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414章 放棄了身體的掌控權

第414章 放棄了身體的掌控權

        寧城境內,南山上的一座寺廟禪房里面。

        已經懷孕五個月,身體已經明顯的顯出孕肚的沈夢婷正在跟她的師傅學習刺繡。

        “哎呀!”

        突然,沈夢婷手上的針不小心刺到了她的手指,小小的傷口馬上冒出了一滴粘稠的鮮血。

        沈夢婷下意識的把手指放到嘴巴里面吸允了幾下,把那滴血給吸干。

        一般情況下,被針扎一下手指而已,不會有多少血流出來的。

        但是,當沈夢婷把手從嘴巴里面拿出來之后,她發現她的手指傷口那里還在不斷的有鮮血冒出來。

        就好像身體里面的血小板過低,控制不住大出血一樣,簡直違背了常理。

        她對面的是一個帶著僧帽,穿著僧衣的尼姑。

        和沈夢婷一樣在做著刺繡。

        此人正是沈夢婷的師傅紀月師太。

        看到沈夢婷的樣子,她放下手上的活,掐指算了起來。

        “陳九州在魔都遭人算計,有生命危險!

        紀月師太把手放下之后,抬起頭看著沈夢婷說到。

        “什么,九州他有危險,師傅有沒有辦法救他?”

        紀月師太的話讓沈夢婷嚇得手上的東西都拿不住,掉在了地上。

        “如果沒有人救他的他,這一劫他不可能躲得過去,這樣把,我給你一張符,你那去貼在他父親的身上,陳九州自然就會得救,但是你得帶個面具,在把孩子生下來之前不能見他”

        紀月師太對沈夢婷吩咐到。

        “這·····弟子謹遵師命!”

        沈夢婷還以為能再見到陳九州了,誰知道她師傅竟然給她下了一個這樣的命令,讓她很是無奈。

        但是師命難為,她也只能遵命。

        師傅的手段她很清楚,掐指就能算出陳九州有危險的手段就不是一般的修行之人能達到的,傳說中的神仙也不過如此吧。

        所以,對于師傅的命令,她甚至連理由都不敢問。

        帶上了師傅給的東西后,她就匆匆的下山趕往魔都了。

        而遠在魔都的陳九州此刻正眼睛瞪圓的看著他面前的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沒有絕世的容顏,也沒有婀娜多姿的身材,甚至臉上還有代表著歲月痕跡的皺紋。

        但是陳九州一個大男人在看到她的時候,眼淚卻不爭氣的流下來了。

        因為這個女人就是時時刻刻都把他當成寶的媽媽。

        一個為了不影響他學業,連得了白血并都不治療的女人。

        “媽,州兒好想你!”

        陳九州明知道眼前這個人肯定不是自己的媽媽,可能只是幻覺而已,畢竟這里是自己的腦子里面的空間。

        但是看到對方那音容相貌和自己記憶中的完全一模一樣的時候,陳九州還是忍不住跑過去抱住了他。

        但是當陳九州感受到對方身上的體溫的時候,陳九州迷茫了。

        理智告訴他,媽媽已經死了差不多一年半了,不可能再復活了。

        但是當媽媽的關心他的聲音再次響起的時候,陳九州放棄了心中的堅持。

        “州兒,你已經長大了,是個男子漢了,不能再像小時候哪樣哭鼻子了知道嗎?”

        在陳九州的耳中,媽媽的聲音還是和以前一樣,輕輕的,很溫柔。

        雖然說他已經長大了,但是媽媽的話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把他當成一個小孩子一樣。

        他在怎么在怎么長大,在媽媽的眼中,他永遠都是她的孩子。

        “媽,我······”

        一時間,陳九州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秀兒,叫九州回來吃飯了,不然菜都涼了”

        就在這個時候,從媽媽的身后又響起了一道只存在記憶中的聲音。

        陳九州看向了媽媽的身后,長大了嘴巴,一臉的不敢相信。

        因為站在媽媽身后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爸爸。

        而且還是年輕的時候的爸爸。

        那時候爸爸還沒有離開,下巴也還沒有胡子。

        “愣著干什么,你把燒好飯菜了,跟我回去吃飯吧!

        媽媽拉著陳九州往前走。

        走了兩步之后,眼前的一切都變了。

        他發現自己回到了以前上小學的時候的家里,三室一廳的房子,雖然有些老舊,墻壁上的白色膩子都變黑了,爸爸帶著圍裙從廚房里面把菜短了出來。

        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陳九州按照小的時候一樣,在兩人中間的位置坐了下來。

        “爸,你怎么又吵芹菜?”

        看到爸爸從廚房里面端出來的芹菜炒木耳,陳九州下意識生氣的問到。

        他記得小時候他很討厭吃芹菜,覺得芹菜有一股難聞的味道。

        但是爸爸偏偏經常炒芹菜。

        還說,生活就像這芹菜一樣,就算是有時候不喜歡也得克服。

        每次都逼著他吃一些。

        所以他從小到大,一看到芹菜就害怕。

        “這生活啊,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是你必須得勇敢的面對它,逃避只會讓你變得軟弱,就像這吃芹菜一樣,來,州兒試一試老爸新學的炒發,這一次保證你愛吃”

        老爸說著就給陳九州的碗里面夾了一把芹菜。

        陳九州嘗試著吃了一口。

        出于意料的,這一次竟然沒有以前那種難聞的味道,反而這芹菜很香。

        “爸,這芹菜怎么那么香?”

        陳九州好奇的問到。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這吃芹菜啊,就好像品生活一樣,你若勇敢的面對他,就不會覺得它難吃,反而會覺得他很香,很好吃,勇敢吃芹菜,快樂面對生活!

        爸爸一臉笑意的說到,然后又給陳九州夾了一把芹菜。

        “爸,媽,你們也吃!”

        陳九州也給爸爸媽媽夾了把芹菜,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在一起吃了一頓幸福的午飯。

        吃飽喝足之后的陳九州很是滿足!

        甚至都忘記了這是現實還是幻覺。

        就樣子,陳九州和爸爸媽媽兩人生活了三十多年。

        有一天,爸爸檢查出得了白血病,陳九州和媽媽兩人都很著急。

        一個穿著道袍的醫生出現了,說是只要換了骨髓就會好,而且自由陳九州的骨髓能和爸爸的骨髓配對。

        陳九州想都不想就答應給爸爸捐獻骨髓。

        “你要放松身體,放棄對你身體的掌控,這樣我才能把你的骨髓抽出來換給你的爸爸!

        陳九州躺在手術臺上,穿著道袍的醫生認真的對他說到。

        聽了醫生的話,陳九州覺得只要能救爸爸,讓他做什么都可以,他想都不想就按照醫生的話,全身放松了下來,緩緩的閉上眼睛,放棄了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權。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64478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