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296章 別人的老婆

第296章 別人的老婆

        “四爺,您不會是和我開玩笑吧,他是我們陳氏集團的少主?”

        梁靜婉一臉不相信的看著四爺問到。

        在她看來,眼前這個身上還有些黃泥的少年和她心目中少主的形象一點也粘不上邊。

        陳九州把李陽的衣服換下來自己穿了,今晚他還要去李陽老婆的診所接人家老婆呢。

        所以身上還粘有點黃泥在上面。

        “放肆,這種事情我還能開玩笑不成?趕緊給少主道歉!

        在四爺看來,這個梁靜婉能力是有,就是還年輕了一點。

        “趙老,算了,不怪梁小姐,我剛才在外面的時候不小心把梁小姐撞倒了,應該我給她道歉才對!

        ”不好意思梁小姐,剛才是我的不對,我在這里給你道歉“

        陳九州聽到四爺的話之后,一臉誠懇的說到。

        他心里的確是對這個性.感的女人有些歉意。

        “少主,您怎么知道我的姓梁的?”

        梁靜婉聽到陳九州的話,很是好奇的問到。

        因為她記得很清楚,從她進來到現在根本沒有人給這個少主介紹過自己的名字呀。

        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姓名的呢?

        “你說呢?我不僅知道你叫梁靜婉,還是個學霸,留學于媖國劍橋大學,經濟與管理雙碩士學位,精通六國語言”

        陳九州臉上戴著笑意,神秘的說到。

        但是他的內心中卻對梁靜婉佩服不已,她的洞察能力太強了。

        應該不在沈夢婷之下。

        至于他是如何知道梁靜婉名字的,當然是他在轉身看向梁靜婉的時候就把對方給掃描了。

        腦子里面的超級智腦升級了之后,掃描的速度快了一百倍,幾乎沒有什么延遲了。

        一掃描,對方的基本資料就出現在了陳九州的腦海中。

        他剛才說的那些都是從腦中剛剛掃描出來的。

        “少主真是英明神武”

        聽到陳九州那么了解省會美女負責人的資料,在場所有人都對陳九州投去了奇怪的眼神。

        他們都還以為陳九州這個少主對梁靜婉有意思,然后提前調查他的資料了呢。

        梁靜婉更是臉色變得有點難看,原本看到陳九州作為少主經然主動給她道歉,讓她陳九州印象不錯。

        但是現在,她對陳九州的那點好感全部都沒有了,對陳九州說話也有點陰陽怪氣起來。

        就連金小寶也對陳九州投去了奇怪的目光。

        因為這些日子,少主的情報都是由他提供的,但是他從來沒有把陳氏集團在粵省的這些負責人的資料給過他。

        但是少主卻知道得那么多。

        “梁靜婉,你放肆”

        看到梁靜婉又對陳九州無禮,四爺馬上再次訓斥他。

        陳九州聽到梁靜婉那突然陰陽怪氣的語氣,有點莫名其妙,不明白自己又哪里得罪她了。

        轉身看看其他人才發現了問題的所再。

        因為其他人的眼神在自己和梁靜婉兩人的身上來回瞄。

        他瞬間明白這么回事了,他趕緊轉身回來看著身后的眾人。

        “你們是不是很奇怪我知道那么多梁小姐的資料?我告訴你們,我不僅知道梁小姐的資料,就連你們每一個人的資料我都了如指掌,你叫孔適錦,山冬人,今年四十三歲,家里有兩個孩子,外面還養有兩個女大學生小三·······”

        陳九州指著在場的每一個人說出他們的基本資料,就連一些非常隱私的事情也都說了出來。

        讓眾人震驚不已。

        “少主饒命,我們再也不敢了”

        除了四爺和梁靜婉之外,所有的人被陳九州點出了一些隱私之事,一個個全部都惶恐起來。

        特別是他們有些人做過對公司不利,或者貪污的事情也被陳九州說出來了。

        他們甚至懷疑少主這一次來粵省的目的是沖著他們來的,這是一餐鴻門宴。

        少主是來清理一些對陳氏集團不利的高層,為他以后接管陳家大權做準備的。

        一個個都惶恐不安,害怕陳九州點名要拿他們治罪。

        “你們不用害怕,本少這一次來粵省不是沖著你們來的,我是另有要事,但是你們如果做得太過,還不知道悔改的話,我也不介意順手清理了”

        陳九州看著那些人順勢冷冷的說到。

        給這些人一些鞭策。

        梁靜婉看到陳九州不只是知道她一個人的資料而已,而是所有人的資料都了如指掌。

        她心里對陳九州的偏見才慢慢消除。

        “是,少主,以后我們一定會盡職盡責,不負少主的栽培和期望”

        那些其他市的負責人聽到陳九州不是沖他們來的,而且不追究他們以前干的那些糊涂事的責任,他們感激涕零。

        “好了,都起來坐下吃飯,我跟你們說一些事情”

        陳九州看到目的已經達到了,就讓他們上桌吃飯。

        很快就有服務員把菜上來了。

        “還有件事情,以后在粵省我可能會以其他的身份出現,以這個戒指為信物,看到帶著這個戒指的人,不管他相貌怎么樣,都是我·······”

        席間,陳九州把他手上的戒指給在場的人看了一遍,讓他們記住。

        以后他就用這個作為信物。

        因為這個東西可是用隕石鑄造而成了,不敢說圖一無二。

        但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會多少個。

        那些各市的負責人害怕記不住,很多人用手機拍了下來。

        這一餐飯遲到了八點才結束。

        因為陳九州在九點前必須回到李陽老婆的診所,接李陽的老婆回家。

        八點半,陳九州拒絕了四爺等人的安排之后,一個人離開了深坑酒店的包間,就到洗手間把臉換成李陽的樣子離開了酒店。

        李陽老婆開的診所叫做陸雨琪門診,是用李陽老婆的名字命名。

        地址位于青云區的梧桐路39號。

        陳九州坐出租車來到陸雨琪門診的時候,診所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兩個婦女在里面陪著小孩打點滴而已。

        李陽的老婆陸雨琪留著長發,在腦后扎了個馬尾辮,穿著白大褂做在門口和一個水桶腰的婦女說著什么。

        “房東太太,您寬限我十天,或者我以后的房租每月一交可以嗎?現在這生意不好做啊”

        陳九州剛走進,就聽到陸雨琪壓低著聲音和哪個水桶腰房東太太說到。

        生怕大聲了會讓在門診里面打點滴的人聽到影響不好。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902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