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99.恨生第二十一 2

99.恨生第二十一 2

        藍忘機回頭看他,道:“正常?”

        他的聲音聽似平靜,又問了一句:“不要往心里去?”

        魏無羨沒什么多余的心思去揣摩他話語的意思,只覺得必須好好道歉補救,立刻,正在這時,老板娘卻咚咚咚跑上樓來,叩叩地敲了敲房門,道:“二位公子,二位公子!睡下了嗎?”

        藍忘機這才挪開目光,去系外袍的衣帶。魏無羨忙把另一只靴子也匆匆套上,道:“沒睡!不是,睡了睡了,等會兒我披個衣服再起來。怎么了?”

        等到藍忘機穿戴妥當,可以見外人了,他才走過去開了門。老板娘站在走廊上,賠笑道:“這么晚打攪你們休息真真不好意思,莫見怪。不過我也是沒辦法,剛才住你們樓下的廚娘說有水滴到她屋里,怕是從你們這兒漏下去的,所以我來看看……”她把頭探進屋里,登時大驚:“這這這,這怎么回事!”

        魏無羨摸了摸下巴,道:“我才是不好意思,老板娘對不住了。今晚喝多了酒發酒瘋,想洗個澡,一高興打了木桶兩下,這就打散了。真是對不住,我賠!

        說完他才猛地想到,他能賠個屁。他們一路出行,所有的花銷都是藍忘機一個人負責,到頭來付錢的還不是藍忘機。

        老板娘嘴上說著“沒事沒事,好說好說”,臉上卻無比的心痛,走進屋來道:“那水怎么就漏下去了呢……這房里怎么連放個腳的地方都沒了……”她彎腰撿起幾個墊子,又是大驚:“這這這,這里怎么有個洞!”

        正是被藍忘機用避塵戳出來的那個。

        魏無羨把手插|進略微散亂的頭發里,道:“哎,也是我不好,剛才拋著劍玩兒,就……”

        還沒說完,藍忘機已撿起地上的錢袋,放了一錠銀子在桌上。

        老板娘捂著心口,還是忍不住數落了幾句:“公子啊,不是我說你,劍那么危險的東西,怎么能瞎拋著玩兒呢,把席子和地板戳個洞倒沒什么,傷到人怎么辦!

        魏無羨道:“是是是,老板娘說的是!

        老板娘拿了銀子,道:“那就這么著吧。天也這么晚了,你們先歇著,我給你們換一間房,廚娘也換個地兒睡,明早再修!

        魏無羨道:“好的,謝謝。等等,那,麻煩要兩間!

        老板娘奇道:“怎么又要兩間了?”

        魏無羨沒敢去看藍忘機,低聲道:“……我喝多了酒就發酒瘋,您也看到了,又摔東西又玩兒劍的,怕傷著人!

        老板娘道:“那確實!”

        應了之后,果然給他們換了兩間房,安置完畢,這才提著裙擺下樓。魏無羨道過了謝,打開自己那間的房門,一回頭,藍忘機站在走廊上,一手拿著避塵,一手輕輕捏著他的抹額。

        魏無羨本想立刻躲進房去,這么一看,卻被絆住了腳步。斟酌萬千,才謹慎又誠摯地道:“藍湛,今晚的事,對不起啊!

        沉默一陣,藍忘機低聲道:“你不必對我說這兩個詞!

        等他重新把抹額端端正正地佩好后,又變回那個端方自持的含光君,略一點頭,道:“好好休息,明日趕路!

        聽到這八個字,魏無羨的心倒是稍稍明朗了些。

        就算他干了這樣不太體面的事,至少,明天還是可以繼續和藍忘機一起趕路的。

        他笑了笑,道:“嗯,你也是。好好休息,明日趕路!

        然后邁進房里,反手關上了門。

        魏無羨靠在門框上,等聽到外邊傳來藍忘機不輕不重也關了門的動靜后,立刻提手,打了自己一耳光。

        他重重坐到木榻上,把還燙得厲害的臉埋進手掌里,埋了好一會兒,熱度也沒有退下來。臉上的也是,身體里的也是。

        魏無羨知道,他若是繼續留在這里,想著藍忘機就在距離他一墻之隔的地方,想著不久之前他們還在做什么事,怕是今晚都別再想有片刻的安寧了。

        他不想從走廊樓梯經過大堂被旁人覺察到,直接推開了木窗,蹬上窗欞,輕飄飄地一躍而出,像只黑貓一般,無聲無息地落在客棧外的一條街道上。

        夜已深,街上無人,正好方便魏無羨一個人發足狂奔。

        奔過方才藍忘機醉酒時涂鴉過的那面墻,他才駐足,停了下來。

        墻上盡是些亂七八糟的兔子、山雞、小人頭?粗粗,魏無羨又想起藍忘機畫它們時全神貫注的模樣、畫完之后拉著自己要他來欣賞的模樣,忍不住牽了牽嘴角。

        一股無與倫比的后悔涌上心頭。

        若是他沒趁酒心恣意妄為就好了。起碼現在還能裝作正直無比、心無旁騖,死皮賴臉地蹭在藍忘機床|上,擠在他身旁怡然裝睡或者安然入睡,而不是深夜里不得安眠,沖出客棧在大街上無頭蒼蠅一樣狂奔發泄。

        魏無羨伸出手,拂過墻上那兩個正在噘著嘴親吻的小人頭,來到上方的“藍忘機到此一游”,在“藍忘機”這個名字上,用指尖描摹了一遍這三個字的軌跡。

        一遍,兩遍,三遍。

        忽然,從墻壁的拐角那邊,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和人聲。

        一個少年道:“誰這么缺德!在墻上亂寫亂畫!”

        魏無羨:“……”

        另一個少年道:“是啊,這家主人早上起來發現墻變成這樣了,肯定又要說是我們干的!

        “擦掉,快擦掉!來幫忙啊!

        一個悶悶的聲音道:“這哪兒能擦掉,除非鏟一層墻皮下來……”

        一聽到這個聲音,魏無羨立刻轉了過去,道:“別的不用鏟,把這個名字鏟掉就行!

        拐過墻角,一群大眼小眼都齊齊蹬著突然冒出來的他,正是白日里在船邊泅水鬧溫寧的那些少年。而溫寧正站在他們中間。

        他看上去有些愕然:“公子,你怎么在這里?”

        魏無羨道:“你們才是呢,夜半三更的,怎么在這兒?”

        他說的是那些少年,揮手要驅散他們。這群少年十分不滿,溫寧道:“都回去吧,該休息了!

        眾少年這才勉強應了,沖他揮手,道:“那我們明天再一起玩!”

        溫寧卻只是揮手,并未答應。他自己也不知道,明天會在哪里。

        只剩兩人后,魏無羨道:“你怎么被他們纏上了?”

        溫寧道:“方才我走進一條巷子里,恰好看見他們睡在里邊,剛要退出來,就被他們抓住了!彼锌溃骸耙膊慌挛!

        魏無羨微微一怔:“睡在巷子里邊?”

        溫寧道:“是啊。這都是一群流浪兒!

        魏無羨沉默了。

        方才他驅散這群少年,是以為他們有地方可回,深夜不歸,家里有人會擔心,誰知道,他們回也是回一條漏風的小巷。

        他也曾經是這樣夜宿街頭、找塊稍微干凈的土地都能酣睡一宿的流浪兒。

        等了一陣,溫寧沒等到藍忘機出來,奇怪道:“藍公子呢?”

        魏無羨低頭道:“嗯,他休息了,我出來隨便轉轉!

        溫寧道:“是出了什么事嗎?”

        魏無羨道:“沒什么事,明天就好了,繼續趕路!

        溫寧也不多問,道:“好吧!

        魏無羨看著他,心道,其實現在的溫寧也是一樣的。

        在如今的這世上,溫寧也是一個流浪兒。一個親近的人、甚至認識的人都沒有,也并不是一個很有斷決力、擅長自己拿主意的人。以前是跟在溫情身后,現在是跟在魏無羨身后,除了這樣,他大概也不知道應該去哪里,還能夠去哪里。

        但是,他還是一直希望,終有一天,溫寧能找到自己的路。

        魏無羨拍了拍他的肩,正要說幾句話,忽然,溫寧的瞳孔急劇縮小,眼白翻了起來。魏無羨立即屏息凝神。

        附近有邪祟之物躁動了!

        魏無羨沉聲道:“哪個方向?”

        溫寧伸出一只手,指道:“西邊方向,約五百步!

        只有五百步?應該是他和藍忘機白天經過了的地方,那為何他們當時沒覺察到異象?

        魏無羨道:“多少?”

        溫寧道:“很多,近百。還有活人!”

        事態緊迫,魏無羨朝西街奔去。順著溫寧指出的方向一口氣奔走五百多步,剎住身形,這才發現,這果然是他們白天經過的地方。不但經過了,而且還進去了——正是那家前身是思詩軒的大客棧!

        魏無羨抬腿就是一腳,將已經閂起來的客棧大門踹得一聲巨響,喝道:“里邊有人沒有,開門,醒醒!”

        溫寧也是一腳,這一腳,卻把完整的兩扇大門踹得轟然倒下了。

        一樓大堂里黑黢黢的一片,店里沒客人,伙計們都不用招呼,所以沒有點燈,若不是黯淡的月光透了進來,怕是已伸手不見五指。

        魏無羨前腳剛邁進去,便有一股灼熱的氣浪撲面而來。

        這氣浪燙得仿佛置身火海,魏無羨險些被逼得倒退出去。定定神,拔出腰間笛子,繼續往里走。沒走幾步,忽然踢到地上一樣東西。

        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他的靴子,一個滿面血紅的人大叫道:“熱!熱啊熱啊熱。。!燒死我了!”

        正是白天客棧里那名脾氣極壞的伙計!

        他手中有寒光一閃,魏無羨一腳踩下,踩中了他的右手,這只手里持著一把估計是從廚房里拿來的切肉尖刀。魏無羨正要附身查看他的情況,前方卻忽然亮起幽幽一縷綠焰。

        那縷綠焰越來越亮,越燒越旺,最終化成了一個周身都被火焰包裹的人形,隱約看得出來是個男人,張開雙臂,嘶聲慘叫著朝魏無羨踉蹌而來。

        這必定是十幾年前在思詩軒里被燒死的嫖|客。魏無羨冷笑一聲,左手推開溫寧,右手把笛子又插了回去,迎上前去,飛起一腳踹中它腦袋,罵道:“你他媽這個時候出來鬧,找死!”

        那東西被他踢了這一腳,整個人形都萎縮了,周身火焰瞬間熄滅。魏無羨踹完之后,稍稍泄了點火,這才想起自嘲一句:“找什么死,早死了!

        他搖搖頭,蹲下繼續察看那名已經暈過去的伙計。

        方才果然不是他看錯了,這名伙計的臉,確實是紅色的。這紅是一種仿佛周身皮膚都被開水煮過的熟肉紅色,而且他還起了一臉的燎泡,看起來駭人又惡心。

        魏無羨取出袖中應急治傷的藥粉,拆了五六包往這伙計臉上撒去。藥粉極佳,他臉上的燎泡立刻消退了大半,昏迷中的呻|吟也沒那么痛苦了。

        看見效奇快,魏無羨又想起來,這些藥粉包都是藍忘機給他的。每次他們出發之前,藍忘機都會把各種必備事物整理好,放到他桌上,魏無羨只需要裝進袖子里就行。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把拆開了的藥粉紙包又撿了起來,一張張折好,收回袖中。

        燒死是慘死,這種死法很容易滋生怨靈,然而這客棧里的殘魂都很弱。如果縱火兇手真是金光瑤,那么他也一定下過狠手處理它們,才能把火場亡魂的怨氣折磨得殘存無幾。再加上事情已經過去十幾年,所以此地的怨靈們才只是輕微作祟,只能引發幻覺、騷擾此地居住者的正常生活,而無法真正地傷人害人。如果它們作祟超出了人的容忍限度,很快就會被鎮壓或者抹殺。不久之前他和藍忘機進到里面來的時候,都一致判斷它們不會有多大害處,所以才敢暫時放置,而不是立即處理。

        可是,這些原先并不危害人身的怨靈卻在此刻突然之間兇悍程度倍漲,一定是出了什么變故!白児省庇址譃樵S多種,如可能風水被改變了,或者這附近有其他的兇邪惡煞出世,給它們帶來了影響,或者這間客棧被人設了什么陣。但,風水改變非一朝一夕之事;如果附近有其他厲害的邪祟出世,溫寧不會覺察不到;客棧若是被人動過手腳,魏無羨更不可能看不出來。所以,只剩下最后一種可能。

        害死他們的兇手,到這附近一帶來了。

        這些原本茍延殘喘的怨靈感應到放火燒死他們的人回來了,于是,便被激起了兇性!

        排除其他可能,就只剩下這一種最可信。但金光瑤怎么會在這個時候,恰恰出現在他云夢的故鄉?

        魏無羨還沒作出判斷,躺下地上的那名伙計忽然爬了起來。

        他一站到魏無羨面前,魏無羨立即看出,這具身體并不是在被他真正的主人操控。

        “它”重新抓起了那把切肉尖刀,雙手緊緊握著,閃亮的刀尖對準魏無羨,目光怨毒。魏無羨示意溫寧不動,“它”卻沒有拿刀去刺魏無羨,而是歪歪扭扭地走了幾步,繞過他們,沖出客棧大門,朝一個方向追去。

        恐怕是要追兇手報仇去了!

        若真是去追金光瑤,那么他應該還沒走遠。當機立斷,魏無羨對溫寧道:“你知道我和含光君住的是哪個客棧吧?幫我去跟他說一聲,我先跟緊他!”

        若不跟緊,說不定轉眼就要跟丟了。不知金光瑤來這里是要干什么,說不定藍曦臣也受制于他身邊,萬一拖得久了,澤蕪君有什么差池,藍忘機必然也……總之事不宜遲!

        那名伙計奔跑的姿勢十分別扭,仿佛是一個被裙子牽住腿腳的女人在小碎步跑。由此魏無羨判定,附身在他身上的,應當是當年思詩軒的一名妓|女的怨靈?杀寂茏藙菘v然詭異,速度卻越來越快,魏無羨跟了他一程路,約一炷香后,兩人奔出了城,進入了一片森森的古林。

        莽莽深林,古木參天。魏無羨緊跟前方身影,頻頻回頭,不知為何藍忘機還沒有跟上來,溫寧去報個信,應該要不了這么久。再一轉身,前方便出現了隱隱的火光。

        就在那里!

        可正在這時,那名伙計手中的尖刀卻突然掉落,人也跌坐在地。

        魏無羨搶上前去一看,他臉上的燎泡又起來了,體內的怨靈又激動了。這也意味著,兇手,已經離他們很近了!可同時,這具肉身已經快承受不了這么大的怨氣了,再讓他跑下去,必然有恙。魏無羨暗罵自己粗心,心急之下竟然險些害了這個普通人,低聲道:“張嘴!

        被附身的伙計當然不會聽他的,魏無羨也沒指望“它”聽話,不過意思意思而已,直接左手掐住了伙計的喉嚨,逼他張嘴,右手翻出一張符篆,塞進他口里,再手動閉緊他牙關,旋即閃身避開。

        那名伙計捂著嘴,臉色青紅交替一陣,片刻之后,突然從口中噴出一道洶涌的綠焰。

        綠焰之中,依稀能辨出一個扭曲的女人頭臉,仿佛正在嘶嚎尖叫,一閃而逝,灰飛煙滅;镉嬕搽S即癱軟地倒在了地上。

        看他臉色已不再是像被煮熟了一般的猩紅,回復了正常,魏無羨無暇再去顧他,又拆了一包藥粉撒在他臉上,將這名伙計拖入草叢之后,朝火光之地悄然無聲地潛行而去。

        待看清那是個什么地方后,卻忍不住一陣愕然。

        高坡之下,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座燈火通明的觀音廟。

        觀音廟外站著數名負箭持弓、拔劍在手的修士,著清一色的金星雪浪袍,正在警惕地四下游走。魏無羨立刻俯下身去,藏在灌木叢后。

        讓他愕然的不是這是一座觀音廟,也不是那些蘭陵金氏的修士,而是站在廟宇庭院的那個白衣人。

        藍曦臣。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8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