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106.恨生第二十一 9

106.恨生第二十一 9

        兩劍相擊,難平竟然一折為二!

        剎那間,蘇涉虎口崩裂,鮮血橫流,連帶一條手臂都骨節喀喀作響。劍柄墜地,他用左手捂住右手,臉如死灰。

        藍忘機則單手持避塵,另一手攬住魏無羨的腰,將他轉到身后護住。魏無羨其實不用他護,但還是頗為享受且配合地靠在了他身上。

        蘇涉失聲道:“宗主!藍忘機不是……”

        不是已經靈力盡失了嗎?!

        金光瑤也驚現詫異之色,可他反應極快,右手一抖,抖出兩條琴弦,故意不去迎擊藍忘機,而是一條拋向金凌,一條拋向江澄!

        藍忘機分明已經恢復靈力了,那么和他硬碰硬是絕對不用指望的,只能再找個人來牽制他!

        可是那兩根琴弦,卻在半途中被另一道更銳利的銀光截斷了,緊繃之勢驟松,斷弦垂到了地上。

        截斷它的,也是琴弦!

        斷弦震顫之勢割傷了金光瑤的手心,他旋即松手,而藍忘機也恰好在此時撤袖,面不改色地收回了琴弦。

        竊技之徒偷師到的弦殺術,畢竟不如正統精習的弦殺術快且狠。

        一口氣也沒喘,金光瑤隨即揮出第三根琴弦。這次的目標是距離藍忘機較遠的聶懷桑,好讓藍忘機來不及施救?墒,這一著也落空了。一聲清脆的玉石與金石砰擊之響,藍曦臣持著裂冰,擋在聶懷桑身前。

        一系列變故都在電光火之間發生,不過幾個眨眼,那些蘭陵金氏的修士這才反應過來。然而蘇涉捧著流血的右手,胸口的傷也崩裂了。避塵的鋒芒,也已抵在金光瑤的喉間。主心骨受制,他們也全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金光瑤定定不動,道:“含光君,你一開始就沒有中招么?”

        否則依那邪曲的效用,斷不會恢復的這么快。

        藍曦臣走到他身邊,淡聲道:“世上有能奏來使人靈力頓失的曲調,自然也有解它的音律。你在我面前已經奏過這支曲子兩遍,難道我還不能想出解法么!

        金光瑤道:“就算有,可你們是什么時候彈奏的?”

        藍曦臣道:“不是我們彈奏的!

        金光瑤頓時了悟,看了一眼尚在沉默的江澄,道:“這算不算歪打正著?江宗主無意一通亂糟糟的噪音,卻恰好解了你們的困境!

        藍曦臣道:“不管怎么打,總會著的。即便江宗主不來,我們也會想辦法制造出這種聲音!彼D向魏無羨,道:“魏公子,多謝你方才一直轉移他們的注意力,使他們放松警惕!

        “……”魏無羨道:“哈哈,不客氣!

        心道:“這個真沒有!

        廟外雷雨交加,廟門的門縫有風漏過,在這嗚嗚的凄厲呼嘯聲中,金光瑤忽然跪到了地上,所有人都是一怔。

        只見金光瑤虛弱地道:“……二哥,我錯了!

        “……”聽到這話,魏無羨都替他不好意思,忍不住舉手道:“那個,什么,咱們有話別說,好好動手。只動手行嗎?”

        這人臉說變就變,腿說跪就跪,毫無惡人的尊嚴可言。藍曦臣臉上也是一陣慘不忍睹之色,不知該說什么。金光瑤接了下去,哀聲道:“二哥,你我相交多年,無論怎么說,我對你如何,你是知道的。我原本已經無意于繼續坐這個仙督之位,今夜過后就要遠渡東瀛了?丛谶@個份上,你放我一條生路吧!

        他言辭懇切,深情真摯,并且自從俘虜藍曦臣以來,確實一直都以禮相待,此時此刻,藍曦臣還真無法立刻翻臉,只能嘆道:“金宗主,我說過,‘二哥’就不必再叫了。你在亂葬崗策劃了那樣一場大亂,若是毫不追究,就這么放走了你,我……”

        金光瑤道:“二哥,這次亂葬崗的事是我大錯特錯,可是,我也沒辦法。我實在是被逼急了!”

        藍曦臣微微一怔,道:“什么叫逼急了?”

        藍忘機微微蹙眉,避塵又往前送了半寸,冷聲道:“兄長,不要與他多話!

        魏無羨也提醒道:“藍宗主,還記得你是怎么提醒江宗主的么?不要與他多話!

        藍曦臣也是知道金光瑤張開口有多厲害的?伤宦犚娍赡苡袃惹,卻又忍不住地想聽。金光瑤道:“就是那封信啊,不止你和那些家主們都收到了那封信,我也收到了一封。但是這封信除了那些事,還多了一些東西!

        藍曦臣道:“什么東西?”

        金光瑤道:“威脅!信上說,七天之后,就會把這封信抄錄多份,送到各大世家人手一份。讓我……等著我的死期!

        魏無羨瞬間明了。

        金光瑤當然不可能就這么坐著等自己的死期到來,與其待到那時身敗名裂、被眾家恥笑推翻,不如先下手為強!屆時,就算信還是送出去了,那些陳年黑跡傳得到處都是,經歷過一場圍剿,眾家元氣大傷,也沒什么力氣和他鬧。

        只可惜流年不利,被他和藍忘機兩個人一把劍就攪黃了。

        藍曦臣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能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下殺手!你這樣……”

        讓他想找理由為他開脫都不行!

        金光瑤道:“不然我還能怎么辦?等事情被捅出來、傳得滿城風雨,等我淪為玄門百家的百年笑柄后,跪下來向世人道歉,把送到他們腳下求他們踩,求他們的原諒嗎?二哥!我說沒有辦法,是因為此事無解。不是他們死,就是我亡!

        藍曦臣被他氣到了,道:“這還不都是因為你……因為你做了信里那些事!如果你沒有做,又怎么會有把柄落到別人手上?”

        金光瑤跪立著膝行幾步追上他,道:“二哥!二哥,你聽我說。我不否認我做了那些事……”

        藍曦臣道:“你還能怎么否認?證據俱在!”

        金光瑤道:“所以我說我不否認!可我為什么會做?殺父殺妻殺子殺兄,難道在你眼里我真的喪心病狂到那種程度?!”

        藍曦臣神色略略平靜,道:“好,我聽著。你可以解釋。第一,你父親,金老宗主,真的是你用那種方式……”

        金光瑤小心地道:“這個問題,我想最后再回答!

        藍曦臣道:“第二,你的……夫人……妹妹,秦愫,你真的明知她和你是什么關系,還娶了她,害了她一生?!”

        金光瑤怔怔看著他,忽然流下淚來。

        他痛苦地道:“……是!

        藍曦臣深吸一口氣,臉色發灰。金光瑤低聲道:“可我真的沒有辦法!

        藍曦臣斥道:“怎么會沒有辦法?!那是你的婚事!你不娶,不就行了?就算因此傷了秦愫的心,也好過毀了這樣一個真心愛慕你、從來不曾取笑過你的女子!”

        金光瑤猛地抬頭,道:“難道我不是真心愛她的嗎?!可我沒辦法啊,沒辦法就是沒辦法!是!那是我的婚事,可真的是我說一聲不娶就能不娶的嗎?!二哥,你天真也要有個底線,我費盡心血才讓秦蒼業答應了我的求親,婚期將近,好不容易秦蒼業和金光善都滿意無比了,你讓我突然說取消婚事?!我怎么和這兩個人交待解釋?我該用什么理由?

        “二哥,你知道在我以為一切都圓滿了的時候,秦夫人忽然偷偷來找我告訴我真相,我當時是什么感覺!就算一道天雷劈下來劈中我天靈蓋,也不會更可怕!你知道她為什么不去求金光善而要來求我解決?因為她是被金光善強|奸的!我那個好父親,連追隨自己多年屬下的妻子也不放過,連自己什么時候多了個女兒都不記得!她這么多年都不敢告訴自己的丈夫秦蒼業,你說如果我照實說,害金光善和秦蒼業決裂了,最后下場最慘的,會是誰?!”

        雖說不是第一次聽說金光善在這方面的惡行,在場人仍是一陣惡寒。惡心和寒意,不知哪種更甚。

        藍曦臣道:“那你……那你就算是迫不得已娶了秦愫,你為什么要和她……又何必生了阿松,再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

        半晌,金光瑤澀聲道:“……大婚后我根本就沒再碰過阿愫。阿松……是在婚前就有的。當時我怕夜長夢多,又生波折……”

        便提前和秦愫圓了房。

        若非如此,也不會陰錯陽差就和自己的親妹妹亂lun。不知是該恨那個根本不像父親的父親,還是更恨多疑多慮的他自己。

        藍曦臣道:“第三,金子軒之死……到底是不是你有意謀劃的!”

        金凌瞪大了眼睛。

        藍忘機略略揚聲,道:“兄長,你相信他?”

        藍曦臣神色復雜,道:“我自然不相信金子軒是無意間撞見他要去窮奇道截殺魏無羨的。但是……先讓他說!

        金光瑤知道抵死不認是不會被相信的,咬牙道:“……金子軒,確實不是我偶然撞上的!

        金凌一下子捏緊了拳頭。

        金光瑤又道:“可我也絕對不曾有意謀劃后面的所有事!我怎么知道他就一定會和金子勛一起死在魏無羨手下?我怎么就能料到夷陵老祖和溫寧一定會大開殺戒?”

        魏無羨厲聲道:“那你又說他不是你偶然撞上的?自相矛盾!”

        金光瑤道:“我只是想著他和你素來不睦,恰好遇上你被他堂兄找麻煩,多少會吃點苦頭,我又如何能料到,魏先生你干脆把所有人都殺了?”

        金凌突然大叫道:“為什么?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金光瑤道:“為什么?阿凌,那么你能告訴我,為什么嗎?為什么我對他總是笑臉相迎,他卻從來對我沒有好顏色嗎?你能告訴我,為什么同為一人之子,你父親可以閑適地在家陪著最愛的妻子,逗自己的孩子,我卻連和自己的妻子單獨待得久一點都不敢,還要被自己的父親理所當然地指派來做這種危險的事——去截殺一個隨時可能發狂來一場大屠殺的危險人物?為什么明明連生辰都是同一天,金光善卻可以在給他大辦宴席慶生的同日,眼睜睜看著自己手下的人一腳把我從金麟臺上踹下來,從最高一層,滾到最下面一層!”

        他終于流露出了藏得極深的恨意,只是不是對金子軒,不是對魏無羨,而是對自己的父親。

        藍曦臣道:“所以你殺了他,用那種方式!

        金光瑤目含淚光,挺直腰板跪在地上,看似冷靜地道:“是。一匹到處發|情的老種|馬,最適合這種死法,不是嗎?”

        藍曦臣喝道:“阿瑤!”

        斥完才想起來,他早已經單方面和金光瑤割席絕交,不應當這樣叫他。

        金光瑤仿佛沒有覺察,道:“二哥,你別看我現在能用這么難聽的話罵他。我對我這個父親也是抱有期待過的,曾經只要是他的命令,不管多蠢多招人恨,我都會去執行。但你知道讓我徹底失望的是什么嗎?我現在就回答你第一個問題,不是他接回了莫玄羽,不是他試圖架空我,而是他某次又出去花天酒地時,對身旁的酒友吐露的心里話。

        “他為什么不肯花費一點舉手之勞,給我母親贖身?很簡單,因為麻煩。我母親等了那么多年,為他編織了那么多身不由己的苦衷,替他構想了那么多艱難的處境,真實的原因,竟然不過兩個字:麻煩!绕涫亲x過點書的女人,總是要求諸多,東想西想,最麻煩!

        藍曦臣眉目間有痛色,搖了搖頭,嘆道:“你現在才說這些,又有何用!

        金光瑤道:“做盡了壞事,卻還想要人垂憐。我就是這樣一個人呀!

        說到“人”字時,他突然出手!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9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