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都市戰神蘇塵 > 第340章:可以行、可以止、可以哭(4)

第340章:可以行、可以止、可以哭(4)

        通過轉播看著這一幕而哭泣的姑娘,除了蘇紅豆,還有兩人。

        第一個是柳采琪。

        她其實不是葉予淺的粉絲,沒看過這位帝國白月光拍的電視劇,也沒怎么聽過她唱的歌。

        但總還是知道有這么個人的。

        大明星嘛,永遠生活在鎂光燈下,光鮮照人,漂亮到不像真人。

        她永遠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跟這位帝國的白月光產生交集。

        純粹湊熱鬧看著葉予淺出道十周年演唱會的轉播。

        看到葉予淺哭泣著說自己要退圈時候的真情流露,多愁善感的柳采琪,還是感到難過的。

        但也僅限于此。

        她畢竟不是葉予淺的粉絲,理解不了那么多愛恨情仇。

        人這一生本來就是各自在下雪,各有各的隱晦和皎潔。記住網址m.xingshubao.net

        直到看著那個男人走上臺、當著十萬觀眾,與這個帝國的白月光深情對視,柳采琪便再也淡定不下來。

        這個男人——

        是自她少女時代就闖進她心里面撒野的白衣少年。

        首先是錯愕、然后是難過,最后是釋然。

        “挺般配的!

        美人配英雄嘛,書里面不都是這么寫的。

        她當然難過。

        原本還存在萬一的幻想、萬一的希冀。

        可看到這個男人走到舞臺,她就知道,這一輩子,再不能有任何不該有的念想。

        認識他十來年,她一直在默默關注他,又怎么會不了解他?

        像他這么冷淡自矜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喜歡,又怎可能走出這一步呢?

        其實心中沒什么不甘。

        過去許多年,她只是他人生路上、能稍微跟他幾句話的某某某,可有可無的某某某。

        有生之年,能遇到他,已經花光所有運氣,又怎能奢求太多?

        “白衣少年,祝福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她喃喃自語、然后眼淚落下。

        ……

        洞庭湖別墅,書房。

        平時從不抽煙的紅衣女子、從抽屜里面,取出那個男人慣常抽的粗煙草,點上一支,狠狠啜吸。

        跟許多人第一次抽煙總是受不了煙草的辛辣不同,紅衣女子抽的很習慣,甚至很快就學會讓煙霧進入肺部縈繞一圈再徐徐吐出來。

        或許只是因為、這一款煙草,是他最喜歡的吧。

        唱片機里面、那一首叫《明明是三個人的電影》的歌曲,已經循環播放不知道多少遍。

        紅衣女子聽到潸然、聽到木然,最終一聲長嘆。

        她終于下定決心,提起筆,在落滿淚痕的宣紙上,寫下最后幾行字句。

        “先生,我去忘了你,先生也不用再記得我。從此……春秋不沾,風月無關!

        “對不起了先生,阿蘭做不到,真的做不到,看著你跟別的女子結婚生子、舉案齊眉!

        “請原諒不辭而別的我,阿蘭衷心祝福先生與葉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寫完書信、她沒有立刻離去。

        而是如往常一樣,開始給那個男人打整屋子。

        熨好明天要穿的衣服、鞋襪,整整齊齊擺在和從前一樣的位置。

        給他熬明天早上起來喝的粥。

        把有些凌亂的書房,全數拾掇一遍,把每本書放在他最熟悉的位置……

        過去許多年,她都是這樣照顧他的。

        用只對他一個人存在的溫柔和母性,把他照顧的很好很好。

        好到讓他甚至感覺不到她的存在。

        ……

        販夫走卒皆有六朝煙水氣的金陵。

        葉氏王族、雄踞金陵八百年,養驕兵悍將二十萬,列土封疆,與國同歲。

        王府坐落于金陵江畔、紫金山下。

        千門萬戶,高樓畫墻,土木極盛。

        金陵王葉擎蒼一大家子,也在看著電視轉播。

        葉予淺,便是葉擎蒼離家已經十年的孫女兒。

        “帝國白月光?這個臭丫頭,過去這十年的胡鬧,倒是做出了些成績。不過身為金陵王女,在外拋頭露面,與人賣笑,又成何體統!”

        葉擎蒼看了一陣、冷冰冰評價。

        “爺爺,再過幾日,妹妹也就回來了,最后這幾天,就由她胡鬧吧!

        有個青年小心翼翼勸道。

        青年身材頎長、生的極為俊秀,眉眼跟葉予淺起碼有七分相似。

        他叫葉開、葉氏王族世子,葉予淺的同胞大哥。

        葉擎蒼瞇著眼道:

        “開兒,若不是你一直給你妹妹求情,我能容她在外胡鬧這許多年?早派人把她抓回來了!

        正說到這里,他眼瞳就變得無比冷冽。

        這種冷意,甚至勝過凜冬季節、從西伯利亞平原呼嘯而來的北風。

        因為他看到蘇塵走到臺前、準備跟葉予淺求婚的這一幕——

        “這人是誰?他……他想干什么?!”

        “予淺丫頭……居然敢跟人私定終身?!”

        “立刻,馬上,去把這個臭丫頭給我抓回來。!”

        金陵王葉擎蒼變得無比憤怒。

        葉氏王族,列土封疆八百年,雄踞金陵,權柄擎天。

        血統多么高貴?

        葉予淺作為王女,貴不可言,怎可與卑賤的庶民通婚?!

        葉擎蒼眼中布滿怒火。

        這把怒火,似乎能順著金陵江燒到長江,溯流而上,一直燒到南郡,把八百里洞庭湖都燒干。!

        …………

        …………

  http://www.rugby-agde.com/41/41385/1495506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