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166章 陳少,我們只是內急

第166章 陳少,我們只是內急

        林清華竟然被自己的姐姐給嚇尿了?

        不管是前來祝賀的商界大佬,還是來買珠寶的客戶,幾乎差點驚掉了下巴。

        看到這樣的情景,林月嬋停下了動作,臉上露出了于心不忍的神情。

        然后拿著匕首轉身看著陳九州。

        “陳少,月嬋用自己的一只手擔保,以后一定會好好管教舍弟,不會再讓他狗眼看人低”

        林月嬋說完,她手上那把鋒利的匕首狠狠的向自己的五根手指斬下去。

        剛才聽到陳九州說因為弟弟林清華想要砍掉他們三人的十根手指,才生氣不原諒她弟弟。

        她本想要把弟弟的十根手指給砍下來給陳九州道歉的。

        但是看到弟弟竟然被自己的樣子給嚇得大小便失禁了,她終究是于心不忍,只好砍自己的手給陳九州道歉。

        不然她一手建立起來的林氏集團肯定不出一個禮拜就會覆滅。

        連陸家那種幾十年底蘊的老牌家族都經受不住陳少一個禮拜的摧殘。

        如果不是最后的關頭,陳少對陸家手下留情,陸家馬上就會覆滅。

        她可不認為底蘊連陸家十分之一都沒有的林氏集團能杠得住陳少的打擊。

        林氏集團可是她整個青春的心血,她寧愿死也不想讓林氏覆滅。

        “老板·····”

        “姐····”

        看到林月嬋的舉動,林清華和林月嬋的那些下屬們大驚失色的喊到。

        就連陳九州也是大吃一驚,想不到這個女人對自己那么狠,也下意識的想要阻止。

        但是匕首就在林月嬋的手上,他們就算想要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陳九州感到惋惜的時候,在他身后的小玉手一揮,又一張紙牌從她的衣袖里面飛了出來。

        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飛向林月嬋。

        就在林月嬋手上的那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就要把她那芊芊玉手的五根手指頭給削下來的時候。

        她的紙牌后發先至,以幾乎肉眼看不到的速度打在了對方拿匕首的那只手背上。

        手上吃痛的林月嬋下意識的張開了手,鋒利的匕首瞬間當啷一聲掉在了地上。

        小玉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救下了林月嬋。

        所有的人都為林月嬋捏了一把汗。

        “姐,您沒事吧”

        “老板”

        林月嬋的匕首掉地上之后,她的那些下屬們馬上圍上去,把掉地上的匕首被拿走,一臉著急的問到。

        林月嬋沒有理會他們,而是看向陳九州。

        “陳少,您這是?”

        林月嬋的語氣充滿了疑惑。

        “算了,既然有林總你為你弟弟擔保,這件事情就這樣子算了吧”

        陳九州看到林月嬋這么狠,擺擺手作罷。

        “謝陳少,以后我一定會好好管教舍弟,不會再讓他胡作非為”

        看到陳九州說不再追究他們姐弟兩了,林月嬋松了一口氣,一臉感激的說到,然后看向褲子還濕溻溻的弟弟林清華。

        “就只會給我惹事的廢物,還不快點過去謝過陳少”

        林月嬋看著狼狽的弟弟嚴厲的說到。

        林清華聽了姐姐的話,馬上連滾帶爬的來到陳九州和沈夢婷的兩人的面前。

        他還沒有開口道歉,陳九州和沈夢婷兩人就再次聞到一股濃濃的騷味撲鼻而來。

        兩人不由得用手捂住了鼻子和嘴巴往后退幾步。

        “哈哈哈哈!”

        看到兩人的舉動,那些已經退開遠遠的圍觀者不少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比較有修養的,不敢笑出聲,但也是忍俊不禁,憋得滿臉通紅。

        聽到眾人的笑聲,林清華羞憤得滿藍通紅,從額頭都漲紅到脖子上了。

        林月嬋看到弟弟被人如此取笑,她眉頭一皺,用她那雙犀利的眼神掃向那些發出聲音的圍觀者。

        那些正在笑話林清華的人,接觸到林月嬋的眼神之后,都不由一顫。

        趕緊收聲低下頭,不敢與她對視,更不敢再發出任何的聲音。

        “陳少,我剛才·····”

        林清華聽到耳邊不再傳來笑聲之后,他才硬著頭皮向陳九州道歉。

        但是他一開口,就被陳九州給打住了。

        “行了,你要說什么我都已經知道,你還是趕緊回去換身衣服吧,你這樣離我那么近,我們受不了”

        陳九州有些不耐煩的說到。

        特別是看到沈夢婷那一臉準備要吐的樣子,他說完之后,趕緊拉著沈夢婷繼續往后退幾步。

        沈夢婷原本就有身孕在身,有些孕反應,聞到了林清華身上那股騷味之后差點控制不了要吐了。

        聽到陳九州的話,林清華有些不知所措的轉頭看向自己的姐姐。

        “陳少叫你回去換衣服,你就趕緊回去,不要在這里給我丟人了”

        林月嬋看到弟弟向自己求助,沒好氣的說到。

        雖然她對弟弟林清華的語氣充滿了不耐煩。

        但是心里卻是偷偷的松了一口氣。

        陳少既然讓他走,那就證明不再追究他的責任了。

        聽了姐姐的話之后林清華如獲大赦一般,馬上轉身就往珠寶店的門外面跑。

        “回來,誰讓你們走了”

        就在林清華準備跑到門口的時候,身后的陳九州突然大喝了一聲。

        剛跑到門口的林清華馬上停住了身子,臉色難看的轉身回來。

        “陳少,請問您還有什么吩咐嗎”

        林清華有些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沒說你,我說的是朱文山跟衛思雯你們兩個呢,你們就想這樣子走了嗎?”

        林清華話音落下之后陳九州指著人群中一個禿頂男人和一個臉上還有些紅腫的女人說道。

        這個時候眾人才發現陳九州大聲喝住的人并不是林清華。

        而是在人群當中正偷偷溜往門口的朱文山和衛思雯他們兩個人。

        林清華聽了陳九州的話,一臉的尷尬。

        然后轉身直接跑出去了。

        而跟在林清華身后想要偷偷溜走的朱文山和衛思雯兩個人頓時僵在了原地。

        不敢再往前繼續走一步。

        看到兩人停了下來之后,陳九洲帶著沈夢婷等人走上前。

        “陳少,其……實我們不是想偷偷溜走,而是內急想要出去方便一下而已”

        朱文山硬著頭皮轉過身來,堆起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向不斷靠近的陳九州結結巴巴的說到。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889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