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307章 只腐蝕了一個角

第307章 只腐蝕了一個角

        “嘿嘿嘿!你也逃不掉的,我在下面等你”

        沐鋒原本已經閉上眼睛了,但是就在陳九州把那枚子彈拔出來的時候,沐鋒突然又睜開了他那雙已經瞎掉了的雙眼。

        而且是毫無征兆的突然睜開的。

        還嘿嘿直笑的對陳九州說話了。

        說完之后才轟然倒地,沒了動靜。

        好像不說完之后那一句話,他死都不甘心一樣。

        陳九州看到這家伙竟然還能說話,嚇了一大跳,還以為對方也和自己一樣練有什么秘術,死了不了呢。

        “呼!”

        陳九州蹲下來探了一下對方的鼻子,和脖子的脈搏,確認對方剛才只是回光返照而已,這一次真的是斷氣了之后他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小寶,你的腿沒事吧?”

        陳九州確定沐鋒已經斷氣了之后,陳九州在原地發呆了一會兒才走到金小寶的面前關心的問到。

        “少爺放心,還死不了,沐家的那些人全都跑了,我們現在怎么辦?”

        金小寶強撐著站了起來問到。

        他之前可是聽到少爺說要屠盡沐家之人才甘心的。

        此刻沐家的大廳里面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已經沒有第二個活的人了。

        沐家的人在看到他們那個神明一樣的大少爺死了之后,沒有一個人有勇氣留在沐家別墅了。

        “沒關系,沐家剩下的那些人我也懶得動手,你讓人把沐家這些年做的那些喪盡天良的事情交給媒體公布于世,大把人會找他們沐家人報仇或者落井下石,他們一個都逃不掉。

        聽到金小寶的話,陳九州一點都不擔心的說到。

        說完就想和金小寶兩人攙扶著離開。

        “少爺,你看!”

        就在陳九州想來扶著金小寶離開的時候,金小寶突然卻指著他身后,臉色凝重的說到。

        陳九州轉頭,看到不遠處已經死得不能再死的沐鋒頭頂上升起了一張血紅色,宛如符咒一樣的東西。

        “這是什么?”

        陳九州一臉驚疑的對金小寶問到。

        “這是失傳了上千年的血魂符!是南亞那邊一些神秘的組織用來控制組織成員的,用邪術把這這種血魂符打進組織成員的神魂里面,然后在總部那邊刻有一塊能和血魂符有某種神秘聯系的牌位。

        如果組織的成員在外面死了的話,這血魂符就會從那個成員的身體里面出來飛回他們的組織總部,前萬不要讓它離開,不然這血魂符回到暗影殿的總部的話,我們之前對沐鋒做的事,說過的話等暗影殿總部那邊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金小寶臉色凝重的回答到。

        聽到這里,陳九州馬上沖上去,趁著那個詭異的血魂符剛升起來,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一拳打在了血魂符上面。

        但是讓陳九州感到詭異的是,這血魂符看著像是有實質的實體。

        但是他這一拳打過去,他的拳頭竟然從那塊巴掌大的血魂符穿了過去。

        虛幻的!

        陳九州心里一沉,終于明白沐鋒在臨死前為何會說自己也逃不掉了。

        只要這血魂符一回到暗影殿的總部的話,暗影殿的人肯定就把這邊的情況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雖然他們兩人已經易了容,但是他們肯定能從小寶的武器中猜得出是長生殿的。

        最重要的是,剛才沐鋒已經喊出他的名字了。

        就在陳九州臉色鐵青的時候,那張詭異的血紅色血魂符開始快速的向沐家別墅外面飛出去。

        看到血魂符要走,陳九州馬上對那張血魂符進行掃描。

        升級之后的超腦芯片很快就把血魂符的資料反饋給了他。

        眼看血魂符就要飛出沐家別墅了,陳九州的眼睛把沐家別墅的大廳掃了一遍。

        發現在棺材的頭部有一個壇子。

        粵省和桂省的習俗都差不多,人死的時候都會把一只公雞和一些經過超度的飯菜丟到棺材頭的那個壇子里面。

        陳九州想都不想,馬上把壇子砸碎,果然有只已經放了血的公雞在里面。

        公雞的脖子上還有一些血塊沾在上面。

        “把他眼睛上的銀針拔下來給我”

        看到那血塊,陳九州大喜,馬上對金小寶喊到。

        金小寶一只一蹬,來到沐鋒的尸體旁把扎在對方眼睛上面的銀針拔了下來甩給陳九州。

        陳九州接過了銀針馬上沾上公雞的一些血,然后向那個長已經飛到沐家別墅大門口的血魂符甩了出去,

        那張血魂符接觸到了那跟帶有公雞血的銀針之后發出了“嗤”的一聲,那張詭異的血魂符被腐蝕掉了一個角。

        看到有效果,陳九州大喜,馬上如法炮制想用這樣的辦法把那張詭異的血魂符給毀掉。

        但是還沒等陳九州把第二根銀針炮制好,那張血魂符就飛出大門了。

        飛出了大門的血魂符好像和沐鋒的身體徹底的失去了聯系,咻的一下,以快到陳九州和金小寶兩人都望塵莫及的速度飛走了。

        陳九州炮制好了第二根銀針,血魂符早就已經無影無蹤了。

        “少爺,血魂符還是逃走了,我們現在怎么辦?”

        金小寶臉色難看的問到。

        “不用擔心,那張血魂符已經被我毀去了一個角,已經不完整了,就算它回到了暗影殿的總部,他們也聽不到沐鋒之前和我們說的那些話,就你這個匕首容易被他們認出來,有點麻煩而已,不過我們都易了容,短時間內他們是不可能找上我們的,這一段時間你找個地方好好養傷,不宜露面”

        陳九州肯定的說到。

        聽到少爺如此說,金小寶雖然不知道少爺為何能知道那張血魂符被毀去了一個角之后就聽不道他們的對話,但是這一段時間以來,陳九州給他太多他想不明白的事情了,比如少爺什么時候會治療心臟病的,什么時候得到ss殺手地王的易容術的,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少爺好像會算算卦了一樣,很多事情都了如指掌等等。

        他也不敢過問。

        所以對少爺陳九州說的話,他沒有任何的懷疑。

        兩人相互攙扶著離開了沐家別墅。

        沐家別墅大廳里面之留下一副棺材,一具尸體,顯得異常的陰森恐怖。

        當天晚上,鹽城所有的媒體都收到了一份關于沐家這二十年來為了做到鹽城第一家族的位置,綁架,殺人,恐嚇等這些事情的視頻。

        足足有上百起那么多,除了小孩之外,沐家的每一個核心成員都有人命或者其他犯罪案件在身。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903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