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送你一件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送你一件

        七當家一直看著馮武流的那把刀,他知道這樣一把刀有多好,因為他也有一把。

        馮武流回頭看了一眼那把將張太來釘死的直刀,和他的幾乎一模一樣。

        “這樣的刀,你不是也有?”

        “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我的!

        七當家回了一句后邁步向前。

        此時他手里沒有刀,而馮武流有刀。

        雖然天下已經很亂,各地叛軍四起,可實際上叛軍隊伍里并沒有多少像樣的兵器,尤其是這種百煉刀,那是正規府兵中校尉級別以上的人才有的東西。

        而各地的廂兵,他們配備的兵器甲械和府兵根本沒法比,差的不是一兩個檔次。

        所以想要搞到一把大楚府兵校尉級別以上才可能配備的百煉刀,極其之難。

        “你原來是個府兵吧!

        七當家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從你抱刀的姿勢就看得出來,你手里的百煉刀也足以證明你曾經至少是個校尉,好端端的前程不要,為什么要做個殺手?”

        馮武流冷哼了一聲道:“你不是也一樣?”

        七當家搖頭:“我不一樣,我的百煉刀是上次殺了一個校尉奪來的!

        馮武流臉色一變,忽然就怒了。

        他左腳向前跨了半步,雙手握住刀柄,那把在燈火下反射出森寒光芒的百煉刀迅疾落下,刀勢如劈山。

        這一刀并不花哨,也沒有什么隱秘的動作,就是如此簡單的一劈,能看的清楚路數,這一劈卻很難躲閃。

        刀勢足夠快足夠兇,奔雷一樣落向七當家的頭頂。

        七當家不退反進,在百煉刀落下的那一瞬間,他肩膀往前一頂架住了馮武流的胳膊,然后迅速轉身,從正面對著馮武流轉為背對。

        而這一轉身,馮武流的胳膊就從七當家的這邊肩膀轉到了另外一邊肩膀,這動作迅速又看起來極為順暢。

        可是,這個動作是如此的大膽,因為這一個轉身,馮武流握著刀的那條手臂,是在七當家脖子上蹭了半圈的。

        在轉身的同時,七當家雙手抬起來抓住馮武流的胳膊狠狠往下一拉。

        他肩膀還頂著胳膊呢,隨著他往下一發力,咔嚓一聲馮武流的胳膊就斷了。

        七當家雙手下沉抓住馮武流的手腕,來回一扭,那把刀就被他卸了下來。

        也沒有轉身,他一腳向后踹出去,直接把馮武流踹的往后倒飛。

        “你本沒有如此不堪!

        七當家看了看手里的百煉刀,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一招就敗給我,是因為我整天都在想怎么殺你們這些府兵,你們的戰陣刀法怎么應對,我已經想過無數次!

        他向前猛的跨步,人在半空之中,膝蓋在前,砰地一聲頂在馮武流的胸膛上。

        這一擊把馮武流的胸口都撞的塌陷進去一大塊,后背撞在門框上,門框直接就斷裂開。

        七當家一擊把馮武流撞進屋子里,他跟進屋的同時,一順手把墻上釘著死人的那把百煉刀也抽了出來。

        噗的一聲,雙刀奇下,同時戳進馮武流的兩邊肩膀,硬生生把人釘在地上。

        七當家在馮武流面前蹲下來,低頭看著那張已經疼到扭曲的臉。

        “誰派你們來的?”

        他問。

        馮武流雖然已經毫無還手之力,可他怎么可能會輕易回答,不回答是死,回答也是死,何必呢。

        七當家見他不打算開口,伸手在后腰上摸了摸,片刻后從鹿皮囊里翻出來一把匕首,他把匕首放在馮武流的耳朵上。

        “你不說,我就割你的肉,希望你不要懷疑我對你們這些府兵有多大仇恨,我把你割成幾百塊也不足以讓我解恨!

        “為什么?”

        馮武流掙扎了兩下,最終放棄,他沒有回答,而是反問。

        “我家在燕山下一個小村子!

        七當家緩緩的說道:“村子里的人都過的不富裕,但靠山吃山,好歹還算活的下去,可是你們來了......冀州軍來了,你也許不是冀州軍的人,但你也一樣的出身,更何況你還是個逃兵!

        七當家道:“他們打著剿匪的名義把村子屠了,他們不是不敢去和那些叛軍打仗,而是因為他們懶得去打仗,屠一個村子,繳獲幾百顆人頭,回去足夠報功,又不必廝殺,多好?”

        他看了馮武流一眼道:“我從山上打獵回來,村子里到處都是無頭尸體,我追上去,在夜里殺了一個校尉,奪了這把刀......”

        七當家問道:“現在你還有沒有懷疑,我會不會下不去手?”

        馮武流沉默了許久,搖頭:“我不會說的!

        七當家嘆了口氣:“現在不說,一會兒血糊糊的再說,你會后悔!

        匕首一劃,緊跟著就是馮武流的一聲慘呼。

        一刀,兩刀,三刀......馮武流堅持到了第七刀的時候,終究還是堅持不住了。

        “我告訴你!”

        馮武流嘶吼了一聲。

        七當家緩緩俯身,馮武流氣息微弱的說了幾句,七當家嗯了一聲,然后匕首劃開了馮武流的脖子。

        半個時辰后,一己堂。

        背著兩把百煉刀的七當家在一己堂門外停下來,他抬頭看了看那塊巨大的匾額,覺得這字好丑,他不知道那是一種名為草書的字體,他只是覺得確實很丑。

        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這么大的地方,為什么用這么丑的字做匾?

        七當家抬起手敲了敲門,過了一會兒后門里有人不耐煩的說了一句。

        “一己堂晚上不見客,走吧!

        七當家沒說話,依然在那啪啪啪的拍門,他似乎不急,因為他拍門的聲音也不急。

        也不知道拍了多久,里邊傳來一陣腳步聲,有人站在門里邊大聲說道:“干什么的?大半夜的不睡覺跑來這里搗亂,我和你說過了,一己堂晚上不見客!”

        七當家聽那人說完之后從背后抽出來一把百煉刀,然后猛的往前一刺......那么厚重的木門被他一刀刺穿,同時被刺穿的還有門里那說話的人。

        七當家往后一拉,刀子抽回來,血跡在門板里被擦的干干凈凈。

        百煉刀往下一劈,精準的劈進門縫里,將木門擋木一刀斬斷。

        七當家推開門進去,看了看倒在地上還在一下一下抽搐的人,只看了一眼。

        進門,回身,把門關好,從地上撿起來一把刀,這是倒在地上那人的刀,把門頂上。

        然后就繼續邁步向前,就好像他去殺那五個殺手的時候一樣,腳步不急不緩。

        那一夜,一己堂血流成河。

        五位甲級一等的殺手都不住在一己堂里,甲級二等住在這的都很少,他們白天會來這里等著,但晚上都會離開,尤其是甲級一等的殺手,一己堂已經沒多少錢了,可是他們有錢。

        這些殺手中的頂層,要么在冀州城里自己有宅子,要么住在青樓中享樂。

        可是這一己堂里還有數百人之多,乙級和丙級的殺手,差不多都在這呢。

        兩把刀,一個人,從進門開始殺起。

        七當家并沒有靠他一個人殺光所有人的打算,他只是來告訴一己堂,你們惹錯人了。

        他殺了一百零七個人的時候,覺得自己已經有些殺不動了,于是帶著兩把滴血的長刀又殺了出去,從進門到出門,一共殺

        一百一十六個人。

        這是誰也沒有想到的事,堂口里幾位主事都不在,回家的回家,住道觀的住道觀,住在這的人沒有一個能擋得住七當家一刀。

        踩著一地的血水走出一己堂的正門,七當家回頭看了一眼,那些假意要追上來的人全都退了回去。

        “你們可以再胡亂接生意,我也還會再來,你們收錢殺人,我不收錢!

        七當家沒有刻意隱瞞什么,因為他很清楚這事無需隱瞞,一己堂派去殺李叱的人都被他殺了,然后他又殺到一己堂里來,就算他不說,難道一己堂的人不會想到這是因為殺李叱?

        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覺得自己可以來,所以就來了,覺得自己再殺下去可能會受傷,所以就走了。

        又半個時辰之后,正是天最黑的時候,距離天亮大概也就一個時辰左右,天色黑的讓人害怕。

        正在沉睡的李丟丟敏銳的聽到了什么聲音,一翻身坐起來,同時把長刀抓在手里。

        “是我!

        院子里有人說話。

        李丟丟推開門出去,然后就嚇了一跳,院子里站著一個光溜溜的人,手里拎著兩把刀。

        那人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這么嚴寒的天氣,凍的他在不住的發抖。

        “我身上有血腥氣,衣服都被血泡透了,鞋和襪子上也是......內衣內褲也是!

        七當家雖然凍的不住哆嗦,可語氣還是盡力保持著平靜,說到內衣的時候還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他說:“如果我穿著血衣到你這來,可能會被高手追蹤到!

        李丟丟哪里還有心情由著他說完,一把把人拉進屋子里,然后抱了自己的被子跑出來扔給七當家,又轉身去看爐火。

        七當家用被子把自己裹上,然后長長吐出一口氣。

        李丟丟把火爐挪過來,又連忙去打水,一大鐵壺水燒到半開,然后泡了一條毛巾。

        “擦擦,讓血脈順暢順暢!

        李丟丟說完后就轉身出了門:“有什么事,暖和過來后再說!

        就在這時候余九齡披著衣服跑過來,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七當家把被子打開,要用溫水擦身子。

        余九齡嚇了一跳:“我去,李公子,你屋子里怎么會有個光屁股男人!”

        李丟丟:“......”

        師父從另外一個屋子里出來,看了一眼也懵了。

        “我湊!”

        長眉道人嚇了一跳:“哪里來的妖孽!”

        兩刻之后,穿上一身棉衣,裹了被子,七當家盤膝坐在土炕上,手里還捧著一杯熱茶。

        三個人都站在他對面,等著他有一個解釋。

        “我去殺了一些人,白天盯著你的人,你應該有所察覺了!

        七當家語氣很平淡的說道:“有些多,所以現在我很累,我喝完這杯茶能不能在你這睡一會兒?”

        李丟丟道:“你睡你的!

        七當家笑了笑,然后指向門口:“那里有兩把百煉刀,你自己挑一把,算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七當家緩緩說道:“喝飽了血的刀,算真正的兵器,血浸透,刀生寒,我幫你浸過了,挺透的!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48805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