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

第117章 外二篇:香爐

        魏無羨在云深不知處的藏寶閣“古室”里翻到了一只老舊的香爐。

        香爐身似熊,鼻似象,眼似犀,尾似牛,足似虎。以肚為爐,燃香后,口吐輕煙。

        靜室中,魏無羨把玩兒了它一陣,道:“這個東西看上去怪好玩兒的,沒有殺氣和戾氣,肯定不是害人的東西。藍湛,你知道這個是干什么用的嗎?”

        藍忘機搖了搖頭,魏無羨嗅了嗅那香氣,也覺得并沒有什么不妥,二人均推測不出端倪,便把香爐收了起來,準備日后再探究一番。

        誰知,當然二人剛躺下不久,便覺十分困乏,沉沉入睡。不知過了多久,魏無羨醒來,發現自己和藍忘機竟然不在云深不知處的靜室,而在一片山林野地之中。

        魏無羨從地上爬起來,道:“這是什么地方?”

        藍忘機道:“并非現世之地!

        魏無羨道:“不是現世之地?不會吧,”他抖抖衣袖,感覺明晰至極:“這不是現實能是什么?”

        藍忘機不答,默默走到一條溪水之邊,示意他低頭。魏無羨走過去,臨水一照,整個人都愣住了。

        溪水映出的,是他前世的模樣!

        魏無羨立刻抬頭道:“是那個香爐的問題?”

        藍忘機點頭道:“恐怕是!

        盯著水中那張久違的面容盯了許久,魏無羨挪開了目光,道:“沒事。那個香爐我測過的,沒有怨氣,絕對不是妖邪之器,估計是哪位仙師大能做出來修煉或者消遣的。咱們先到處走走,看看情況吧!

        兩人便開始在這片不知是幻像還是何物的山林中悠悠而行。不多時,一座小木屋映入眼簾。

        魏無羨見到這座小木屋,“咦”了一聲,藍忘機道:“怎么?”

        魏無羨仔細看了看那座小屋,道:“我覺得這屋子有點眼熟!

        這木屋是極尋常普通的農舍,故他疑歸疑,但并不能確定是否見過。恰在此時,木屋里傳來一陣嘎吱嘎吱的機杼聲。

        兩人對視一眼,不必言談,一齊走近。

        可到了木屋門口后,他們向屋里一張望,登時都是一怔。

        木屋之中的事物,比他們原先的最壞想象都要離譜太多。沒有什么兇險惡徒,也沒有什么妖獸兇尸,只有一個人。一個他們都極其熟悉的人。

        木屋里,竟然坐著一個“藍忘機”!

        這個“藍忘機”和魏無羨身邊這個長得一副一模一樣的俊美面容,一模一樣的高挑身姿。一身樸素而不粗陋的藍白布衫,在他身上,硬是被穿出了一派出世名士的仙風清骨。一旁機杼似有術法驅動,自發而動,嘎吱聲聲織著布,他本人則坐在一旁,執一卷紙書,凝神細看。。

        兩人已經走到了屋門前,還發出了不小的動響,“藍忘機”卻仿佛根本沒有覺察,神色淡然地用修長白皙的手指翻過一頁書卷。

        魏無羨看了看身邊的藍忘機,再看看里面這個“藍忘機”,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藍忘機眉宇微揚,這個細微的動作就代表他正在詫異,問道:“什么?”

        魏無羨道:“這這這,這是我的夢!”

        話音未落,屋外搖搖晃晃飄進來一道纖長的黑衣身影,拖長著調子喊道:“二哥哥,我回來啦!”

        看著這個扛著鋤頭、提著魚簍,叼著根草,神采飛揚的“魏無羨”,藍忘機愈發沉默了。

        如果這是魏無羨的夢境,夢境中的人看不到他們,倒也理所當然。

        織布的“藍忘機”這才抬起頭,看到“魏無羨”,竟是微微一勾唇角,旋即平復,起身迎接,給他倒了一杯水。

        “魏無羨”吐掉嘴里那根草,坐到小木桌邊,拿起水就喝,咕咚咕咚一口灌下,才道:“今天外邊太陽太大了,曬死我了;钗胰釉谔锏亓,不干了。有空再說吧!

        “藍忘機”道:“嗯!庇秩〕鲆粭l雪白的布巾遞給他,“魏無羨”卻笑嘻嘻地把臉湊了過去,意思再明顯不過了,是要他幫自己擦。

        “藍忘機”也不嫌棄,真的認真專注地給他擦了起來!拔簾o羨”一邊享受,一邊嘴也不閑著:“剛才去河邊玩了一趟,打了兩條魚,二哥哥晚上弄魚湯給我喝!”

        “嗯!

        “姑蘇的鯽魚一般是怎么吃的?藍湛你會做酸菜魚么?我喜歡那個。千萬不要做成甜的,吃過一次,要吐了!

        “嗯。會做!

        “天越來越熱了,今天的洗澡水不用燒那么滾燙,所以柴我也只砍了一半!

        “嗯。沒事!

        “……”藍忘機盯著這閑拉家常的兩人,道:“你的夢?”

        魏無羨笑得要內傷了,道:“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呃,是的,我有段時間,不知道為什么,老做這種夢。夢見咱們歸隱了,退居山野,我出去打獵種地,你在家里看家織布,給我做飯,哦對了,你還幫我算賬管錢,晚上還給我補衣服。我每次都夢到我讓你燒洗澡水晚上一起洗澡,但是每次快要脫衣服的時候就醒了,好可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一點也不覺得這種夢被藍忘機看見了是件丟臉的事,反而自己在那里美滋滋的。藍忘機看他樂不可支,目光柔和,道:“也好!

        魏無羨的這個夢里盡是一些雞毛蒜皮的瑣事,做飯吃飯喂雞砍柴,果然到了燒好洗澡水的時候,夢境便戛然而止。二人走了幾步,就從這戶農舍人家走到了一座雅致清幽的樓閣,樓外有一棵舒展的玉蘭花樹,在夜色中吐露著沁人心脾的幽香。

        夢境的地點轉換了,而這個地方兩個人都絕不會不認識。此處正是姑蘇云深不知處的藏書閣。

        二樓的一扇木窗里還有燈火透出,隱隱有人聲傳來。魏無羨仰頭道:“咱們進去看看?”

        不知為何,藍忘機卻一反常態,駐足不前了。他盯著那扇木窗,若有所思,像是有些遲疑。魏無羨覺得奇怪,想不出藍忘機有什么理由不愿進去,問道:“怎么了?”

        藍忘機微微搖頭,沉吟片刻,正要開口,藏書閣內忽然爆發出一陣放肆的大笑。

        魏無羨一聽,眼睛一亮,搶入藏書閣內,三步躍上了樓。

        他進去了,藍忘機自然也不會獨自停留在外,也一同進入了。二人一起走進那間亮著燈盞的藏書室,果然見到了很有趣的東西。

        一張淡色的席子上,罰抄的書案旁,十五六歲的魏嬰正在邊拍桌、邊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地上扔著一本書頁泛黃的圖冊,同樣是十五六的藍湛如避蛇蝎,已經退到了藏書閣的角落,正怒極而嘯:“魏嬰——!”

        少年魏嬰笑得幾乎滾到書案下,好容易舉起手:“在!我在!”

        而這邊的魏無羨也要笑得翻過去了,拽著身旁的藍忘機道:“這個夢好!我不行了,藍湛,你看你,你看看當年的你,那臉色,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為何,藍忘機的臉色卻越發古怪了。魏無羨拉著他一起在一旁的席子上坐了下來,笑吟吟地托腮看著少時的他們二人賭氣吵架,斗嘴斗毆。那邊,少年藍湛已拔出避塵,魏嬰忙一把抓過隨便,劍鋒亮出鞘三分,提醒道:“儀態!藍二公子!注意儀態!我今天可是也帶了劍的,打起來你家藏書閣還要不要啦!”

        藍湛怒道:“魏嬰!你……你是個什么人!”

        魏嬰挑眉道:“我還能是個什么人。男人!”

        “……”藍湛痛斥道:“不知羞恥!”

        魏嬰道:“這事也要羞一羞?你別告訴我你從來沒看過這種東西。我不信!

        憋了半晌,藍湛面寒霜,提劍而上,魏嬰吃了一驚,道:“怎么,你還真打!”也迎劍還擊,兩人竟真的就這樣,在藏書閣內過招了起來?吹竭@里,魏無羨“咦”了一聲,側首望藍忘機,奇道:“這兒是這樣的嗎?我怎么記得當時好像我們沒有真的打起來?”

        藍忘機默不作聲,魏無羨看他,他卻不著痕跡地避開了魏無羨的目光。魏無羨越來越覺得今晚的他奇怪,正要開口詢問,忽聽那邊的小魏嬰邊打架,邊打趣道:“好好好,能收能放,有張有弛,好劍法!不過,藍湛呀藍湛,你看你,臉紅成這樣,是跟我打紅的呢,還是方才看那個好東西看紅的呢?”

        小藍湛根本沒有臉紅,一劍掃去:“胡說八道!”

        魏嬰腰身往后一仰,使了個柔軟至極的鐵板橋,避過這一劍,又直起身子,手快無比地在藍湛光潔白皙的臉蛋上擰了一下,道:“我哪有胡說八道,要不你摸摸自己,臉都發燙了,哈哈!”

        藍湛臉色忽紅忽白,一巴掌要打掉他的爪子,魏嬰卻搶先撤手,讓他拍了個空,險些拍到自己,轉個身,游刃有余,閑閑地道:“藍湛呀藍湛,不是我說你,你看看同你年紀一般大的,哪個像你這樣,動不動鬧這么大個紅臉。這點刺激就受不住了,你也忒嫩了!

        這個場景既不是真實發生過的,也不是他做過的夢,那就只能是藍忘機做的夢了。魏無羨看得津津有味,道:“藍湛,你真了解我,這的確是我會說出的話!

        然而,他卻沒注意到,此時此刻的藍忘機,幾乎像是有些坐立不安了。

        那邊魏嬰繼續道:“抄書怪無聊的,要不我邊抄邊教教你這些吧?就當是報答你的監督之恩……”

        忍他的胡言亂語忍了這么久,藍湛終于再也忍不了了,避塵一劍飛去,兩劍相擊,雙雙被撞出了窗外。魏嬰見隨便脫手,微微一驚,道:“哎,我的劍!”

        喊著,他就要躍出窗去搶劍,藍湛卻從他身后猛地撲來,將他撲倒在地。魏嬰腦袋在地上磕了一下,手忙腳亂地掙扎起來,你來我往的幾下過后,兩人頓時亂七八糟地扭打作一團。魏嬰拼命蹬腿,胳膊肘撞來撞去,卻是怎么也逃不出藍湛四肢的封鎖,像是被一張牢不可破的鐵網罩住了,道:“藍湛!藍湛你干什么!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你干啥這么認真!”

        藍湛一手抓住他的雙腕,壓到他身后,沉聲道:“你,剛才說,要教我什么!

        他口氣聽似冷淡,目光中卻似有火山即將噴發。

        兩人本來實力旗鼓相當,魏嬰一時大意,被他拿住要害死死壓制在地上,只得裝傻道:“沒?我剛才說了什么嗎?”

        藍湛道:“沒說?”

        魏嬰理直氣壯道:“沒說!”

        他又道:“藍湛你這個人別這么死板啊,別把我說的每句話都當真啊,胡說八道的你也信,這有啥好值得生氣的。我不說了還不行嗎,你快放開我啦,我今天書還沒抄完呢,不玩兒了不玩兒了!

        聞言,藍湛面色略緩,似乎稍微放松了手臂。豈知,魏嬰一抽出了手腕,眉眼一彎,眼珠一轉,立刻一掌送上。

        豈知,藍湛早有防備,魏嬰一動,他便眼疾手快地擒住,將他重新壓制住。這次他出手更重,魏嬰的手腕被扭成更彎曲的弧度,哎喲哎喲直叫:“我都說了是開玩笑的!藍湛!別這么經不起逗!”

        藍湛目光里隱隱有火光跳躍,二話不說,一把摘了頭上抹額,饒了三圈,將身下魏嬰的雙手牢牢捆住,打了個死結。

        萬萬沒料到是這個展開,魏無羨在一旁,已是看得目瞪口呆!

        好半晌,他才轉頭去看身邊的藍忘機,這一看之下,竟然發現藍忘機雖然臉色依然雪白,透不出一絲紅暈,耳垂卻已變成了粉色。

        魏無羨不懷好意地湊了上去,道:“藍二哥哥……你的這個夢,好像有點兒,不大對勁?”

        “……”藍忘機忽然起身,道:“別看了!”

        魏無羨立刻拉住了想要起身的他,道:“別走呀!我還想看看在你的夢里后來還會發生什么事,這不還沒看到精彩處呢!”

        藏書閣的書案邊,魏嬰被藍湛綁得鬼哭狼嚎了一陣,安靜下來后,試圖給他講道理:“藍湛,君子動口不動手,你這樣就是心胸狹窄了。你想想,我剛才說你什么了嗎?”

        藍湛無聲地喘了一口氣,冷然道:“你自己想,你剛才說了什么!

        魏嬰狡辯道:“我無非是說你嫩,說你不懂有些事罷了。這難道不是事實嘛?有些大人的東西你的確是不懂啊。被戳穿了事實你就要這樣對我,這不是心胸狹窄是什么?”

        藍湛漠然道:“誰說我不懂!

        魏嬰挑起一邊的眉毛,笑道:“哦——是嗎?你就別嘴硬了,你懂才是有鬼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驚叫一聲,是因為藍湛突然握住了他下面的某處。

        藍湛冷著一張俊美中猶帶稚氣的臉,重復了一遍:“誰說我不懂!

        魏無羨扒在藍忘機身邊,幾乎是咬著他的耳垂道:“是啊,誰說你不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藍湛,你說實話,你是不是很想這樣對當年的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含光君!

        藍忘機雖仍是面無表情,那抹粉色卻已悄悄爬上了他白皙的脖子。放在膝頭的手指,也微不可查地蜷曲起來。

        那邊的小魏嬰被人抓住了命根子,癱在地上,倒吸了幾口冷氣,道:“藍湛你搞什么鬼!發瘋了嗎!”

        藍湛整個身體已經卡進了魏嬰的雙腿中間,這個姿勢實在讓人心生威脅感,魏嬰見勢不好,連忙改口道:“……沒沒沒!沒誰說你不懂!你你你你先放開,有話好好說!”

        他手上狂甩,奈何姑蘇藍氏的抹額材質上佳無比,任他怎么掙扎都解不開、掙不脫,再甩兩下,忽見一旁落了一本書,連忙抓起,扔到藍湛身上,指望用圣賢書砸醒他,道:“你快清醒下!”

        那本書先是砸到藍湛胸口,然后落到了魏嬰大開的雙腿中間,嘩啦啦翻了數頁,藍湛低頭一看,目光不挪動了。

        鬼使神差地,這一頁,剛好停留在了一張姿勢極其露骨、作畫極其奔放的春宮圖上。而且,圖上兩人,皆是男子!

        魏無羨記得,當初他給藍忘機看的那本春宮圖冊根本無關龍陽,里面是絕對沒有這樣一頁的,忍不住再次驚嘆,藍忘機在夢里對于細節的加工……太豐富了,令人嘆服!

        藍湛低頭,盯著那一頁目不轉睛,魏嬰也看到了那張圖,霎時有些尷尬,道:“……呃……”心內叫苦不迭,還是覺得動口不如動手,奮力抽出一足踹出。藍湛卻騰出一手,握住了他的膝彎,把他雙腿打成一個更開的姿勢,并且兩下便扒下了魏嬰的腰帶和褲子。

        魏嬰只覺下身一涼,低頭一看,似乎心也跟著涼了,驚道:“藍湛你干什么?!”

        魏無羨在一旁看得心馳神蕩,興奮不已,忍不住心道:“廢話!干|你!”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6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