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116章 求收回火車票

第116章 求收回火車票

        龍哥的舉動讓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些小弟們驚呆了。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連寧城首富都不放在眼里的老大在接了個電話之后竟然腿軟得站不穩,直接給跪下了。

        酒店里面那些圍觀者原本全都為陳九州和沈夢婷兩個人捏了一把汗。

        陳九州剛才打電話的時候他們也沒當回事,都以為陳九州在虛張聲勢,恐嚇這龍哥而已。

        甚至很多人覺得陳九州的做法不明智,寧城本地人都知道這龍哥的厲害,而且非常好面子。

        你這樣在人家龍哥面前裝,這不是讓人家龍哥更加對你們記恨嗎?

        一會裝不下去的時候,下場肯定會更慘。

        現在龍哥給你打電話的機會,還不如直接報警來得實在些。

        可是龍哥這最后的大反轉讓酒店大堂里面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鏡,很多人都以為自己眼花了。

        用手揉了一下眼睛之后再看。

        眼前的龍哥還是好好的跪在陳九洲的面前。

        現場最淡定的人反而是沈夢婷這個最大的受害者。

        龍哥把抓著她頭發的那只手松開之后,她雖然嘴角溢血,秀發有些凌亂,但是卻神情淡定的回到陳九洲的身邊,站在陳九州的身后讓陳九洲保護著她,完全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態。

        一點都看不出來之前對付龍哥的時候那股狠辣勁。

        “老……大,您這是怎么了?怎么給這廢物給跪下了”

        在龍哥想要跪著爬過去求陳九州原諒的時候。

        他的一個小弟來到龍哥的身后,結結巴巴的問到。

        其他小弟也全部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老大龍哥。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他們的老大被嚇成這樣子。

        “混賬東西,你們如果還想要這個月的獎金,不,是還想要活命的話就趕緊給我跪下像陳少求饒”

        看到自己養的這些小弟們竟然一點眼力勁都沒有,自己這個做老大的都已經跪下來了,他們竟然還站在身后問這種無知的話,氣得他差點吐血當場。

        他轉頭訓完了那些身后的小弟之后也不再理會他們。

        趕緊跪著爬到陳九州的面前抱住陳九州的腿。

        “陳少,小的有眼無珠沖撞了您,小的罪該萬死,我現在馬上就帶著我的這些人消失在陳少您的面前,希望陳少您讓吳爺收回火車票,我還不想死,我家里還有一個七十多歲的老母要讓,我四個老婆生了五個孩子,孩子們都還很小,我不能丟下他們不管啊”

        龍哥說完之后趕緊給陳九州不停的磕頭起來。

        沒幾下,他的額頭不僅起包了,而且還磕破了。

        鮮血從額頭上流了下來,可就算是這樣,他還是不敢停。

        省城的吳爺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況且吳爺剛才也說了,眼前的陳少是他的少主子。

        連吳爺都要稱為主子的人物。

        這是什么樣的存在啊。

        最可怕的是,吳爺竟然讓他帶著他的所有小弟去火車站領火車票。

        這是要讓他們見不到明天的太陽的意思啊。

        對這個吳爺,一般人或許不知道,但是他龍哥卻一清二楚。

        而且記憶深刻,就算是化成灰也忘不了吳爺這兩個字。

        他當初出來混的時候就是在省城,跟的那個老大比他現在牛逼百倍。

        就因為在一個飯局上,另一個和他一樣同樣受到他們老大重用的狠人不認識吳爺。

        喝酒后沖撞了這個吳爺,最后吳爺也是讓他們去去火車站領火車票離開省城的。

        當晚那個狠人所在的那節火車箱就出事了。

        那個狠人和他的小弟全部死于非命,一個不剩。

        但是其他不相干的人卻相安無事。

        甚至都查不出到底是意外還是認為的。

        而且事后,他們那個老大連屁都不敢放一個,還馬上金盆洗手轉型了。

        他也從省城逃回了寧城來。

        所以當他聽到電話里面那個人說他是吳金川,并讓他去火車站領火車票的時候他嚇得腿軟了。

        只要領了火車票,上了火車,他們連明天的太陽都見不到了。

        他身后的那些小弟們就算是再怎么蠢,這個時候也看出了一些不同尋找的味道了。

        原來眼前這個一直被他們稱之為廢物的沈家上門女婿竟然是一個身份尊貴的大人物。

        一個電話而已,就已經讓他們那個無法無天,誰都不放在眼里的老大嚇得腿軟,磕頭認錯。

        而且聽老大剛才那些話的意思,眼前這個一直被他們稱為廢物的上門女婿只要愿意的話,他們不僅這個月的獎金沒有了,甚至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

        一想到這里,龍哥的那些小弟們都也開始發抖了。

        他們可不會認為他們的老大再和他們開玩笑。

        那有人開個玩笑把額頭都磕破了還不停?

        況且是他們老大龍哥這種好面子之人。

        想到這里,十幾個人不由自主的撲通一聲跟在龍哥的身后跪了下來。

        “我說過會讓你們5分鐘之內消失在我的面前,現在還差兩分鐘的時間,你剛才扇了我老婆幾個耳光……”

        陳九州剛說到這里,那個龍哥馬上就領會了。

        “小的罪該萬死,不知道您的身份,而且還對少夫人起了歹念,我該死”

        龍哥說完也不再磕頭了,抬起頭來狠狠的在自己的臉上不斷的狂扇耳光,而且是有多大力量就使出多大的力量,不要命一樣。

        沒多久,他的嘴角就溢血了,但是陳九州沒叫他停,他一刻都不敢停。

        “求陳少讓吳爺收回火車票”

        龍哥一邊狂扇自己耳光,每扇一次就求一次陳九州。

        龍哥身后的那些小弟們雖然不知道龍哥口中的火車票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們看到他們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龍哥竟然對那個火車票如此的忌憚。

        想來應該是一個非?植赖臇|西。

        所以龍哥的那些小弟們也跟著龍哥一樣不斷的狂傷自己的耳光。

        “求陳少讓吳爺收回火車票”

        “求陳少讓吳爺收回火車票”

        十幾個兇神惡煞,身上紋著青龍的混混跪在地上一邊狂扇自己的耳光,一邊對陳九州不斷的求饒。

        那場面看起來非常的震撼,把酒店里面所有的人全部都給震驚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哪怕是一直很淡定的沈夢婷這個時候也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883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