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99章 跪下給陳少道歉

第99章 跪下給陳少道歉

        “你朋友都走了,你怎么還在這里?”

        顧媽媽看到女兒真的敢追出去了,她氣得直跺腳。

        回頭看到和郭生活一起來的那個連工作都沒有的社會蛀蟲竟然還坐在哪里,該吃的吃,該喝的喝。

        她氣更是不打一處來,指著陳九州毫不客氣的罵到。

        連郭生活她都不客氣,更不要說眼前這個連郭生活那狗東西都不如的社會蛀蟲了。

        “難得來一次這樣高檔的大酒店吃飯,都還沒吃飽,我為什么要走?”

        陳九州聳聳肩,很是隨意的說到。

        “你······,也對,像你這種連工作都沒有的社會蛀蟲,應該很少有機會進這種高檔酒店,能白吃一餐是一餐,那個郭生活竟然有你這樣的朋友,為人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對于陳九州,和她女兒沒有什么關系,她也懶得管,不就是一頓飯而已嘛,就當時喂狗了,反正也不是她花錢。

        “老公,你在這里等朱俊老板,我去把那死丫頭給叫回來”

        “嗯,去吧,對孩子不要老是發脾氣”

        顧媽媽離開了包間去找顧萌萌去了。

        一時間,原本熱熱鬧鬧的包間里面就只剩下陳九州,朱博文還有顧萌萌的爸爸顧正豪三人。

        “顧叔叔,我給朱俊叔叔打個電話看看他來了沒”

        朱博文看到只剩三個男人在包間里面了,感覺有些尷尬。

        說完拿出手機打電話給朱俊。

        電話剛接通就被對方給掛掉了。

        “顧叔叔,朱叔叔掛了電話,應該是已經到門口,我們過去迎一下吧”

        看到對方掛了電話,朱博文對顧正豪說到。

        面對朱俊,顧正豪也不敢怠慢,馬上站了起來。

        不過還沒等他們離座,包間的門就被人從外面給推開了。

        一身便裝的瑞海國際大酒店老板朱俊從外面推門而進。

        聽到包間門打開的聲音,陳九州和顧正豪三人全部都抬頭看了過去。

        剛進來的朱俊也看到了陳九州,愣了一下。

        隨后臉上露出了笑容,急忙向陳九州走過去。

        他也沒有想到在這里遇見陳九州,真的是又驚又喜。

        看到朱俊急急忙忙的走上前,朱博文和顧正豪還以為是向他們走去呢。

        他們兩人臉上露出受寵若驚的神情。

        “朱俊叔叔,您終于來,我來給您介紹一下,這個是做外貿生意的顧正豪,顧叔叔”

        朱博文離門口最近,迎上朱俊之后馬上把還沒來到跟前的顧正豪介紹給他。

        顧正豪也趕緊上前。

        “朱老板,顧某久仰大名啊,今日有緣相見,真是三生有幸啊”

        朱正豪迎上前,伸出手一臉興奮的說到。

        但是讓他尷尬的是,朱俊好像并沒有打算和他握手,甚至對他的話不理不睬。

        直直的向那個游手好閑的社會蛀蟲陳九州走過去。

        看到朱俊的樣子,顧正豪和朱博文都還以為朱俊對陳九州沒有站起來迎接他的事情感到不滿,要上前教訓陳九州呢。

        “小子,你好大的架子,連朱老板到了你也不站起來迎一下,只顧著吃,小心吃死······”

        朱博文看到陳九州那吊兒郎當的樣子,忍不住出言罵到。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罵完就被朱俊的舉動給驚呆了。

        最后一個你字再也說不出口。

        好像有種力量把那個字硬生生的從他喉嚨給拉回他肚子里面去一樣。

        “陳少,您怎么來了,您過來吃飯也不提前跟我打個招呼,我好親自到門口迎接您啊”

        朱俊來到陳九州面前,看著還在大口吃東西的陳九州,恭敬的說到。

        甚至看到陳九州吃完了一口菜,嘴角有些湯汁沾在嘴角哪里。

        他趕緊從旁邊抽出紙巾恭敬的遞到陳九州的面前。

        好像仆人在侍候主人吃飯一樣。

        “我沒那么金貴,來吃個飯還要你個大老板親自去門口迎接,多不自在啊”

        陳九州很隨意的接過朱俊遞過來的紙巾,把嘴角的湯汁給抹干后說道。

        這一幕把朱博文和顧正豪驚呆了,還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了呢。

        堂堂瑞海國際大酒店的老板,竟然會在一個工作都沒有的社會蛀蟲面前如此恭敬,甚至巴結。

        “我感覺我出現幻覺了,賢侄你呢?”

        顧正豪轉頭看向朱博文,有些木訥的說到。

        “我感覺我也是”

        朱博文點點頭,下意識的回答。

        他們兩人的話雖然不大聲,但是在這安靜的包間里面,朱俊還是聽得一清二楚的。

        他轉頭用犀利的眼神看向好友的侄子朱博文。

        “博文,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你是和陳少一起來的?”

        朱俊沉聲對身后不知所措的朱博文說到。

        “朱叔叔,我······不認識陳少啊”

        接觸到朱俊那犀利的眼神,朱博文說話都結巴了,一臉惶恐的回答到。

        他的叔叔之所以有今天就是因為有朱俊這個大老板在后面照著。

        兩人不僅是同姓,而且還是同鄉,所以朱俊才對朱文山照顧有加,在朱俊的幫助下,他叔叔朱文山的公司成為了寧城最大的消毒公司。

        面對朱俊的時候,朱博文每次都倍感壓力。

        “行了朱老板,他之前不認識我。

        而我今天只是陪我的兄弟來見女友的家長而已,你這個侄子好像不這么懂事,竟然在這個時候跑過來搶我兄弟的女人,你說我應該怎么辦?”

        陳九州把身體靠在椅子上,一臉戲謔的看著朱博文對朱俊問到。

        聽到陳九州的話,朱俊整個人都僵住了,臉色大變。

        看陳少的意思,好像已經生氣了,而且還氣得不輕。

        他臉色鐵青的看向朱博文。

        “混賬東西,你竟然連陳少兄弟的女人也敢搶,你活得不耐煩了嗎?還不趕緊跪下給陳少道歉,如果你今天不能讓陳少原諒的話,我也保不了你,甚至把你叔叔也連累進去”

        朱俊大聲的對朱博文訓斥到。

        同時,他心里面也在暗暗祈禱,希望陳少不要把這件事情連累到他身上才好。

        聽到朱俊的話,朱文博雙腿一軟,撲通一聲直接跪在了陳九州的面前。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882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