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四十三章 盆架不錯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四十三章 盆架不錯

        李丟丟之所以敢帶著那個神秘的人回到自己家里,是因為他現在已經相信這個人確實沒有歹意。

        雖然他出手殺那些山匪的時候,這個人沒有直接幫忙,可是李丟丟感覺的出來,每一次他出手的時候,在暗中那個人始終都在,而且很精準的出現在他不好防備的位置。

        如果這個人要出手殺他的話,李丟丟縱然不會被殺,怕也已經受傷。

        在那一刻李丟丟就知道,這個人隨著他的移動而移動,然后出現在他需要防備的地方,是在保護他。

        再有就是,當這個人把錢袋子放在那女人腳邊的時候,李丟丟覺得他是一路人。

        “好漢!

        李丟丟一邊走一邊問:“你叫什么名字?”

        七當家搖頭道:“除了大哥之外,沒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我說話可能有些直接,你不要介意......我的意思是,我們的關系還沒有到我可以告訴你我名字的地步!

        李丟丟點了點頭道:“確實很直接!

        七當家不是一個很善于交流的人,他和李丟丟和長眉道人這樣貧嘴可以貧一天一宿不停下來的人,完全是兩個類型。

        如果能賺錢,那倆別說一天一宿,兩天兩宿也沒事啊。

        而七當家是那種,你對他說我給你點錢你陪我聊會兒,他覺得你有病。

        他也不是很喜歡說話,他覺得和人交流是浪費時間,與其有那個交流的時間不如喝點酒,然后睡一覺。

        他睡覺也和別人不一樣,別人睡覺自然是越舒服的地方越好,他喝多了睡覺就喜歡爬樹,在樹杈上睡覺,所以燕山營的人總是說他一喝多了就失蹤,神龍見首不見尾,其實他是爬樹去了。

        七當家覺得如果自己不聊幾句的話確實顯得很別扭,腦袋里千回百轉的想了很多,該說什么,問什么,又或者問題太多人家會不會有些不滿。

        所以就這樣想著想著就到了李丟丟家門外,到了地方之后他覺得反正也沒說,索性就不說了吧。

        李丟丟在門外敲了敲,怕師父和燕先生誤會是別人,敲門的手法是用的和他師父約定好的手法,輕九下,重一下。

        七當家敏銳的感覺到這敲門的方式有些特別,終究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九輕一重?”

        李丟丟:“......”

        他看向七當家說道:“你連我的名字都沒有問,卻問了一句這個......”

        七當家想了想,確實是這么回事。

        門被人從里邊拉開,長眉道人看到李丟丟那一刻,明顯松了口氣。

        “這位是?”

        長眉見李丟丟身邊跟著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男人,于是問了一句。

        李丟丟回答:“撿來的!

        七當家一怔。

        燕先生也已經跑了過來,見李丟丟那一身的血,臉色頓時變了,他指了指李丟丟身上,李丟丟搖頭道:“我沒受傷!

        燕先生松了口氣,然后看向七當家:“多謝你相助!

        七當家回答:“我沒有!

        不多時,李丟丟洗了澡換了衣服,回到客廳里的時候發現師父他們三個人坐在那,氣氛格外的別扭。

        七當家就坐在那一口一口的喝茶,也不說話,也不看那倆人。

        李丟丟出來后笑了笑道:“茶葉不是很好,你湊合喝著,一會兒我看看家里有什么東西可以做,咱們吃點宵夜!

        七當家點了點頭道:“確實不好!

        李丟丟:“......”李丟丟去廚房看了看能做點什么,雖然真的不是很擅長做飯,但凡事都熬不過一個學字,再笨的人只要肯學,只要肯一直學,大概就會明白,有些笨真的不是靠努力就能解決的。

        好在李丟丟不笨,差不多簡單的飯菜琢磨琢磨還能收拾出來,比如炒個雞蛋,比如炒個肉片之類的,反正就那么回事。

        大概收拾了小半個時辰,李丟丟端著幾盤菜進屋,屋子里那三人還在那坐著,各喝各的茶,依然沒有交流。

        長眉道人不是沒有試探著想多聊幾句,可是他發現這個人根本就沒打算和別人聊天。

        飯菜上桌,李丟丟打開兩壺酒,想給他們都滿上一杯,七當家直接伸手把一壺酒拿過來,也不用杯,舉起來就朝著自己嘴里要灌。

        酒壺都到嘴邊了,他忽然又停下來,把酒壺放下。

        李丟丟問:“怎么了?”

        七當家搖了搖頭,沒回答。

        李丟丟心想人家是不是覺得這酒不夠好?

        所以他又問了一句:“酒不對你胃口?這酒確實不貴......”

        七當家道:“聞出來不貴了!

        李丟丟:“......”

        好尷尬啊。

        好在這次七當家補充了一句,稍稍緩解了一下這尷尬的氣氛,雖然這緩解的力度也就那么回事吧。

        “我答應大哥,一年之內不喝酒!

        他端起來一碗白米飯,夾了些菜就開始吃,吃了兩口后把菜撥到一邊,開始只吃白米飯。

        李丟丟都不敢問了,因為他已經知道這個怪人會說什么。

        長眉道人也覺得尷尬,陪著吃了幾口飯菜后看向李丟丟說道:“手藝提升了不少,雖然說不上有多好吃,但......”

        七當家道:“挺難吃的!

        李丟丟差一點說出來送客兩個字。

        燕先生倒是噗嗤一聲就笑了,他覺得這個怪人的性格其實還行,是那種有什么說什么,不會拐彎,這樣的人其實反而比那些擅長拐彎的人容易相處。

        “我吃飽了!

        七當家起身,然后看向李丟丟總算是問了一句該問的:“你叫什么?”

        李丟丟回答道:“我叫李叱,叱咤風云的叱,我在四頁書院讀書,甲字堂學......”

        話還沒說完,七當家已經出了屋子。

        “知道  了!

        然后人縱掠而起,瞬間就消失了一樣。

        燕先生看向李丟丟問道:“這位......耿直的壯士到底什么來路?”

        李丟丟回答道:“他是燕山營大當家虞朝宗派來保護我的人,一開始我對他身份還有些懷疑,今夜我去客棧那邊,他始終都在暗中保護我,所以就信了!

        燕青之點了點頭:“傳聞天王虞朝宗是個有恩必報的人,信義第一,所以江湖上的人都對他很敬重,既然是他派來的,應該不會是壞人!

        長眉道人卻輕輕的嘆了口氣,他是真心不想丟兒和燕山營那些人有什么聯系。

        在他看來,匪就是匪,賊就是賊,就算被人稱之為天王,那還真的就是天王了?還不是大土匪頭子罷了。

        占山為王的一群叛軍,可能會壞了李丟丟的前程。

        在長眉道人眼里什么是真正的前程?自然是入仕為官,哪怕大楚朝廷已經腐壞到了這個地步,哪怕大楚江山已經糜爛到了這個程度,可他依然覺得那才是正經出路。

        最不濟,等將來學成了不能入仕,也如燕先生那樣做個教書的人,最起碼受人尊敬。他真的覺得李丟丟不能和那些叛軍江湖客混在一起,那是自毀前程。

        可是他又不會明明白白的對李丟丟說些兇狠的話,他怕孩子的心里會怨恨他。

        所以難受的,是他自己。

        “我吃飽了,我去睡一會!

        長眉道人今夜的經歷讓他有些吃不消,他其實是一時之間接受不了,自己的徒兒已經開始變成一個江湖客,夫子廟門口的那場廝殺,讓他覺得自己不認識自己的徒兒了。

        等長眉道人出去之后,燕先生壓低聲音說道:“你師父可能......不太希望你和江湖上的人有來往,他看起來有些失望!

        李丟丟點了點頭:“我知道!

        燕先生道:“你師父年紀大了,凡事還是要多順從一些!

        李丟丟又點了點頭道:“我明白!

        燕先生沉默了一會兒后問了他一句。

        “你為什么沒有想過去通知夏侯琢!

        李丟丟沒有立刻回答,夾了口菜,然后嘆息道:“還是不吃了......先生,我沒有告訴夏侯琢,是因為我想看看,我自己能不能把事情解決!

        燕先生嗯了一聲。

        他懂。

        人啊,哪怕你有再逆天的朋友,最終要靠的還是自己,如果自己一無是處,再逆天的朋友也只能給你富貴,不能保你生死。

        而依賴別人的時間久了,人就變了一個廢物。

        “知道了!

        燕先生起身,伸了個懶腰后說道:“我也去睡了,今夜你都做了些什么,我不想問,但......這樣的事以后還是盡量少一些!

        李丟丟俯身道:“先生放心,如非必要,我不會做!

        燕先生點頭,看了看那菜飯。

        “確實不好吃!

        然后走了。

        李丟丟心說這么快你們就都被那個神神秘秘的家伙傳染了嗎?丟生艱難啊。

        七當家回到自己住的客棧里,躺在床上卻怎么都沒有睡意,他閉著眼睛,可是腦海里思緒太亢奮。

        他在腦子里把李叱今夜的所有舉動都復盤了一遍,越是仔細去想,一些細節就越是清楚起來,而這些細節越清楚,他就越覺得李叱可怕。

        許久之后,他起身,取了紙筆寫了一封信,想著等手下人回來再讓他們把信給大哥送回去。

        其實信很短,只有幾十個字。

        大概的意思是,大哥......不管用什么樣的辦法,務必把李叱請上燕山,務必讓他成為綠眉軍的一員。

        信寫好之后他貼身收好,算計了一下自己的手下大概會多久回來,因為實在是有些興奮,所以竟是這樣思考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燕先生起床洗漱,看了一眼正在院子里蹲著馬步的李丟丟,他過去站在李丟丟身邊說道:“把胳膊往兩邊平伸出去!

        李丟丟想著燕先生這是要指點自己武藝了,于是很聽話的把胳膊平伸。

        燕先生滿意的點了點頭,把毛巾掛在李丟丟胳膊上了。

        李丟丟:“......”

        長眉道人打了個哈欠從里屋出來,看到這一幕后點了點頭道:“盆架不錯!

        燕青之若有所思的說道:“盆?”

        然后他把李丟丟往兩側平伸的胳膊擺到向前伸出去的位置,打了一盆水放在那兩條胳膊上架著。

        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道:“確實不錯!

        李丟丟:“......”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484818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