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125.外六篇:蓮蓬

125.外六篇:蓮蓬

        ●

        云夢蓮花塢。

        試劍堂外,  夏蟬鳴噪;試劍堂內,  一片肉體陳橫、不堪入目。

        十幾名少年打著赤膊,  一片片貼在試劍堂內的木板地上,  時不時翻個身,仿佛十幾片烤得滋滋作響的煎餅,  發出垂死的咕噥。

        “熱……”

        “死了……”

        魏無羨瞇著眼,  迷迷糊糊心道:“像云深不知處那么涼快就好了!

        身下那片木板又被體溫同化了,  于是他翻了個身。恰巧,  江澄也翻了個身,  兩人擦了個邊,  胳膊搭著了腿,魏無羨立刻道:“江澄,把你胳膊拿開,  你像塊炭!

        江澄道:“你腿拿開!

        魏無羨道:“胳膊比腿輕,我拿腿更吃力,還是你拿胳膊吧!

        江澄怒了:“魏無羨我警告你不要太過分,閉嘴不要說話,越說越熱!”

        六師弟道:“你們不要吵了行不行,我聽你們吵都覺得好熱,  汗都流得更快了!

        那邊已經一掌劈來、一腳蹬去了:“快滾!”“你滾!”“不不不,你請滾!”“別客氣,  你先滾!”

        眾師弟怨聲載道:“要打出去打!”“你們一起滾了好不好啊求求你們!”

        魏無羨道:“聽到沒有,  大家讓你出去。你……放開我腿,  要斷了大哥!”

        江澄額頭青筋暴起,  道:“明明是讓你出去……你先松開我胳膊!”

        這時,外邊的木廊上傳來一陣裙擺曳地的沙沙響動,兩人頓時閃電一般分開。旋即,竹簾被掀起,江厭離探頭往里瞄一瞄,道:“呀,原來你們都躲在這里!

        眾人連聲道:“師姐!”“師姐好!庇腥菀缀﹄娜滩蛔‰p手交疊遮胸,躲到角落里去了。

        江厭離道:“今天怎么偷懶不練劍啦?”

        魏無羨訴苦道:“這么毒的日頭,校場曬死了,去練劍要脫一層皮。師姐不要告訴別人!

        江厭離仔細端詳了他和江澄一下,道:“你們兩個是不是又打架啦?”

        魏無羨道:“沒有哇!”

        江厭離的身子也鉆進來了,她端著一盤東西道:“那阿澄胸口的腳印是誰踹的?”

        魏無羨一聽留下罪證了,連忙去看,果然有?梢呀洓]人在意他倆有沒有打架了,江厭離手上端的是一大盤切好的西瓜,一群少年蜂擁而上,三兩下便分完了,坐在地上相對啃瓜。不一會兒,瓜皮就在盤子里堆成了個小半山。

        魏無羨和江澄無論干什么都是要比一比的,吃個西瓜也不例外,橫刀奪瓜,損招不斷,斗得旁人避之不及,連忙給他們騰出了一塊空地。魏無羨一開始吃得還賣力,吃著吃著,忽然“噗”地笑了一聲。

        江澄警覺地道:“你又想干什么!

        魏無羨又拿了一塊,道:“沒!你不要誤會。我沒想干什么,我就是想起了一個人!

        江澄道:“誰?”

        魏無羨道:“藍湛!

        江澄道:“你沒事想他干什么,想念罰抄的滋味不成?”

        魏無羨吐籽,道:“想他好玩兒唄。你不知道,他可有意思了。我跟他說,你們家的飯菜太難吃了,我寧愿吃炒西瓜皮也不愿吃你家的飯,你有空到我們蓮花塢來玩啊……”

        話音未落,江澄一掌拍歪他的瓜:“你瘋了叫他來蓮花塢,給自己找罪受嗎?”

        魏無羨道:“你急什么,我瓜都差點飛了!我就說說而已,他當然不會來了,你啥時候聽說他自己一個人跑出去玩兒過沒有!

        江澄義正辭嚴道:“先說好,我反正拒絕他來,你不要亂請!

        魏無羨道:“沒看出來你這么討厭他?”

        江澄道:“我對藍忘機沒意見,可萬一他真的來了,我娘看了別人家的孩子要是有話說,到時候你也別想好過!

        魏無羨道:“沒事,來了也不怕,真要是來了,你就跟江叔叔說讓他跟我睡,我保證不出一個月就能把他逼瘋!

        江澄嗤之以鼻:“你還想跟他睡一個月?我看不出七天你就被他捅死了!

        魏無羨不以為然道:“怕他嘛。真要打起來他還不一定是我對手呢!

        眾人連連附和起哄,江澄口里譏笑他厚顏,但心里其實知道魏無羨所言不假,并非自吹自擂。江厭離坐到兩人中間,道:“你們在說誰呀?姑蘇交到的朋友么?”

        魏無羨高興地道:“是!”

        江澄道:“你這‘朋友’當得太好意思了。你去問藍忘機,看他肯不肯要你!

        魏無羨道:“快滾。他不要我我纏死他,看他肯不肯!鞭D頭對江厭離道,“師姐,你知道藍忘機嗎?”

        江厭離道:“知道呀,就是大家都說很俊很有本事的那位小藍二公子嗎?果真很俊么?”

        魏無羨道:“很俊的!”

        江厭離道:“比你呢?”

        魏無羨想了想,道:“可能稍微比我俊一點點吧!

        他兩只手指比了很小很小的一段距離。江厭離一邊收盤子,一邊莞爾道:“那看來是真的很俊了。交到新朋友是好事,今后沒事的時候你們可以互相串門玩了!

        聞言,江澄噴瓜,魏無羨連連擺手:“罷了罷了。他們家那地方,飯又難吃規矩又多,我可不去了!

        江厭離道:“那你可以帶他來玩嘛。這次就是個好機會,怎么不請你朋友來蓮花塢一起住一段時間?”

        江澄道:“阿姐你聽他瞎說。他在姑蘇可招人嫌了,藍忘機哪肯跟他回來!

        魏無羨道:“什么話!他肯的!

        江澄道:“醒醒,藍忘機叫你滾,聽到沒?記得嗎?”

        魏無羨道:“你懂什么!他雖然表面上叫我滾,但我知道他心里一定很想跟我到云夢來玩,想得不得了!

        江澄道:“我每天都在想一個問題,你到底是哪里來的這么多自信?”

        魏無羨道:“不要再想了,同一個問題想這么多年還沒有答案,換我早就放棄了!

        江澄搖了搖頭,正待摔瓜,忽聽一陣氣勢洶洶的腳步飛馳聲,一個森寒的女聲遠遠傳來:“我說這人一個個的都躲到哪里去了,我就知道……”

        眾少年臉色大變,紛紛奪簾而出,恰好撞上虞夫人從長廊那頭轉來,紫衣翩翩,卻氣勢洶洶,丹目含煞著實駭人。一見這一群少年個個打著赤膊赤腳,不成體統、不堪入目的模樣,虞夫人的臉好一陣扭曲,兩條細眉更是揚得就快飛起。

        眾人心道“壞了!”,魂飛魄散,拔腿便跑。見狀,虞夫人終于反應過來了,大怒:“江澄!給我穿上衣服!赤條條的野人一樣,像什么鬼樣子!讓人看見了我臉往哪兒擱?!”

        江澄的衣服就扎在腰間,聽母親罵了,忙不迭囫圇一套。虞夫人又罵道:“你們呢!阿離在這兒沒看到嗎?一群死小子在姑娘家面前脫成這副德行,誰教你們的!”

        當然,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帶的頭。所以虞夫人下一句照例還是:“魏嬰!我看你是要死!”

        魏無羨大聲道:“對不起!我不知道師姐會來!我這就去找衣服!”

        虞夫人更怒:“你還敢跑,給我滾回來跪下!”說著一鞭子就出去了。魏無羨感覺背上火辣辣得一痛,“哎喲”大叫一聲,險些打滾。這時,虞夫人耳邊突然有人幽幽地道:“阿娘,你吃不吃西瓜……”

        虞夫人被不知道從哪里忽然冒出來的江厭離嚇了一跳,就這么一耽擱,那群小賊全都無影無蹤了,氣得她轉頭去擰江厭離的臉,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江厭離被母親擰得眼淚都流出來了一點,含含糊糊地道:“阿娘,阿羨他們躲在這里消暑,我自己找來的,你不要怪他們……你……你吃西瓜嗎……不知道是誰送的,不過很甜。夏天吃西瓜,解暑消火,又甜又多汁,我給你切好……”

        虞夫人越想越氣,再加上天熱口渴,居然真被她說得想吃了,如此一來……更氣了。

        那頭數人好容易逃出了蓮花塢,沖向碼頭,躍上小船。好久都無人追出,魏無羨這才放了心。他使勁兒搖了兩下船槳,感覺后背還疼,扔下槳給其他人,坐下來摸了摸那片熱辣辣的皮肉,道:“青天白日冤,咱們講講道理,明明大家都沒穿衣服,為什么罵只罵我,打也只打我?”

        江澄道:“一定是因為你不穿衣服的樣子最辣眼睛!

        魏無羨看他一眼,突然縱身一躍,扎入水中。其余人也響應號召一般,紛紛下水,瞬息之間只留了江澄一個人在船上。

        江澄發覺形勢微妙不對,道:“你搞什么鬼?!”

        魏無羨滑到船側,猛地一掌拍去。船只整個地翻了過去,在水里很有分量地一沉一浮,肚皮朝天。魏無羨哈哈大笑,跳上船底,盤足坐了,對著江澄摔下去的那一側水喊道:“眼睛還辣嗎江澄?應個聲,喂,喂!”

        喊了兩聲,無人應答,只有咕嚕咕嚕一串水泡冒上來,魏無羨抹了把臉,奇怪道:“怎么這么久還沒上來?”

        六師弟也游了過來,驚道:“不會淹死了吧!”

        魏無羨道:“怎么可能!”正要下水去拉江澄一把,忽聽背后一聲大喝,他“哎喲”一下,給人從背后一把推下了水,船只又濕淋淋地翻了個面。原來江澄給他掀下水后潛下水底繞了個圈,繞到了魏無羨背后。

        兩人各偷襲得手一次,開始在水中繞著一條船警惕地打轉,其余人則撲騰著水花,散開在湖里看熱鬧。魏無羨隔船叫囂道:“你抄兇器算什么,有本事把槳放下,咱們空手比過!

        江澄獰笑道:“你當我傻,我一放你就搶過去了!”他手上運槳如風,打得魏無羨連連退避,眾師弟嗷嗷叫好。魏無羨左支右絀,百忙之中,抽空辯白道:“我哪有這么無恥!”

        四周噓聲一片:“大師兄,你也有臉說這句!”

        接下來,眾人陷入了混亂的水戰,什么大慈大悲杵、百毒蛇蝎草、奪命噴水箭——魏無羨一腳踹了江澄,好容易趴到船上,“呸”地吐了一口湖水,舉手道:“不打了不打了,休戰!”

        眾人都頂著滿頭綠油油的水草,打得正酣呢,忙道:“為什么不打了,打呀!打呀!落了下風就求饒?”

        魏無羨道:“誰說我求饒了,回頭再打過。我是餓了打不動,先弄點東西吃!

        六師弟道:“那咱們回去嗎?晚飯開飯前還能吃幾個西瓜!

        江澄道:“現在回去,除了鞭子可沒別的給你吃!

        魏無羨卻早有主意,宣布道:“不回去。我們去摘蓮蓬!”

        江澄嘲道:“是‘偷’吧!

        魏無羨道:“每次又不是沒補錢!”

        云夢江氏在這一帶時有照顧附近人家,除水祟不收取報酬,方圓數十里,不說幾個蓮蓬,哪怕是劃一片湖專門種給他們吃也是樂意的。每次家中少年出去吃了人家的瓜、捉了人家的雞、藥暈了人家的狗,事后江楓眠也會派人一一補上。至于為何非要鍥而不舍地偷來吃,倒不是流氓紈绔作風,無非少年人好玩兒心重,貪那一點被人笑笑罵罵追追打打的趣味罷了。

        眾人上了船,劃了好一陣,到了一片蓮湖附近。

        好大一片蓮湖,青翠翠的。碧葉層層疊疊,小的如盤,大的如傘。外邊的低一些疏一些,平平鋪在水面上;里邊的高一些擠一些,足夠遮掩載人的船只,但若是看到哪里一群蓮葉挨肩擦頭地騷動起來,便知道是有人藏在里面做小動作了。

        蓮花塢的小船滑進這片碧綠的天地底,四周掛滿了鼓囊囊的大綠蓮蓬,一人撐船,其余人便開始對它們動手動腳起來。大頭大腦的蓮蓬長在細長的蓮莖上,蓮莖平滑的綠桿上生滿小刺,但不扎人,一折,脆生生地便斷了。他們都是連著一段長長的莖一起折了,回去后還可以找個瓶子,插在水里養著,聽說這樣會多鮮嫩幾天。魏無羨也只是聽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他就是這么信誓旦旦告訴別人的。

        他折了幾枝,隨手剝了一個,顆粒飽滿,扔進嘴里,嬌嫩多汁,邊吃邊隨口胡哼瞎唱著什么“我請你吃蓮蓬、你請我吃什么”,被江澄聽到了,道:“你請誰吃?”

        魏無羨道:“哈哈,反正不是你!”正準備摘個蓮蓬砸他臉,忽然“噓”了一聲,道,“死了,今天老頭在!”

        老頭就是在這片水里種蓮蓬的老農。到底有多老,魏無羨也不知道,反正在他看來,江楓眠是叔叔,比江楓眠大的一律都可以被稱為老頭。打魏無羨記事起他就在這片蓮塘了,夏天來偷蓮蓬,被抓住后就會被他打。魏無羨時常懷疑這老頭是個蓮蓬精轉世,因為他對自己家湖里少了幾個蓮蓬了如指掌,少了幾個打幾下。蓮湖里劃船,竹篙比槳好使,砰砰砰!打在身上痛極了。

        眾少年也都吃過幾桿子,當下都噓道:“快跑,快跑!”忙不迭抄槳,落荒而逃。七手八腳,劃出了蓮塘,做賊心虛地回頭一看,老頭的船已經穿出了重重蓮葉,在開闊的水面上滑行。魏無羨歪頭,看了一會兒,忽道:“奇怪!”

        江澄也站了起來,道:“那船為什么走得這樣快?”

        眾人一看,那老頭背對他們的方向,正挨個數著船上的蓮蓬,竹篙放在一邊,沒動,船只卻走得又穩又快,竟是比魏無羨他們的還快。

        眾人都警惕了起來。魏無羨催促道:“劃過去,劃過去!

        兩邊船靠得近了,眾人看得分明,老頭的船邊,有一道若有若無的白影在水面下游蕩!

        魏無羨回頭,食指抵在唇上,示意眾人小心,莫要驚了老頭和下面那只水鬼。江澄點頭,劃船只帶出無聲的水波,動靜幾近于無。當兩船相距約三丈時,一只青白色的手從船底濕淋淋地揚起,從老頭堆滿船的蓮蓬里,偷偷抓走了一個,無聲無息潛入水底。

        片刻之后,兩個蓮子米的殼子浮上水面。

        一群少年驚呆了:“不得了,這個水鬼也偷蓮蓬!”

        老頭終于發現身后來了人,一手抓著一只大蓮蓬,一手抄竹竿轉身。這動作驚了水鬼,哧溜一下,白影沒了。眾人忙道:“哪里跑!”

        魏無羨撲通入水,扎進水底,不一會兒便拖著一個東西鉆出來,道:“抓住了!”

        只見他手里提著一只小水鬼,膚色青白,還是個十二三歲的孩子模樣,十分惶恐,在一群少年的注視下幾乎要縮成一團。

        這時,老頭一竿打來,罵道:“又來搗亂!”

        魏無羨背上剛挨了鞭子,又吃了一竿,“嗷”的一聲差點松了手。江澄怒道:“好好說話,干什么動手打人,好心當成驢肝肺!”

        魏無羨忙道:“沒事沒事。老……老伯你看清楚,我們不是鬼,這只才是鬼!

        老頭道:“廢話,我只是老,我又沒瞎。還不把它放了!”

        魏無羨怔了怔,但見這被他捉住的小水鬼連連作揖,黑眼睛濕漉漉的,一副很可憐的樣子,手里還揪著剛才偷的那個大蓮蓬舍不得松手。蓮蓬掰開了,看來是還沒來得及吃幾顆,就被魏無羨揪上來了。

        江澄心道這老頭簡直不可理喻,對魏無羨道:“你別放,咱們把這水鬼抓回去!

        聞言,老頭又舉起了竹篙,魏無羨忙道:“別打別打,我放它下來就是了!

        江澄道:“別放,萬一這水鬼殺人替死怎么辦!”

        魏無羨道:“這水鬼身上沒血腥氣,他年幼游不出這片水,最近這片水域沒說死過其他人,應該是沒害過人的!

        江澄道:“就算之前沒害過,今后也不一定不會……”

        話音未落,竹篙呼呼飛到。江澄吃了一記,大怒:“你這老頭不分好歹嗎?!知道是鬼不怕被它害了!”

        老頭也很理直氣壯:“一只腳都進棺材的人還怕什么鬼!

        魏無羨料想它也跑不遠,便道:“別打了別打了,我松手了!”

        他當真松了手,那水鬼嘩啦一下躥到老頭船后,似是不敢出來了。

        魏無羨濕淋淋地爬上了船,老頭從船上挑了個蓮蓬,丟進水里,水鬼不理。老頭又挑了個大的,再丟進水中,蓮蓬在水面上沉浮幾下,忽的半個白腦袋鉆出水面,像條大白魚一般,把兩個綠蓮蓬叼進水底了。再過一會兒,水面上又浮起一點白色,水鬼把肩和手也露出來,縮在船后,埋頭“咯吱咯吱”地吃了起來。

        眾人看它吃得津津有味,不禁納悶。

        眼看著老頭又丟了個蓮蓬進水,魏無羨摸了摸下巴,有點不是滋味,道:“老伯,為什么它偷你的蓮蓬,你讓它偷,還送給它吃。我們偷你的,你就要打?”

        老頭道:“它幫我推船,給它幾個蓮蓬吃吃又有什么?你們這班小鬼?今天偷了幾個?”

        眾人訕訕,魏無羨眼角一瞄,船肚子里堆了幾十個不止,心道不妙,忙道:“走著!”

        幾人當即抄槳,那老頭揮舞著竹篙迎面沖來,船行如風,頭皮一麻,只覺那竹篙馬上就要敲到,連忙撒開四肢,劃得要瘋了。兩艘船繞著一大片蓮湖逃了兩圈,眼看越追越近,魏無羨已經吃了好幾竿子,而且發現竿子只沖著他來,抱頭大叫,道:“不公平!為什么只打我!為什么又只打我!”

        眾師弟道:“師兄你頂住啊,都靠你了!”

        江澄也道:“是啊,你好好頂著!

        魏無羨大怒,“呸!我頂不住了!”他抓了船上一只蓮蓬,扔出去道,“接著!”

        那是很大的一只蓮蓬,掉落到水里,“咚”地濺起水花。老頭的船只果然一頓,那只水鬼歡歡喜喜游過去,撈了蓮蓬來吃。

        趁此機會,蓮花塢的船終于得了個空,逃掉了。

        回去的時候,一名師弟道:“大師兄,鬼能吃出味道嗎?”

        魏無羨道:“一般吃不出吧。不過我看這只小鬼,大約是……是……阿……阿嚏!”

        日頭落了,風來了,吹一吹,涼意上來了,冷絲絲的。魏無羨打了個噴嚏,揉了揉臉,接著道:“大約是生前想吃蓮蓬吃不到,偷偷來摘的時候掉進湖里淹死的。所以……啊……啊……”

        江澄道:“所以吃蓮蓬就是在了執念,會有滿足感!

        魏無羨道:“唔,對!

        他摸了摸新舊傷交加的后背,還是忍不住把心里的話問出來了:“這可真是千古奇冤,為什么每次一有什么事,永遠都只打我?”

        一名師弟道:“你最英俊!

        另一人道:“你修為最高!

        再一人道:“你不穿衣服最好看!

        眾人紛紛點頭,魏無羨道:“謝謝大家的贊譽,我聽得都有點起雞皮疙瘩了!

        師弟道:“不客氣啊大師兄。每次都是你擋在前面,你值得更多呀!”

        魏無羨驚訝道:“哦?還有更多,說來聽聽!

        江澄聽不下去了,道:“都住口!再不好好說話,當心我扎穿了船底,一起死了干凈!

        這時,途經一片水域,兩岸是農田。田里有幾名身姿嬌小的農女耕作,見他們的小船駛過,奔向水邊,遠遠招呼,道:“哎——!”

        眾人也“哎”地應了,七手八腳去捅魏無羨:“師兄,叫你呢!人家叫你!”

        魏無羨定睛一瞧,果然是他帶著頭打過交道的,心頭霎時烏云退散晴空萬里,也站起來揮手招呼,笑道:“什么事!”

        小船順水流,農女們在岸邊跟著走,邊走邊道:“你們是不是又去偷蓮蓬了!”

        “快說挨了多少下!”

        “還是去藥人家的狗啦?”

        江澄聽了幾句,恨不得把他一腳踢下船去,痛心疾首:“你這臭名遠揚的,真是給咱們家丟臉!

        魏無羨辯解道:“她們說的是‘你們’,我們一伙兒的好嗎,要丟臉也是一起丟臉!

        這廂兩人正掐著,那頭一名農女又喊道:“好吃嗎!”

        魏無羨百忙之中抽空道:“什么?”

        農女道:“我們送的西瓜,好吃嗎!”

        魏無羨恍然大悟,道:“西瓜原來是你們送的啊。很好吃!怎么不送進來坐坐,我們請你們吃茶!”

        那農女嫣然一笑,道:“送去的時候你們不在,放了就走,不敢坐啦。好吃就好!”

        魏無羨道:“謝謝!”他從船底撈出幾個大蓮蓬,道,“請你們吃蓮蓬,下次進來看我練劍!”

        江澄嗤道:“你練劍很好看么?”

        魏無羨這么朝岸邊丟著蓮蓬,拋得老遠,落入人手里卻是輕輕巧巧的。他抓了幾只往江澄胸口塞,搡他:“你愣著干什么,你也趕緊的!

        江澄被搡了兩下,不得已接了,道:“趕緊的什么?”

        魏無羨道:“你也吃了西瓜,還不得給人家回禮啊。來來不要不好意思,都丟起來,丟起來!

        江澄嗤道:“笑話,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痹捠沁@么說,可一船師弟都開始丟得不亦樂乎了,他還沒動手。魏無羨又道:“那你丟啊。這次丟了,下次就可以問她們蓮蓬好不好吃,又可以搭話了!”

        眾師弟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受教了,師兄真是經驗老道!”

        “一看就是經常干這種事的!”

        “哪里哪里,哈哈哈哈……”

        江澄本來要丟的,一聽這話瞬間清醒,深覺丟人,剝開一只蓮蓬自己吃了起來。

        船在水里走,姑娘們在岸上小步追,接著船上少年們拋過來的翠綠蓮蓬,沿路跑沿路笑。魏無羨右手搭在眉間,望著這一路風景,笑著笑著,嘆了口氣。眾人道:“大師兄怎么啦?”“妹子們追著你跑還嘆氣?”

        魏無羨把槳扛上肩,嘿道:“沒怎么,只是想到我誠心誠意請藍湛來云夢玩兒,他居然敢拒絕我!

        眾師弟豎起大拇指:“哇,不愧是藍忘機!”

        魏無羨意氣風發地道:“住口!總有一天我要把他拖來,然后把他踹下船去,騙他去偷蓮蓬,讓老頭用竹竿子敲他,讓他追在我后面跑,哈哈哈哈……”

        長笑了一陣,他回頭,看了看坐在船頭一個人板著臉吃蓮蓬的江澄,笑容逐漸消失,嘆道:“唉,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江澄怒了:“我就想自己吃怎么了?”

        魏無羨道:“你啊你,江澄。算了,你沒救了,你就一輩子自己吃吧!”

        總之,偷蓮蓬的小船,再一次滿載而歸。

        ●

        云深不知處。

        深山之外,炎炎六月。深山之中,卻是一派靜謐世界,清涼天地。

        蘭室外,兩道白衣身影端立于長廊上。風過,白衫輕動,而人紋絲不動。

        藍曦臣和藍忘機,正在端立。

        倒立。

        二人皆是一語不發,似乎已進入冥想之境。流泉淙淙,鳴鳥撲翅,是此間唯一聲音,反倒襯得四下更為寂靜。

        半晌,藍忘機忽然道:“兄長!

        藍曦臣從冥想中悠悠脫離,目不斜視,道:“何事?”

        沉默片刻,藍忘機道:“你摘過蓮蓬嗎!

        藍曦臣側首,道:“……沒有!

        姑蘇藍氏的子弟若想吃蓮蓬,自然不用自己去摘。

        藍忘機頷首,道:“兄長,你知道嗎!

        藍曦臣:“什么?”

        藍忘機:“帶莖的蓮蓬比不帶莖的好吃!

        藍曦臣道:“哦?這倒是沒聽過。怎么,為何忽然說到這個?”

        藍忘機道:“無事。時辰到,換手!

        兩人將倒立支撐的那只手從右手換到了左手,動作整齊劃一,無聲無息,安定至極。

        藍曦臣還待再問,定睛一看,卻是笑了:“忘機,你有客人!

        木廊的邊緣上,一只白絨絨的兔子慢慢爬過來,蹭到藍忘機倒立的左手邊,抽動著粉色鼻子。

        藍曦臣道:“怎么找到這里來了?”

        藍忘機對它道:“回去!

        那只白兔卻不聽,咬住藍忘機抹額的一端尾,用力扯,似乎想就這么叼著把藍忘機拖走。

        藍曦臣悠悠地道:“它想你陪著吧!

        拖不動的兔子氣急敗壞地繞著兩人蹦了一圈,藍曦臣看得有趣,道:“這是愛鬧的那一只嗎?”

        藍忘機道:“太鬧了!

        藍曦臣道:“鬧也無妨,畢竟可愛。我記得有兩只。兩只不是經常在一起嗎,為何只來了一只?另一只是不是喜靜不愿出來?”

        藍忘機道:“會來的!

        果不其然,沒過一會兒,木廊的邊緣上,又扒上了一只雪白的小腦袋。另一只白兔也跟過來,尋找它的同伴了。

        兩團雪球相互追逐了一會兒,最終選了個地方,就是藍忘機左手旁,安心擠在了一處。

        一對白兔黏著彼此挨挨擦擦,即便是倒過來看,畫面也煞是可愛。藍曦臣道:“叫什么名字?”

        藍忘機搖了搖頭,不知是說沒有名字,還是不提。

        藍曦臣卻道:“我上次聽到你叫它們了!

        “……”

        藍曦臣由衷地道:“是很好的名字!

        藍忘機換了一只手。藍曦臣道:“時辰未到!

        藍忘機默默又把手換了回來。

        一炷香后,時辰到,倒立結束,兩人回到雅室靜坐。

        一名家仆送上祛暑的冰鎮瓜果。西瓜去了皮,果肉切成整齊的一片片,擺在玉盤里,紅紅的,透透的,煞是好看。兄弟二人跪坐在席子上,低聲說了幾句話,交流完昨日聽學的心得,便開始食用。

        藍曦臣取了一枚瓜片,卻見藍忘機盯著玉盤,意味不明,本能地停下動作。

        果然,藍忘機開口了。他道:“兄長!

        藍曦臣道:“何事?”

        藍忘機道:“你吃過西瓜皮嗎!

        “……”藍曦臣道:“西瓜皮可以吃嗎?”

        默然須臾,藍忘機道:“聽說可以炒!

        藍曦臣:“也許可以!

        藍忘機:“聽說味道甚佳!

        “我沒試過!

        “我也沒有!

        “唔……”藍曦臣道,“你要讓人試著炒炒看嗎!

        想了想,藍忘機神色肅然地搖了搖頭。

        藍曦臣松了口氣。

        不知為何,他覺得并不需要問“你是聽誰說的”這個問題……

        第二日,藍忘機獨自一人下山了。

        他不是不常下山,而是不常獨自一人到熙熙攘攘的集市上來。

        人來人往,人往人來。無論仙門世家,抑或山野獵地,都沒有這么多人。就算是人多的清談盛會,人也是井然有序的多,而不是這般摩肩接踵的多,好像走路時誰踩著了誰的腳、誰碰著了誰的車,都一點不稀奇。藍忘機素來不喜與人肢體接觸,見此情形,頓了一頓,但并未就此卻步,而是打算就地尋人問路。誰知,卻是半晌也沒找到一個可問之人。

        藍忘機這才發現,不光他不想靠近旁人,旁人也不想靠近他。

        實在是他整個人都與這喧囂市集格格不入,一塵不染,還背了一把劍,那些小販、農夫、閑人少見這等世家公子,無不忙不迭閃避。要么怕這是位不好惹的紈绔,誰也不想不小心得罪了他;要么怕他神情嚴冷,畢竟連藍曦臣都開過玩笑,說藍忘機方圓六尺之內皆天寒地凍,寸草不生。唯有趕集的女子們,在藍忘機走過來時,想看又不敢多看,裝作手里有事忙,低眉又抬眼。等他走過去了,就在他背后聚成一團嘻嘻哈哈。

        藍忘機走了半天,才見到一名在一家大門前掃陽塵的老婦,道:“請問,距此處最近的蓮塘往哪里走!

        那老婦眼神不大好使,灰又蒙了眼,氣喘吁吁,看不清他,道:“這邊走上八|九里,有一戶人家種了幾十畝蓮蓬!

        藍忘機頜首道:“多謝!

        老婦人道:“這位小公子,那蓮塘到晚間就不讓人進去了,你要是想去玩,可得趁白天,快些去啊!

        藍忘機又道了一聲:“多謝!

        他正待走開,見那老婦杵著細長的竹竿,半天也撥不下來一支卡在屋檐下的枯枝,出指一點,劍氣隔空將那枯枝擊落下來,轉身走了。

        八|九里對他的腳程而言并不算遠,藍忘機順著那婦人所指方向,一路前進。

        走過一里,離了集市;走過二里,人煙漸漸稀少;走到四里,兩側所見已盡是青山綠田,阡陌縱橫。偶爾,才有一座歪歪扭扭的小屋,升起歪歪扭扭的炊煙,田埂上有幾個扎沖天辮的泥娃娃在蹲著埋頭玩爛泥,笑呵呵,你糊我、我糊你。這景象頗有野趣,藍忘機駐足觀看,看了沒一會兒便被發現了,泥娃娃都小,怕生,一溜煙跑不見了,他這才邁開步子,繼續走。走到五里時,藍忘機面上一涼,竟是從微風中吹來了細細雨絲。

        他望望天,果然,灰滾滾的云像是要壓過來了,當即步下加快,而雨來得更快。

        這時,忽見前方田埂邊站了五六個人。

        雨絲已化為雨滴,而這幾人既不打傘,也不遮擋,似圍著什么,全無心思理會其他。藍忘機走近前去,只見一農人躺在地上,正唉唉痛叫。

        靜聽兩句,藍忘機便知曉了事情經過。原來,這農人在農作時,被另一名農人家養的牛頂了,現下不知是傷了腰還是斷了腿,爬不起來了。那牛做了錯事,被攆得遠遠站在田地盡頭,埋頭甩尾不敢靠近。牛的主人奔去請大夫,剩下這群農人不敢隨意搬弄傷者,怕搬壞了他的筋骨,只敢這般照看著他?商觳蛔髅,竟下起雨來。一開始還是淅淅瀝瀝的,能忍忍,誰知不一會兒,便朝著劈頭蓋臉去了。

        眼看這雨越下越大,一名農人奔回家去取傘,但家住得遠,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余下人都干著急,搭著手,能給那受傷農人擋多少是多少?蛇@樣下去,怎么也不是辦法。哪怕拿到了傘,那也沒有幾把,總不能給一兩人遮著,其余人都淋著吧?

        一人喃喃罵了句:“見了鬼一樣,這么大的雨,說來就來!

        這時,一名農人道:“把那棚子扶起來吧,能頂一會兒是一會!

        不遠處有一座廢棄的老棚子,用四根木頭撐起。一根歪了,一根常年風吹日曬,腐朽了。

        一人猶豫道:“不是不能動他嗎?”

        “幾……幾步路應該沒事!

        眾人七手八腳小心翼翼把那受傷農人抬過去,便有兩人去扶那破棚子。誰知,兩名農人,卻還扶不起一個破棚頂。旁人催促,他們鉚起了勁兒,臉漲得通紅,卻是紋絲不動。再來兩人,還是不動!

        這木棚棚頂以木作框,覆著瓦片、茅草、層層灰土,分量絕對不輕。但也不至于四個常年耕作的農人也抬不動。

        沒靠近,藍忘機便知道怎么回事了。他走到木棚之前,俯下身,托起木棚頂的一角,單手將它抬了起來。

        幾名農人驚呆了。

        四個農人都抬不起來的棚頂,這少年竟是用單手就把它抬了起來!

        呆了一會兒,一名農人便低聲對其他人說著什么,未猶豫片刻,他們便七手八腳將那農人抬了過來。進木棚時,都瞅藍忘機,藍忘機目不斜視。

        放下人后,便有兩人過來道:“這位……公子,你放下,我們來吧!

        藍忘機搖了搖頭。那兩名農人堅持道:“你年紀太小,頂不住的!

        說著,把手舉了起來,要幫他頂這雨棚。藍忘機看他們一眼,也不多言,只略略收了幾分力,那兩名農人登時臉色一變。

        藍忘機收回目光,放回原先的力道,兩名農人訕訕蹲了回去。

        這木棚竟是比他們想象的還要重,這少年一撤手,根本撐不起來。

        一人打了個寒噤,道:“奇怪,怎么進來了反倒更冷了!

        他們卻都看不到,此時此刻,木棚的中央,正吊著一個枯發長舌、衣衫襤褸的身影。

        棚外雨打風吹,這身影便在木棚下搖搖晃晃,帶起一陣陰風。

        就是這只邪祟,使得這片棚頂異常沉重,無論如何也沒法被普通人抬起來。

        藍忘機出門沒帶度化之器。既然這邪祟并無害人之念,自然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將它打得魂飛魄散,看樣子也暫時無法說服它把自己吊著的尸體放下來,便只能先撐起這屋頂了;仡^上報,再派人來處理。

        那邪祟在藍忘機身后晃來晃去吊了一陣,被風吹得東倒西歪,抱怨道:“好冷哦……”

        “……”

        它左看右看,找了個農人靠上去,似乎想暖一暖。那農人忽的一陣哆嗦。藍忘機微微側首,給了它一個十分冷厲的眼角余光。

        那邪祟也打了個哆嗦,委委屈屈地回去了?蛇是伸長了舌頭抱怨道:“這么大,這么大雨,這么敞著……真的好冷哦……”

        “……”

        直到大夫來,眾農人竟是都沒敢跟藍忘機搭話。待到雨停,他們把傷者挪出木棚,藍忘機放下屋頂,一句話也沒說便走了。

        待他趕到蓮塘時,業已日落。他正要下湖,對面撐出來一只小船,船上一名中年女子道:“哎哎哎!你是做什么的?”

        藍忘機道:“摘蓮蓬!

        那女子道:“日落了,我們天黑以后不放人進去的,今天不行了,改天吧!”

        藍忘機道:“我不多做停留,一刻便走!

        女子道:“不行就是不行,這是規矩,規矩不是我定的,你問主人去!

        藍忘機道:“蓮塘主人在何方!

        采蓮女道:“早回去了,所以你問我也是白搭,我要是放你進去了,這湖的主人可沒好話對我說,你不要為難我!

        聽到這里,藍忘機也不勉強了,頜首道:“打擾了!

        雖然神色平靜,但就是能看出一種失望之意。

        采蓮女又看他白衣如雪,但半邊被雨淋濕,白靴上也沾了泥跡,放軟了語氣,道:“你今天來晚了,明天早點來吧。你從哪里來?剛才好大的一場雨,你這小孩子,不是淋雨跑著來的吧?怎么也不打個傘,你家離這里多遠?”

        藍忘機如實道:“三十四里!

        采蓮女一聽,噎了一下,道:“這么遠!那你一定是花了很久才到這里來的吧。要是實在想吃蓮蓬的話,你去街上買嘛,多得很!

        藍忘機正要轉身,聞言止住,道:“街邊蓮蓬不帶莖!

        采蓮女奇道:“你難道就非要帶莖的?吃起來又沒什么區別!

        藍忘機道:“有!

        “沒有的!”

        藍忘機執拗道:“有。有人告訴我有!

        采蓮女撲哧一聲笑,道:“究竟是誰告訴你的?這么犟的小公子,鬼迷了心竅了!”

        藍忘機不說話,低頭準備轉身往回走。那人又喊道:“你家真的有那么遠?”

        藍忘機道:“嗯!

        采蓮女道:“你要不……今天不回去?在附近找個地方住著,明天來?”

        藍忘機道:“家有宵禁。明日上學!

        采蓮女撓撓頭,很是為難地想了一陣,最后道:“……好啦,放你進來吧,就一會兒,一小會兒。你要摘的話快點啊,萬一被人瞧見了,到主人那里嚼我的舌根子,我這年紀可不想還挨人家的罵!

        空山新雨后,云深不知處。

        雨后玉蘭,分外清新嬌美。藍曦臣看得心生喜愛,在案上鋪了紙,臨窗作畫。

        透過鏤花窗格,見一道白衣身影緩緩走近,藍曦臣也不擱筆,道:“忘機!

        藍忘機走過來,隔著窗道:“兄長!

        藍曦臣道:“昨天聽你說起蓮蓬,恰好今天叔父讓人買了蓮蓬上山,你要吃嗎?”

        藍忘機在窗外道:“吃過了!

        藍曦臣有點奇怪:“吃過了?”

        藍忘機:“嗯!

        兄弟二人又簡單說了幾句,藍忘機便回靜室去了。

        畫畢,藍曦臣看了一陣,隨手收了,將之忘到腦后,取出裂冰,去往他日常練習清心音的去處。

        龍膽小筑前,叢叢淡紫,綴點點星露。藍曦臣順著小徑步入,抬起眼簾,微微一怔。

        小筑門前的木廊上放著一只白玉瓶,瓶里盛著幾枝高高低低的蓮蓬。

        玉瓶修長,蓮莖亦修長,姿態甚美。

        藍曦臣收起裂冰,在木廊上臨著這只玉瓶坐下,側首看了一陣,心內掙扎。

        最終,還是矜持地沒有動手偷偷剝一個來吃吃看,帶莖的蓮蓬到底味道有什么不同。

        既然忘機看上去那般高興,那大概是真的很好吃吧。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70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