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常東鐘童欣小說 > 290 公開露面

290 公開露面

        也許是特殊的人格魅力,也許是得不到的在騷動,決定舉辦年會的常東,第一個想到的卻是李子七。

        但他的理智告訴他,還是算了吧。

        年會那天倪語肯定會來,林紓雪也不會缺席,再把李子七喊來……

        嚯,這是嫌年會太冷清,要湊一桌麻將,熱鬧熱鬧嗎?

        不喊吧,會不會太憋屈了?

        哪怕自持冷靜的常東,也不得不承認,這場做空,五百億收入,令他心態有些膨脹!

        倪語、林紓雪同桌進餐場面,更是令他感觸良多。

        這讓他在悄無聲息中,生出了更多非分之想。

        他意識到這樣不好,但總是抑制不住的去想,內心世界可以說,完全處于一個動態矛盾之中。

        其之蕪雜,不足為外人的道也!

        ……

        ……

        從18號公開露面之后,常東便陷入了忙碌之中。

        忙的不是公司事,而是人際關系。

        公司事,他早有準備,他被帶走的四天,雖然人心惶惶,但對于大局影響并不大。

        很多基層員工甚至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但人際關系,他不得不處理。

        剛回來第一天,他還能用“心神俱!本芙^社交。

        現在已經公開露面了,再不回應人際關系,只會給人“剛愎自負”、“目空無人”等等負面印象。

        這對他未來發展,不好。

        做空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

        他也沒有成長為頂級巨鱷,可以隨意以貨幣為狩獵目標。

        實際上,即便是以貨幣為狩獵目標的對沖基金,也是由無數寡頭成員構成。

        單槍匹馬想挑戰一國貨幣,要么目標太小,食之無味;要么目標太硬,頭破血流!

        最重要的是,五百億收入很多,但放眼世界,不,僅僅就諸夏而言,也就是最拔尖的那兩三家民營企業年凈利潤而已。

        至于國營企業,更是沒法比,完全就不在一個量級。

        因此五百億很夸張,但那也得看參照系是誰?

        當然了,這么說,也有點妄自菲薄。

        換個角度想想,五百億,其實確實十分夸張。

        即便是最拔尖的那幾家民營企業,每年能賺到五百億凈利潤,最終也是分賬也并非落到一人頭上。

        考慮到背后復雜的股東結構。

        這筆錢,最終恐怕也要經過數十次,乃是數百次分割。

        這跟常東一人吃獨食,根本沒法比!

        因此手握五百億的常東,成了香餑餑。

        而他恢復社交的第一個戰場,卻是北山會。

        ……

        燕京,梅府家宴。

        這個陶鵬請過客,趙富貴做過莊的低調飯店,今天再次迎來一位重量級人物——常東。

        當梅府家宴接到常東的訂餐電話之時,這場飯局立即成為飯店第一序列優先照顧對象。

        所以當北山會成員齊聚于此之時,立即受到了最高規格的接待。

        作為東道主,常東早早趕來。

        不過,他沒有久等,北山會成員幾乎一個不拉,全部提前半個小時來了。

        這整齊劃一的提前,差點搞崩了梅府家宴。

        辛虧他們早有預案,提前一個小時準備菜肴,不然,還真有可能跟不上這群“不守時”的客人。

        在梅府東廂房,常東笑呵呵的接待著北山會成員。

        恭喜,成了高頻詞!

        同喜,緊隨其后!

        常東一雙雙手握過,素來沒多少潔癖的他,也都有點潔癖。

        好在這里充分考慮到餐前衛生,有熱毛巾,不然單獨借故洗手,還真有點出格。

        等到人齊,主賓落座之時,殷懷書突然拍著旁邊座椅道:“常老弟,來來來,這坐這坐!

        這一聲招呼,令飯桌眾人一怔,隨即恍然大悟。

        本來習慣性坐在殷懷書身旁的山海集團董事長吳達,更是連忙招呼起來:“對對對,常東,來來來,這坐,這坐!

        “不用不用!背|連連擺手。

        “哎哎,叫你坐,你就坐嘛!”

        “是啊,年輕身體棒,好好陪老大哥喝兩杯!

        “你啊,跟大家伙客氣了是不是?”

        一大桌人紛紛勸誡起來。

        還有人干脆過來攬住他的肩頭,將他往上席推去。

        在熱熱鬧鬧的讓座中,常東恭敬不如從命,坐到了殷懷書的左手邊。

        諸夏喜慶左為尊,兇傷右為尊。

        這一屁股坐下,坐的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座位,而是北山會的地位!

        當常東解開西裝紐扣,一屁股坐下,抬頭掃視偌大餐桌的剎那間,哪怕平時不怎么在乎座次的他,這一刻,精神忽然也有些恍惚。

        這一眼掃去,滿桌盡染霜,談笑皆豪族。

        蜂擁而來的目光,令他內心止不住的滂湃。

        他終于意識到,不是他不在乎座次,是因為他在乎了,也沒辦法!

        所以只能不在乎!

        當他真的坐上去,這種感覺……簡直猶如酷暑飲冰,雙透脊尾!

        殊不知,這一刻,滿桌人看向坐在白發蒼蒼殷懷書旁邊的常東,心神皆抑制不住飄忽。

        幾乎下意識生出幾分落寞之感。

        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

        尤其是坐在殷懷書右手邊第三位的趙富貴,表情愈發復雜。

        前幾個月,還是他賣力提攜常東;

        誰知,今日人家已經坐在他前面,其中滋味之復雜,一言難盡!

        酒席開席前,殷懷書忽然道:“今天常老弟做東,得按照常老弟的規矩,來,手機先吃,拍張照!”

        “哈哈,對對對!是這個理!

        眾人大笑,紛紛贊同。

        只是不同的是,上一次拍照,是常東借他們的勢;這一次,卻是他們蹭了常東的光!

        這張照片一出,所有人都將知道北山會出了一位鐵血悍將!

        拍照完畢,諸多大佬,自然不會歪頭發朋友圈微博。

        老規矩,殷懷書起頭,說幾句吉祥話,道一眼目的,大家一起走一杯。

        一杯過后,眾人慫恿常東說話。

        “今兒常老弟做東,必須得說兩句!

        “沒錯!

        常東讓座時扭扭捏捏像極了大姑娘,此時被慫恿講話,反倒大方起來。

        他大大方方端著酒杯站起來道:“承蒙兄弟們厚愛,我就說兩句助助興,說不好,大家海涵,海涵!”

        “沒事,都是自家人!

        大家寬慰,一雙雙眼睛緊緊盯了過來。

        所有人都想知道,在這樣場合,常東會說出什么話來。

  http://www.rugby-agde.com/49/49553/1294902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