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

第118章 外三篇:惡友

        薛洋坐在街邊攤子的小木桌旁,一條腿蜷起踩在長凳上,吃一碗米酒湯圓。

        他把勺子在碗里敲得叮叮當當,原本是吃得很滿意的,可到最后,忽然發現,湯圓很糯,米酒不夠甜。

        薛洋站起身來,一腳踹翻了攤子。

        攤主人正在忙前忙后,被他這一踹驚呆了。

        他眼睜睜看著這名少年突然行兇,踹完之后,一句話不說,笑嘻嘻地轉身就走,好一陣才反應過來,追上去怒罵:“你干什么!”

        薛洋道:“砸攤!

        攤主人氣個半死,道:“你有!你瘋了!”

        薛洋無動于衷,攤主人繼續指著他鼻子罵道:“你個小王八蛋!吃老子東西不給錢,你還敢砸攤?!老子……”

        薛洋右手拇指微動,腰間佩劍锃的出鞘。

        劍光森森,他用降災的劍鋒拍了拍那攤主人的臉,動作輕柔,甜膩膩地道:“湯圓好吃。下次多放點糖!

        說完轉個身,大搖大擺繼續往前走。

        那攤主人驚恐交加,敢怒不敢言,愣愣看著他走出好遠,忽然滿心憋屈、滿心憤怒。

        半晌,他爆發出一聲怒吼:“……光天化日無緣無故的你憑什么,你憑什么!”

        薛洋頭也不回地擺擺手,道:“不憑什么,這世上很多事本來就是無緣無故的。這叫做飛來橫禍。再見!”

        他腳步輕快地走出了幾條街,過了一陣,身后上來一人,負手而行,不疾不徐地跟上他的步伐。

        金光瑤嘆道:“我不過轉了個身,你就給我攪出這么一通事兒來。本來我只用付一碗湯圓的錢,現在我連人家桌椅板凳鍋碗瓢盆的錢都要付了!

        薛洋道:“你差那幾個錢?”

        金光瑤道:“不差!

        薛洋道:“那你嘆什么氣?”

        金光瑤道:“我覺得你也應該不差這幾個錢。為什么不能偶爾試著做一次正常的客人呢?”

        薛洋道:“我在夔州想要什么東西從來不用錢買。就像這樣!

        說著,他就順手從路邊賣糖葫蘆的小販桿上拔下了一只糖葫蘆。

        那小販大抵是頭一次見到這種厚顏無恥的人,目瞪口呆,薛洋邊咬邊道:“再說了,掀個小攤子你還擺不平么?”

        金光瑤笑道:“你這小流氓。想掀攤子隨你,你就是把整條街燒了我都不管。只要做到一點,別穿金星雪浪袍,蒙好你的臉,別讓人知道是誰干的,叫我難辦!

        他把錢拋給那名小販,薛洋吐出一口山楂核,斜眼看到金光瑤額角一小片沒藏好的紫青之色,哈哈笑道:“你怎么搞的?”

        金光瑤略帶責備之意地橫他一眼,扶了扶帽子,藏好那片瘀青,道:“一言難盡!

        薛洋道:“聶明玦打的?”

        金光瑤道:“你覺得,如果是他動的手,我現在還能站在這里和你說話嗎?”

        薛洋深以為然。

        二人出了蘭陵城,來到荒郊野外的一片奇異建筑。

        這片建筑并不華美,進入高高的圍墻,就是一排黑森森的長屋。長屋之前是一片廣場,用及胸口高的鐵柵欄圍起,柵欄上貼滿了紅紅黃黃的符咒。廣場中是一些稀奇古怪的器材,如鐵籠,如刀鍘,如釘板,還緩緩穿行著一些衣衫襤褸的“人”。

        這些“人”全都膚色鐵青,目光空洞,漫無目的地在空地上走動,時不時撞上對方,嘴里發出漏風般嗬嗬的怪響。

        煉尸場。

        當年金光善想那陰虎符想得抓心撓肝,幾番旁敲側擊,諸般手段使盡,奈何魏無羨這人軟硬不吃,給他碰了不少釘子。他心想,你能做出來,別人就做不出來?我就不信天底下只有你一個魏嬰有這能耐。終有一天教你被人超越,被后人踩在腳底下嘲笑,到那時候,看你還能狂妄否?

        于是,金光善大肆招攬那些仿魏無羨修鬼道的異士,收為己用,砸了大把金錢和物資在這群人身上,命令他們秘密研習和剖析陰虎符的構造,著手復制和還原。其中研習有成者寥寥無幾,而走得最遠的,居然是金光瑤一手舉薦上來的,年紀最小的薛洋。

        金光善大喜過望,將之位列客卿,給予他極大的權利和自由。煉尸場就是金光瑤特地請求為薛洋批下來的一塊地,供他一人秘密研習、也就是肆無忌憚瞎折騰所用。

        來到煉尸場前時,有兩具兇尸正在場地中央纏斗。

        這兩具與其他走尸截然不同,衣著完好,眼白翻起,手持兵刃,雙劍相擊,火花四射。鐵欄前置著兩把椅子,二人同時落座,金光瑤整了整衣領口,一具顫顫巍巍的走尸便挪了過來,送上來一盞茶。

        薛洋道:“茶!

        金光瑤看了一眼,茶盞底沉著一塊詭異的紫紅之物,被泡得發脹,不知是什么。

        他微笑著把茶盞推了過去,道:“謝謝!

        薛洋把茶盞推了回來,親熱地道:“這可是我親自秘制的茶,你為什么不喝?”

        金光瑤再次把茶盞推還過去,亦親切地道:“就因為是你親自秘制的,所以我才不敢喝啊!

        薛洋挑起一邊眉,轉頭繼續去看兇尸相斗。

        那兩具兇尸越打越激烈,已經劍爪并用,血肉橫飛。他臉上的索然無味之色卻越來越濃,半晌,忽然打了個響指,比了個手勢。

        那兩具兇尸立即周身抽搐著倒轉劍鋒,削掉了自己的頭顱。剩下的無頭軀體撲通倒地,還在瑟瑟發抖。

        金光瑤道:“不是打得正好?”

        薛洋道:“太慢了!

        金光瑤道:“比上次見到的那兩只快多了!

        薛洋伸出那只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比出一根手指,搖了搖,道:“那要看跟什么比。這種,別說和溫寧比,就算是和魏無羨吹笛召動的普通兇比,都拿不出手!

        金光瑤笑道:“你何必這么著急?我都不急。慢慢來,需要什么告訴我。對了,”

        他從袖中取出一樣東西,遞給薛洋:“也許你需要這個?”

        薛洋翻了翻,身體突然從椅子里坐了起來,道:“魏無羨的手稿?”

        金光瑤道:“不錯!

        薛洋低頭翻看,目光炯炯,不一會兒,抬頭道:“這當真是他親筆手稿?十九歲的時候寫的?”

        金光瑤道:“自然。人人都想要,搶破了頭,盡數收來,費了我不少功夫!

        薛洋低聲罵了一句,雙目中興奮之色愈濃。翻完之后,心滿意足地舔舔嘴唇,仍有意猶未盡之色,道:“不全!

        金光瑤道:“亂葬崗上好大一場火和廝殺,能找到這些殘本就不錯了,省著點看吧!

        薛洋道:“他那支笛子呢,你能把陳情搞來不能?”

        金光瑤攤手道:“陳情不行,江晚吟拿走了!

        薛洋道:“他不是最恨魏無羨嗎?要陳情干什么。你不是還搶到了魏無羨那把劍?你把劍給他,笛子換過來。魏無羨早棄劍不用了,隨便還封劍了誰都拔不出來,留著除了給你擺著好看有個屁用!

        金光瑤笑道:“薛公子好會強人所難。你以為我沒試過嗎?凡事哪有那么簡單。那江晚吟現在已經瘋魔了。他還是覺得魏無羨沒死,如果魏無羨回來了,也許不會去拿自己的劍,但是一定會去拿陳情。所以,他肯定不會交出陳情的。我再多說兩句,他就要翻臉了!

        薛洋哼哼笑了兩聲,道:“瘋狗!

        這時,兩名蘭陵金氏的門生拖上來一名披頭散發的修士。

        金光瑤道:“你不是要重新煉制兇尸嗎?正好,給你送材料來了!

        那名修士雙眼通紅,目呲欲裂,尤在奮力掙扎,看著金光瑤的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薛洋道:“這什么人?”

        金光瑤面不改色地道:“我送到你這里來的,當然是罪人!

        聞言,這名修士奮力一撲,竟帶著一口血吐出了堵住他嘴的布團,道:“金光瑤!你這罪大惡極豬狗不如的賊奸,你有臉說我是罪人?我究竟犯了什么罪?!”

        他一字一句,咬字如口吐利釘,恨不得字字釘穿金光瑤。薛洋哈哈大笑起來,道:“怎么回事?”

        那修士被身后之人拽狗鏈一般地拽住了,金光瑤擺擺手,道:“堵上吧!

        薛洋卻道:“堵什么?讓我聽聽?你怎么罪大惡極豬狗不如了?他吠得跟條狗似的,聽不明白在說什么!

        金光瑤道:“何素公子也算得一位名士,怎可如此失禮!

        那修士冷笑道:“我已落入你手中任你魚肉,你還裝模作樣些什么?”

        金光瑤和顏悅色地道:“您不用這樣看著我,我亦是無可奈何。推舉仙督乃是大勢所趨,何苦煽風點火,四處引戰?我已再三告誡,您卻是執意不聽,事到如今無可挽回,我心中也是遺憾傷痛……”

        何素道:“何為大勢所趨?何為煽風點火?金光善要設立仙督之位,無非也是想效仿岐山溫氏一家獨大罷了。你道世人都愚昧不清么?你如此陷害我,不過是因為我說了實話!”

        金光瑤莞爾不語。何素又道:“待你們當真得逞時,玄門百家都會看清你蘭陵金氏的真面目。你以為殺我一人,便可從此高枕無憂?大錯特錯!我亭山何氏能人輩出,從今往后都將齊心協力,絕不屈服于你們這批了皮的又一條溫狗!”

        聞言,金光瑤微微瞇起眼,唇角勾起,正是平日里那派溫柔可親的面容。何素見狀,心頭砰的一跳,正在此時,煉尸場外傳來一陣騷動,其中夾雜著婦孺的哭喊之聲。

        何素猛地回頭,只見一群蘭陵金氏的修士,將六七十名服色統一的人拖了進來。這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個個驚惶交加,有的已在哭天搶地。一名少女和一名少年被五花大綁,跪在地上沖何素凄聲喊道:“哥!”

        何素驚得呆了,面色剎那慘白如紙,道:“金光瑤!你這是想干什么?!你殺我一人即可,為何要累及我全族?!”

        金光瑤低頭整了整袖口,笑瞇瞇地道:“不是您方才自己提醒我的嗎?殺你一人,也不會從此高枕無憂,亭山何氏能人輩出,從今往后都將齊心協力絕不屈服——我甚惶恐,左思右想,只得如此了!

        何素仿佛喉嚨被塞進了一個拳頭,竟是說不出話來,半晌,怒道:“你無緣無故滅我一族,你當真不怕千夫所指?!你不怕赤鋒尊知道了會如何?!”

        聽他提及聶明玦,金光瑤眉頭一挑,薛洋笑得幾乎要在椅子上翻倒過去了。金光瑤看他一眼,回頭心平氣和地道:“話可不能這么說。你亭山何氏作亂犯上,舉一族之力意欲暗中刺殺金宗主,被當場拿住,這怎么叫無緣無故?”

        那邊幾人哭喊道:“哥!他撒謊!我們沒有,我們沒有!”

        何素道:“一派胡言!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這里面還有九歲的孩子!連走都走不動的老人!怎么作亂犯上?!他們好端端的又為什么要刺殺你爹?!”

        金光瑤道:“那當然是因為何素公子您犯錯殺人在先,他們不服呀!

        何素這才想起,自己是因為什么罪名被扭送到這鬼氣森森的地方來的,道:“全是誣陷!我根本沒有殺你蘭陵金氏的修士!死的那人我從未見過!究竟是不是你家的修士都不一定!我……我……”

        他卡了好一陣,崩潰道:“我……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根本就不知道!”

        然而,這個地方不會有人聽他的辯解,坐在他面前的,是兩個已將他視為死人的窮兇極惡之徒,享受的就是他的垂死掙扎之態。金光瑤笑著往后一靠,擺手道:“堵上吧,堵上吧!

        心知必死無疑,何素滿面絕望,狠狠一咬牙,咆哮道:“金光瑤!你終會遭報應的!你爹早晚爛死在娼妓堆里,你這娼妓之子也別想下場好到哪里去。!”

        薛洋正聽得嘻嘻哈哈,津津有味,忽然之間,黑影一閃,一道銀光劃過,何素捂口大聲慘叫起來。

        鮮血噴了一地,那邊何素的族人們哭的哭,罵的罵,場面亂成一團,然而再怎么亂,還是被牢牢制住。薛洋站在倒地不起的何素身前,把一片血淋淋的東西拿在手里拋了拋,對一旁的兩具走尸打個響指,道:“關籠子里去!

        金光瑤道:“你直接關活的?”

        薛洋回頭,一牽嘴角,道:“魏無羨從沒用活人煉過,我倒想試試看!

        那兩具走尸聽他命令,拖起仍在兀自慘叫的何素的雙腿,拋進了煉尸場中那具鐵籠?粗约倚珠L在籠子里瘋狂用頭撞擊鐵欄,幾名少年少女撲了上去,嚎啕大哭?蘼暭怃J刺耳,金光瑤支起一手,揉了揉太陽穴,似乎想端起茶喝一口壓壓驚,然而,低頭便入眼盞底那浮腫的紫紅之物,再抬頭看看薛洋手中正在被拋著玩兒的那片舌頭,思忖片刻,道:“你泡茶是用這個?”

        薛洋道:“我有一大罐子,你要么?”

        “……”

        金光瑤道:“免了,你收拾收拾。隨我去接個人,再到別處去喝茶吧!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正了正帽子,無意間碰到額頭那片被隱藏的青紫。薛洋幸災樂禍道:“你那滿頭包究竟怎么回事?”

        金光瑤道:“說了,一言難盡啊!

        金光善整日把大小事務扔給金光瑤,自己到處花天酒地,徹夜不歸,惹得金夫人在金麟臺大發雷霆,以往金子軒在時,他還能充作父母的調解人,如今二人之間卻是毫無轉圜余地了。每次金光善出去同女人鬼混便要金光瑤替他打掩護找借口,金夫人拿不到他,便抓著金光瑤施放怒火,今天砸個香爐,明天潑杯茶水,于是為避免自己在金麟臺上呆不下去,金光瑤還得親自找去各種秦樓楚館,按時接金光善回去。

        薛洋從大堂客廳拿了個蘋果,跟著金光瑤緩步上樓,樓上傳來金光善與女子嬌嗲的笑聲,而且不止一個女子,鶯鶯嚦嚦:“宗主,你看我這畫畫得好不好?這花兒畫在我身上,可像是活了一般?”“會畫畫有什么了不起?宗主,你看我這字,寫的如何?”

        金光瑤早習以為常,知道什么時候該出現,什么時候不該,對薛洋比個手勢,止步不前。薛洋嘖了一聲,神色甚為不耐。正準備下樓去等時,忽聽金光善粗聲粗氣道:“姑娘家的,弄弄花草,撲撲香粉,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不就夠了?寫什么字?怪掃興的!

        那些女子原本都是想討金光善歡心的,來這么一句,樓上氣氛尷尬了一瞬。金光瑤的身形也微微一滯。

        不一會兒,有人笑道:“可是,我聽說當年云夢的那位煙花才女卻是以詩詞歌賦出名,顛倒眾生的呢!”

        金光善顯是喝得酩酊大醉了,話語里都聽得出跌跌撞撞的酒意。

        他大著舌頭道:“話——不能這么說。我現在發現了,女人還是少弄那些有的沒有好。讀過點書的女人,總是自以為比其他女人高出一截,要求諸多,不切實際東想西想,最麻煩!

        薛洋站在一扇窗前,往后一靠,胳膊撐在窗上,邊吃蘋果邊側首去看外邊的風景。而金光瑤的笑容仿佛長在了臉上,定定的,眉眼彎彎,一動也不動。

        閣樓上,眾女笑著應和,金光善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舊事,自言自語道:“如果給她贖了身找到蘭陵來,還不知道要怎樣糾纏不休。老老實實待在原地,說不準還能再紅幾年,下半輩子也不愁吃穿用度。做什么非要生個兒子,娼妓之子,做那指望……”

        一女道:“金宗主,您說的是誰呀?什么兒子?”

        金光善飄飄然地道:“兒子?唉,不提了!

        “好,不提就不提啦!”

        “既然金宗主不喜歡我們寫字畫畫,那我們就不寫不畫了。玩兒點別的如何?”

        金光瑤在樓梯間站了一炷香,薛洋也看了一炷香的風景,樓上嬉笑之聲才漸漸沉寂。須臾,金光瑤穩步下樓,薛洋隨手把蘋果核往窗外一拋,亦搖搖晃晃地跟了下去。

        二人在街頭走了一陣,半晌,薛洋忽然毫不客氣地笑出了聲。

        他道:“哈哈哈哈哈哈我操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瑤頓足,冷冷地道:“你笑什么?”

        薛洋捧腹道:“你剛才真該找張鏡子看看你自己的臉,笑得太難看了,真他媽假得惡心人!

        金光瑤哼了一聲,道:“你個小流氓懂什么,再假再惡心人也得笑!

        薛洋懶洋洋地道:“你自找的。誰要是敢說我婊|子養的,我就找到他老娘,老子先操上個幾百遍,再拉出去扔窯子讓人別人操上個幾百遍,叫他自己也變成個婊|子養的,看,多簡單!

        金光瑤也笑了,道:“我可沒你那閑情逸致!

        薛洋道:“你沒有,我有啊,我不介意代勞。你說一聲,我幫你去操,哈哈哈哈哈哈……”

        金光瑤道:“不必了。過幾天,有空么?”

        薛洋道:“有空沒空不都得干?”

        金光瑤道:“幫我去云夢,清理一個地方,做干凈點!

        薛洋道:“常言道,薛洋出手,雞犬不留,你對我下手干不干凈還有什么誤解?”

        金光瑤看他一眼,道:“我似乎沒聽過這句常言?”

        此時,夜幕早已降臨,四下寂靜,行人稀少。二人邊走邊談,途徑一路邊小攤,受攤人正沒精打采地收拾小桌,抬眼一看,忽的大叫出聲,往后一跳。

        他這一叫一跳,甚為驚悚,連金光瑤都微微一驚,待看清只是個普通小販,立即無視?裳ρ髤s是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腳踹翻了攤子。

        那名攤主又驚又怕,道:“又是你?!為什么?!”

        薛洋笑道:“不是告訴你了嗎?不為什么!

        他正準備再踹一腳,忽的手背一陣劇痛,瞳孔驟縮,疾退數步,舉手一看,手背已被抽出數道血紅的痕跡,抬頭,一名黑衣道人收回了拂塵,正冷冷地看著他。

        這道人身形長挑,面容清俊冷淡,手持拂塵,背負長劍,劍穗在夜風中微微飄揚。薛洋瞇起眼,目光中殺意一閃而過,一掌擊出。那黑衣道人拂塵一揮,意欲斥開,薛洋出手卻是詭異莫測,掌勢陡轉,改為拍向他心臟。

        那黑衣道人微一皺眉,錯身避過,卻是堪堪被他擦中左臂。分明并未傷及皮肉,他眉宇間卻忽然凝結了一陣冰霜之色,仿佛極為反感,難以忍受。

        這細微的神情變化落入薛洋眼中,他冷笑一聲,待再動手,忽然一道雪白的身影切入戰局。卻是金光瑤擋在中間,道:“看我薄面,宋子琛道長且住手!

        那名小攤主早已落荒而逃,那名黑衣道人道:“斂芳尊?”

        金光瑤道:“正是不才!

        宋子琛道:“斂芳尊為何要袒護這蠻橫之輩?”

        金光瑤苦笑,狀似無奈道:“宋道長,這是我蘭陵金氏一位客卿!

        宋子琛道:“既是客卿,為何要做這等不入流之事!

        金光瑤咳了一聲,道:“宋道長,你有所不知,他……脾氣古怪,年紀又小,煩請您不要跟他計較!

        這時,一個清亮溫和的聲音傳來,道:“倒的確是年紀尚輕!

        仿佛夜色中一抹月光,一名臂挽拂塵、背負長劍的白衣道人悄然無聲地出現在三人身旁。

        這道人身長玉立,衣袂劍穗飄飄,緩步行來,如踏浮云。金光瑤示禮道:“曉星塵道長!

        曉星塵回禮,莞爾道:“數月前一別,不想斂芳尊還不曾忘卻在下!

        金光瑤道:“曉星塵道長霜華一動驚天下,我若是不記得,那才是奇怪吧!

        曉星塵微微一笑,似是很明白金光瑤說話總帶三分奉承的秉性,道:“斂芳尊過譽!彪S即,目光轉向薛洋,道:“不過,即便是年紀尚輕,既位列金麟臺客卿之座,還是須得克欲律己為好。畢竟蘭陵金氏乃是名門世家,各方面自當作出表率!

        他一雙黑眸熠熠生輝,明亮且目光柔和,望向薛洋時不帶譴責之意,因此,雖是規勸之語,卻并不惹人反感。金光瑤立即從容地就了這個臺階,道:“那是自然!

        薛洋呵的笑了一聲。曉星塵聽他嗤笑,也不動怒,打量他一陣,沉吟道:“再來,我觀這位少年,舉手出招間頗為……”

        宋子琛冷聲道:“狠毒!

        聞言,薛洋哈哈笑道:“說我年紀尚輕,你又比我大幾歲?說我出手狠毒,是誰先上來甩我一記拂塵?你二位教訓起人來也太滑稽了!

        他說著舉起被抽出血痕的手背晃了晃。分明是他掀攤作惡在先,這時卻顛倒黑白,理直氣壯,金光瑤一臉哭笑不得,對那兩名道人道:“二位道長,這……”

        曉星塵忍俊不禁,道:“當真是……”

        薛洋瞇眼道:“當真是什么?你倒是說出來?”

        金光瑤溫言道:“成美,你且住口!

        聽到那個稱呼,薛洋登時臉色一黑。

        金光瑤又道:“二位道長,今日不好意思啦,看我薄面,莫要見怪!

        宋子琛搖了搖頭,曉星塵拍拍他肩,道:“子琛,走吧!

        宋子琛看他一眼,微一頷首,二人齊齊向金光瑤道別,并肩離去。

        薛洋目光陰鷙地盯著那兩人背影,笑著咬牙道:“……他媽的臭道士!

        金光瑤奇道:“他們也沒怎么你,何至于如此憤恨?”

        薛洋冷笑道:“不過被我擦中一掌,那姓宋的什么眼神?我最惡心這種假清高的?傆幸惶,我挖了他雙眼,擊碎他心臟,看他還能怎么著?”

        金光瑤道:“這你可就誤會了。宋道長微有潔癖,不喜與旁人接觸,他并非是針對你!

        薛洋道:“這兩個臭道士什么人?”

        金光瑤道:“鬧了半天,你竟然不認識?那是現下風頭正勁的兩位,‘明月清風曉星塵,傲雪凌霜宋子琛’。沒聽過么?”

        薛洋道:“沒聽過。不懂。什么玩意兒!

        金光瑤道:“沒聽過也罷,不懂也罷?偠灾,是兩位君子,你不要惹他們就行了!

        薛洋道:“為什么?”

        金光瑤道:“常言道,寧可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君子!

        薛洋看他,十分懷疑地道:“這句話是這么說的?”

        金光瑤道:“當然。得罪小人,可以直接殺了以絕后患,旁人還會拍手稱快;得罪君子,那可不好辦,這種人最難纏,會緊緊追著你死咬不放,你動他們一下還會被千夫所指。所以,敬而遠之吧。今日好在他們以為你只是少年心性,飛揚跋扈了些,還不知道你鎮日里都干的是些什么事,否則可沒完沒了了!

        薛洋哼笑道:“束手束腳。我可不怕這種人!

        金光瑤道:“你不怕我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走吧!

        走也走不了幾步了,不多時,二人便行至一條岔路口。往右是金麟臺,往左是煉尸場。

        相視一笑,分道揚鑣。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6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