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104.恨生第二十一 7

104.恨生第二十一 7

        自行按住胸口穴位,止住血流之勢,坐下之后,江澄抬起眼簾,看了那邊的魏無羨和藍忘機兩人一眼,很快又垂下,面色沉沉,不知在想什么。

        正在此時,殿后傳來一聲欣喜若狂的呼喊:“宗主!挖到了!露出一角了!”

        金光瑤面色大緩,道:“快,繼續!全都挖出來然后打開,記得小心!”

        他快步走回殿后。于此同時,天邊七八蒼白的閃電扭曲著爬過,須臾,霹靂陣陣。

        望了望天外之象,藍曦臣若有所思地道:“這雷雨來得蹊蹺!

        那邊,魏無羨和藍忘機坐在一起,江澄坐在一旁,金凌把自己的蒲團也拖了過去。

        嘩嘩的雨聲中,好一陣尷尬的死寂,誰都沒率先開口。不知為什么,金凌似乎很想讓他們交流一番,瞅來瞅去,忽然道:“舅舅,多虧你剛才截住了那根琴弦,不然就糟了!

        金凌在笨拙地給他舅舅說話,痕跡十分刻意,反而讓局面變的更尷尬。江澄的臉黑了黑,道:“你給我閉嘴!”

        若不是他情緒不穩,沒牽制死金光瑤,使他偷到縫隙偷襲這邊,也不會自己落入敵手。而且,其實魏無羨和藍忘機完全可以自行避開那根琴弦。就算現下藍忘機沒了靈力,魏無羨靈力低微,但身手還在,縱使無法攻擊,閃避還是做得到的。

        遭了呵斥之后,金凌訕訕地閉嘴了。江澄抿起嘴,不再開口。

        魏無羨也什么都沒說。

        若是換了以前,他多少要嘲笑一番江澄,被人激了幾句就受不了,教人鉆了空子,可如今想想金光瑤說的那些話,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江澄已經知道真相了。

        這時,藍忘機又在他背脊上撫了兩下,魏無羨抬起眼,見他并無震驚神色,目光幾乎可以說得上柔和,心中一動,忍不住低聲道:“……你知道?”

        藍忘機緩緩點頭。

        魏無羨輕輕吁出一口氣,道:“……溫寧!

        隨便原先是溫寧拿在手里的,現在落到了江澄手里,若不是溫寧自己給的,離開蓮花塢的路上,他決不會對此絕口不提。

        若不是溫寧還沒找到這兒來,魏無羨此時必定已瞪向了他。

        他帶著一絲微微的惱意道:“……我再三叮囑過,讓他不要說的!”

        冷不防,江澄開口了:“不要什么?”

        魏無羨一怔,和藍忘機一起望過去。只見江澄一手捂心口,涼颼颼地道:“魏無羨,你真無私,真偉大。做盡了好事,還忍辱負重不讓人知道,真讓人感動。我是不是該跪下來哭著感謝你?”

        聽他毫不客氣,話語中滿是譏諷之意,藍忘機面色一寒。

        金凌見藍忘機神情不善,連忙擋在江澄之前,生怕藍忘機一掌打死他,急道:“舅舅!”

        魏無羨的臉色也有點難看起來。

        他從沒指望江澄知道了真相之后會立刻與他冰釋前嫌,卻也沒想到說話還是這么不好聽,無語片刻,道:“我沒說讓你感謝我!

        江澄“哈”了一聲,道:“那是,做好事不求回報,境界高嘛。和我當然不一樣。怪不得我父親在世時常說你才是真正懂江家家訓、有江家之風的人!

        魏無羨聽不下去了,道:“行了!

        江澄厲聲道:“你最懂!你什么都強過我!天資修為,靈性心性,你們都懂,我境界低——那我是什么??!”

        他猛地伸手,似乎要去揪魏無羨的衣領,藍忘機一手攬住魏無羨的肩頭,把他護到身后,另一手重重拍開江澄,目中已隱隱透出怒火。他這一擊雖不含靈力,勁力卻甚強,震得江澄胸前傷口又崩裂,頓時鮮血狂涌。金凌驚叫道:“舅舅你的傷!含光君,手下留情!”

        藍忘機則冷聲道:“江晚吟,口下留德!”

        藍曦臣把身上外袍脫下來,蓋在冷得瑟瑟發抖的聶懷桑身上,道:“江宗主,切勿激動。你再吼兩句,傷勢更重!

        江澄一把推開手足無措扶著他的金凌,在胸口胡亂拍了幾把,止住血流。雖然失血,可血氣又止不住地往腦上涌,臉色忽白忽紅,道:“憑什么?魏無羨,你他媽憑什么?”

        魏無羨從藍忘機肩頭探出個腦袋,道:“什么憑什么?”

        江澄道:“我們江家給了你多少?明明我才是他兒子,我才是云夢江氏的繼承人,這么多年來處處被你壓一頭。養育之恩,甚至是命!我爹我娘我姐姐還有金子軒的命,只留下一個因為你沒爹沒娘的金凌!”

        金凌周身一震,肩頭耷拉下來,神情也略略萎靡。

        魏無羨動了動嘴唇,終是沒說什么,藍忘機回過身,握住他的手。

        江澄大罵道:“魏無羨,究竟先違背自己誓言、背叛我們江家的人是誰?你自己說說,將來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屬,一輩子扶持我。姑蘇藍氏有雙璧我們云夢江氏就有雙杰,永遠不背叛我不背叛江家,這話是誰說的?!我問你這話都是誰說的?!都他媽被你吃下去了?!

        他越說越激動:“結果呢?你去護著外人,哈哈,還是溫家的人。你是吃了他們多少米?!毫不猶豫地說叛逃就叛逃!你把我們家當什么?!好事都被你做盡了,做了壞事卻每每總是身不由己!逼不得已!有什么難言之隱的苦衷!苦衷?!什么都不告訴我,把我當傻瓜一樣。!

        “你欠我們江家多少?我不該恨你嗎?我不能恨你嗎?!憑什么現在我好像反而還對不起你了?!憑什么我非要覺得這么多年來我他媽就像個丑角?!我是什么東西?我就活該被你的光輝燦爛照耀得睜不開眼睛嗎?!我不該恨你嗎?!”

        藍忘機猛地站起身來,金凌惶恐地擋在江澄之前,道:“含光君!我舅舅受傷了……”

        江澄一巴掌將他拍得趴下了,道:“讓他來!我怕他藍二嗎!”

        可是,挨了這一巴掌后,金凌卻愣住了。

        不光是他,魏無羨,藍忘機,藍曦臣,全都不動了。

        江澄,哭了。

        他一邊從眼中流下淚,一邊咬牙切齒地道:“……憑什么……你憑什么不告訴我!”

        江澄捏緊了拳頭,像是要砸別人,像是要砸自己,最終,還是砸在了地上。

        他應該是可以義無反顧地憎恨魏無羨的。但此時此刻,正在他體內運轉靈力的這顆金丹,卻讓他無法恨得理直氣壯。

        魏無羨不知該怎么回答。

        一開始,就是因為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江澄,所以才決定不告訴他。

        他答應過江楓眠和虞夫人什么,他都牢牢記在心里:好好照顧扶持江澄。這樣一個爭強好勝到逼近極端的人,如果得知了這件事,終其一生,都會郁郁不快,痛苦難堪,無法直視自己。他心里永遠都會有一個過不去的坎,總是惦記著他是靠著別人的犧牲才能取得今日的成就。這根本不是他的修為和成就。他贏了也是輸了,早就沒有資格爭強好勝了。

        后來,則是因為累金子軒和江厭離因他而死,更沒臉讓人知道。在那之后告訴江澄這件事,就好像在推卸責任,急于表明自己也是有功之人,告訴江澄你不要恨我,你看,我也是為江家付出過的。

        江澄哭得無聲,淚水卻已橫七豎八爬了滿臉。

        當著人前哭得如此難看,這對曾經的他而言,是絕不可能的事。而且從今以后的每時每刻,只要這顆金丹還在他體內,還能夠運轉靈力,他就會永遠記得這種感受。

        他哽咽著道:“……你說過,將來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屬,一輩子扶持我,永遠不會背叛云夢江氏……這是你自己說的!

        “……”沉默片刻,魏無羨道:“對不起。我食言了!

        江澄搖了搖頭,把臉深深埋入手掌之中,“嗤”的笑了一聲。

        半晌,他悶聲嘲諷道:“都這種時候了,還要你來跟我說對不起。我是多金貴的一個人哪!

        江宗主出言總是帶三分譏諷,只是這一次,嘲諷的卻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忽然,他道:“對不起!

        魏無羨愣了愣,無意識摸了摸下巴,道:“……你也用不著說對不起。就當我還江家的!

        江澄這才抬起臉,眼球布滿血絲,紅著眼眶看他,啞聲道:“……還我父親,我母親,我姐姐?”

        魏無羨按了按太陽穴,道:“算了。過去的事了。都別再提了吧!

        這并不是什么他喜歡不斷重溫的舊事。他不想再被迫回憶一遍自己清醒時被剖丹的感受,也不想被被迫反復強調提醒,這是什么樣的一種付出。

        如果是在前世被拆穿這件事,他多半會哈哈哈哈地反過來安慰江澄:“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你看我這么多年沒那顆金丹,還不是風生水起地過來了”。但是現在,他確實沒力氣這樣云淡風輕地故作瀟灑了。

        憑心而論,他真的沒有那么灑脫。

        這種事那么容易看開的嗎?

        不可能的。

        十七八歲的魏無羨,其實驕傲不輸江澄。曾經也靈力強勁,天資過人。整天摸魚打鳥,通宵爬墻坑人,照樣能遙遙領先,甩苦苦用功的其他同門十八條街。

        但是,每當夜深人靜時輾轉反側,不得入眠,想到自己此生都無法再以正統之途登頂、永遠也不能使出那令旁人瞠目結舌的驚艷一劍的時候,反過來想一想,如果江楓眠沒有把他帶回蓮花塢,可能他這輩子都和這些仙門世家無緣,根本不會知道,世上還有如此玄奇瑰麗的一條道路,只不過是個流落街頭見狗就逃的小混混頭子,或者在鄉下放牛偷菜,吹吹笛子混混日子,無從修煉,更不可能有機會結丹,心里就會好受很多。

        就當是報答,或者是贖罪。就當從來沒有得到過那顆金丹。

        這么開導自己的次數多了,就真的好像能和表面上一樣瀟灑不羈,順便還能在心中半真半假地贊美一下自己的境界。

        江澄狠狠一擦臉,抹去了眼淚,深吸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魏無羨抓緊了藍忘機的手。

        況且,現在的他是真的覺得,已經過去了,沒那么重要了。

        最重要的,已經被他抓在了手上,放在了心里。

        ……等等?

        魏無羨猛地蹦出一個念頭。

        他忽然想到,今晚藍忘機推開自己的時候,還有一個細節,好像對自己說“謝謝”反應格外激烈。既然拜溫寧所賜,藍忘機早已經知道了這件事,那么除了他誤以為自己一時興起在趁酒胡搞,是不是也有一點其中的原因?

        以前他都在什么情況下對藍忘機說過謝謝,魏無羨又……記不大清了,不過應該和道歉一樣,都沒給藍忘機留下什么好印象。江澄沒了金丹,魏無羨就把金丹剖了送給江澄,藍忘機見了,會不會隱約覺得自己為了感恩什么都肯付出?!

        魏無羨立即道:“胡說八道!胡說八道!豈有此理!我可沒那么偉大!跟那完全沒關系。!”

        藍忘機低下頭,目露疑惑之色。魏無羨心想不管有沒有這個原因,為了以防萬一必須得再強調一下,讓藍忘機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把藍忘機拽下來,撲到他身上,揪著他的領口道:“藍湛啊,剛才我說的話你都聽見了對吧?!”

        藍忘機險些被他撲倒在地,睜眼看他,道:“……聽到了!

        豈止是藍忘機聽到了,當時在場的,有誰沒聽到!

        魏無羨道:“好。那我們再確認一下吧。來!”

        他在藍忘機唇上啄了一下,見藍忘機睜大了眼睛,心滿意足地舔了舔嘴唇,忽然想起姑蘇藍氏家教比較嚴,旁邊有人靠太近的話不太好,便對一旁的江澄和金凌道:“那個,麻煩你們回避一下!

        江澄:“……”

        金凌震驚道:“我舅舅是傷號!”

        魏無羨道:“所以我讓他回避啊!

        江澄方才的情緒還沒收住,眼眶還是紅的,臉色卻發青,不想說話。

        藍曦臣道:“魏公子,你……還記得自己被抓被俘虜了嗎?”

        魏無羨想了想,道:“藍宗主,我不明白你為什么覺得被抓被俘虜就一定要苦大仇深地老實坐著。我愁云慘淡地端正坐好也是被抓被俘虜,我躺下來休息也是被抓被俘虜,我這樣那樣干什么都是被抓被俘虜。為什么我就不能讓自己被抓被俘虜的時候舒服一點高興一點?放心吧,只是親兩下,真的不干別的。藍湛,我們來!”

        恰在此時,身上蓋著藍曦臣外袍的聶懷桑悠悠轉醒過來。他哎喲哎喲地小小叫了幾聲,勉強爬起,睜眼看到的畫面,就是魏無羨在他對面急不可耐地把睜著一雙眼睛、看起來很嚴肅的含光君按在地上親,當即一聲慘叫。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8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