媛,一把抓起一直都在身邊的剪刀,若不能保護爹娘,那就自行了斷。

        李叱在門外壓低聲音說道:“冀州李叱,英媛在書院的同窗!

        劉善身楞了一下,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劉英媛的眼睛已經睜大了,從土炕上爬下來,三步兩步跑到門口,手忙腳亂的把門檔拿開,猛的拉開屋門。

        當她看到真的是李叱站在門口的那一刻,人整個都僵硬在那,一瞬間,所有的委屈都化作淚水往外流,努力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李叱輕聲道:“進屋說!

        劉善身仔細看了看才認出來李叱,畢竟李叱比一年多前變化很大。

        李叱進來之后就比劃了一下手勢,示意聽他說。

        “一會兒我會把你們都帶出去,你們現在手腳輕一些收拾必要的東西,但我希望什么都不帶,因為我要帶你們三個人,確實有些吃力,東西太多的話我不敢保證!

        劉善身立刻說道:“什么都不帶!

        李叱嗯了一聲后看向劉英媛,笑了笑道:“不哭,我來了!

        劉英媛使勁兒點了點頭。

        “所有事,出去之后再說!

        李叱說完后算計了一下時間,距離和余九齡約定好的時辰也差不都了,他在后院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這。

        “閉上眼,發生什么都別管,別掙扎別喊,不然會影響我!

        李叱又交代了一句,然后背對著劉英媛,蹲下來后說道:“上來!”

        劉英媛一怔。

        劉善身道:“顧不了那么多了,別耽擱時間!

        劉英媛點頭,紅著臉爬上李叱的后背。

        李叱道:“你要自己抱緊我,因為我兩只手還有別的用處!

        他話剛說完,劉英媛還沒有回應,李叱這一手一個,抓了劉善身和夫人的腰帶,把人一提,好像拎著兩個手提箱似的就沖了出去。

        起步太快,背后的劉英媛腿都往后飄了一下。

        劉善身和夫人飄的更猛烈一些。

        李叱背著一個,一手提著一個,在黑夜之中大步奔走,速度快的耳邊都是呼呼的風聲,劉善身和劉英媛還好,夫人嚇得臉色發白,下意識的想要掙扎,想起李叱的話,又強行忍住。

        李叱距離院墻還有大概一丈左右,低低的急促的說了一聲:“兩位長輩捂住嘴別喊!

        劉善身反應快,立刻把嘴巴捂住,夫人剛把手放在嘴邊,人就飛出去了。

        此時距離院墻還有半丈左右,飛奔之中,李叱雙手發力把劉善身和夫人直接扔了出去。

        李叱雙腳離地而起,在墻上蹬了一下后單手扣住墻頭,身子一轉飄身到了墻外,然后雙手伸出去,一左一右又把那兩人接住,動作一氣呵成。

        這簡直就不是人能干出來的事。

        劉善身低聲道:“已經出來了,我們自己跑吧!

        李叱回答:“太慢!

        然后繼續拎著兩位長輩背著劉英媛往前跑,劉英媛緊緊的抱著李叱,頭發都向后飄。

        李叱一路跑到約定的地方,余九齡已經在那等著了,黑暗中見一個高大且奇怪的妖物朝他過來,他嚇得差一點嗷一聲叫出來。

        那是什么三頭六臂的怪物!

        頭和臂還長的這么潦草!

        李叱道:“快走!”

        余九齡這才松了口氣,跟著李叱狂奔,李叱側頭看著他問道:“不覺得過意不去?”

        余九齡道:“你現在很平衡,我要是幫你你背一個你就會跑起來不順當!

        李叱道:“我背著三個,你背著我!

        余九齡:“......”

        劉英媛趴在李叱后背上,感受著李叱奔走間的呼吸,還有那一下一下的心跳,一年多來,從沒有如此踏實過。

        可是她爹娘就不是那么好,被李叱拎著的感覺確實比趴在后背上差遠了。

        倆人感受著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的飛馳,迎面吹來的風兒啊吹動了他們的長發,連嘴唇都有點被吹動了,下意識的想發出噗啦噗啦的聲音。

        也不知道奔跑了多久,李叱又低聲收了一句:“捂著嘴!

        這次劉善身和他夫人都有經驗了,立刻就抬起手把嘴捂住,然后李叱一甩手,那倆人又飛了出去。

        這次倒是不用李叱再接,余九齡已經先一步跳進院子里,可是他沒有李叱的臂力和身手,只能接一個,猶豫著應該接誰才好的時候,那倆都掉下去了。

        就在倆人的鼻子都幾乎撞在地面上的瞬間,李叱一手一個抓住后背的衣服又把人提起來了。

        那感覺,對于兩位長輩來說肯定夠酸爽。

        余九齡連忙過去把屋門打開,李叱快步進門,累的氣喘吁吁,進門下意識的把手里的東西往地上一放......

        余九齡的眼睛都睜大了。

        臉朝下放地上了。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04848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