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都市戰神蘇塵 > 第606章:您放心、末將懂

第606章:您放心、末將懂

        寒風料峭。

        東境第三兵團大概五萬人,就駐扎在丹陽鵝黃江沿岸,與對面已經淪陷的江原郡隔江相望。

        夜色之下,霍字軍旗,迎風招展,獵獵作響。

        “喝,弟兄們都喝!

        “頭兒,咱可是在作戰狀態,要是弟兄們都喝醉了,明天會不會被罰?”

        “怕個鳥,鈞座他們正在飲酒作樂,明天不到晌午是不會來軍營視察的,誰他娘會管我們?”

        現在已是午夜,綿延十多里的軍營,卻是燈火通明,酒氣沸騰。

        無論軍官還是士兵,基本都在飲酒作樂。

        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霍明、袁天野、杜伏威等人,都是草包中的草包,怎能指望下屬遵紀守法?

        東境這五萬人、差不多爛到骨頭里。

        濃郁酒氣,傳遍幾十里,偌大軍營,處處糜爛。

        飲酒作樂的軍官、士兵們,硬是沒有一個人察覺,他們已經被許多身披黑甲、目光幽冷的殺神包圍。

        寧山河率領只有四千人的龍驤戰團,來到這里、準備把足足有五萬人的東境霍明軍團繳械。

        本以為會有血戰。

        至少會有抵抗。

        但當看到營中場景,寧山河忍不住搖頭。

        就這些貨色,也配稱軍人?

        說是五萬頭豬,那都是侮辱豬!

        畢竟放五萬頭豬漫山遍野讓人抓、那也是要抓好久的。

        “將軍,這幫狗東西,剛丟了江原,害得我軍玄武戰團全軍盡墨、帝國子民被屠近百萬……此刻竟還能心安理得的飲酒作樂?”

        寧山河身邊一個副將、眼中殺氣宛如實質、好像能把夜色點燃。

        寧山河嘆道:

        “大都督常說,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東境這五萬人,全給殺了肯定會錯殺無辜。但隔一個殺一個,絕對會有許多漏網之魚!

        副將冷聲道:

        “將軍,雖說東境多草包,但不是親眼看到,還真沒想到他們能草包到這種地步。難怪帝國東境連高麗、百越、安南這種蕞爾小國,都敢屢屢犯邊!

        “要東境是我們絕塵軍守,就這些蕞爾小國,早就被滅國!”

        寧山河搖了搖頭:

        “霍家執掌東境三百年,裂土封疆、聽調不聽宣,早就是自立軍閥……這是歷史遺留問題。就是我父皇……也基本拿他們沒轍!

        副將沒有接這個話題。

        他知道自家將軍真正身份。

        神武帝第十四個兒子。

        這個身份,在絕塵軍,其實很尷尬。

        所有人都知道神武帝把寧山河擺在絕塵府是什么意思。

        大都督卻完全把寧山河當親信培養,對他沒有絲毫猜忌。

        但大都督能做到,不代表其他人就能做到。

        絕塵軍上下,其實一直都對寧山河有防備之心。

        “傳我命令,讓兒郎們出擊,繳這群烏合之眾的械,肯定比捉五萬頭滿山跑的豬要輕松。誰要是受傷了,就他媽不是老子的兵!

        寧山河擺手。

        副將立馬去傳令。

        只有四千人的龍驤戰團,齊齊在夜色中顯露身形。

        “繳械不殺,繳械不殺!”

        吶喊響徹天地,浩大威嚴。

        四千戰兵,黑衣黑甲,殺氣滔天,神兵天降。

        五萬大軍,也就這么炸營。

        超過一半人,都醉成爛泥,繼續昏睡。

        小半人在同樣醉醺醺的軍官指揮下展開反擊,卻很快就變成尸體。

        槍聲,叫聲,呼聲,罵聲。

        此起彼伏。

        場面極為混亂。

        當然亂的是東境這邊。

        龍驤戰團四千雄兵,就如四千個嚴格執行輸入程序的機器人——扔掉兵器抱頭跪地的不管,呆愣著的就給一槍托,敢反擊的直接擊斃。

        整個繳械過程,混而不亂,輕松寫意,當真比捉五萬頭滿地跑的豬要輕松許多。

        一個小時后,除了醉成爛泥的、東境第三軍團差不多三萬人,便全都被綁成人棍兒,扔在一起。

        “副官,匯報戰損!

        一襲白袍、面色森冷的寧山河,喚來副將。

        副將統計一番,臉頰抽搐,跟寧山河匯報:

        “將軍……弟兄們傷了三個。兩個崴腳,還有個掛彩……”

        “居然……掛彩?”

        寧山河滿臉詫異。

        副將汗顏道:

        “將軍,被……被樹枝掛傷的。這小子他媽有夜盲癥,沒看清路!

        寧山河滿臉黑線。

        “讓我的醫務兵偷偷去給他包扎!

        “遵命!

        “回來!”

        “將軍,還有何吩咐?”

        寧山河滿臉凝重:

        “這小子受傷的事兒……千萬別傳出去。本將怕……丟人!

        “將軍,您放心,末將懂!

        副將深以為然。

        接著寧山河就將所有少校及以上軍官綁了,合計三百來號人,押往為他們準備的刑場——等到天亮、少帥要拿他們狗頭祭旗。!

  http://www.rugby-agde.com/41/41385/1509575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