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102.恨生第二十一 5

102.恨生第二十一 5

        藍忘機的呼吸凌亂而急促。

        他的聲音又低又沉,簡單無比、沒有半點華麗辭藻的三個字,卻在魏無羨耳邊心間蕩氣回腸。

        “……我也是!”

        魏無羨環在他背上的雙臂越收越緊,幾乎要讓自己喘不過氣。

        一陣偏快的足音步入前殿,在后方焦急察看的金光瑤又帶著幾名修士折了回來。兩名修士頂著大風,一左一右,卯足力氣才把廟門關了,重重閂上。金光瑤則翻出一枚火符,輕輕一吹,符紙燃了,便用它重新點起紅燭,一點幽幽的黃焰成為了夜雨孤廟中的唯一光亮。

        忽然,從門外傳來了兩聲清脆的叩叩之響。

        有人敲門。

        廟內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朝門外望去。關門的兩名修士如臨大敵,無聲無息地拔劍在手。金光瑤不動聲色道:“哪位?”

        門外一人道:“宗主,是我!”

        一聽這個聲音,魏無羨倒了一下胃口。

        是蘇涉。

        金光瑤道:“進來!

        那兩名修士得到指令,拔了門閂,蘇涉挾著一陣狂風驟雨入內。那點微弱的紅燭火光險些被這陣風雨波及,忽明忽暗,飄忽不已,兩名修士立刻重新頂上大門。蘇涉周身已被暴雨淋濕,面色冷峻,凍得嘴唇發紫,右手持劍,左手里提著一個人。進了門,剛要把這人扔下,便看到了坐在一邊兩個蒲團上的魏無羨和藍忘機。

        在金光瑤出來點上燭火時,魏無羨和藍忘機便稍稍分開了,看似各自正襟危坐,其實仍是緊緊地挨在一起。

        蘇涉剛剛吃了這兩人的大虧,當即臉色一變,立即去瞅金光瑤,見他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心知這兩人此刻必定已受制于他們,這才收斂了異色,鎮定下來。

        金光瑤道:“怎么回事?我應當說過,不要傷人!

        蘇涉道:“沒傷。嚇暈過去了!闭f著把手中那人扔到地上。

        金光瑤道:“把人放好!

        蘇涉忙道:“是!边@便把他方才亂丟的人提起,放到一旁的蒲團之上。藍曦臣一直緊盯著這人,此時他被放到自己身邊,撥開這人臉上濕淋淋的亂發一看,這個嚇暈過去的,果然是聶懷桑。應當是在蓮花塢調養完畢、折返清河的途中,被蘇涉攔下抓來的。

        他抬頭道:“你把懷桑也抓來做什么?”

        金光瑤道:“多一位家主在手,總能讓其他人更忌憚些。不過二哥請放心,你知道我過往對懷桑如何的,時機一到,我定會毫發無傷地放你們離去!

        藍曦臣淡聲道:“我應該相信你嗎?”

        金光瑤道:“隨意吧。相信不相信,二哥你也沒辦法啊!

        魏無羨明白了。

        鬧了半天,金光瑤根本不是要搞什么大陰謀。他這是準備逃跑了斂芳尊的手腕素以柔滑多變、寧彎不折著稱,能軟絕不硬碰硬。

        亂葬崗渾水摸魚作亂失敗,知道事情敗露,已經引起眾家公憤,后果嚴重,干脆準備一走了之。

        雖說這樣聽起來頗為丟臉,但實際上,卻是個聰明的選擇。斂芳尊的手腕素以柔滑多變、寧彎不折著稱,能軟絕不硬碰硬。蘭陵金氏以武力碾壓一家兩家、三家四家尚可,但若是大大小小所有家族都聯合起來要討伐他,重蹈當年岐山溫氏的覆轍,也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而且,魏無羨心中清楚,用不了多久,金光瑤也會和當年的他一樣,被釘上恥辱柱每日翻來覆去地鞭笞,到時候全天下人都會站在他的對立面。與其拖到那時,倒不如現在立刻撤離,先避一避風頭,保存實力,來日說不定還有機會卷土重來,東山再起。

        若金光瑤手上那只陰虎符的殘次品還能再用,說不定他還會背水一戰奮力一搏。不過,既然金光瑤都準備三十六計了,要么是陰虎符的復原品又壞了,或者使用次數有限制,要么就是在使用過程中,金光瑤也遭受了一些反噬,覺察到此物危險,不可濫用了。

        想通這些,魏無羨心中有了幾分底和考量。

        這時,殿后挖掘的一名修士奔了出來,跪到地上,惶恐萬狀地道:“宗主,宗主,挖不到啊,沒有!”

        金光瑤那幾乎是長在臉上的笑容出現了一絲裂縫,道:“什么叫沒有?沒有是什么意思?”

        那名修士道:“沒有就是……我們已經快把您指定的那塊地方翻過來了,根本沒有找到任何東西……”

        金光瑤臉色忽青忽白,極其難看。饒是如此,他也沒有責罵屬下,閃身重回后殿。蘇涉則把涼涼的目光,轉向了魏無羨和藍忘機。

        他哼地笑了一聲,道:“含光君,夷陵老祖,真想不到,咱們這么快又見面了。而且,形勢已經完全反轉了。怎么樣,滋味如何?”

        藍忘機一語不發。對于這樣無意義的挑釁,他一向從不理會。魏無羨心道,哪里反轉了。亂葬崗上你們是落荒而逃,如今不也是在落荒而逃?當然,他不會說出來刺激蘇涉的。

        可蘇涉的大抵是憋了多年,不需要人刺激也能怨氣沖天地自說自話。他滿面譏諷道:“到這時候了,你還是擺著這樣一副自以為鎮定冷靜的架子,準備端到什么時候?”

        藍忘機仍舊默然不語。藍曦臣則開口道:“蘇宗主,你在我姑蘇藍氏門下學藝期間,我們應當沒有虧待過你,何必如此針對忘機!

        蘇涉道:“我哪敢針對從小就天資傲人的藍二公子?我不過看不慣他那副總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的模樣!

        魏無羨簡直莫名其妙。

        雖說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知道,一個人的恨意可以來得毫無理由,卻也忍不住為蘇涉這顆脆弱敏感的心而無語。莫非是藍忘機從小就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讓蘇涉覺得自己備受輕視,所以才處處針對他?

        他心道:“若是這樣,那藍湛可真是冤死了。他小時候分明對誰都是這樣一張臉,就連以前對著我的時候,表情都沒多大變化,啊不對,有變化的,格外嫌棄,格外容易生氣。這蘇涉該慶幸他不是在云夢江氏學藝,否則就他這敏感的小心思,早就被我氣死了。我小時候每天都由衷地覺得自己是個驚世奇才,真他媽了不起。而且我不光心里面這么覺得,我還到處說呢!

        蘇涉在他們面前來回走動,冷笑道:“總是這樣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不過仗著你投了個好胎,出身優越,家世顯赫罷了!若換做是我,有你這些先天條件,也絕對不會比你差一點!你有什么資格目中無人?你真的以為自己品行有多高潔、多端方?!”

        他的聲音揚了起來,面色也有些激動,看見這幅模樣,魏無羨一下子有點眼熟。

        他忽然想起來,他還在一個地方見過蘇涉。

        屠戮玄武洞!

        他就是當時姑蘇藍氏那名急于把綿綿推出去送死、以求保住自己周全的門生!

        蘇涉應當也是想起了這樁令他羞愧憤恨不甘的舊事,走過藍忘機面前時,忽然發起一掌,朝他劈去。藍忘機正要迎擊,一旁的魏無羨卻搶先一掌劈回。

        蘇涉前不久才在亂葬崗上使用過一張傳送符,消耗了大量靈力,再加上夜雨中奔走攔截挾持聶懷桑,已是精疲力盡,因此這一掌威力并不如何,魏無羨正面迎了一記,除了胸口微悶,喉嚨里有輕微血腥氣翻涌了一陣,沒感覺有什么耗損,被蘇涉一掌劈得撞進了藍忘機懷里,還有力氣咆哮道:“你敢動我的人!”

        藍忘機原本神情微緊地要去察看他的情況,卻被這一句“我的人”吼得整個人一呆。蘇涉的臉也抽了抽,不知該說什么,半晌,扭曲著嘴角道:“……你……的人?”

        魏無羨又坐了起來,正要再給他好好重復一遍,對面的藍曦臣忍不住了,不抱什么希望地道:“……魏公子!”

        魏無羨忙道:“好的好的,藍宗主,那我換個說法。我是他的人!

        蘇涉額頭青筋暴起,喝道:“夠了!什么你的我的他的!”

        魏無羨立即道:“那行。這是你說的,夠了啊。你打也打了,氣該消了吧,趕緊到后面去幫金宗主挖地吧。別再動我們了。斂芳尊對澤蕪君還是尊敬有加的,你若是傷了含光君,你猜猜斂芳尊高興不高興?”

        他說到了點子上,蘇涉被他提醒,猛地記起這么回事,有心收手了?傻降仔挠胁桓,還要再諷刺幾句:“想不到傳說中叫陰陽兩道都聞風喪膽的夷陵老祖,也會怕死,哈!”

        魏無羨道:“好說好說。不過,我不是怕死,只不過還不想死!

        雖然覺得咬文嚼字無聊,蘇涉還是冷笑道:“怕死和不想死,有區別嗎?”

        魏無羨耐心地道:“當然有區別了。比方說我現在不想從藍湛身上起來,和我害怕從藍湛身上起來,這能是一回事兒?”

        蘇涉的臉都綠了。

        這時,忽然從魏無羨的上方,傳來輕輕的一聲笑。

        很輕很輕的一聲,幾乎讓人懷疑是聽錯了。

        可魏無羨猛地抬起頭,卻是真真切切地,在藍忘機的嘴角邊,看到了那抹還沒來得及消散、仿佛晴光映雪的淺淡笑意。

        這下,不光是蘇涉,連藍曦臣、金凌都怔住了。

        眾所周知,含光君永遠都是一副冷若冰霜、不茍言笑、仿佛了無生趣的面孔,幾乎沒人見過他笑起來的樣子,就算只是略略地勾一勾嘴角。

        誰都沒料到,看到他的笑容,竟然是在這樣一個場景之下。

        魏無羨的眼睛瞬間睜得又大又圓。

        半晌,他咽了咽喉嚨,喉結上下滾動了一輪,道:“藍湛,你……”

        正在此時,觀音廟的門外,又傳來了叩叩之響!

        這是今晚,第二次有人敲響這扇門。

        蘇涉將他的佩劍難平拔|出,握在手中,警惕道:“誰?!”

        靜默許久,無人應答。

        就在廟內眾人就快以為這敲門聲不過是暴雨夜中的錯覺時,大門猛地四分五裂!

        破門而入的風雨之中,一道靈光流轉的紫電正面擊中了蘇涉的胸口,將他向后掀飛。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