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九十五章 誰是第一個?

第九十五章 誰是第一個?

        青衣列陣有著很嚴密的組織結構,這是尋常暗道勢力所不具備的,或許是因為幕后的節度使曾凌軍伍出身所以最講紀律,又或許是青衣列陣從一開始就沒打算一直做暗道生意。

        曾凌不是一個無所圖無所志官員,他的圖和他的志,也遠非府治連功名那樣的人可比,只是這世道也把他拉下水,污流之中,算是比較干凈的那個。

        李丟丟從今晚開始才算真正的和夏侯琢手下這些兄弟們認識了,之前見過幾個并無過多交集,這次之后,夏侯琢把他正式推到了自己兄弟們面前。

        而且也已明言,明年夏侯琢離開冀州城之后,這些兄弟們都算是李叱的人了。

        酒局從那家面館轉移到了李叱的新家,這是一座正房五間兩側還各有三間配房的大院,從正房門口走到院門口能有十丈左右,院子里還有兩棵樹,夏天的時候幾乎能把整個院子都罩起來。

        最讓人欣喜的是這宅子里的家具都在,而且看起來還挺不錯,右邊的配房應該是一直都沒有什么人居住過,堆放了不少雜物,左邊的配房是廚房,灶具齊全。

        在正房門口還有寬度大概一丈半的月臺,放上一張桌子幾把椅子,在這月影下小酌幾杯,簡直不能更舒服。

        這微風不燥,月色正好,所以便不可能是小酌,因為每個人都開心,長眉道人開心于總算是有了宅子可以安身立命,李丟丟開心于......師父很開心。

        夏侯琢的開心在于李丟丟開心,燕先生開心也是因為李丟丟開心。

        人啊,說復雜復雜,說簡單也簡單。

        除了李丟丟之外,其他的人都喝的已經有些多,所以話也就變得多了起來,而李丟丟就傻乎乎的看著,別人笑他就笑,而且比別人笑的還開心。

        等酒喝的差不多了,李丟丟的茶也給他們泡好端上來。

        “道長!

        燕青之看著李丟丟笑道:“你有這么一個好徒弟,真讓人羨慕啊!

        長眉道人笑道:“燕先生看你這話說的真是見外,丟兒也是你的弟子啊!

        夏侯琢笑道:“就是就是,燕先生怕是忘了吧!

        燕青之道:“我和道長這個輩分的在說話,你和李叱一個輩分的人就不要胡亂插嘴好不好?”

        夏侯琢:“......”

        李叱拉了拉夏侯琢笑聲說道:“聽他倆說,你沒發現他倆現在聊天,能把古今聊個通透,聽著唄,多好玩!

        夏侯琢笑了笑道:“對了,上個月的月考放榜你看了沒有?”

        李丟丟搖頭:“哪有空,回來之后就一直被罰站呢......”

        夏侯琢道:“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你也沒有反應過來,為什么這兩日你去食堂吃飯的時候,食堂里的人更多了些!

        李丟丟道:“沒有注意過,只覺得他們以后習慣了,也就不會再來看我,我只管吃自己的飯,其他的不理會就是!

        夏侯琢在李丟丟腦殼上敲了一下:“憨批,你還不知道,你這次月考甲字堂學第一!

        李丟丟倒是沒覺得有什么奇怪的,在他看來,甲字堂學如今講學的那些東西都太幼稚,就算是拿了第一,也是在一群小孩子中的第一,沒什么意思。

        “唔......第一啊!

        李丟丟聳了聳肩膀道:“也沒啥!

        夏侯琢看怪物似的看著李丟丟:“你是真的裝還是真的覺得無所謂?”

        李丟丟也不介意夏侯琢那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畢竟所有人看他都跟看怪物似的,夏侯琢是最早的一批,領頭羊......不是,是領頭鐵柱。

        “這個甲字堂學的第一,有那么值得在乎的?”

        李丟丟道:“在一群平均年紀十二三歲的孩子中拿了個第一如果就覺得是很驕傲的一件事,我都覺得自己目光短淺啊......”

        夏侯琢又在李丟丟腦殼上敲了一下:“你果然是個憨批......我跟你說你拿了第一,書院的檔案中會記下這一筆,到你將來入仕也好做什么也好,只要是和官府朝廷有關的,這都足夠漂亮,因為四頁書院真的很特殊,你的成績,吏部那邊都會有一份!

        “第二,你得罪人了!

        夏侯琢看著李丟丟的眼睛認真的說道:“你可知道,許家那位少爺因為你拿了第一而很不開心!

        李丟丟問:“許誰?”

        夏侯琢心說你個棒槌噢。

        “許青麟!

        夏侯琢道:“在你進甲字堂學之前,他一直都是月考的第一,從無例外!

        李丟丟問道:“以前唐匹敵在的時候,他不是千年老二的嗎?”

        夏侯琢想了想,是這么回事,于是點頭道:“對啊!

        李丟丟道:“那他生氣干嘛?”

        夏侯琢:“因為他現在不適應啊!

        李丟丟道:“那他以后應該比別人適應的快一些!

        夏侯琢哈哈大笑,在李丟丟肩膀上拍了拍說道:“就喜歡你這個臭屁的樣子!

        燕青之看過來說道:“這話可是你說的,如果下個月的月考你不是第一,我會重重的處罰你!

        長眉道人大著舌頭說道:“罰,就該罰,這個破孩子就是不聽話,燕先生別不舍得罰他,就跟自家孩子一樣,想罵就罵想打就打!

        李丟丟嘆了口氣道:“真是慈父!

        長眉道人一開始還笑,后來想了想慈父這兩個字,然后就突然激動起來。

        李丟丟看他那激動的樣子,覺得自己師父真的是沒見識啊。

        燕青之道:“許青麟是個不服輸的人,當年他沒有服過唐匹敵,現在也不會服你!

        李丟丟嗯了一聲:“我只管考自己的第一,又不是為了讓他服才去考第一,他服不服......與我確實沒什么關系!

        燕青之也開始覺得李丟丟臭屁了。

        與此同時,冀州府府治衙門。

        連功名看了一眼面前的這個年輕男人,他總覺得這個年輕人有病,不但心理上有病身體上也有病,不然的話怎么會臉色一直都這么白。

        “你還沒有完成我交給你的事!

        連功名看著那年輕人的眼睛說了一句。

        年輕人點了點頭道:“確實沒有完成,但是銀子不退,因為我一定會完成!

        連功名問:“你叫什么名字來著?”

        年輕人回答道:“姚無痕!

        連功名嗯了一聲:“什么名字都好,不重要......你師弟死在了冀州城外,而且就是死在我讓你殺的那個人的徒弟手里,所以......”

        姚無痕道:“那你是想讓我殺那個老道人,還是老道人的徒弟?”

        連功名微微皺眉,他有些不解的問道:“死的是你師弟,我聽聞你同門一共就只有三個人,你們三個應該關系不錯的才對,他死了,你一點兒都不想為他報仇?”

        姚無痕道:“如果大人愿意為他報仇的話,現在可以談談價錢了!

        連功名忍不住搖頭道:“果然,你們做這門生意的人,比我的心腸還要狠!

        姚無痕沒說話,因為他覺得這根本不需要聊,他師弟死了,關他屁事......他師弟被誰殺的,又關他屁事。

        有些人啊總是搞不清楚,人和人之間的關系是一回事,生意是另一回事,如果做生意和人情攪在一起的話,什么生意能做的好?

        連功名沉默了片刻后繼續說道:“我見你是個人才,現在有心思把你留在身邊長用,你師弟就一直都在為我做事,現在他死了,你可以補他的缺!

        “長用?”

        姚無痕道:“我還沒接過這樣的生意,你的意思是包月還是包年?”

        連功名心說我包你媽賣批啊......

        他嘆了口氣,要不是現在身邊人手不夠用,以他的身份地位,他需要這樣費心費力的和一個江湖混子浪費口舌?

        所以連功名保持著態度上的溫和,笑了笑繼續說道:“看來你沒有理解我的意思,你師弟不只是能從我這里拿到銀子,還有一份前程,我本來是打算把他安排進府衙做事的,以后就不用去冒險殺人,你理解嗎?穿著官服殺人和穿著你們的夜行衣殺人不一樣!

        姚無痕問:“價錢不一樣?”

        連功名心說我他媽的這是在跟怎么樣的一個傻批說話啊......

        “不是這個意思!

        連功名道:“我的意思是我可以給你正經身份,你有了官府的身份,穿上官服,你再殺人就不會被大楚的律法所制裁,因為你身上的官服給了你執法的權利,你穿著夜行衣殺人是犯罪,可你穿著官服殺人,是執法,明白了嗎?”

        姚無痕:“錢一樣嗎?”

        連功名:“我......”

        他心說忍一忍,忍一忍。

        他確實需要用人,尤其是他最近感覺到了有人要對他不利,武親王給他半個月的時間籌集到五萬石糧草補給,這是不可能的事,節度使大人那邊接管了糧倉,一粒糧食都不可能從糧倉里運出來,所以他上哪兒去找五萬石糧草?

        如果不能找到的話,武親王說不定就會因此而對他動手,他只是還不太確定,武親王是要他的命還是要打壓他一下。

        可是連功名不想就這么失去自己手里的一切,狗急了跳墻兔子急了咬人,既然對方都想要他的命了,他還管誰官兒大官?

        要么認命被人家拿捏弄死,要是不認命,那就不管是武親王還是羽親王,不管是節度使還是什么別的人,就拼他個魚死網破。

        大不了是死,既然是死,為什么不拉上一些陪葬的。

        姚無痕武藝之強連功名自然知道,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姚無痕這樣的人可以隨時隨地為他所用。

        可是姚無痕不這么認為。

        連功名也懶得再浪費口舌了,他問:“那這樣,你最近不要離開冀州,也不要去接別人的生意,我把我這邊殺人的事都交給你了,你殺一個我就給一個的錢!

        姚無痕想了想后問道:“人多嗎?”

        連功名道:“多,多的數不清!

        姚無痕總算是開心起來,點了點頭:“那么大人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先殺誰?”

        ......

        ......

        [連續三天五更耗盡了我的存稿,從明天開始我盡力每天保持三更,因為沒有存稿就會面對很多不確定,不一定每天都能踏踏實實的寫出三章,但我會努力噠,更新時間改為每天早晨一章,中午一章,晚上一章,大家其他時間不用等,這樣就不會耽誤大家的時間了,如果有什么事耽擱了更新,我盡量提前通知,謝謝大家。]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470125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