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122.外四篇:奪門 3

122.外四篇:奪門 3

        “……”秦公子狀似若無其事道:“這我就不清楚了。也不知下手的家仆用了多重的手,  但畢竟是家中舊仆,  我也沒有想真的拿他怎么樣。他心里若是敢怒不敢言暗恨我,  我也沒辦法!

        藍思追在一旁聽得忍不住了,  道:“秦公子,這……這和你一開始說的也……差太遠了。當時二位前輩請您明言,  您為何隱瞞了這么多?”

        秦公子道:“我以為只要有符篆寶劍就可還我家安寧,  我怎知非要說這些陳芝麻爛谷子的破事?”

        魏無羨語氣跌宕起伏地道:“不不不,  這可不是陳芝麻爛谷子,  情況相當嚴重啊秦公子!你想想,  這人生前你可是罵過也打過的,  說不定把人家腿都打斷了。萬一他真沒拿玉佩去賣,那他就是含冤而死,不找你找誰?”

        秦公子立刻道:“他又不是我殺的!也不是自殺!為什么要找我?”

        魏無羨道:“哎?你怎知不是自殺?說不定真是一氣之下自殺的,  只不過被人當做了意外。那可就更糟了!

        秦公子道:“一個大男人,哪能為這點事便氣到自殺?”

        魏無羨道:“秦公子,干我們這行,最忌想當然。每個人心思氣度不同,一個大男人會不會因為‘這點事’氣到自殺,這可說不準。要知道尸變的理由可能是奪妻之恨殺子之仇,  也可能是小時候甲某人沒帶乙某人玩兒泥巴這種雞毛蒜皮啊!

        秦公子嘴硬道:“絕對不是自殺!一個人若是要自殺,他可以上吊可以服毒,  怎會選擇去從山坡上滾下來這種自殺法子?死不死得成都說不準,  絕對不是自殺!

        魏無羨道:“你說得也有道理。但秦公子你有沒有想過,  萬一就是因為你打瘸了他的腿,  他行走不便、才從山上滾下去摔死的呢?如果是這樣,四舍五入就等于你殺了他,豈不更糟?”

        秦公子惱道:“什么叫四舍五入就等于我殺了他?如果是這樣,那就是意外!”

        魏無羨道:“你確定要說服一個這樣慘死的人他死是因為‘意外’?人家既然回來了,意思就是說總得有人為這個‘意外’負責啊!

        秦公子說一句他就堵一句,堵得秦公子冷汗微微,臉色鐵青。魏無羨又道:“不過也不必就此絕望,我再告訴你最后一個保命法門,你且如此這般!

        秦公子道:“哪般?!”

        藍忘機看了魏無羨一眼便知他又要胡說八道了,搖了搖頭。

        魏無羨道:“你聽好,須得將已被破開的宅門、廳門大敞,保持暢通無阻。反正你不敞也攔不住那東西了!

        秦公子道:“好!”

        魏無羨道:“排盡家中其余閑雜人等,當心傷及無辜!

        秦公子道:“已差不多都走光了!”

        魏無羨道:“那好,就尋一名陽氣旺盛的童子,在子夜時分,橫一條長凳,坐于你寢室之前把守,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就是這樣?”

        魏無羨道:“就是這樣。童子已經在這兒了。至于其他的,秦公子可一概不理,安心待到天亮即可!

        他指的是藍思追。秦公子一聽最后一句便嘴角抽搐,掃了那瞧著斯文秀氣的少年一眼,道:“他守門外,您二位呢?”

        魏無羨道:“我們當然是守門內,陪著秦公子你了。萬一門外守不住了,那兇尸打進來,我們再作打算!

        秦公子實在是忍不住了,道:“就不能請這位公子直接來幫我守外門?”

        他指的是藍忘機。

        于是魏無羨驚呆了,道:“你說誰?他?”

        他險些笑倒在地,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藍忘機攬住魏無羨的肩,這才沒讓他真倒在地上,道:“不能!

        秦公子□□脆利落地拒絕后頗感不快:“為什么不能?”

        魏無羨肅然道:“你忘了我剛才說什么,要童子才行的!

        “……”秦公子不信,“怎么,他不是嗎?!”

        直到藍思追把秦公子送出小竹軒許久,魏無羨仍是捧腹不可抑。

        藍忘機看他一眼,突然一把將魏無羨撈過來按到自己腿上,淡聲道:“笑夠了沒有!

        魏無羨道:“沒有!”

        他坐在藍忘機腿上,道:“含光君,你這張臉可真是能騙人,人家都道你好個清心寡欲光風霽月守身如玉的人兒。我感到很委屈!

        藍忘機托了他一把,讓魏無羨坐得更上,兩個人靠得更近,道:“委屈?”

        魏無羨道:“簡直豈有此理。你說說看,你分明已經不是童子,別人卻看到你這張臉就不分青紅皂白說你是。上輩子我除了救人就沒摸過姑娘的手,但就沒一個人相信我還是童子!彼灰粩祦,道,“上學夜獵!人人傳我游戲花叢;上亂葬崗!人人傳我混世□□。真是有苦說不出,有冤無處訴!

        藍忘機不動聲色地將魏無羨一只手牢牢覆住,眼底有微不可察的笑意漣漪擴散開來。

        魏無羨道:“你還笑,你真是沒有同情心,一個冷酷無情的男人。我好歹也是世家公子榜排行第四,結果那一輩子就跟人親過一次。我還一直以為是哪位美貌仙子對我芳心暗許,心道我魏嬰也不枉此生了,誰知居然是你……”

        聽到這里,藍忘機終于坐不住了。

        他一把將魏無羨壓到榻上,道:“是我不好嗎!”

        “你緊張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到了時辰,藍思追牽著小蘋果站在院子里,等了好一會兒,魏無羨和藍忘機才慢吞吞地從屋中出來。

        他本想提醒一句,魏前輩,你又穿錯了含光君的衣服,但想了想,還是默默咽下了。

        畢竟兩三天就要穿錯一次,次次都提醒,豈不是要累死?

        而且每次魏前輩都會因為嫌麻煩,將就著穿算了,感覺提醒了也并無意義,還是裝作沒看見好了。

        魏無羨跨上小蘋果,從褡褳里掏出一只蘋果,脆生生地咬了一口。藍思追看那蘋果,總覺得十分眼熟,猶豫片刻,道:“魏前輩,那不是秦公子帶來的水果嗎?”

        魏無羨道:“不錯!

        藍思追道:“……兇尸帶來的水果哦?”

        魏無羨:“正是!

        藍思追:“吃這個沒問題嗎?”

        魏無羨:“沒問題。只是掉地上了而已,洗洗能吃!

        藍思追:“兇尸的蘋果,會不會有毒……”

        魏無羨:“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你:沒有!

        藍思追:“前輩怎知?”

        魏無羨:“因為我已經給小蘋果吃了五六個了……小蘋果住蹄!不要尥蹶子!藍湛救我。!”

        藍忘機一手抓緊憤怒的小蘋果的韁繩,一手把魏無羨嘴邊的蘋果拿下來,道:“不要吃了。明天買!

        魏無羨扶著他的肩,好容易又坐穩了,道:“這不是想給含光君省點錢嘛!

        藍忘機道:“永遠不用!

        魏無羨搔了搔他下頜,笑瞇瞇的。忽然,像是想起一事,他隨口道:“噢,對了,思追,你是童子嗎?”

        他問得自然無比,藍思追卻霎時“噗”地噴了。

        此舉甚不姑蘇藍氏,藍思追發覺藍忘機看了他一眼,忙端整儀態。魏無羨道:“不要緊張,之前我對那秦公子都是隨口亂說的,有時候作法的確是非童子不可,但你既是用劍斬兇尸,那是不是童子真沒什么所謂。不過如果你不是的話,我會很吃驚的……”

        話音未落,藍思追已耳赤面紅道:“我我我我當然是。!”

        夜半三更,空蕩蕩的秦府果然門戶大開,秦公子已等待多時。

        藍思追往秦公子門前一站,無盔無甲,瞧來卻頗為沉著可靠。秦公子見他還有幾分初生牛犢的氣勢,眉頭也沒那般緊鎖了,但終歸是不放心,進入臥房后,關門轉身道:“讓這位小公子守門當真沒問題?萬一除祟不成我家里反而又多一條人命……”

        那邊兩人已安然坐在桌邊,魏無羨道:“不會有人命的。秦公子,你算算那兇尸鬧了多少天了,你府上真出了一條人命嗎?”

        秦公子也坐了過去。魏無羨把一只兇尸的梨子放上桌,道:“吃個水果壓壓驚!

        連日壓力下,秦公子已是有些精神恍惚,拿起來就往嘴邊送,正待說話,卻聽“咚咚”、“咚咚”,怪響傳來。

        剎那間,似乎有陰冷的氣流卷入屋內,桌上燭火撲閃撲閃。

        秦公子手上梨子掉下,骨碌碌滾開,右手又放到了腰間劍柄上。

        “咚”、“咚”、“咚”。

        怪聲越響,越近。每響起一次,燭火便像在害怕一般,顫抖一次。

        門外一聲清亮的長劍出鞘之聲,紙窗上淡淡黑影掠過,那怪響霎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騰空與撲閃之聲,還有木具破碎的巨響。

        秦公子面色發青,道:“外面怎么了?!”

        魏無羨道:“打起來了而已。不要在意!

        藍忘機聽了片刻,道:“太過!

        魏無羨明白,他的意思是,聽劍風步風,藍思追出劍快而凌厲,失之端凝,不夠沉穩。并非威力不強,但與姑蘇藍氏劍法宗旨不符。若是精氣神不能統一,或路子駁雜,修習到高層時,恐有分歧,將難以精進。

        他道:“已經不錯了。思追還小,出手控不住。長大點,多跟人對對就知道了!

        藍忘機搖了搖頭,又聽了少頃,忽然望向魏無羨。

        魏無羨亦略是訝異。他也聽出來了,剛才,藍思追有幾劍,不是姑蘇藍氏的劍法,而是云夢江氏的劍法。

        可他并沒教過姑蘇藍氏的小輩這個,推測道:“思追他們經常和金凌結伴出門夜獵,估計是過招的時候無意間記住了!

        藍忘機道:“不妥!

        魏無羨道:“那你回去要罰他么?”

        藍忘機道:“罰!

        秦公子道:“你們在說什么?”

        魏無羨把地上的梨子撿起重新放到他手邊,道:“沒什么。你吃點東西壓壓驚,不要這么緊張!彪S即對藍忘機笑道,“不過,含光君,你好厲害啊。我聽得出來是云夢的劍法也就罷了,你怎么也聽得出來?”

        似乎卡了一下,藍忘機才道:“與你交手數次,記住了罷了!

        魏無羨道:“所以才說你厲害啊,我用云夢江氏的劍法跟你交手,總共也就十幾年前那幾次吧,這你也能記住,一聽就聽出來了,還不厲害嗎?”

        他邊說邊把燭火往藍忘機那邊推去,想看他耳垂紅了沒有,藍忘機卻識破了他的險惡用心,五指牢牢覆上魏無羨握著燭臺的那只手,給他推了回去。燭光一來一回中,搖搖若醉,映出了魏無羨一雙笑意盈盈的眼,彎彎上翹的嘴角,看得藍忘機喉結微動。

        正在這時,兩人俱是一怔,魏無羨“咦”了一聲。秦公子如臨大敵:“怎么了?這蠟燭有什么問題?”

        無語片刻,魏無羨道:“沒有,這蠟燭很不錯。再亮點兒就更好了!

        他對藍忘機道:“這幾劍思追使得倒是最漂亮。但聽起來不像是你家的劍法,也不是我家的!

        須臾,藍忘機凝眉道:“也許,是溫氏的!

        魏無羨了然,道:“多半是溫寧教他的。也好!

        說話間,屋外陣陣巨響不斷,哐當哐當,動靜越來越大,秦公子的臉也越來越青。魏無羨也覺得有點不像話了,沖外邊道:“思追,我們里邊都說了十多句話了,你就是拆房子,現在也該拆完了?”

        藍思追在外邊應道:“魏前輩,這兇尸閃得極快,而且,一直在躲我!”

        魏無羨道:“它怕你嗎?”

        藍思追道:“不怕,它能打,但是好像不想跟我打!”

        魏無羨奇道:“它不想傷不相干的人?”

        他對藍忘機道:“這倒有趣,我很久沒見到這么講道理的兇尸了!

        秦公子則焦躁道:“他行不行,怎么還拿不下來?”

        魏無羨尚未開口,藍思追又道:“含光君、魏前輩,這兇尸左手成爪,可右手成拳,好像手里抓著什么東西!”

        聞言,屋內魏無羨與藍忘機交換了一眼。魏無羨微一點頭,藍忘機道:“思追收劍!

        藍思追愕然道:“含光君?它手中那東西我還沒……”

        魏無羨起了身,道:“沒事!收劍吧,不必再打了!

        秦公子道:“不必再打?”

        門外,藍思追道:“是!”果然“錚”地收劍,縱身躍開。門內,秦公子道:“這算是怎么回事?那東西還在外面沒走!”

        魏無羨起身道:“不必再打,是因為事情解決得差不多了,只剩最后一步!

        秦公子道:“哪一步?”

        魏無羨一腳踹開了門,道:“我這一步!”

        兩扇木門“砰”地彈開,一道黑魆魆的身影僵立在門前,披頭散發,面容污垢,只有一對眼白上翻的白瞳異常猙獰。

        一見這張臉,秦公子臉色大變,一邊拔劍一邊疾退,那兇尸卻一道黑風般刮了進來,左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藍思追從門外邁進,見此情形一驚,正欲救人,卻被魏無羨攔下。藍思追心想這秦公子雖然個性強硬不討喜,但絕對罪不至死,二位前輩必不至于袖手旁觀這兇尸弄死他,略略定神。

        只見那死去的家仆五指猶如鐵箍,秦公子被他掐得面色紫漲,青筋暴起,一把劍早不知在這兇尸身上捅了多少個窟窿,卻猶如捅在一張白紙似的毫無反應。

        那兇尸緩緩揚起右拳,朝秦公子臉上挪去,仿佛要一拳把他砸個五彩繽紛、腦漿迸裂。屋內另外三人都緊緊盯著這一幕,藍思追更是已快壓不住握劍的手了。

        就在他以為秦公子下一刻便要爆頭而亡時,卻見那兇尸右手五指一松,指縫間滑出一樣扁圓事物。

        這事物尾端以黑線相連,這兇尸把它往秦公子脖子上套去。

        秦公子:“……”

        藍思追:“……”

        套了三次,才勉強套上了秦公子的腦袋。這一段艱難的動作,過分笨拙和僵硬,實在是……很難讓人生出威脅感。

        見它并不動殺手,也不像是要用這條細線勒死秦公子,兩人不約而同松了口氣。

        誰知,這口氣還沒松到底,那兇尸又是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又重又狠,打得秦公子大叫一聲,口鼻鮮血橫流,倒地昏死過去。

        那兇尸打完了人,轉了個身,似乎這就要走。藍思追正看得瞠目結舌,見狀又把手放在劍柄上,但總覺得這情形莫名滑稽,太認真似乎更滑稽,竟是不知該不該出手。魏無羨卻已是笑了個半死,對藍思追擺手道:“別管了,隨它去吧!

        那兇尸轉頭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便拖著一條斷腿,一拐一瘸,蹦蹦跳跳地,出門去了。

        望著它逃之夭夭的背影,藍思追呆了一會兒,才道:“魏前輩,這……就這么放了它走,沒問題嗎?”

        藍忘機俯身查看了下被打得滿臉鮮血的秦公子,道:“沒有!

        藍思追目光轉回秦公子身上,這才有心思去細看他脖子上掛著的那樣東西,竟是一枚玉佩。

        系著玉佩的紅繩似乎在土里翻滾多年,骯臟極了,所以看起來是黑的,玉色卻還是潤白的。

        “這是……”

        魏無羨道:“物歸原主了!

        在藍忘機確定秦公子只是昏迷不醒,沒有性命之憂后,兩人便帶著藍思追離開了秦府。

        臨走前,魏無羨貼心地幫秦公子把三道門都關上了。

        藍思追道:“不容易呢!

        魏無羨翻身上了小蘋果,道:“什么?你說秦公子嗎?給那兇尸打一拳就徹底了結這樁了,很容易了好嗎!”

        藍思追道:“我不是說秦公子,我是說那兇尸。過往我看卷宗記載的厲鬼兇尸報怨,不少都是因斗米之仇生前結怨,死后索人性命,并且作祟時狀如瘋狂。這兇尸卻……”

        站在被抓痕撓得不成樣子的大門前,藍思追最后回頭看了一眼,還是有點覺得不可思議,道:“尸變后的兩年里都在山里找一塊生前弄丟的玉佩。我第一次見到兇尸尸變不是為殺人報仇,而是為了做這種事!

        魏無羨又摸出個蘋果,道:“所以我才說,我很多年沒見到這么講道理的邪祟了。要是換個稍微記仇點的,輕的切了秦公子一條腿,重的殺他個滿門雞犬不留都不稀奇!

        藍思追想了想,道:“前輩,思追仍是有疑未解。它的腿,到底是不是秦公子打斷的?是因為這樣才會失足摔死嗎?”

        魏無羨道:“不管是不是,反正它自己沒把這筆賬算在秦公子頭上就是了!

        藍思追道:“嗯,那,它當真打一拳就心滿意足了嗎?”

        藍忘機道:“看樣子,是!

        魏無羨“咔嚓”一聲響亮地啃了一口蘋果,道:“是吧。所謂人爭一口氣,死而不安也是因為那一口氣堵在胸口。他把水果砸了,玉佩還了,人也打了,那口氣出了,就不堵了!

        藍思追道:“要是每個邪祟都這么講道理,那便好了!

        聞言,魏無羨笑道:“你這孩子說什么傻話。就算是人,一旦怨恨起來都是不講道理的,你還指望邪祟跟你講道理么?要知道,這世上可是誰都覺得自己很委屈的!

        藍忘機收了收小蘋果的韁繩,淡聲道:“運氣很好!

        魏無羨贊同:“那的確是。這位秦公子實在是運氣很好!

        憋了半天,藍思追還是沒憋住,誠懇地道:“不過我,總覺得,一拳是不是有點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是被那兇尸一拳打得還沒緩過勁兒來,抑或是對魏無羨徹底絕望了,之后幾天里,秦公子都再沒找上門來。

        不過,七日后,城中卻有關于他的消息傳到了這邊。

        聽說一日清晨,忽然在大路邊發現了一具身穿破爛壽衣的青年尸身,腐爛了一半,臭不可聞。正在大家商量著是不是用張席子卷了到哪里挖個坑埋了時,這位秦公子大發善心出錢幫忙斂了尸骨,規規矩矩地葬了,一時之間人人交口稱贊。

        待藍忘機和魏無羨離開該城時,路過秦府,秦府早換上了兩扇烏亮氣派的新大門,人進人出,一掃前日的烏煙瘴氣、門庭冷落,又是一派得意景。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70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