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87章 墳前的話

第87章 墳前的話

        “陳先生,我聽說您在找房子,我們銀行為了感謝陳先生對我們銀行的大力支持和信任。

        經總部研究決定,只要陳先生答應在一年之內,不把賬號內的錢轉到其他銀行,我們銀行將送寧城一套價值五千萬的云別墅給您,您看怎么樣?”

        在上島咖啡店的一個角落里面,光頭行長一臉微笑的對陳九州說到。

        他相信陳九州對他的話應該會很感興趣。

        畢竟只是讓陳九州不要把錢轉到其他銀行而已,并不限制他其他任何的業務。

        他可以正常投資,取款使用都沒問題。

        “送我一套五千萬的云別墅?”

        陳九州聽了光頭行長的話,大吃一驚。

        這對他來說太意外了,同時也覺得東半球銀行的服務很周到。

        知道自己在找房子,就送房子,很得他的心。

        “是啊,我們的條件只有一個,您一年內不把您賬號里面的錢轉到其他銀行就可,其他業務不受限制,這是協議你過目一下,看看有沒有什么問題”

        看到陳九州那吃驚的表情,光頭行長很滿意。

        心里的把握更大了。

        不過陳九州接下來的話卻讓他愣住了,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張行長,這件事恕我不能答應你,這協議你拿回去吧,如果沒什么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陳九州看了一眼協議里面的內容后沉默了。

        就在光頭行長以為陳九州要答應的時候,陳九州突然開口拒絕了。

        陳九州的想法很簡單,這是那混蛋的錢,不是他的,他沒資格做出什么承若。

        那天晚上夢到媽媽之后陳九州覺得是媽媽在怪罪他接受那兩家公司的事情。

        雖說這房子是銀行送的,但卻是因為賬號里面那筆錢,銀行才會送房給他的。

        陳九州說完就起身要走人。

        因為光頭行長的這個條件實在太誘人了,只要他點個頭,一套價值五千萬的云別墅就到手了。

        這樣的房子,以他現在的能力,奮斗一輩子都不可能買不起。

        再呆下去,陳九州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被誘惑。

        “陳先生,您不考慮一下嗎?如果是我們銀行有那些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我們馬上改,求求陳先生別把錢轉走,再給我們銀行一次機會可以嗎”

        對于陳九州的拒絕,光頭行長慌了。

        他還以為陳九州打算要把錢轉走呢。

        馬上站了起來拉住陳九州哀求到。

        看他那一臉哀求的樣子,就差沒有當場跪下了。

        “張行長,你這是干什么呀,我并沒有說你們銀行服務有問題啊,也沒說要把錢轉走,只是覺得這房子太貴了,我不能接受你們銀行送的這套房子而已”

        陳九州看到光頭行長那么緊張,回想了一下自己剛才的話,陳九州終于明白對方誤會自己的意思了。

        馬上解釋道。

        聽到陳九州如此說,光頭行長才松了一口氣,抬手把額頭上的冷汗擦干。

        陳九州對光頭行長再三保證之后,光頭行長才依依不舍的放陳九州離開。

        離開了咖啡店之后,陳九州繼續找房子。

        但是找了一個下午,跑了很多的中介機構,還是沒有找到一套滿意的。

        要不是價錢太貴就是距離市區太遠,他的小綿羊來回都沒電了。

        第二天,陳九州睡到了九點鐘才起床。

        今天是媽媽去世一年的日子,十點左右,他要去給媽媽上香。

        當陳九州來到墓地的時候,遠遠的看到一個男人站在媽媽的墓前靜靜的看著。

        是陳世杰,也就是當年拋棄他們母子倆的男人。

        看到這混蛋在媽媽去世后一年才來看媽媽。

        陳九州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燒了起來。

        媽媽生前你不來看,連重病也不管不顧,現在去世了你才來看有什么用?

        這混蛋那么有錢,當初媽媽重病的時候他肯出面找世界上那些頂尖的醫生給媽媽治病的話,媽媽或許能挺過去。

        也不用年紀輕輕就離開人世了。

        可當陳九州準備走到哪混蛋身后的時候,他被那混蛋對媽媽說的話吸引住了。

        停下了上前的腳步。

        “秀兒,對不起,當初不是我要狠心丟下你們母子倆,我那時候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時候大哥派出了好多殺手,我如果不離開,你和州兒都沒活路,我愛你們勝過愛我自己,我不能因為我的事情連累你們……我只有娶了那個女人,和她的家族聯手才能打敗大哥,你們才會平安……可等我掌握了一切的時候你卻不在了,連州兒也不理解我,老天爺,你為什么要這樣折磨我啊……”

        陳九州就這樣站在陳世杰的背后不遠處靜靜的聽他向媽媽述說著他這些年的苦衷。

        雖然陳九州不是很理解他說的那些話,但是最后那混蛋仰天大喊的場面卻是觸動了他的內心。

        那種絕望和后悔他能清晰的感受得到。

        他自己也曾經如此的絕望過。

        難道他當年離開自己和母親真的是因為要保護他們母子嗎?

        自己這些年真的錯怪他了嗎?

        看到那混蛋悲憤得對老天爺大喊的一幕,陳九州多年對他的恨意竟有了一絲松動。

        陳九州躲到其他的墓碑后面,靜靜的看著對方。

        那混蛋伸手在媽媽的墓碑上輕輕的撫摸著。

        很輕,很溫柔!

        好像在撫摸這個世界上最心愛的東西一樣。

        一直過了兩個小時,他手機響起,他接了個電話之后才收拾心情離開。

        那混蛋走遠之后,陳九州才從其他墓碑后面出來,給媽媽上香。

        “媽,那個混蛋剛才說的話都是真的嗎?他當年拋下我們真的是因為有不得已的苦衷嗎?我該怎么辦?”

        陳九州對著媽媽的墓碑輕輕問到。

        像是在喃喃自語,也像是在問媽媽,希望媽媽告訴自己該怎么辦?

        直到天黑了,他都毫無頭緒。

        陳九州在媽媽的墳前陪媽媽到天黑了才離開。

        那混蛋在媽媽的忌日出現在媽媽的墳前,讓陳九州心里起了很大的波瀾。

        特別是他對媽媽說的那些話,還有那悲憤的仰天大喊的一幕,讓陳九州多年的恨意動搖了。

        當晚,陳九州又夢到了媽媽,這一次媽媽和以往有點不同。

        當晚媽媽告訴他,那混蛋今天在墳前說的話都是真的。

        讓他放下仇恨,接受他。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880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