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123.外五篇:鐵鉤

123.外五篇:鐵鉤

        白府之所以在這附近一帶聲名遠揚,  恐怕有一大半要歸功于白屋子。

        之所以叫白屋子,  第一條,  自然是因為色白。始建,  粉白的灰糊了滿墻,主人打算做些彩飾。別處一直十分順利,  直到輪到西苑這間屋子時,  開始怪事頻出,  故不得已擱置。至今日,  白屋子仍是和白府別處的雕梁畫棟格格不入,  白得瘆人。

        “一間屋子,  上了三道大鎖三道閂。夏日再炎熱,它附近都是涼颼颼的,猶如置身冰窖。據白家主人說,  他父親小時候有一次耍球玩兒,球骨碌碌滾到了房門口,他去撿時心癢,沒忍住瞅了一眼門縫!

        金凌板著臉說到這里,就見一旁的魏無羨把手探進棺材,似乎翻起了尸體的眼皮,  頓時噎住。

        魏無羨聽他卡殼,轉過頭看他:“瞅了一眼門縫?”

        他身后的一群藍家小輩也齊刷刷把目光移了過來。金凌頓了頓,  道:“……瞅了一眼門縫,  就呆愣愣站在那里,  大半天都走不動,  被家人發現拖開后暈了過去,大燒了一場,迷迷糊糊什么都不記得,從此再也不敢靠近了。

        “午夜過后,任何人不得離房走動,尤其不許靠近白屋子,這是他們家的死規矩。但是夜半過了某個時辰,明明里面空無一人,卻能聽到老木板被踩得嘎吱亂響。還有這個!

        金凌兩拳虛握,殺氣騰騰地比了個手勢:

        “就像麻繩慢慢絞緊,想要勒死什么東西的聲音!

        數日前,白府的家仆在清晨打掃時,路過白屋子,發現在白屋子木門的薄紙窗上,被戳了一個指頭大的小洞。而門口地上,趴著一個男人。

        那是個白府內誰都沒見過的陌生男人,四十來歲,一臉鐵青,青筋暴起,五指深深掐著心口,早已氣絕。

        家仆嚇壞了,主人也嚇壞了。一番折騰,府兵拍案定論:這是個倒霉的夜飛賊,好死不死闖進了白府的禁區,看到了什么,觸發心疾,當場被嚇死。至于“什么”究竟是什么,他們把白屋子的封條和鎖全拆了,一通搜索,一頭霧水。

        但既已鬧出人命,白家主人心知再不能湊合下去,裝作白屋子里什么都沒有了。

        此害不除后患無窮,一咬牙,他便壯著膽子,上金鱗臺重金求蘭陵金氏登門夜獵了。

        是為前情。

        藍景儀扶著棺蓋,崩潰道:“魏前輩,你好了沒有……這人死了幾天啦……走尸的味道都沒有這么……”

        藍思追幫他一起扶著,哭笑不得,道:“棺木簡陋,這義莊疏風漏雨無人看顧,放了幾天難免的,你堅持下,我們還要寫筆記的!

        金凌哼了一聲,道:“一個偷東西的賊,給他置副棺材收尸就不錯了,難不成還要當佛供著!

        魏無羨戳了半天尸體,終于從棺材里抬起臉,摘了手套扔了,道:“都看完了嗎?”

        “看完了!”

        魏無羨問道:“好,看完了那你們說說,下一步該怎么辦!

        藍景儀道:“招魂!”

        金凌嗤道:“還用你說,我早就試過了!

        魏無羨道:“如何?”

        金凌道:“這人執念不強,魂魄太弱,又是被嚇死的,頭七已過,徹底散了,無法招回!

        藍景儀:“你這試過和沒試過也沒有區別嘛……”

        藍思追忙道:“那就去白屋子看看吧,走吧走吧。金公子,有勞你帶路了!彼呎f邊推著藍景儀出門去,成功地將他們新一輪沒有意義的對話扼殺在開端。一群少年人邁門檻,好幾個都是跳過去的,走路俱是步伐輕快。金凌雖是帶路,卻反而落在他們后面。

        藍思追問金凌:“白府過往可有什么人死于非命,或有什么陳年秘案?”

        金凌道:“他家主人一口咬定絕對沒有,死過的幾個老人都是壽終正寢,府內眾人也沒有什么齟齬!

        藍景儀道:“糟了,我有不好的預感。一般只要這么說,那就肯定有什么齟齬,只是捂得死死的不肯說出來罷了!

        金凌道:“反正我再三確認過,問不出什么來,查到的也沒什么異常。你們可以再試試!

        因他事先把能做的功課都做足了,白屋子也看了數次,這次便沒有進白府,在外隨便找了個茶攤坐下。不過多時,一道黑影飄了過來。

        魏無羨坐到他對面,道:“金凌!

        小小茶攤上一下子坐了兩個精致人物,著實有些惹眼,惹得茶攤上的茶女百忙之中頻頻回首。

        觀音廟一別后,這還是魏無羨第一次和金凌打照面,更是到此時才單獨說上話。金凌頓了頓,表情莫測,道:“什么事!

        魏無羨道:“你現在在金鱗臺怎么樣?”

        金凌道:“就那樣!

        說起來,這位白家主人上金鱗臺求獵走的這一遭,也是一波三折。

        若是再早幾年,在蘭陵金氏如日中天之時,他哪怕把酬金翻個十倍也未必能求到蘭陵金氏親傳子弟前來。其實別說求獵了,白家這等有錢沒權沒臉面的尋常商賈人家,那是連登門拜訪都不要想。而如今玄門局勢今非昔比,普通百姓雖不明其中風云劇變的詳細,卻也模模糊糊聽說了些。白家主人也是因為這個,才抱著“就怕萬一”的心去試了試。

        他惴惴不安到大門處遞了名帖,說明來意。守衛收了他的打點,勉為其難去通報了,回來時卻翻臉說家主拒絕,動手趕人。走也罷,反正本來也沒想真能請來,只是他惱這守衛收了打點錢態度還這般惡劣,便索還紅包,一來二去爭了幾句,正在這時,一個著金星雪浪袍的俊美少年挽弓從朱門里出來,見此狀不堪,當即皺眉相問。

        這下那守衛可支支吾吾起來了。白家主人見這少年雖然還是個半大的孩子,但身份恐怕不低,忙說明原委。豈知這少年一聽,勃然大怒,一掌將那守衛打下金鱗臺,罵道:“家主說趕人走?我怎么不知道!”

        旋即轉向他,道:“你家是二十里外城西的白家?我記著了,你先回去,過幾天自然有人去找你!”

        白家主人稀里糊涂回了家,過了幾天,當真有一群世家子弟找上門來了,他卻不知來的竟是蘭陵金氏的家主。

        當然,他更不會知道,蘭陵金氏,如今當真是亂極了。

        那守衛根本沒有通報真正的家主金凌,而是去通報了蘭陵金氏另一位長輩。那長輩一聽,如今居然連這等商賈也敢來踏蘭陵金氏的金梯了,當場暴跳如雷,要他把人轟走,誰知恰巧被準備去獵場的金凌撞了個正著。

        金凌素知這些家族長輩均有架子,自詡百年世家,無論如何身價絕不能降,非顯貴不接見。他一來一向極其厭惡此等做派,二來怒那守衛遇事直接繞過他通報旁人視他如無物,三來想到金光瑤在世時哪個門生或客卿敢這樣私收賄賂,越想越怒。恰好原本就約了藍思追、藍景儀等人這個月一齊夜獵,這便上白家來走一趟。

        捫心自問,他并不能說完全沒料到魏無羨也會一起來。

        個中曲折,金凌雖是沒肯和旁人說,但不知有多少雙眼睛盯著金鱗臺,又不知有多少張嘴巴閑著,早傳到魏無羨和藍忘機那邊去了。魏無羨早知他不肯示弱,道:“有什么事多問問你舅舅!

        金凌冷然道:“他又不姓金!

        聽聞此句,魏無羨一怔,隨即會意,哭笑不得,抬手就是一巴掌呼在他后腦上:“好好說話!”

        金凌“嗷”的一聲,一直強行繃住的臉終于裂了。

        這一巴掌雖然一點也不痛,金凌卻仿佛受了莫大的屈辱,尤其是聽到一旁茶女嬌滴滴的嬉笑聲,屈辱更甚。他捂頭咆哮道:“你做什么打我!”

        魏無羨道:“我打你,是叫你想想你舅舅。他一個不愛管閑事的人,為你到別人家去逞威風抖狠,被人戳戳點點多少下。你現在說他又不姓金,讓他聽到了,心寒不心寒!

        金凌怔了怔,怒道:“我又不是那個意思!我……”

        魏無羨反問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金凌道:“我!我……”

        第一個“我”中氣十足,第二個“我”心虛漏氣。魏無羨道:“我我我,我幫你說,你是這個意思:江澄雖然是你舅舅,但對蘭陵金氏而言畢竟還是個外人,之前為幫你已經插手過幾次,但若在別人家的地盤上管得太寬手伸得過長,今后難免成為被人攻訐的借口,給他帶來麻煩,對不對?”

        金凌大怒:“廢話!你這不是知道!那你還打我!”

        魏無羨反手又是一巴掌:“打的就是你!有話不會好好說?多好的話,怎么從你嘴里說出來就格外難聽!”

        金凌抱頭吼道:“藍忘機不在你就這樣打我!”

        魏無羨道:“他要是在我說一聲他就幫我一起打你你信不信!

        金凌不可置信道:“我可是家主。!”

        魏無羨輕蔑一笑:“我打過的家主,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金凌跳起來要沖出茶攤,道:“你再打我我走了!”

        “回來!”魏無羨一把拽住他后衣領,提小雞一樣提回來,一掌拍扁在凳子上,道,“不打你了,好好坐著!

        金凌警惕,見他確實沒有要再打的意思,這才勉勉強強坐住了。茶攤上的女子見這邊鬧鬧的終于收場,抿著嘴笑著過來加水。魏無羨拿起茶碗喝了一口,忽然道:“阿凌!

        金凌橫他:“干嘛!

        魏無羨卻是笑了一下,道:“這次看到你,你長大了不少!

        金凌一怔。

        魏無羨摸摸下巴,道:“你現在看起來,嗯,可靠了不少。我很高興,但也有些……怎么說,其實你以前那樣子傻乎乎的,也挺可愛的!

        金凌又有點坐不住了。

        魏無羨冷不防伸出手來用力摟了他肩膀一下,瘋狂揉了他頭發一把,道:“不過,不管怎么說,見到你這個臭小子,我就很高興了,哈哈!”

        金凌不顧頭發被揉亂,從長凳上蹦起來就往外沖,魏無羨又一巴掌把他拍回來:“你去哪兒?”

        金凌脖子都紅了,粗聲粗氣道:“我去看白屋子!”

        魏無羨道:“你不是已經看過了?”

        金凌道:“我!再!去!查!探!一!下!”

        魏無羨道:“你既然之前已看過幾次,想必再看幾次也沒什么新進展,不如幫我查查別的!

        金凌就怕他再說些讓自己肉麻的話,他是寧可被打老大的耳刮子也不習慣被人摸頭摟肩地講好話,想想這人連想和含光君上床這種話都能當眾喊出來,從他嘴里會吐出什么東西那可真沒法兒預料,忙道:“行!你要查什么?”

        魏無羨道:“查查本地有沒有這樣一個怪人,是臉被劃了數十刀,眼皮和上下嘴唇都被切去了的!

        金凌聽他不似信口胡謅,道:“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為什么要查這種……”

        冷不防,那正在加水的茶女道:“你們說的是鉤子手吧!

        魏無羨轉頭,道:“鉤子手?”

        “是啊!边@茶女大約一直留心聽著這邊圖好玩兒,一有機會就立刻把話插了進來,道,“沒嘴沒眼皮,這說的不就是他嗎。聽公子你口音也不像本地人,居然知道這個人,我還奇怪哩!

        金凌道:“我也算本地人,我也沒聽過這個人!

        茶女道:“你年紀小嘛,沒聽過也不奇怪。不過這個人以前是很有名的!

        魏無羨道:“有名?怎么個有名法?”

        茶女道:“不怎么好的有名法。我是小時候聽我姑婆的媽媽講的,你可以想想這是多早的人了。這個鉤子手啊,名字叫什么不知道啦,是個小鐵匠,雖然窮,但是手藝好,人長得也挺體面,老老實實勤勤懇懇的。他有一個老婆,長得好漂亮好漂亮,他對他老婆很好。但是他老婆對他就不那么好了,在外面找了另一個野男人,不想要丈夫了,就……把他給殺了!”

        顯然,這茶女打小被這傳說荼毒到大,因此,荼毒起別人來,也是有聲有色,語氣和表情十分到位,聽得金凌一驚一乍,心道:“果然最毒婦人心!”但魏無羨常年和兇尸惡靈打交道,類似的故事聽得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梗都爛了,只是托腮聽著,面無表情。茶女接著道:“這個女人怕人認出這是她丈夫的尸體,就割了他的眼皮,在他臉上劃了數十刀。還因為怕他死后下陰曹地府在判官面前告狀,看到打鐵臺上有一柄剛打好的鐵鉤,就拿來鉤掉了他的舌頭……”

        突然,一人道:“他老婆怎么可以這樣?竟然用如此喪心病狂的手段殘害自己的丈夫!”

        金凌正聽得入神,被這聲音驚得頭皮一炸,回頭一看,才發現藍思追、藍景儀等人已從白府出來,一起擠在他身后,都聽得聚精會神。方才那一句正是藍景儀失聲問的。茶女道:“嗐,男男女女的故事不就那么點由頭,嫌貧愛富還是喜新厭舊,旁人可說不清楚?傊@鐵匠就變成了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奄奄一息,那個毒婦便偷偷把他丟到了城西的墳堆。烏鴉是最愛吃死人和爛肉的,看了他那張臉,都不敢啄一口肉吃……”

        藍景儀這種人,聽什么故事都很容易動情入境,乃是絕佳的聽眾,道:“……太過分了……太過分了!難道害死他的人就沒有報應嗎?”

        茶女道:“有!怎么沒有。這個小鐵匠雖然被這么坑害了,但是居然大難不死,一天晚上從墳堆里爬出來,回到家里,把他正在裝沒事一樣睡覺的老婆的喉嚨,‘嘎啦’,這樣,”她比了個手勢,“一鉤子鉤爛了!

        眾小輩神色復雜,又是毛骨悚然,又想松一口氣。茶女卻道:“他殺了他老婆之后,把她的臉也劃爛了,舌頭也鉤掉,但是,他的怨氣卻沒有消,從此以后,開始見到漂亮女人便殺!”

        藍景儀一愣,大受打擊,道:“這就不應該了。報仇便也罷了,但別的漂亮女人,招他惹他了呀?”

        茶女道:“是呀,但他可不管那么多,他的臉變成那副鬼樣子,看到漂亮女人就想起他老婆,心里那個恨的呀,你讓他怎么辦呢?總之,后來很長一段時間里,年輕的姑娘天色稍微暗一點了都不敢獨自一人走。就算不出去,沒有父兄丈夫在家里待著,也是不敢睡著的。因為時不時就有一具被鉤掉舌頭的女人尸體丟棄在路邊……”

        金凌道:“就沒人抓得住他嗎?”

        茶女道:“抓不住呀,這個鐵匠殺了老婆之后也不見人,原先的房子不住了,又像被鬼附身了一樣神出鬼沒的,身法門道都不一般,一般人哪里抓得住呢,反正我聽說是過了好幾年才被制服。這件事徹底平息了,大家才敢睡安穩覺了!阿彌陀佛,謝天謝地!

        離了茶攤,回到義莊,藍思追道:“魏前輩,你忽然想起來查的這名鉤子手,是和白府的邪祟有關吧?”

        魏無羨道:“那是自然!

        金凌多少也猜到了,但該問的還是要問:“有關在哪里?”

        魏無羨重新把棺蓋打開,道:“在這飛賊的尸身里!

        眾人又是一陣紛紛捂鼻。金凌道:“這飛賊的尸身我看過好幾次了!

        魏無羨一把將他抓過去,道:“可見你看得還不仔細!

        他拍了拍金凌的肩,忽然一壓,金凌低頭就跟棺材里那具面色鐵青、雙目圓睜的飛賊尸體打了個照面。一股惡臭襲面而來,魏無羨道:“看他眼睛!

        金凌瞇起眼盯著尸身黯淡無光的眼珠子。只看了一眼,從腳跟到頭發旋兒涼了一半。藍思追心知有異,立刻也俯身去看。

        只見尸體黑色的瞳仁里,倒映出的,竟然不是他自己的身影。

        那是一張陌生的臉孔,幾乎占滿瞳孔,臉皮凹凸不平,刀痕遍布,沒有眼皮和嘴唇。

        藍景儀在后面蹦了兩下,一副想看又不敢上來看的樣子,道:“思追,你……你看到什么了?”

        藍思追反手擺了擺,道:“你不要過來!

        藍景儀連忙道:“哦!”后退了幾大步。

        藍思追抬起臉,道:“說起來,的確是聽聞過一些這樣的民間傳說。有時眼珠會把人臨死前看到的東西‘記錄’下來。沒想到當真如此!

        魏無羨道:“只是偶爾如此罷了。因為這飛賊是被生生嚇死的,無論他看到什么,怕是印象都極其深刻、難以磨滅了,所以才有用。換一種情形可能就記錄不下來了,再過幾天尸體徹底壞了,怕是也見不著了!

        金凌還是質疑了一下:“既然這么不穩定,又是民間傳說,當真可信嗎?”

        魏無羨道:“可信不可信,先查下去試試再說?偙瓤ㄖ粍雍!

        無論如何,總歸是有了進展。藍思追決定去城西墳堆找找,魏無羨說要陪他去,余下的人則去查鉤子手。畢竟道聽途說做不得準,能查到的東西越多越好。

        金凌一來嫌棄藍景儀,二來覺得魏無羨要去的地方肯定更好歷練,但想想蘭陵一帶旁人不熟,沒他帶頭恐怕有礙,當即應下不議,一行人約好晚間在白府匯合。一番查訪,所得到的情報與白日里茶女所說大同小異,想來流通版本基本一致,于是,金凌等人先一步回了白府。

        待到暮色時分,金凌在白府大堂走了幾個來回,跟藍景儀斗了幾個回合的嘴,還不見魏無羨與藍思追回來,正準備去城西相尋,忽的大門“砰”的一聲被人撞開了。

        率先闖進門來的是藍思追,他手里似乎抓著什么燙手的事物,一進門就脫手摔在了地上。

        這東西巴掌大小,用黃裱紙層層疊疊包著,透出濕潤的猩紅,符紙表面被染得血跡斑斑。魏無羨跟在他后面,施施然邁進門檻,見人“嘩”的一下圍了上去,忙轟道:“散開散開!當心危險!”

        于是人又“嘩”的一下散開。那東西似乎有腐蝕性,慢慢蝕去了表層包裹的符紙,露出里邊的事物來。

        一柄銹跡斑斑的鐵鉤!

        非但銹跡斑斑,且血色鮮艷,仿佛剛從人肉里被血淋淋□□。金凌道:“鉤子手的鐵鉤?”

        藍思追校服上有灼燒過的痕跡和血跡,略略氣喘,臉色微紅,道:“是!上面附著東西,千萬別用手碰!”

        這時,鐵鉤劇烈地顫抖起來。藍思追道:“關門!別讓它跑出去了!再跑一次我不知道還能不能抓!”

        藍景儀連忙第一個沖上去,“砰”的一聲摔上大門,把背緊緊壓在門上,大聲嚷道:“符篆!大家快用符篆砸它!”

        登時便是幾百道符篆噼里啪啦打了上去,若非白府眾人已得金凌知會,通通躲到東苑,這番火光沖天、白電狂閃的動靜,著實駭人。不多時,符篆耗光,眾人還不及松一口氣,那鐵鉤卻又淌出血來。

        竟是一刻也不能停!

        藍思追身上摸不出符了,忽聽藍景儀喊道:“廚房!進廚房!鹽鹽鹽!鹽來!”

        經他提醒,幾名少年應聲奔入廚房,奪了鹽罐,甩手就是一把雪白的鹽粒撒在鐵鉤上。這一下可不得了,仿佛在油鍋里煎炸,銹跡斑斑的鐵鉤上滋滋吐出了白沫和熱氣。

        一陣仿佛腐肉被燒焦的氣味充斥了大堂,而鐵鉤上的鮮血似乎也正在漸漸被白色的鹽粒吸干。一名少年道:“鹽也要撒完了!接下來該怎么辦?”

        眼看鐵鉤又要淌出鮮血,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藍景儀道:“大不了熔了它!”

        金凌道:“熔不了!”

        藍思追卻道:“好,熔了它!”

        旋即脫下校服外袍,往鐵鉤上一撲,卷了它便奔去廚房,猛地投入爐中。見狀,金凌眼里冒火道:“藍思追!藍景儀傻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著傻!這么點火你想熔了它?!”

        藍景儀大怒:“你說誰傻??什么叫我傻就算了?!”

        藍思追道:“火不夠那就給它加一把!”

        說完捏了個訣,火焰登時爆發出一陣灼熱的氣浪!

        旁人登時醒悟,齊齊效仿,金凌和藍景儀也顧不上吵嘴了,凝神守訣。那鍋爐底的火猛然大盛,燒得赤紅赤紅,映得他們的臉也赤紅一片。

        如臨大敵地等待許久,那鐵鉤終于在炙熱的火光中漸漸消失。見始終沒有異變突生,藍景儀緊張道:“解決了嗎?解決了嗎?”

        藍思追吐出一口氣。半晌,上前查看,回頭道:“鐵鉤沒了!

        附著物沒了,那么,怨氣,自然也是該沒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尤其是藍景儀,最高興,道:“我就說可以熔了它吧,明明可以嘛,哈哈哈哈……”

        他是高興了,金凌卻是郁悶了。這次夜獵自己居然沒起到多大作用,自然也無從談起歷練,他暗暗懊惱,白日里應該堅持跟魏無羨他們一起去找鐵鉤,下次決不干在后方跑路的活了。

        誰知,魏無羨道:“你們這收尾可太馬虎了,解決沒解決,怎么能到這一步就下定論了?不得再驗證一番嗎?”

        聞言,金凌精神一振,道:“怎么驗證?”

        魏無羨道:“來個人進去住一晚!

        “……”

        魏無羨道:“若是在里面住了一晚,果真安然無恙沒有異狀,那才能拍胸保證說徹底解決了不是嗎?”

        藍景儀道:“這種事你想要誰來啊……”

        金凌立刻搶道:“我來!”

        魏無羨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拍拍他腦袋笑道:“有機會的話好好表現!

        金凌不滿道:“不要摸我的頭。男人頭摸不得沒聽說過嗎!

        魏無羨:“反正肯定是你舅舅說的,聽不聽無所謂!

        “喂!”金凌震驚了:“是誰之前讓我有事多問問他的!”

        白府安排了眾人的食宿,因此晚間一群人就在東苑住下,金凌只身去往西苑。

        姑蘇藍氏依然嚴格遵守作息規律,次日清晨早早起了。藍思追出門前被藍忘機叮囑過一定要把魏無羨拖起來用早飯,因此花了小半個時辰,使出渾身解數,終于把魏無羨拖下了樓。到大堂時,藍景儀正在幫白府家仆分粥,藍思追正要上去一起幫忙,就見金凌頂著兩個黑眼圈邁了進來。

        一圈人都默默望著他。金凌坐到魏無羨左手邊,魏無羨:“早!

        金凌一臉強作的鎮定,點頭:“早!

        眾人也點頭:“早!

        半晌,看他沒有說話的意思,魏無羨指了指自己眼睛:“你這個……”

        確定自己看上去還算面色淡然,金凌這才開口。

        他道:“果然,沒有清理干凈!

        眾人緊張。

        昨晚,金凌進入白屋子后,環顧了一下四周。

        這間屋子內陳設極為簡單,幾乎沒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張床。床靠墻,滿床灰。

        金凌摸了一把就受不了了,沒有家仆敢靠近這里,而他也是絕對無法躺上這種地方的,沒辦法,只得自己去打水做了一番整理,這才勉強睡下。

        面朝墻,背朝外。

        還有一面鏡子藏在手心。

        轉動鏡子,就能把身后的屋內情形看個大致。

        金凌等了大半夜,鏡子照出來的都是黑魆魆一片。于是,他把這面鏡子轉來轉去,正要體味出些樂趣時,忽的一抹刺眼的白色掠過鏡面。

        他心猛地一涼,定了定神,慢慢把鏡子轉了回去。

        鏡子里,終于照出了東西。

        聽到這里,藍景儀顫聲道:“鏡子照出什么了,鉤子手……嗎?”

        金凌道:“不是。是一把椅子!

        藍景儀正要松一口氣,轉念一想,卻瞬間寒毛倒豎起來。

        哪里值得松一口氣啊。金凌剛才分明說過,屋子里“陳設極為簡單,幾乎沒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張床”。這樣的話……

        那這張椅子是哪里來的!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70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