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95.寤寐第二十 6

95.寤寐第二十 6

        魏無羨道:“壞了壞了,插壞了!”

        他撲到席子上,雙手撐在避塵劍鋒刺出的那個洞兩邊,抬頭道:“藍湛,你看看你,把人家店里的席子和地面弄成這樣,要賠了!

        藍忘機道:“賠!”

        說完又拔|出避塵,似乎還想再刺幾下,魏無羨連忙撲回去攔住他,道:“你怎么回事?喝個酒怎么變成這樣了,嗯?到處干壞事!

        他的語氣是責備的。藍忘機看看他,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地上那個洞,仿佛忽然醒悟,一下子把避塵丟開了。

        避塵的劍柄乃是以經過密法煉制的純銀鍛造的,劍身如真正的冰刃一般晶瑩剔透,極薄,卻削鐵如泥,因此整把劍看似輕靈,似有仙氣飄逸,實則極有分量,摔到地上“咚”得一聲悶響,骨碌碌滾開。魏無羨右手握著劍鞘,足下一挑,將之挑起,避塵又穩又準地正正插入劍鞘之中。

        他教訓道:“這么危險的東西不要亂扔!”

        聞言,藍忘機坐得更端正了,低下頭,一副知道自己做錯了、虛心受教的樣子。從來都是藍忘機一本正經地教育他,也只有在喝了酒之后,他才有機會教育做錯事的藍忘機。魏無羨抱著手,避塵插在手臂之中,歪頭看他,忍笑忍得渾身發抖。

        他真是太喜歡喝醉酒的藍忘機了!

        他一醉,魏無羨這幾日來的進退維谷、寸步難行瞬間一掃而光,仿佛之前渾身沒出發的浪勁兒都找到了用武之地。

        繞著正襟危坐的藍忘機走了兩圈,魏無羨旋身坐到他身側,拈著破損的衣角給他看,道:“看看你做的好事,把我衣服弄破了,回頭要給我補起來知道嗎?”

        藍忘機點點頭,魏無羨道:“你會補嗎?”

        藍忘機搖搖頭,魏無羨惡霸風十足地道:“就知道你不會。不會就學,反正你得給我補衣服。知道嗎?”

        看到藍忘機又點了頭,魏無羨心滿意足地拿起了一張坐墊,趁沒人發現,把它蓋到被避塵戳出來的那個洞上,假裝什么事都沒發生。

        藍忘機把那只精致漂亮的小錢袋從懷里拿出來,送到魏無羨眼前,邊抖邊道:“賠!

        魏無羨道:“知道你有錢,收好收好……你在干什么?”

        藍忘機把錢袋塞進了他的懷里。

        魏無羨摸摸胸口那個沉甸甸的鼓包,道:“給我?”

        把錢袋塞進去之后,藍忘機幫魏無羨拉好衣領,還拍了拍他的胸口,像是怕他弄掉了,道:“收好!

        魏無羨道:“真的給我?這么多錢!

        藍忘機道:“嗯!

        窮人魏無羨感恩戴德道:“謝謝謝謝,發了發了!

        誰知,一連聽到兩個“謝謝”,藍忘機的眉宇立刻蹙了起來。

        他一下子把手伸進魏無羨懷里,把錢袋又搶了回來,道:“不要!”

        魏無羨剛拿到手的錢又沒了,愕然道:“不要什么?”

        藍忘機很失望又很克制的模樣,只是默默搖頭,無精打采地把錢袋收回,看上去有點傷心。

        魏無羨道:“你剛才不是說給我嗎?怎么又不給了?你怎么說話不算話的?”

        藍忘機轉了個身,魏無羨扳著他的肩膀轉回來,哄道:“看我,別跑。來來來,看我!

        于是藍忘機看他。兩人都死死盯著對方的臉,近在咫尺,近到連藍忘機纖長的睫毛都能數清楚。清冽的檀香,曖昧的酒香,兩種氣息,縈繞在微不可查的呼吸之間。

        對視了好一陣,魏無羨的心跳得越來越厲害,終于撐不下去了,率先敗退,挪開了視線。

        他道:“好吧!你贏了。我們換個游戲來玩。還是和以前一樣,我問你答,不許撒……”

        誰知,才說到第一個“玩”字,藍忘機忽然道:“好!”

        他抓起魏無羨的手,一陣風一樣地掠出了房門,沖下了樓梯。

        魏無羨懵著被他拉下了大堂,一樓的老板娘和她的伙計們圍著一張長桌在吃飯,藍忘機看也不看她們,埋頭拽著魏無羨往門外沖。老板娘起身道:“怎么啦?二位公子,是飯菜不合口味嗎?”

        魏無羨百忙之中抽空道:“合!尤其是那個酒,真是給勁兒……”話音未落,藍忘機已拖著他跑出了客棧。

        可已經到了大街上,他卻仍沒有停下的意思,繼續飛馳,魏無羨道:“你究竟是要去哪兒?”

        藍忘機一語不發,奔到一戶人家的院子前,這才突然剎步。魏無羨覺得奇怪,正要問話,他卻豎起一指,抵在唇前,道:“噓!

        他腳底一點,輕飄飄地帶著魏無羨,掠上了這戶人家的墻檐,扒在瓦上,低聲道:“看!

        看他神神秘秘的,魏無羨的好奇心越來越重,順著他專注的目光望去,望到了院子里的一個雞窩。

        “……”魏無羨道:“你讓我看的就是這個?”

        藍忘機輕聲道:“走!

        魏無羨道:“做什么?”

        藍忘機已倏然躍起,落在了院子中央。

        若是這戶人家的主人醒著,忽見一個容貌驚為天人的白衣男子乘月光飄然而至,必然要懷疑是九天謫仙落凡塵?伤{忘機做的事卻一點兒也沒有什么謫仙之風,他慢吞吞地在院子里摸索,魏無羨越看越不對勁,也跟著跳下墻頭,拉拉他的抹額,道:“你究竟要干什么?”

        藍忘機一手按著自己的抹額,一手伸進了雞窩。

        在雞窩里睡得正香甜的幾只母雞驟然驚醒,狂拍翅膀,飛奔欲逃。藍忘機目光一凜,出手如電,將最肥的那只抓在了手里。

        魏無羨驚呆了。

        那只黃花母雞在藍忘機手里咕咕直叫,藍忘機鄭重其事地把它送到魏無羨懷里。魏無羨道:“什么?”

        藍忘機道:“雞!

        魏無羨道:“我知道是雞。你給我雞干什么?”

        藍忘機緊繃著臉,道:“送你!

        “送我……好吧!

        看樣子如果魏無羨不收,他就又要生氣了。魏無羨接了那只雞,道:“藍湛,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嗎?這雞是有主人的。你這叫偷!

        堂堂仙門名士含光君,如果傳出去被人家知道他喝醉了就會出去偷人家養的雞……不敢想象。

        可這個時候的藍忘機只聽他愛聽的話,不愛聽的就統統假裝沒聽見,繼續埋頭忙活,雞窩里“咯咯”、“咕咕”一片雞飛蛋打,慘不忍聆。

        魏無羨道:“這可不是我讓你干的!

        兩人一人抱了一只瑟瑟發抖的母雞,翻出墻來,走了一段路,魏無羨還在納悶藍忘機為何忽然要偷雞,難不成想吃?忽然,他發現藍忘機烏黑的頭發上沾了一片雞毛。

        “噗”的一聲,魏無羨看不下去了。正要伸手幫他拿掉,誰知,藍忘機又是一個飛身,掠上了一棵樹。

        這棵樹長在人家的院子里,長勢太好,枝葉伸出了院墻。藍忘機就坐在一根樹枝上,魏無羨仰頭道:“你又怎么了???”

        藍忘機俯首道:“噓!

        聽到這聲,魏無羨覺得,估計他接下來要做的是和偷雞差不多的事。

        只見藍忘機伸手,在樹梢上摘了個東西,朝下邊扔來。魏無羨一手抱著母雞,另一手接住,拿到手里一看,是一顆半青不紅、圓溜溜的大棗子。

        果然。偷完雞,又來偷棗子了!

        偷雞摸栆這種事,魏無羨并不陌生,以前少年時候還很愛干,而且要拉著一幫人前呼后擁聲勢浩大地一起干。但是如果把同伙換成藍忘機,這就很讓人驚悚了。不對,不能算是同伙,藍忘機這分明就是主謀。

        想到這里,他腦中忽然白光一閃。

        之前在蓮花塢,他帶著藍忘機看云夢舊地,對他講了不少自己小時候的趣事,其中,就有許多諸如此類的“光輝事跡”。莫非是藍忘機聽下了,記住了,心中也躍躍欲試想體會一番?

        很有可能!

        姑蘇藍氏家教甚嚴,藍忘機從小就被關在家里讀書寫字,一言一行都按著長輩們給的標準來,從未做過這些不成體統的胡鬧之舉。清醒的時候不能做,所以趁醉了之后來做?

        棗樹上的藍忘機出手如風,不過一會兒,便把這棵樹的棗子席卷而空,摘了個精光。將它們盡數裝入乾坤袖里,這才跳下樹來,打開袖子,給魏無羨展示他的“戰利品”。

        看著這些圓滾滾的棗子,魏無羨簡直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半晌,贊道:“……好好好,厲害!干得漂亮!”

        對他的贊美,藍忘機安然受之,拉開魏無羨的袖子,一邊把偷來的棗子通通倒進去,一邊道:“給你。都給你!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7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