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122章 他是我們店最尊貴的客人之一

第122章 他是我們店最尊貴的客人之一

        陳九州說完之后就走到朱博文之前的位置坐了下來。

        “姓陳的,你什么意思,我請你過來是要幫我拿下朱少的,你竟然用你那假身份把人給我嚇跑了,你……氣死我了,你馬上追上去跟朱少解釋清楚,不然我和你沒完”

        看到朱博文跑了,那些圍觀的人也都紛紛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吃午餐。

        而程盈影回頭看了一眼已經跑出去的朱少之后,坐到陳九州的面前一臉寒霜的說到。

        只有這窮酸屌絲去解釋才能挽回朱少。

        現在她懷疑這次請這個窮酸屌絲來假扮男朋友刺激朱少是最大的錯誤。

        “大小姐,我從頭到尾都是按照你的吩咐辦的。

        是那個什么朱少自己太慫了,關我什么事情,你們之前只是說要我假扮你男朋友而已,可沒有說讓我去幫你說服他,要想讓我去給他解釋也可以,但你們必須加錢,一千塊,而且不保證他會相信”

        看到這勢利眼大小姐竟然要自己去給朱博文“解釋”,陳九州義正言辭的說到。

        說完伸手過去要錢,只有給錢了他才會干活。

        “你……人是被你嚇跑的,你還好意思跟我額外要錢,你們這些窮酸屌絲想錢想瘋了吧”

        程盈影指著陳九州的鼻子氣急敗壞的罵到。

        “那沒辦法了,我們這些窮酸屌絲就是這樣子,見錢辦事,服務員,點餐”

        陳九州一臉破罐子破摔的說到,說完看對方不掏錢,直接把不遠處的服務員喊過來。

        原本對陳九州的身份還有些疑慮程盈影聽到他對服務員的喊話之后,她瞬間就相信了他剛才說解釋了。

        因為這法國料理西餐廳她和朋友來過幾次,每次服務員都是用英語或者法語跟客人交流。

        在這里還真從來沒有見客人用華夏語和服務員交流過。

        也只有這種窮酸屌絲沒來過這種高檔地方才會不懂這里的規矩。

        果然陳九州的話剛落下,西餐廳里面的那些客人再一次把目光投到他們兩人的身上。

        而且看到陳九州身上穿的衣服后,臉上都露出了看鄉巴佬那種鄙視的神情。

        “死窮酸鄉巴佬,你嚷嚷什么,這里是法國料理西餐廳,這里的服務員只會英語和法語,不會華夏語的,我花錢請你來不是讓你來給我丟人的”

        注意到西餐廳里面的那些客人都投來鄙視的目光,程盈影不僅生氣,而且還尷尬得想馬上找個地洞穿進去。

        和這種窮酸屌絲在一起太尷尬了。

        程盈影用手擋住臉后,咬牙切齒,一臉氣憤的對陳九州說到。

        說完飯也不吃了,站起來馬上走人。

        她真的害怕再跟這種不僅窮酸,而且還鄉巴佬的人再待下去的話,就算不被氣死也會被尷尬死。

        一邊走還一邊打電話給朱少解釋。

        可是朱少那邊看到是她的電話直接給掛了,根本不敢接。

        “都到飯點了,你不吃了飯再走嗎?”

        看到程盈影氣沖沖的起身離開,陳九州在身后喊到。

        對于陳九州的叫喊,程盈影頭都沒有回。

        “先生,請問你要吃點什么”

        就在陳九州想起身一起走的時候,上次那個服務員來到了陳九州的面前很里禮貌的問到。

        而且還是用的華夏語。

        這個服務員上次對陳九州的印象太深刻了,并沒有因為他身上穿的衣服而看不起他。

        但是她的話卻讓周圍那些食客大跌了眼鏡。

        因為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看到這里的服務員用華夏語和客人交流的。

        原來這好倫哥西餐廳的服務員是會說華夏語的。

        “給我來一份七成熟的牛排,一份魚子醬·····”

        反正程盈影也走了,追出去也沒用,而且他現在已經答應了吳金川接受那兩千個億了,不差錢,干脆就在這里吃了午飯再走,奢華一回。

        “小姐,給我們也來兩份牛排”

        其他客人看到那個服務員竟然會說華夏語,在陳九州背后的那一桌客人中有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青年,在服務員給陳九州點好了餐經過他身邊的時候,也用華夏語對那個服務員喊到。

        可那個服務員連理都不理會他。

        “你們這是什么服務態度,為什么對我的要求不理不睬?”

        看到那個服務員不理會自己,那個青年尷尬不已,站起來用英語在那個服務員的背后喊道。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里是西餐廳,為了營造獨特的西餐氛圍,我們這里只說英語或者法語,請先生下次點餐的時候用英語或者法語”

        那個服務員聽到身后那個青年用英語問她,她才停下來回答對方。

        “那你對這種衣著破爛的屌絲為何不用英語或者法語,而是用華夏語接待?”

        聽了服務員的解釋之后,那個青年轉頭指著陳九州一臉氣憤的質問到。

        “你們不一樣,那位先生是我們店最最尊貴的客人之一,不知道這樣的解釋先生滿意嗎?”

        那個服務員一臉認真的說到。

        上次陳九州在她的面前飆了幾句正宗的巴黎貴族法語之后,她就一直以為陳九州是他們國家的混血貴族。

        不然不可能說得出那么流利的正宗貴族法語。

        “你·····,你說這樣的窮酸屌絲是你們餐廳最最尊貴的客人,那我們這些算什么?你這是赤裸裸的歧視,去把你們的經理給叫過來,我要投訴你”

        那個斯文青年聽了服務員的話之后,轉頭從頭到腳把陳九州打量了一遍。

        已經洗得發白的牛仔褲,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地攤貨,而且看樣子穿了也有一段時間了。

        結合那個服務員的話,青年越看越生氣,指著那個外國服務員咬牙說到。

        他要向餐廳的經理投訴這個歧視他的服務員。

        “先生你好,我就是這家餐廳的大堂經理兼負責人,您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和我說”

        那個服務員聽了哪個青年的話之后,溫婉一笑,很有禮貌的說到。

        “什么,你就是經理?”

        聽到服務員的話,青年再次傻眼了。

        “每錯,我就是這里的經理,請問先生您還要投訴我嗎?”

        “不了,就給我們來兩份牛排就可以了”

        那個青年悻悻的說到,然后乖乖的坐回了位置上。

        這家西餐廳背景可不一般,他還沒膽子在這里鬧事。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884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