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都市戰神蘇塵 > 第315章:恩將仇報、小人如鬼

第315章:恩將仇報、小人如鬼

        國人素來講究論資排輩。

        尤其是上了年紀的老人、特別在乎。

        蘇族年會、安排了兩百張大桌,分為內堂和外堂。

        家族中有資歷的老人、有能力的中生代、有前景的后輩,便會獲得“登堂入室”的資格,進入內堂用餐。

        這既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也是一種莫大的殊榮。

        蘇宏安作為跟族長同一輩的族老,自然有資格在內堂吃飯。

        現在蘇青這個族長一脈嫡長孫、卻跑過來,叫蘇宏安換張桌子,由內堂換到外堂——這話可一點都沒給蘇宏安面子。

        “讓我換桌子?!”

        蘇宏安老臉哪里掛得住、漲得通紅。

        他小兒子蘇定方還活著時,他蘇宏安在族中地位甚至還高過族長。

        哪次年會,不是安排他坐主桌正位?首發網址shubao。net

        蘇定方死后,人走茶涼,他在蘇族地位便越來越低。

        前面兩年,都是坐的普通主桌,也就是現在坐的位置——誰叫他剩下兩個兒子不成器,只知道窩里橫?

        現在卻連普通主桌,都不要他坐?!

        “三叔公,這是我爺爺的安排,我只是按照吩咐辦事,不就是吃頓飯,在哪里不能吃?三叔公也別讓小輩我為難!

        蘇青一點沒把蘇宏安的怒意放在眼里、臉上帶著哂笑和鄙夷。

        蘇族到蘇宏安這一代,共有嫡系五支,蘇宏安這一脈,屬于五大嫡系中的第三脈。

        因為出了蘇定方這個家族三百年來最杰出子弟,地位扶搖直上、甚至壓過族長一脈。

        現在蘇定方死去三年。

        這位昔日南郡首富在族中的影響力,差不多已經完全消失。

        蘇定邦和蘇定國、又是倆只知道窩里橫的廢物。

        如此一來,蘇宏安這一脈,又有誰能站出來撐場面?

        在蘇族地位,自是一年不如一年。

        到了今年——蘇宏安這個跟族長同輩、對蘇族又有莫大貢獻的族老,連普通主桌都不讓坐。

        最后一點尊嚴都維系不住、被一個小輩撕扯下來,肆意踐踏。

        蘇宏安如何不難堪、如何不憤怒?

        若他小兒子還活著,偌大蘇族,誰敢看輕他蘇宏安?

        可惜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現實。

        人走茶涼。

        蘇宏安好像又蒼老好幾歲。

        他滿臉頹然:

        “走吧,咱挪個地方,把這張桌子,讓給那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蘇言看著父親尷尬樣子,心中特別不是滋味。

        如果大哥二哥別只知道窩里橫,他們這一脈,何至于難堪到此?

        她只恨自己不是男兒身!

        “塵兒,紅豆,我們走吧,換張桌子!

        她嘆了口氣、要去攙扶蘇宏安。

        蘇塵擺擺手、示意先別急著換桌。

        “爺爺,小姑,我覺得蘇青的話有點毛病!

        蘇青看著蘇塵、滿臉嗤笑:

        “那你小子說說,我這番話,毛病在哪兒?”

        蘇塵淺笑道:

        “既然飯在哪兒都能吃,那為什么我們要換地方?還是讓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貴賓、隨便找個地方坐吧!

        蘇青愣了片刻、然后肩膀抑制不住抖動。

        “蘇塵,你他媽是真傻還是假傻、真要老子把話挑明白?”

        “那麻煩你把話挑明白!

        “行,老子給你挑明白!

        蘇青滿臉高高在上:

        “知道什么叫拔毛鳳凰不如雞么?”

        “你以為現在還是幾年前、你義父還活著時,整個家族都得供著三叔公?”

        “連我爺爺堂堂族長、都得屈居下席?”

        “蘇定方已經死了……三叔公這一脈,包括你蘇塵在內,全是廢物。三叔公就沒資格坐主桌!”

        這番話、蘇青說的頤指氣使、更是十分露骨,丁點表面客氣都沒有。

        顯然在他看來,他這個族長一脈嫡長孫、完全沒必要把蘇宏安這個過氣族老、半截身子都入土的糟老頭子放在眼里。

        “蘇青,你怎么說話的?我爸爸怎么就沒資格上主桌?”

        蘇言溫婉性子,卻也被蘇青這番話激怒。

        “論輩分,我爸跟族長同輩!論貢獻,便是你爺爺,也不敢說多過我爸!”

        “我爸養出了蘇族三百年來最成器的兒子,帶著整個蘇族,找回曾經翰林先祖的榮光,你們族長那一脈,又做了什么?”

        “我們這一脈,再怎么沒落,也輪不到你一個孫子輩,來說我爸爸的短長!”

        蘇青卻是有恃無恐:

        “喲,蘇言姑姑發起火來,倒是挺兇的。蘇定方是牛逼,可他已經死了。你們這一脈,除了蘇定方這個不識時務的死鬼,還有誰拿的出來?”

        “蘇定邦和蘇定國這倆廢物?蘇言姑姑你一個女流?還是蘇塵這個來路不明的狗雜種?”

        蘇言臉頰漲紅、被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小姑,犯不著跟他生氣!

        蘇塵看著滿臉哂笑的蘇青:

        “你罵我是來路不明的狗雜種也就罷了,反正都聽了這么多年……但你算個什么東西,也配辱我義父?”

        “你家能發跡,能在短短幾年、從一貧如洗賺到數億身家。你爹從前一個捉筆小吏,能成為胤山知縣,靠的是誰,你都忘了?”

        蘇定方當年對整個蘇族的扶持是方方面面的。

        蘇青的父親名叫蘇定遠,做學問還是有些天賦的。

        三十多歲時,考了個舉人功名,勉強算個老爺。

        不過整個胤山城的舉人、沒有五十也有三十,蘇定遠憑什么能在四十多歲,就官運亨通,成為胤山知縣?

        基本都靠蘇定方當年真金白銀砸下去、幫他鋪路。

        此刻蘇青卻說得出這種話、生動詮釋什么叫恩將仇報、小人如鬼。

        …………

        …………

  http://www.rugby-agde.com/41/41385/149550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