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都市戰神蘇塵 > 第589章:江原之殤(9)

第589章:江原之殤(9)

        屠殺一旦開始,人類的野獸本能一旦被釋放出來,根本就不可能再受控制。

        高麗士兵們很快就都殺紅了眼。

        單純的殺人,變成了燒殺搶掠、奸淫婦女。

        安定祥和、無比繁華的天封城,瞬間變成了一座絕望之城。

        血腥的屠殺,很快就到天封書院。

        這所書院是蘇塵兩年前拿下天封城后建立的。

        江原郡被高麗奪去百年,帝國的文化已經出現斷層。

        蘇塵建立這所書院,是要以天封書院為標桿,讓江原子民,重新接受帝國的文字語言、文化傳承。

        為此蘇塵還請了帝國一位博學鴻儒擔任天封書院的校長。

        老先生叫邱浩然,是帝國七百九十三年的狀元,退休后就一門心思做學問,開始編撰字典、精修史書。

        蘇塵前后跑了三次,才把老先生請動。

        兩年來,天封書院在邱浩然帶領下,欣欣向榮,已經培養了一大批精通帝國文化的年輕人。

        這些年輕人,日后都會成為老師,分散到江原十八州府,他們會把自己的一生奉獻在這里,勠力讓江原這個地處帝國最東、曾經被高麗褫奪過去將近百年的郡,重歸王化。

        天封書院最大的講壇,名為浩然堂。

        七十多歲、老態龍鐘的邱老先生,如往常一般,正在給自己的學生講課。

        城破后書院很快收到李政宰正在屠城的消息。

        他們沒有逃,事實上也逃無可逃。

        霍明兵團逃得太快了,根本沒有給天封城的百萬民眾任何反應時間。

        邱老先生召集所有學生,說清楚情況,便開始給自己這數百學生上最后一課。

        他講的抑揚頓挫、旁征博引,學生們聽得津津有味,時不時說出自己疑問,邱浩然也耐心解答。

        每個人目光都很平靜。

        如一群虔誠的殉道者。

        一切都跟平時一樣。

        直到一個有皇室血統、叫南相允的年輕將軍,帶領一隊殺紅眼的士兵,包圍浩然堂。

        “將軍,這些人他媽瘋了?不知道我們在屠城、居然還在上課?”

        “誰知道呢……”

        南相允蹙著眉頭。

        他學過帝國語言和文字,勉強聽得懂邱浩然在講什么。

        “先生,論語里仁篇里面說,朝聞道夕可死矣,應作何解?”

        穿著復古儒生衣袍的女學生、對外面磨刀霍霍、眼睛血紅的高麗戰兵,竟是視而不見。

        她站了起來,微微仰著頭,滿臉認真的問邱浩然老夫子。

        “朝聞道,這個道,是我們儒家的仁義之道,懂了的道理,就該用自己一生去實踐和捍衛,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

        邱浩然侃侃而談,聲音溫潤又有穿透力:

        “孔圣的殺身以成仁、孟圣的舍身以取義,就是對這句話的最好注解!

        說到這里,他悠然一嘆:

        “仁是孔圣思想的核心,義是孟圣思想的核心,我帝國儒學博大精深,這兩年來,我只是教你們學會了帝國文字,卻沒來記得詳細給你們解釋經典,甚為遺憾!

        這時南相允率領的一隊戰兵,已經走進浩然堂。

        邱浩然為首、所有學生,淡淡瞥了這些屠夫一眼,便又收回目光。

        “書讀百遍,經義自現。你們都跟著老師,把這里仁篇,最后誦讀一遍!

        “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之?”

        “不忍則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仁,知者利仁!

        所有學生都開始跟著邱浩然念誦。

        書聲瑯瑯,化作一股浩然正氣,傳遍整座正逐漸變成人間地獄的天封城,甚至傳遍整個浩然天下。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月星。

        南相允聽著這樣的誦讀聲,看著神經病一樣的家伙,不知為何,心中泛起難以抑制的恐懼。

        明明這些人手無寸鐵,只是一群待宰殺的羔羊。

        他為什么會感到害怕?

        南相允覺得自己再不能聽下去。

        他得做點什么。

        也就怒氣沖沖走到邱浩然面前:

        “老頭,你他媽嘰嘰歪歪讀你媽啊,老子命令你閉嘴!”

        滿頭銀發的邱浩然老夫子目光慈祥看了南相允一眼,淺笑道:

        “圣人言,有教無類。孩子,你聽不懂,我不怪你,或許你可以坐下,我慢慢教你!

        “你教我?你他媽也配!去死吧。!”

        南相允無比憤怒,狠狠一刀就插進邱浩然肚子,然后用力攪動。

        感受著利刃攪動血肉,他無比快意,但是這種快意很快也就消失。

        他本以為會聽到邱浩然的慘烈哀嚎,會看到他扭曲痛苦的表情。

        他會以勝利者的姿態,慢慢欣賞這個瘋老頭的死去。

        結果他很失望。

        邱浩然臉上并沒有絲毫痛苦。

        他的眼睛在發光,他滿是褶皺的臉在發光,他整個人都在發光。

        那是真正殉道者才有的神采。

        邱浩然嘴唇蠕動,以最后的力量,問自己學生:

        “各位同學,讀圣賢書,所為何事?”

        “啟稟夫子,而今而后,庶幾無愧!”

        所有學生開始念誦里仁篇最擲地有聲的一句。

        “朝聞道,夕死可矣,夕死可矣!”

        此刻天地寂啞。

        唯有誦聲瑯瑯不絕、沖云平天。

        “把他們……把他們都給我殺了!”

        “把這群該死的帝國人全都殺了。。!”

        南相允瘋狂咆哮。

        他感到無比恐懼。

        這些人……

        為什么就不怕他?!

        為什么就不怕手中的刀?!

        這是為什么、這是為什么啊。

        他完全想不明白。

  http://www.rugby-agde.com/41/41385/1502817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