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該怎么感謝你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該怎么感謝你

        馬車里,羽親王輕輕的嘆了口氣,看向曾凌說道:“琢兒還是太意氣用事了些,年輕的時候意氣用事沒什么,這一點和我年輕時候也很像......可確實差了些火候!

        曾凌笑道:“夏侯他和王爺的經歷不一樣,王爺那時候都靠自己,現在夏侯能靠王爺,我記得王爺說過,那時候王爺可比夏侯艱難的多了!

        羽親王笑了笑道:“這樣說似乎也有些道理!

        他停頓了一下后繼續說道:“可是做事哪有做一半的,一己堂里剩下的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一群命不值錢但還肯亡命的兇徒!

        曾凌道:“夏侯這事做的確實不夠好,以后還有很多機會歷練,他知道王爺的處置后,應該能有所悟!

        羽親王道:“他也不想想,這些亡命徒已經被逼到這個地步,但凡其中有一人不服氣,或者覺得自己生路已經被斷,便會鋌而走險,有一人活著,都是隱患,斬草除根這種事,他總是學不會!

        曾凌笑道:“不過這樣一來也好,王爺正好借助此事立威......現在和過去已經不一樣,王爺的勢已經在逐漸起來,也到了必須起來的時候,城中有些人還在搖搖擺擺的觀望,借著這件事,那些觀望的人難道就不怕?”

        羽親王道:“知我者莫若曾凌!

        曾凌微微頷首道:“我是跟著王爺這么久學來的!

        羽親王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那你學的不錯!

        曾凌心里忽然緊張了一下,下意識的看了看羽親王的臉色,卻見羽親王并無什么異常,心說以后自己要小心了,有些話可不能放肆的說。

        “把消息放出去!

        羽親王閉上眼睛后說道:“一己堂已經沒有人了,咱們怎么說了怎么算......就說一己堂暗中和叛軍勾結,我兒夏侯意外探知真相,一己堂竟然約我兒到一己堂里去,試圖滅口!

        曾凌點頭道:“是,我一會兒就派人把這口風放出去!

        羽親王嗯了一聲:“讓武備軍將軍姜然來見我!

        曾凌就知道這事沒那么容易結束,姜然是他的人,算是他的半個親信,雖然不是從一開始就帶著的老人,可也已經用的順手了。

        羽親王因為這件事要打殺威棒,不僅僅是一個小小的一己堂,光靠一個一己堂立威?

        那可遠遠不夠,若是動了一個武備將軍,城中還在觀望的那些大家族也就都明白怎么回事了。

        之前的時候,羽親王做人做事都略顯低調,可是現在不一樣,他要謀大事,要化家為國,那么就得讓冀州城里的人知道現在是誰真正做主。

        實時變化,莫過于此。

        曾凌心里有些憋屈,可也只能忍下來,羽親王也是在借著這件事告訴城中所有人,他這個節度使并不是做主的那個,你們看,我連節度使手下武備將軍都辦了。

        可是曾凌這憋屈并沒有多嚴重,他也不覺得難以接受,羽親王要借著這件事立威,他要借著這件事對羽親王表忠心,各取所需而已。

        “我會讓姜然盡快到王爺面前伏罪!

        曾凌試探著說道:“晚上,我再約那些還沒有表態的人吃個飯?”

        羽親王點了點頭:“吃飯的時候讓他們知道,我正在別的地方和另外一批人在吃飯!

        曾凌了然,點頭道:“明白!

        他問羽親王道:“夏侯那邊,要不要讓他回王府來見見王爺?”

        “不用了!

        羽親王道:“我不會真的去和誰吃飯,顯得我故意放低姿態似的,我今夜去他母親那邊看看,也許會住在那邊,你把護衛安排一下!

        他緩緩吐出一口氣道:“王妃家里還用的到,所以我暫時還不能給夏侯母親正妻的身份,若我只是個尋常人也就罷了,給個正妻又如何?可我不是......宇文家的勢,我還得借,將來等我真的能化家為國,皇后之位,終究會是夏侯母親的!

        曾凌連話都沒敢接,有些話是不能胡亂接的。

        李丟丟家里,門外的敲門聲有些急促,但從敲門的手法上來看是自己人。

        這種敲門的方法現在知道的一共只有五個人,長眉道人,李丟丟,夏侯,燕先生,還有新來的余九齡。

        燕先生昨夜里并不在這,他回書院那邊看了看,已經多日沒有回去,家中也許打掃一下,畢竟快過年了。

        一早回來就聽說了昨夜里的事,他也跟著無比的擔憂。

        聽到敲門聲是自己人,燕先生距離門口最近,快步把門打開,余九齡一閃身進來了。

        李丟丟見他回來連忙問了一句:“云齋茶樓那邊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

        余九齡道:“你交給我的事,放心,我怎么會辦不好呢?”

        李丟丟道:“把他們安排在何處了?”

        余九齡回答道:“孫掌柜在城中還有一個宅子,是他們夫妻買了來備用的,從沒住過,也沒別人知道,孫夫人說那邊安全,我就他們直接送過去了!

        李丟丟問道:“孫掌柜那愛錢如命的性子,居然也這么爽快就同意了!

        “沒!

        余九齡道:“我去的時候半路上就想著,你說孫掌柜愛錢如命,關門一天他都不舍得,這樣的人要想說服他一定很難,而事情又那么緊急......”

        李丟丟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余九齡道:“我多聰明啊,所以我一進門,二話不說,直接把孫掌柜給打暈了!

        李丟丟一捂臉。

        余九齡道:“結果把孫夫人嚇了一跳,她捂著肚子說她已經有了身孕,別劫色,家里有錢都給我......我一看這要是把人家嚇壞了可怎么辦,連忙解釋說是你派我來的,是你讓我把孫掌柜打暈的!

        李丟丟捂著自己臉的手,啪啪拍打自己的腦門。

        余九齡道:“孫夫人可好說話了,她一聽說是你讓我打的,立刻就放松了,捧著肚子的手都松開了,說那沒事......還說小舅子讓人打姐夫,正常!

        李丟丟道:“人沒事就好!

        正說著,外邊又響起了敲門聲,李丟丟過去把門打開,夏侯琢一臉笑容的出現在門外。

        夏侯琢其實一路上心情都不好,他不喜歡殺人,不喜歡學他父親做事的那一套,可是他又必須去做。

        心情很壓抑,在門開的那一刻,他的臉上就出現了笑容。

        他是一個做哥哥的人,小妹失蹤了之后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像是個廢人一樣,后來的吊兒郎當,也和小妹的失蹤有直接關系。

        直到認識了李丟丟后,那種做哥哥的感覺又回來了。

        他小妹,也是那種臭屁臭屁的性子啊。

        所以有些時候他總是恍惚,想著是不是小妹已經不在了,李丟丟是她轉世投胎的......可是他知道這些都是胡思亂想,因為時間根本對不上,妹妹失蹤不過幾年,而李丟丟都已經十幾歲了。

        “沒事了!

        夏侯琢在李丟丟肩膀上拍了拍,笑著說道:“已經解決了!

        除了李丟丟之外,院子里的人全都松了口氣,長眉道人聽到夏侯琢說都已經解決了后,直接一屁股坐在臺階上,那股繃著的勁兒總算是松開了。

        他當然知道這件事有多危險,如果不是夏侯去解決的話,一己堂的殺手就會無窮無盡的殺過來,直到李丟丟死。

        “你沒事吧?”

        李丟丟問夏侯琢。

        夏侯琢笑道:“我能有什么事,我過去三言兩語就把事情解決了,簡單的很!

        李丟丟指了指夏侯琢衣服上的血跡。

        夏侯琢低頭看了看,然后搖頭笑道:“打了一架而已,打架見血不是很正常的事嗎?我跟他們說,這件事得有個解決的方法,什么方法呢?那就是和我打一架,我打贏了,這件事就此結束,你們贏了我,你們想干什么干什么!

        他拍了拍李丟丟的肩膀說道:“我是大展神威啊!

        李丟丟站在那,看著說說笑笑的夏侯琢,忽然之間很想哭。

        這件事說來與他有關,可實際上又與他有什么關系呢?他不知道許家會找人,也不知道殺手會來。

        在夏侯琢說他去把事情解決之前,李丟丟想到的辦法是......他殺進一己堂。

        可是夏侯琢來了,那種大哥的語氣不容的他有絲毫的抗拒,而李丟丟在此時此刻才明白過來,自己竟然真的開始依靠夏侯琢了。

        這樣不好。

        這樣很好。

        “沒事了!

        夏侯琢道:“那個闖了禍的王八蛋呢,我看看人在哪兒?”

        七當家居然真的睡著了,而且睡的還很踏實似的,夏侯琢在院子里喊了兩聲,七當家披著衣服從屋子里出來,看到夏侯琢后微微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夏侯琢大步走到七當家面前,眾人都以為夏侯琢最起碼會罵他幾句,畢竟七當家這事做的很突然,而且做完了就去睡覺了。

        “謝謝!

        夏侯琢一抱拳:“多謝你救我弟弟一命!

        七當家有些懵,他忽然間覺得,這個院子里的人,和他以前認識的絕大部分人都不一樣,這種感覺只在大哥虞朝宗身上感受過。

        所以他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么說,不知道該怎么做,這些人......這些人都不正常吧?

        就像是大哥虞朝宗那樣不正常。

        在當下這個人吃人的環境中,還有他們這樣一群不正常的人湊在一起,這是更不正常的一件事。

        如果這些人都能在燕山營就好了,那樣和大哥一樣的人就多了這么多,燕山營里那些勾心斗角,那些爾虞我詐,也就會少很多吧?

        他不愛與人交流,不愛說話,是因為整個燕山營里他覺得唯一值得他說話的只有虞朝宗。

        剩下的人,全都是各懷鬼胎。

        “不.....不客氣!

        七當家好一會兒后才回了三個字。

        夏侯琢笑道:“你說吧,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只管說!

        七當家又愣了好一會兒,然后問:“什么都行?”

        夏侯琢道:“什么都行!

        七當家道:“那你能不能幫我去買一套衣服,還有......內衣褲,我現在穿的是李叱的,有些緊!

        夏侯琢點頭:“沒問題......不過,你的意思是,他?”

        七當家沉默片刻,總算是略顯圓滑了一回,沒有直接說是的。

        他回答:“反正是勒的慌......”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488888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