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91.寤寐第二十 2

91.寤寐第二十 2

        溫寧連忙拿起船槳,朝他指的方向劃去。未過多久,渡船拐入一條分流,又行了一陣,駛入一片蓮湖。

        湖中蓮葉高低錯落,亭亭如蓋。細長的渡船破開挨挨擠擠的蓮枝,往蓮塘深處劃去。從上空看,渡船經過的地方,帶起一線的碧葉搖擺。

        在掩映的碧傘之中穿行,撥開一片寬大的荷葉,驀地看見一只又一只飽滿的大蓮蓬藏在底下,那一剎的心情,仿佛是忽然發現了一筆小小的寶藏。

        魏無羨笑吟吟地正要伸手去摘,藍忘機忽然道:“魏嬰!

        魏無羨道:“怎么了?”

        藍忘機道:“這片蓮塘,可有主人!

        魏無羨一臉問心無愧:“當然沒有!

        當然有。打從魏無羨十一歲起,就常常在云夢的各個蓮塘里偷摘蓮蓬。原本已洗手不干多年,但眼下要弄點口糧繼續趕路,不得不重出江湖了。

        藍忘機卻淡聲道:“我聽說這一帶的蓮塘都是有主的!

        “……”魏無羨道:“哈哈哈哈哈哈是嗎,這也太可惜了。我都沒聽說過呢。那咱們走吧!

        既被戳穿,他自然不好意思再叫藍忘機和他一起做這些胡鬧的事,堂堂含光君去偷人家的蓮蓬吃,怎么聽怎么不像話。去正訕訕的要去把槳,藍忘機卻舉起手,帶頭摘了一個蓮蓬下來。

        他把這個蓮蓬遞給魏無羨,道:“下不為例!

        魏無羨狂摘一氣,貪得無厭地拼命往船上堆,堆得渡船上幾乎沒有落足之地,三個人都坐在碧綠的蓮蓬堆里。撕開綠色的皮,里面是一層蓬松的棕色。一顆一顆的蓮蓬粒外皮嫩青,蓮子雪白,蓮心又是更嬌嫩水靈的青。

        用一船的蓮蓬填了肚子,順水又飄了一兩個時辰,他們才在云夢的另一處碼頭上了岸。

        碼頭坐落在一座小城里,淺水處聚滿了小小的漁船,船上岸上的幾名漁夫和一名女子正在高聲對罵著什么,火氣高漲,似乎恨不得抄起魚叉衣叉大戰一場。一些光著膀子、麥色皮膚的少年在江邊游來游去,邊看熱鬧邊扎猛子。忽見一艘渡船悠悠而來,船尾的一人低著頭,船中那兩名年輕男子卻都容貌出眾。尤其是端坐在最前的那名白衣男子,素衣若雪,氣度出塵,平時可難見到這樣的人物,正在叫罵的雙方不由得都住嘴瞪圓了眼,使勁兒往這邊瞅。

        對旁人的這種目光,藍忘機早已能做到視若無睹,渡船靠岸,率先站起身來,上得岸去,回頭拉魏無羨。幾名江邊游水的少年卻魚兒一般地聚了過來,七八顆腦袋浮在渡船邊。一名少年道:“這么多蓮蓬,你們是賣蓮蓬的么?”

        魏無羨把被剝空了的蓮蓬皮給他們看,笑瞇瞇地道:“賣給你們,你們肯吃?”

        那原先正在大罵的女子十分敏巧,立即換了一副面孔,笑道:“幾位公子打哪兒來?走親戚么?還是來玩的?要住店么?”

        魏無羨原本的意思是從此地上岸,再趕去蘭陵的,因此并沒有停留的打算,正要笑著謝絕,藍忘機卻道:“住店!

        魏無羨一怔:“含光君?”

        藍忘機看他:“你身體狀況未明!

        此前在亂葬崗魏無羨消耗了太多精力,精神和身體都長時間維持緊繃狀態,幾個時辰前又被江澄氣得幾乎七竅流血,好一陣才緩過來,這樣的狀況確實需要好好檢查一番。雖然他現在感覺并無大礙,但若硬撐,難保關鍵時刻不突發意外。而且這兩天耗神耗力的不止他一個,藍忘機也是片刻都沒有消停。就算他不需要休息,藍忘機也需要休息。

        魏無羨道:“是我急躁了。那先去找個地方住下,檢查一下吧!

        他們兩人都上了岸,可溫寧還在船上下不來。那群游水的少年見他膚色慘白,脖子面頰上還有奇怪的紋路,低著頭默默不語,怪模怪樣,不覺得害怕,反而覺得好玩,十幾雙手扒著船舷不住搖晃,晃得溫寧幾乎站不穩。

        魏無羨回頭一看,立刻道:“喂!干什么,不許欺負他!

        溫寧忙道:“公子,我下不來啊!

        正求助著,又有兩個少年用手拍打水面,拍起水花去濺他。溫寧苦笑著束手無策。若是這群少年知道,被他們圍著瞎鬧騰的這個“人”,輕而易舉就能徒手把他們撕成零散的碎塊兒、連骨頭渣子都捏的粉碎,怕是早就魂飛魄散逃回家去了,哪還敢這樣找樂子。

        魏無羨把僅剩的幾個蓮蓬拋了過去,道:“接著!”那幾名少年立即一哄而散,搶蓮蓬去了。溫寧這才狼狽地跳上岸來,拍了拍濕淋淋的衣服下擺。

        三人步入城中,溫寧不喜人多的地方,過了一會兒便又消失了。那名女子則從碼頭一直跟了過來,原來她是在城里開了一家客棧,方才在碼頭和幾個欺負她伙計的漁夫吵架。她熱情無比地推薦自己,想要魏無羨和藍忘機到自家客棧去歇腳,一路糾纏:“真的!房間不說大吧,但是絕對干凈。酒菜也好,都是家常菜,包吃得滿意!

        魏無羨一直聽著,笑而不語。這種到處積極拉客的一般都是小店,他本人是什么地方都能住,有錢睡豪房,沒錢睡樹根。但此時藍忘機在他身邊,他是絕對沒法想象藍忘機躺在樹下、或者擠在臟亂小房間里的模樣的,只想找間體面的客棧。恰在此時,路過一間三層樓的客棧,魏無羨頓住腳步,對藍忘機道:“藍湛,就這……”

        還沒說完,他看到了客棧的大堂,便收住了話頭。

        那女子看了一眼,驚道:“哎喲,二位公子不是想住這家吧?”

        這間客棧雖然從招牌到店面都甚為氣派,漆金點翠,桌椅擦得亮堂堂,可大堂里卻只有一個客人,一個布衫老頭正在就著一碗茶水吃花生米;镉嬕捕紤脩玫,無精打采,呵欠連天。二樓更是直接上了一把大鎖。

        魏無羨道:“怎么,這家生意很差么?”

        不應該?葱掭菅b潢,這客棧主人應當不缺錢,也不缺人手。坐北朝南,通風透亮。地段更是甚佳?煽帐幨幍拇筇靡迅嬖V他們:生意確實差,非常差。

        那女子道:“走吧走吧,二位公子趕緊走吧。住哪兒都行,就是別住這家呀!”

        魏無羨與藍忘機皆是世家出來的夜獵好手,一聽這話便知有故,對視一眼,魏無羨故意道:“為什么?客棧挺漂亮的啊。這家房間酒菜不好?”

        那女子擺擺手:“當然不是這種原因了!”她神神秘秘地道:“我不是愛嚼舌根的人,我就說一句,這個店面,已經換過三家主人了。一家首飾鋪子,一家衣行,一家客棧,就是現在這家。但是家家都做不長久。這怎么會是房間酒菜的原因呢?我這么說,您明白了吧?”

        “哦——”魏無羨笑道:“不是很明白!

        那女子道:“您看這站在大街上,一時半會兒的我也說不清是不是?要不二位公子……?”

        魏無羨懂了,看向一旁。藍忘機直接對那女子道:“勞煩帶路,去您家的店!

        那女子喜滋滋地把他們領回了自家開的客棧。一看之下,頗感意外?蜅2淮,但也不小,確實收拾得干干凈凈,井井有條,一樓客人差不多坐滿了,足見管事的是個精干的人,老板娘倒也不算騙人。店里做事的大多是女子,下到十幾歲的小姑娘,上至膀大腰圓的廚娘大嬸?匆娺M來一黑一白兩個年輕男子,皆是眼睛一亮,掃地的少女更是看藍忘機看得呆了。

        老板娘招呼她們做飯招待,親自領著魏無羨與藍忘機上樓去看房,邊走邊問:“二位公子要幾間房?”

        乍一聽,魏無羨的心猛地往上一提,不動聲色地瞟了藍忘機一眼。

        若是在一個月前,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問。剛回來那段時間,他為了惡心藍忘機,不管要幾間房,最終都是要纏到藍忘機床上去的。最后,藍忘機看出了這一點,從此就只要一間房了。

        不光如此,什么丟人的事他都敢做,信手一數:嚷著要和藍忘機擠一個被窩、枕一個枕頭、質問藍忘機為什么和衣而臥、強行要幫他寬衣解帶、睡到夜半三更忽然把冰冷的手腳插|進藍忘機的被子里,再無辜而含情脈脈地注視著他的雙眼……

        魏無羨第一次為自己的無恥而感到震驚。

        瞟了三眼,藍忘機還是垂著眸子沒說話,也看不清表情。見他遲遲不答,魏無羨開始胡思亂想起來:“以前藍湛都是要一間的,為什么今天不說話了?如果他這次改要兩間房,就說明他確實介意了?扇绻是要一間,也不能說明他就不介意,也許只是為了讓自己看上去不介意好讓我也不介意……”

        介意來介意去,老板娘果斷自己回答了自己,鏗鏘有力地道:“一間房是吧?一間房就行了!我這的房間兩個人住也舒服。床不擠人的!

        等了片刻,藍忘機沒有出言反對,魏無羨腳底才不飄了。老板娘推開一扇門,帶他們進去,倒了兩杯茶。魏無羨道了謝,道:“剛才那家大客棧,您接著說,究竟怎么回事?”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7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