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九州沈夢婷小說 > 第12章 別再演了

第12章 別再演了

        “爺爺,您這是?”

        沈浩宇聽了老爺子的話之后一臉震驚的問到。

        不僅是他一個人震驚,院子里面所有的人此刻都震驚了。

        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來,老爺子和二爺兩人都被陳九州那“雜牌”月餅的味道給吸引了,一人吃了半斤之后還不過癮,還想在吃。

        “大孫子,爺爺剛才只顧著吃,忘記告訴你們九州買的這月餅的味道就是當年我和你二爺在燕京的時候吃的那種貢餅的味道,一吃到那個味道我們兩個就停不下來了,那不僅僅是重溫當年的味道,還有那一段充滿坎坷的滄桑歲月,我讓九州多買一些回來想讓你們也品一品我們那個年代的味道“

        老爺子此刻的心情都還沒有完全從那種久違的感覺中出來,聲音都是顫抖的。

        “不可能吧,爺爺您不是說那種貢餅不僅貴,而且還是限量供應,有錢都不一定買得到嗎?這廢物怎么可能買得起這種以前只供應給皇室成員的貢餅呢?”

        聽了老爺子的話,沈浩宇懵了,莫云和他老婆沈如意也懵了,院子里面所有的人都懵了。

        起初沈夢婷還以為爺爺這是為了安撫她和陳九州才多吃一兩塊陳九州買的月餅,但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要知道爺爺和二爺兩人已經吃過晚飯,剛才還嘗了不少的月餅,肯定已經膩了,如果不是真的好吃的話,他們根本吃不下那么多。

        那怕現在讓他們這些年輕人吃半斤月餅也膩得不行。

        而爺爺和二爺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根本不像是裝出來的。

        唯一的解釋就是,陳九州買的月餅真的像爺爺口中說的那樣,是他們當年吃過最好吃,而且到現在還念念不忘的貢餅。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轉移到陳九州這個廢物的身上。

        陳九州被看得有些尷尬,他原本以為那光頭行長隨手送的一盒月餅最多是高檔一點而已,想不到竟然是以前皇家的貢餅。

        能被皇家看上的肯定是當時最好的。

        “老爺子,這是我今天去銀行辦理業務的時候東半球銀行的行長送給我的,我也不知道哪里有這種月餅賣”

        陳九州老實的回答到。

        “銀行送的,這就難怪了”

        陳九州的話讓老爺子和二爺兩人臉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陳九州,你撒謊,你這廢物算什么東西,東半球銀行的行長可是寧城最頂尖的那幾個人之一,他怎么會送月餅給你這個廢物?”

        沈浩宇突然走到陳九州的面前質問到。

        陳九州和銀行行長兩人的社會地位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東半球銀行的行長可是連爺爺都不一定高攀得上的大人物,怎么可能給這個廢物送月餅呢,這小子撒謊也不懂找個好點的理由。

        “對,東半球銀行可是全球五百強企業,想要見東半球銀行經理級別以上的人必須擁有一百萬資產以上才有可能,更不要說他們銀行的行長張建中先生了,連我這個外企高管也只是跟著我們老板一起見過一兩次而已,你說他送月餅給你,你這謊撒得也太離譜了,說吧,你這月餅到底哪里買的,是不是放了什么能讓人上癮的違禁藥在里面?想要用這種非法的辦法慢慢的控制住老爺子達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

        還沒等陳九州想好怎么回答沈浩宇的問題,一旁的莫云也上前發難。

        聽到兩人的話,老爺子和院子里面的所有人全部都臉色狂變。

        怪不得老爺子和二爺兩人之前吃了那么多東西,現在他們每人還能吃得下半個月餅呢。

        除了這月餅里面有什么能讓人上癮的違禁藥在里面之外,他們真的想不出還有什么辦法能讓這兩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如此的開胃了。

        再聯想到陳九州的母親已經去世了一年了,這小子還賴在沈家沒有和夢婷離婚,除了對沈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圖謀之外院子里面的所有人都想不出還有什么能讓這個廢物長期忍受他們的嘲笑和看不起的。

        就連老爺子也覺得沈浩宇和莫云兩人說得很有道理。

        “陳九州,我不管你對我沈家有什么圖謀,我勸你還是趁早死了這條心,只要有我這個老頭子在一天,你都不可能得逞的”

        老爺子伸手在桌子上用力的拍了一下,猛的站了起來對陳九州沉聲說道。

        看向陳九州的眼神充滿了威嚴。

        “老爺子,你這是干什么?我能對沈家有什么企圖?而且我并沒有撒謊,這月餅真的是東半球銀行的行長張建中先生送給我的,你不信可以打電話給他求證,我這里有他的電話”

        陳九州說著就從口袋里面拿出光頭行長的名片遞到老爺子的面前。

        “夠了陳九州,你別在演了,你這把戲我一眼就看出來了,張行長可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他送的東西能用這種包裝,撒謊也不下點功夫,真是廢物,你這名片我看也是假的吧,我們打過去的話肯定是你的同伙在接聽,我說得對不對?”

        莫云充分發揮了他的想象力,依依拆穿陳九州的“謊言”,而且分析得有理有據,讓人不相信都難。

        陳九州如果不是今天下午親自從光頭行長的手里面接過月餅的話,都差點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像他說的那樣對沈家圖謀不軌了。

        更不要說院子里面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了。

        “你們不相信是吧,我可以打電話讓張行長親自過來,你們可以當面問他”

        陳九州感覺面對莫云的分析,自己無論怎么解釋都感到蒼白無力,唯一的辦法就是讓光頭行長親自過來一趟,他相信以那混蛋轉到他卡里面的那兩千億,張行長這個面子還是給他的。

        陳九州說完馬上按照名片上的號碼撥打了過去。

        但是讓陳九州感到意外的是,光頭行長的電話剛接通就被對方給掛掉了。

        “可能對方正在忙,所以沒空接電話”

        陳九州臉色有些難看的說到。

        “廢物,叫你別再演了,你再怎么演都沒有用,人家堂堂東半球銀行的行長,寧城的上流社會人士,怎么會給你這種窮屌絲送月餅,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行嗎?”

        沈浩宇伸手在陳九州的臉上拍了拍,如果不是老爺子在場,加上剛才沈夢婷扇莫云讓他有所顧忌不敢太放肆的話,估計都開始扇陳九州了。

        “誰說行長就不能送月餅給陳先生的?”

        就在沈浩宇話音落下,沈家大門外響起了一個中年人渾厚的聲音。

        眾人轉頭看到一個光頭中年人出現在了沈家老宅大門口。

  http://www.rugby-agde.com/49/49466/1221873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