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157章 你們走得了嗎?

第157章 你們走得了嗎?

        “誰敢在這里搗亂,活得不耐煩了是吧?”

        沒多久,朱文山帶著兩三個保安走了過來。

        人還沒到呢,保安的怒吼聲就在人群外響起了。

        原本看到朱文山去叫保安,陳九州眉頭就皺了起來,感覺有點麻煩。

        但是一聽到那個保安的吼聲,陳九州反而松了一口氣。

        因為那個吼聲不是別人,正是保全安保公司的一個保安隊長之一梁永開的。

        當初他是在寧德百貨當班的,想不到調到這里來了。

        這段時間陳九州也沒有去公司看過一眼,也不知道保全保安公司現在怎么樣了。

        既然是熟人,那就好辦了。

        “梁隊長,好久不見了”

        看到梁永開從人群外走了進來,陳九州把衛思雯的手給放了,和對方打了聲招呼。

        看到陳九州和梁永開打招呼,沈夢婷同樣把衛思雯的另一只手也給放了。

        得以自由的衛思雯馬上躲到朱文山的身后,一臉怨毒的看著陳九州和沈夢婷兩人。

        “九州,怎么是你,這怎么回事?”

        剛擠進人群的保安隊長看到是陳九州也愣了一下,習慣性的問到。

        “保安,這兩人在這里搗亂,你們趕緊把他們轟出去”

        朱文山安慰了一下衛思雯之后,轉身指著陳九州和沈夢婷兩人對保安隊長梁永開說到。

        “這到底怎么回事?”

        聽了朱文山的話,梁永開皺著眉頭疑惑的問到。

        雖然他不知道陳九州已經是他們保全保安公司的新老板了,但是他可是對陳九州是寧德百貨新老板的身份知道得一清二楚,那里敢上前轟陳九州。

        當初他可是親眼看到陳九州把寧德百貨的那個市場部經理送進了監獄的。

        夠狠!

        但是傍邊這個是本市最大消毒公司的老板,而且和瑞海國際大酒店的老板朱俊更是好友,他也同樣不敢得罪。

        “梁隊長,其實只是一個誤會而已,沒什么大事”

        陳九州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到。

        “既然是誤會的話,那你們可以到休息區那邊坐下來商量著自行解決就可以了”

        看到陳九州說是誤會而已,梁永開松了一口氣說到。

        但是他的話卻讓旁邊的朱文山不樂意了。

        “什么叫誤會,都把人給打得臉都腫了,這還叫誤會?你們這些保安眼瞎了嗎?”

        朱文山指著保安隊長梁永開的鼻子,一臉氣急敗壞的臭罵到。

        梁永開被罵得心里惱火不已,但是又不敢發作。

        轉頭看向被打的衛思雯。

        看到衛思雯的時候,他一眼就認出了衛思雯就是以前寧德百貨的前臺,而且他也了解一些衛思雯和陳九州兩人的恩怨。

        剛松下去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這……,要不幾位先到休息區那邊去休息一下,坐下來慢慢解決可以嗎?”

        雙方都不敢得罪的梁永開只能硬著頭皮對陳九州和朱文山小心翼翼的問到。

        “我認出你來了,怪不得你會睜著眼睛袒護這屌絲,原來你就是當初和這個屌絲一起在寧德百貨當班的保安隊長梁永開,你竟然以公謀私,一會鳳祥珠寶的經理出來我就投訴你,還有你這個賤人,瑞海國際大酒店的服務員是吧,今天你們老板朱俊也到了現場了,他可是我們家文山的同鄉兼好友,到時候我們家文山一句話就能讓他把你這賤貨給解雇了,讓你喝西北風去”

        就在梁永開話音落下之后,一直覺得梁永開很面熟的衛思雯突然腦子一閃,記起了梁永開,一只手捂著被沈夢婷打腫的臉,一只手指著梁讓開大聲的說到。

        同時也想起沈夢婷身上穿的工衣正是朱文山這個禿頂男人朋友酒店的。

        她又開始變得有恃無恐起來,用手指著沈夢婷罵到。

        就連朱文山聽了衛思雯的話之后也瞬間找回了自信,不再害怕沈夢婷。

        而保安隊長梁永開聽友衛思雯的話,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也不知道一會兒鳳祥珠寶的總經理出來后,陳九州能不能鎮得住場子。

        “九州,我知道你現在的身份不簡單,但是這禿頂的身份也同樣不凡,而且還和瑞海國際大酒店的老板朱俊是好友,要不你給他認個錯,這件事情就這樣了了,讓我也好做人一點”

        保安隊長梁永開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之后,走到陳九州的面前小聲的勸說到。

        他害怕陳九州盲目的自信,一會連他也被連累了。

        畢竟瑞海國際大酒店的老板朱俊在寧城可是能排得進前五的人物。

        “沒事,一個朱俊而已,我還應付得過來,你就放心吧”

        陳九州一臉自信的對梁永開說到。

        他的話沒有故意壓低聲音,站在對面的衛思雯和朱文山兩人聽的一清二楚。

        “哼!大言不慚,看你一會怎么死”

        朱文山山聽了陳九州的話,一臉不屑的說到。

        一個想在女人面前逞強的屌絲而已。

        “要不我們還是走吧,這個平安鎖我不想要了”

        沈夢婷拉了一下陳九州的衣服說到。

        她剛接手沈氏集團,不想和寧城本地的一些大佬發生沖突。

        “走,你們看一下那邊,你們覺得現在還走得了嗎?”

        看到沈夢婷要拉陳九州離開,衛思雯馬上伸手攔在兩人的面前,指了一下他們的身后。

        陳九州和沈夢婷回頭,圍觀的眾人也紛紛讓開了一條路。

        一個儀表堂堂,穿著一套很合身的西裝的俊朗青年走了過來。

        他的身后還跟著十幾個寧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林清華出來了”

        看到那個青年的時候,不知道是誰驚呼了一聲。

        “他就是林清華嗎?好氣場好強啊”

        “那是,聽說這林清華是省城五大家族之一林家的人,而且還是家主林月嬋的弟弟。

        不僅儀表堂堂而且頗有他姐姐的經營風范,在省城的名氣不下于陸家大少陸天明,這一次林家的鳳祥珠寶寧城分店的總經理就是他”

        知道林清華底細的人馬上炫耀一般向身邊的朋友介紹林清華的身份背景。

        陳九州還發現林清華出來的時候,他的身后不僅有瑞海國際大酒店的老板朱俊,還有寧城首富秦光耀,莫家的家主莫廣昌,原寧德百貨的老板寧德軍等十幾個寧城的大佬。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88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