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113.忘羨第二十三 3

113.忘羨第二十三 3

        遇羅青羊夫婦的次日,二人來到廣陵的一座小鎮上。

        魏無羨舉手搭在眉間,望見前方酒招飄飄的幌子之間,有一家旗子上印著一個特殊的紋章,道:“前邊休息吧!

        藍忘機點了點頭,二人并肩前行。

        云夢觀音廟那一夜過后,魏無羨和藍忘機結伴而行,帶著小蘋果一起四方游獵,聽到哪地有邪祟作亂、侵擾民生便前去查探,舉手解決,順便游山玩水,領略當地風土人情。如此三月,閉耳不聞仙門事,好不逍遙自在。

        只是,人終究是無法永遠兩耳不聞窗外事的,逍遙這么久了,也該打聽打聽了。

        進了酒肆,坐到不惹眼的角落桌邊,店伙計上前招呼,觀二人容貌氣度,看到藍忘機腰間佩劍,再看魏無羨腰間笛子,心中忍不住把他們和某兩位聯系到一起?墒箘艃撼蛄撕靡魂,這位白衣客人又確實沒佩戴姑蘇藍氏的抹額,終是沒敢確定。

        魏無羨要了酒,藍忘機則點了幾個菜。魏無羨聽他低沉的聲音報著菜名,一手支腮,臉上笑意盈盈。等那伙計下去了,他才道:“這么多辣菜,你吃得下去么?”

        藍忘機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淡聲道:“坐好!

        魏無羨道:“杯里沒茶!

        “……”藍忘機將茶杯斟滿,重新送到唇邊。

        過了一會兒,他又道:“……坐好!

        魏無羨道:“我坐的還不好?我又沒像以前那樣把腿放到桌子上面!

        隱忍片刻,藍忘機道:“那也不要放到別的地方!

        魏無羨茫然道:“我放哪兒了?”

        藍忘機:“……”

        魏無羨道:“藍二公子要求真多。要不你教教我怎么坐!

        藍忘機放下茶杯,看了看他,一振衣袖,正欲起身好好教教他,大堂中的那張桌子卻陡然爆發一陣狂笑。

        桌上一人捧腹道:“我的媽呀!真的嗎!老兄你說的是真的?!金光瑤跟自己的親妹妹通|奸,搞得自己還不舉了?!”

        魏無羨立即坐直了,和藍忘機一起側耳傾聽。他們就是為探聽消息而來的。

        “哈哈哈哈哈哈我操,果然古往今來說的都沒錯!這些上邊的人哪,表面越是光鮮,背后就越是齷齪不堪!”

        “不錯,沒一個好東西,什么尊啊君子啊,哪個不是披著張皮出來混給人看的!

        一人低聲道:“小點聲兒吧……又不是什么好聽的話!

        大笑的那幾人滿不在乎道:“怕什么,這兒又沒人認識咱們!

        “就是!況且就算被聽到了又怎么樣?你以為現在的蘭陵金氏還是當初的蘭陵金氏?管得住旁人的嘴么?有本事像以前那樣再橫?不愛聽憋著!”

        “原來那封信說的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幾個人證也都找到了。秦愫的侍女,還有那個老妓女,也虧金光瑤想得出來那種法子,絕配,絕了!”

        一人就著一口酒,大口吃肉,邊吃邊唾沫橫飛道:“話說這個思思當年也是大紅大紫過的勾欄名人,老成那樣,我都沒認出來,真他媽倒胃口,金光善這死的也是夠慘,哈哈哈哈哈……”

        聽到“思思”這個名字,魏無羨和藍忘機同時抬眼,若有所思。

        一名修士拿著筷子,指點江山道:“這個金光瑤,該狠的時候不狠,不該狠的時候狠。就算他后來發現這個思思是老熟人,可熟人又怎么樣?人證就該滅口啊,留了活口,看看現在下場是什么?人家把他從前的老底全都揭了!

        “你怎么知道金光瑤是婦人之仁,說不定人家跟思思有那種……嘿嘿,不可告人的關系呢?”

        后面言語逐漸不堪入耳。藍忘機的眉頭皺了起來,好在那一桌上有正常的人也聽不下去了,岔開話題:“行了行了,老談這些做什么,吃菜吃菜。這金光瑤生前再怎么做興風作浪,現在也只能困在棺材里和聶明玦打架了!

        “我看夠嗆,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他尸體骨頭都得被聶明玦拆碎了!

        “可不是!我去了封棺大典,看了一眼,那棺槨周圍怨氣重的呀……那棺材真能封住他們一百年?封不住怎么辦?”

        “封不封得住暫且不提……要是有人想偷金光瑤身上的陰虎符,去撬那口棺材該怎么辦?”

        立即有人大聲道:“誰敢!清河聶氏、姑蘇藍氏、云夢江氏都派了人圍守那片墓地,誰都別想動。況且陰虎符也只剩一半了,除非你是薛洋,不然偷個鐵疙瘩來干什么?”

        最先問陰虎符的那人雖是看似被打消了念頭,不再提起,但他的眼神卻并未改變。并且,魏無羨知道,像他這樣的人,抱有類似念頭的人,不計其數。

        一人邊夾菜邊道:“不管怎么說,封棺大典都結束了。蘭陵金氏算是完了,今后又要變天嘍!

        “說起來,這次封棺大典還挺讓我刮目相看的,聶懷桑竟然辦得不錯?原先他主動請纓的時候,我還以為鐵定要搞砸呢。畢竟一問三不知!

        “我也是!誰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藍啟仁差!

        聽他們驚訝紛紛,魏無羨心道,這算什么?今后的數十年里,說不定清河聶氏的這位家主,在必要的時候,會逐漸開始展露鋒芒,繼續給世人帶來更多的驚訝。

        藍忘機則是因為藍啟仁的名字而微微一動。那邊繼續議論:“藍曦臣又是怎么回事,封棺大典之前就在閉關,封棺大典之后還在閉關。成天閉關,這是要學他爹嗎?怪不得藍啟仁臉色那么難看!

        “能不難看嗎?家主這幅樣子,家里小輩整天跟一具兇尸跑來跑去,夜獵還要兇尸來幫忙解圍!藍忘機要是再不回去,我看他就要罵街了……”

        菜上來了,酒也上來了。

        魏無羨斟滿一杯,慢慢飲下。

        離開酒肆之后,還是魏無羨坐上小蘋果,藍忘機牽著繩子在前邊走。

        晃晃悠悠地蹬著小花驢,魏無羨取出腰間笛子,送到唇邊。

        清越的笛聲飛鳥一般越過天空,藍忘機頓足,默默聆聽。

        正是被困在屠戮玄武洞底時,他唱給魏無羨聽的那支曲子。

        也是魏無羨剛剛回來之后,鬼使神差在大梵山吹出來、讓藍忘機確定他身份的那支曲子。

        曲終,魏無羨對藍忘機眨了眨左眼,道:“怎么樣,我吹的不錯吧?”

        藍忘機緩緩頷首,道:“難得!

        魏無羨知道,難得的意思是難得他記性好了一回,忍俊不禁道:“你不要總氣這個呀,從前是我錯了還不行么?再說我記性不好,這應該要怪我娘!

        藍忘機道:“怎么又怪你娘!

        魏無羨把胳膊撐在小蘋果的驢頭上,道:“我娘說過的,你要記著別人對你的好,不要去記你對別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裝那么多東西,這樣才會快活自在!

        這也是他所能記住的,關于父母,為數不多的東西。

        思緒飄飛片刻,又被魏無羨拉了回來,見藍忘機正專注地望著他,道:“我娘還說了……”

        聽他遲遲不說下半句,藍忘機問道:“說什么!

        魏無羨對他勾勾手指,神情肅然,藍忘機走近了些。魏無羨俯下身,在他耳邊道:“……說你已經是我的人了!

        藍忘機眉尖微動,正要啟唇,魏無羨搶著道:“不知羞,不正經,無聊,輕狂,又在胡說八道,對不對?好啦,我幫你說了。來來去去就那么幾個詞,真是跟從前一樣一點都沒變。我也是你的人,扯平了,行不行?”

        比口舌上的工夫,藍忘機永遠也比不過魏無羨,只能微微搖頭,唇角卻已悄然無聲地淺淺一彎,眸中也有朦朧的漣漪散開。

        笑夠了,魏無羨扯著小花驢的韁繩,道:“回去看看吧!

        藍忘機望向他。魏無羨道:“好久沒喝天子笑了,咱們回姑蘇,先去彩衣鎮玩兒一趟,都這么多年了,那兒的水行淵都該除干凈了吧?你叔父要是勉強能見我呢,你就把我和那幾壇子酒一起藏在你房間里;要是見不得我呢,咱們看完就跑,跑個一年半載再回去!

        藍忘機簡潔有力地道:“嗯!

        清風徐來,兩人的衣衫都如春水一般泛起波瀾。

        他牽起載著魏無羨的小蘋果,將細細的繩子緊緊抓在手心,繼續朝前路走去。

        魏無羨迎風看著藍忘機的背影,瞇起眼睛,盤起腿,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能夠用這種清奇的姿勢在小蘋果背上保持不倒。

        這只是一件無聊的小事,他卻像發現了什么有趣的稀奇事,急于和藍忘機分享,叫道:“藍湛,看我,快看我!”

        如當年一般,魏無羨笑著叫他了,他也看過去了。

        從此,就再也移不開眼睛了。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9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