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259章 落井下石

第259章 落井下石

        看到老爸竟然對陳九州出手,徐萱萱嚇了一跳。

        她可是知道陳九州的身份的,惹惱了陳少的話,后果她真的不敢想。

        可是就在她想要阻止的時候,陳九州本能的快速伸出手掌,握住了徐爸爸的拳頭。

        陳九州的力量何其大,他就這樣輕輕的握著而已。

        徐萱萱的爸爸感覺陳九州的手掌像是一把精鋼鉗子一樣,牢牢的把他的拳頭給鉗住。

        讓他連動一下手都感覺到困難。

        他尷尬的想把手收回來,但是結果他發現連自己的拳頭都收不回來了。

        臉色憋得漲紅。

        “徐叔叔,你臉色怎么了”

        陳九州一臉好奇的對徐爸爸問到。

        “你·····放手!”

        徐良玉聽到陳九州的話,還以為陳九州故意在耍他,他的臉色變得比豬肝還黑。

        沉聲說到。

        然后用力抽回自己的拳頭。

        陳九州聽到對方話,趕緊放手。

        徐良玉用力過猛,不由得后退了兩步,站立不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

        “······”

        眾人看到徐良玉的樣子哈哈哈大笑起來。

        一般人總有一些仇富心理,看到徐良玉第二塊料子最后竟然賭垮了,雖然不至于落井下石,但也覺得心理舒服很多,嫉妒羨慕恨的心理減少了不少。

        “哼!”

        陳九州過去想把他扶起來,但是徐良玉坐卻在地上冷哼了一聲,不領他的好意。

        “爸,你除去成本之后,今天也賺了差不多五萬,你趕緊把那一萬塊小弟的學費還給我媽,我們回家吧”

        徐萱萱趕緊過去把她老爸給扶起來,然后小聲的勸說到。

        “你給我閉嘴,我這次之所以會賭垮就是因為你們這些開了光的烏鴉嘴,老子今天手氣正旺呢,你們再給我多嘴的話,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們”

        徐良玉聽到女兒的話,不僅沒把那一萬塊錢本錢還給她們母女兩,還威脅她們,不讓她們多嘴。

        說完之后把那塊內部全是裂痕的報廢翡翠以兩百塊去的價格賣給了賭石店的老板。

        然后擠出人群到貨架那邊繼續挑選石頭。

        圍觀者看到徐良玉又繼續選毛料了,他們也都紛紛跟過去湊熱鬧。

        徐萱萱馬上想拉著她媽媽過去阻止,不然剛賭漲的那幾萬塊錢肯定要沒了。

        “你現在去勸他不可能勸得動的”

        陳九州拉住了徐萱萱說到。

        “那我現在該怎么辦?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把我弟明年的學費也給輸掉吧”

        聽了陳九州的話,徐萱萱更加的擔心起來。

        “你相不相信我?”

        陳九州沒有回答徐萱萱的問題,而是反問到。

        “我當然相信你,有什么好辦法你說”

        徐萱萱毫不猶豫的問到。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把錢全部輸光,讓他自己明白一夜暴富不現實,他才會收手,不然就算你今天把他拉回去了,下次他還會來的,你總不可能一輩子看著他吧”

        陳九州把徐萱萱拉到角落里面對她解釋到。

        “這······”

        聽了陳九州的辦法,徐萱萱猶豫了。

        “不行,那些錢可是我們家老么明年上大學的學費,他如果把錢都拿來賭石了,那我們家老么的前途就毀了”

        就在徐萱萱猶豫的時候,她媽媽從身后大聲的反對到。

        說完也不等陳九州,拉著女兒徐萱萱擠進人群去勸她的男人。

        陳九州看了瑤瑤頭,也跟著擠進人群。

        這時候,陳九州看到徐萱萱的爸爸竟然選了一塊標價兩萬五的毛料。

        只見他用強光手電筒在石頭的每一個面照過之后,看到有些綠意,他考慮了一下就確定出手了。

        陳九州再次聚精會神的看了一會那塊比盤子大一圈的翡翠毛料。

        沒多久,那塊毛料的信息就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了。

        這塊毛料里面根本沒有貨,里面只有一條有點綠色的雜玉,而且中間還是中斷的,根本不能用。

        這一塊料百分百會賭垮。

        徐萱萱想對她老爸勸說,但是被瞪了一眼之后就什么都不敢說什么了。

        她媽媽也差不多。

        半個小時之后,解石師傅把料子切開,陳九州發現里面真的如他腦海里面的數據顯示的那樣。

        經過兩次的實驗,讓陳九州對腦海中的那個數據深信不疑起來。

        看到徐萱萱的爸爸不甘心又繼續到貨料區選料去了。

        而徐萱萱和她媽媽兩人一直跟在后面苦口婆心的勸說,陳九州偷偷的離開了富貴色賭石店。

        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晚上八點了,賭石街又熱鬧了起來。

        那些專門坑外地人的放貸公司的業務員在街上加班尋找著他們的目標。

        陳九州一眼就看到了之前跟他們搭訕的那個家伙,他直接走過去。

        兩人在哪里交談了大概五六分鐘。

        然后陳九州帶著那個在街上攬業務的年輕人往回走。

        回到富貴色賭石店的時候,徐萱萱的老爸又選了一塊料子了。

        而徐萱萱的媽媽這一次沒有在人群里面看她男人切石頭,而是一個人在角落里面媽媽的傷心流淚。

        因為她男人剛才切的這一塊料子如果不漲的話,不僅把之前賭漲的那五萬塊錢全部都給輸了,就連那一萬塊本錢也給賠進去了。

        “媽,就像剛才九州說的,只有當他把錢輸光了,他才知道回心轉意,至于小弟明年的學費,我來想辦法,你不用擔心,包在我的身上”

        徐萱萱在她媽媽的身旁安慰著。

        “兄弟,你剛才不是說介紹生意給我的嗎?他人呢?”

        放貸公司的業務員跟著陳九州進了富貴色賭石店之后并沒有看到有人需要借錢的,他一臉疑惑的對陳九州問到。

        “在里面切貨呢,他剛才已經把身上最后的錢都給輸光了,你看他老婆在角落里面哭呢,你只要上前隨便一推銷你們的業務,他肯定會向你們公司借錢”

        陳九州指著人群里的徐良玉說到。

        “兄弟,真是太感謝了,今天終于要開張了,一會這單要是成功拿下的話,少不了你的分成”

        那個業務員一聽陳九州的話,臉色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到。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898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