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101.恨生第二十一 4

101.恨生第二十一 4

        “……”

        “……”

        “……”

        “……”

        一片鴉雀無聲的死寂中,避塵直直掉到了地上。

        金光瑤左手一翻,指間拉出五條粗細不一的琴弦,另一端固定在腰間的金環暗扣里,右手則在弦上劃過,錚錚奏起。

        他扯出琴弦時,藍曦臣便喝出了聲:“不要聽!”

        可已經晚了,那些蘭陵金氏的修士們必定受過主人叮囑,有所防備,都搶先一步捂住耳朵,運起靈力阻隔琴音,藍忘機卻不知他們的暗號,錯過了防御的最佳時機,將這一段詭異的旋律盡數收入耳中。待他再想阻隔時,靈力卻已無法運轉自如了。

        金光瑤一松手,那幾根琴弦又嗖嗖地縮回腰帶里,和他的佩劍一樣,纏在他腰間,F在,藍忘機靈力已失,不成威脅,魏無羨脖子上的那一根琴弦,自然也撤去了。

        頸項間的細微刺痛一消失,魏無羨便迫不及待地朝藍忘機撲去。

        方才他那石破天驚的一句剖白,猶如蒼雷貫體,轟得藍忘機到現在還沒反應過來,一向波瀾不驚的面容上,竟然難得現出了幾絲茫然和懵懂。

        被魏無羨這樣雙臂攔腰、死命摟住,已經不是第一次,可這一次,藍忘機的身體卻仿佛變成了一塊笨重的木頭,僵得連雙手都不知該往哪里放。

        魏無羨道:“藍湛,我剛才說的,你聽到了嗎?!”

        藍忘機的嘴唇動了動,半晌,道:“你……”

        他說話從來言簡意賅,干脆利落,幾乎沒有斷斷續續的時候,此刻卻斷得無比遲疑慎重。須臾,又道:“你方才說……”

        似乎是想重復一遍,用以確認自己沒聽錯?赡欠N話,對藍忘機而言,確實太難以啟齒了。

        魏無羨立刻毫不遲疑地準備再說一次:“我說我是真心想和你……”

        “咳咳!”

        藍曦臣站在一旁,右手握成拳,抵到了唇邊。斟酌片刻,他嘆道:“……魏公子,你這話說的時機真對,場合也真對啊!

        魏無羨半點誠意也沒有地道歉:“真是對不住,藍宗主,我真是一會兒都不能再等了!

        金光瑤也像是一會兒都不能再忍了。他轉頭對數名屬下道:“去殺靈犬!不要讓我看到它又把什么人引來!

        “是!”

        這一批修士離開后,金光瑤又折回觀音廟內,道:“還沒挖到嗎!”

        廟中修士道:“宗主,可能是您當初埋得太深了……”

        話音未落,天邊忽然一道慘白的閃電爬過,片刻之后,驚雷乍起。

        金光瑤望了望天,臉色微沉。不一會兒,空中飄起了斜斜的細小雨絲。

        魏無羨抓著藍忘機,原本還在試圖把胸口爆滿的萬語千言噴薄而出,冰冷的雨絲飄到臉上,讓他稍稍冷靜了些。

        當年血洗不夜天后的那一晚,也是像這樣,驚雷陣陣,飄著夜雨。

        金光瑤對藍曦臣道:“二哥,下雨了,進廟去避一避吧!

        即便藍曦臣已經受制于他手,他對藍曦臣卻依舊禮數周全,不苛待半分,相處種種都與往日無異,只是格外客氣一些,叫人即便是有脾氣也很難沖他發,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藍曦臣原本就是個沒什么脾氣的人。

        金光瑤率先邁過門檻,步入廟中,其他人隨之而入。進了廟,抬頭一看,魏無羨和藍忘機都怔了一怔。

        這座觀音廟內部寬敞,頗為大氣,紅墻金漆都完好如新,看得出時常有人精心打理。那些修士們在大殿后方掘土,不知已掘得有多深了,仍然沒能挖出當初金光瑤埋的那樣東西。神臺上供奉的觀音像眉目如畫,比之尋常的觀世音像,少了幾分慈眉善目,多了幾分清秀和美。讓他們微怔的,是這尊觀音神像,居然和金光瑤長得幾乎有八分相似。

        魏無羨心道:“……難道金光瑤是個這么自戀的人???坐到督統百家的仙首都不夠,還要按著自己的模樣雕一座神像,接受萬人朝拜和香火供奉???還是說這是什么新修煉法門?有可能,多半和他埋在地下的那件東西有關!

        藍忘機的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起:“坐!

        魏無羨的思緒立即被拉回。藍忘機找來了廟中的四個蒲團,兩個給了藍曦臣和金凌,兩個留給他和魏無羨。但不知為何,藍曦臣和金凌都把蒲團挪得離這邊甚遠,而且不約而同地在眺望遠方。

        很好很好。越遠越好。

        金光瑤等人已繞到殿后,去察看掘地情況。魏無羨拉著藍忘機,在蒲團上坐了下來。

        不知是不是還有些心神恍惚,藍忘機被他拉得身形一晃,這才坐穩。魏無羨略略平復心緒,凝視著藍忘機的臉。

        他垂著眼簾,看不出來什么情緒。魏無羨知道,光憑方才那幾句話,藍忘機恐怕還沒相信他。

        被一個劣跡斑斑卻毫不知情的人笑著凌遲了這么久,他無法立刻相信,這才是人之常情。

        想到這里,魏無羨心尖疼得有些發顫,不敢再繼續深想。只知道,得給他再來幾劑猛藥。

        他道:“藍湛,你,你看著我!

        他聲音還有點發緊。

        藍忘機道:“嗯!

        深吸了一口氣,魏無羨低聲道:“……我記性是真的很差。從前的事,有很多我都想不起來了。包括不夜天那次,那幾天里究竟發生了什么,我一點兒也不記得了!

        聞言,藍忘機微微睜大了眼。

        魏無羨猛地伸出雙手,緊緊抓住他的雙肩,接著道:“但是!但是從現在開始,你對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我都會記得,一件也不會忘!”

        “……”

        魏無羨道:“你特別好。我喜歡你!

        “……”

        “或者換個說法。心悅你,愛你,想要你,隨便怎么你!

        “……”

        “我想一輩子都和你一起夜獵!

        “……”

        魏無羨并起三指,指天指地指心道:“還想天天和你上|床。我發誓我不是什么一時興起也不是像以前那樣逗你玩兒,更不是因為感激你?傊裁磩e的都沒有,就真的只是喜歡你喜歡到想和你上|床。你要是不喜歡聽我說謝謝我就不說,你要是喜歡咬我你就到處咬。你愛怎么來就怎么來,我都喜歡,只要你愿意和我……”

        話音未落,忽然有一陣狂風呼嘯而入,撲滅了觀音廟內的排排燭火。

        不知不覺間,細雨變成了暴雨,觀音廟外搖擺碰撞的燈籠也早已被雨水澆熄。四周驀地陷入一片漆黑。

        魏無羨也發不出聲音來了,只能伸出雙手。

        黑暗之中,藍忘機已猛地將他抱緊,堵住了他的嘴。

        什么都看不清。

        但他們的胸膛彼此緊密相貼,兩顆心避無可避。魏無羨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藍忘機那顆正在瘋狂跳動的心,還有那份幾乎破心而出的炙熱。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