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

第108章 藏鋒第二十二 2

        藍曦臣將裂冰微微挪開,道:“魏公子!”

        他本意是提醒魏無羨,他現在這具身體原本是屬于莫玄羽的,而莫玄羽,和金光瑤也是有血緣關系的。并且這血緣關系比他和金凌的還要近。若聶明玦因此將怨氣撒在他身上,只會更難以對付。

        可他還沒接下一句,藍忘機的目光便移了過來,看起來淡然又鎮定地搖了搖頭。

        藍曦臣立即明白,這是在示意他:不必擔憂。

        藍忘機相信,魏無羨沒問題。

        魏無羨嘴上吹著溜溜的哨子,腳下踩著隨便的步子。哨音輕松而愜意,然而,在電閃雷鳴、風雨交加、尸橫遍地的觀音廟中,這聲音縱使清越,卻格外詭譎。倒在角落里江澄和金凌身上的溫寧聽了,似乎有一股異常強烈的沖動在驅使他站起來,不知是忍住了還是暫時沒恢復行動能力,掙扎兩下,又歪倒了。江澄和金凌同時下意識伸手接他,可接住了之后,又同時露出一副神似的想立即把他扔下的糾結表情。

        魏無羨一邊笑吟吟地吹著堪稱詼諧的調子,一邊負著手,不快不慢地退后。

        聶明玦站在原地,魏無羨退第一步的時候,他反應冷漠;第三步的時候,依舊無動于衷;而退到第七步,他似乎再也按捺不住那股沖動了,朝著魏無羨后退的方向邁了一步。

        魏無羨驅使著他前進的方向,正是觀音廟殿后的那具甚為華麗的空棺。

        只要讓他先進去,魏無羨就有辦法封住他。

        那些白色的毒煙早已消弭殆盡,稀薄得不成威脅。鐵青著一張臉的聶明玦被引到空棺之前,本能地對這樣東西很是抗拒。魏無羨繞著棺材走了一圈。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盯著這邊,尤其是藍忘機。魏無羨一邊悠悠吹著哨子,一邊悠悠地把目光送了過去。視線一經撞上,他便表情輕佻地對藍忘機眨了一下左眼。

        好像被一根糖絲小針刺了一下,藍忘機指底的琴音泛起一縷微不可查的波瀾,瞬息平靜。魏無羨有點得意地回過頭,在聶明玦面前,拍了拍棺材口。

        終于,聶明玦慢吞吞地俯下了身。

        可就在他快要把上身翻進去的時候,忽然從藍曦臣身后傳來一聲慘叫。

        聶明玦立即止住附身之勢,和其他人一樣,猛地回頭。只見蘇涉背著半昏半醒的金光瑤,一手托著他的腿,一手持著地上撿來的一把劍,劍身見血。而聶懷桑躺倒在地,抱著自己的腿痛得打滾。見狀,藍曦臣揮劍出鞘,劍柄朝前,重重擊在蘇涉持劍的手上。

        蘇涉滿臉錯愕,當即松手。那劍已經刺傷了聶懷桑,空氣中飄來一絲血腥味,聶明玦喉中咕咕作響,身體也轉離了空棺。

        魏無羨心中大罵:“怎么這么多壞我事的。!”

        聶懷桑和聶明玦乃同胞兄弟,聶明玦嗅到他的血氣,不會引發殺氣,但會讓他十分好奇。而目下的狀況,他一好奇,被吸引過去,必然又會使得他注意到那邊的金光瑤。而殺了一個金光瑤之后,他的兇性必然會更大、更難牽制!

        果然,他一下子辯出了那個低頭伏在人背上的人是誰,魏無羨的哨音也牽不住他了。聶明玦一陣罡風般的沖了過去,手掌往金光瑤天靈上落去!

        蘇涉猛一側身,足尖挑起方才被擊落在地的長劍,運起全部靈力刺向聶明玦的心臟。興許是生死關頭,這一劍奇快奇狠,劍身被他的靈力灌滿,光華流轉,璨璨生輝,比他以前那看似優雅的無數劍都來得精彩驚艷,連魏無羨也忍不住想贊嘆一聲漂亮。當的一聲,聶明玦也被這爆發一劍逼得退了一大步。靈光微消,聶明玦便再次上前,不依不饒地抓向金光瑤。蘇涉左手將金光瑤朝藍曦臣那邊拋去,右手持著斷劍割向聶明玦的喉嚨。

        縱使聶明玦全身上下猶如鋼鐵般刀槍不入,可縫住他脖子的那根線卻不一定!

        若這一劍得手,縱使不能降服聶明玦,多少也能爭取一點時間?蛇@聰明的一劍卻揮了個空。這把劍方才因蘇涉的猛然爆發被灌注了太多靈力,超出了它的承受極限,揮到中途,竟然自己折斷了。蘇涉的劍鋒錯過了聶明玦的喉嚨,聶明玦的右手卻正中他的胸膛。

        蘇涉的這份精彩,轉瞬即逝。他甚至沒來得及吐出一口血,說句或體面或狠戾的遺言,目光里的生氣便瞬間熄滅。

        蘇涉將金光瑤拋到藍曦臣那邊后,藍曦臣接住了他,不久,金光瑤便冒著冷汗醒了過來。因方才教訓,藍曦臣不敢與他靠太近,將金光瑤放在地上,抬頭就見蘇涉倒了下去。金光瑤癱在地上,勉力坐起,也看到了這一幕。

        不知是因斷手和腹部血流愈發洶涌,痛得厲害,還是因為別的原因,他眼眶里隱隱有淚光?蓻]有機會給他喘氣或是舔傷口,聶明玦抽出手后,又轉過身,對著他的方向虎視眈眈起來。

        這張剛硬的臉上那種冷漠而嚴厲地審視意味,和他生前的一模一樣,正是金光瑤最害怕的模樣。

        金光瑤連眼淚都被嚇回去了,聲音發顫著道:“……二哥……”

        藍曦臣調轉了劍鋒,魏無羨和藍忘機也各自催急了調子。然而方才哨音已被破除,再想重新起效,不可能立刻實現,還得一會兒。

        這時,忽聽一旁一人叫道:“魏無羨!”

        魏無羨立即道:“什么?”

        答完才發現喊他的人是江澄,魏無羨微感詫異。江澄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從袖中取出一樣東西,揚手一扔。魏無羨下意識伸手接住,低頭一看。

        漆黑光亮的笛身,鮮紅的穗子。

        陳情!

        手上一摸到這支他再熟悉不過的笛子,魏無羨連驚訝也顧不上了,不假思索地將它舉到唇邊,正要吹奏,喊了聲:“藍湛!”

        藍忘機微一點頭,不需更多言語,琴聲與笛聲齊齊奏響。

        琴如冰泉,笛如飛鳥。一在壓制,一在誘導。在相合的二者之下,聶明玦的身子一個搖晃,終于,半強迫地把腳步從金光瑤之前挪開了。

        他一步一步,在琴笛合奏的操控之下,僵硬地第二次朝那口空棺走去。魏無羨和藍忘機也一步一步隨著他靠近。等他一翻進那口棺材,二人不約而同地在地上棺蓋兩端一踢,沉重的棺蓋飛起。

        誰知,就在那棺蓋即將合上、擋住聶明玦怒睜的雙眼之時,突然又被一雙手頂起。

        躺進棺材里的聶明玦仿佛突然發現自己方才被人蒙騙了,怒吼著要掀飛這即將把自己封禁在一個狹小空間的東西。藍忘機反應奇快,單手一揮,白袖翩翩,將七弦古琴摔在棺蓋上方,將剛被頂起兩寸不到的棺蓋又壓了下去,接著便目不斜視、若無其事地繼續奏琴。

        可棺蓋這一頭被壓住,另一頭又被聶明玦踢起,魏無羨輕巧地一躍,壓住了被頂起的一端,左手把陳情插回腰間,飛速咬破右手手指,如行云流水般地在棺蓋上畫下了一整串龍飛鳳舞、鮮血淋漓的咒文,片刻不滯,一筆到底!

        至此,棺材內野獸嘶嚎般的聲音才漸漸歇止。

        魏無羨輕輕吁出了一口氣,藍忘機也按住了顫動的七弦,凝住了指下的琴音。

        謹慎地感應了一會兒,確定棺蓋下沒有力量了,魏無羨這才站了起來,道:“脾氣真不好,對吧!

        他站在棺材上,高出太多,藍忘機收了琴,睜著一雙顏色淺淡的眸子,抬頭看著他。魏無羨低下頭,右手忍不住撓了撓那張白白凈凈的臉,不知是不小心還是故意的,給他撓上了幾道血紅的血印。藍忘機什么也沒說,摸摸懷里,沒摸到手帕,便沒擦,道:“下來吧!

        魏無羨這才笑著跳了下來。

        這邊稍稍安靜了,那邊,聶懷桑卻開始唉唉痛叫了。

        他道:“曦臣哥!你快來幫我看看,我的腿還跟身子連著沒有!”

        藍曦臣走過去,按住他一番察看,道:“懷桑,沒事,不用這么害怕,腿沒有斷。只是刺破了一處!

        聶懷?植赖氐溃骸按唐屏!刺破了還不害怕。刺穿了沒有啊,曦臣哥救命啊!

        藍曦臣道:“沒有那么嚴重!

        聶懷桑還是抱著腿滿地打滾,藍曦臣知道他最怕痛,便從懷中取出藥瓶,放到聶懷桑手里,道:“止痛!

        聶懷桑連忙取藥來吃,邊吃邊道:“我怎么這么倒霉,莫名其妙被那個蘇憫善半路抓來,他都要逃跑了還刺我一劍!不知道對付我直接推開就行了嗎,用得著動刀動劍……”

        藍曦臣起身回頭。金光瑤跌坐在地,臉色蒼白如紙,頭發微微散亂,額頭滿是冷汗,狼狽至極。大約是斷手處痛得太厲害了,忍不住輕聲呻|吟了兩聲。

        他抬眼去看藍曦臣。雖然什么話都沒說,可光是這幅捂著斷腕的樣子,還有凄慘無比的眼神,無一不很難讓人心生憐憫。

        藍曦臣看了他一會兒,嘆息一聲,還是取出了隨身攜帶的藥粉。

        魏無羨道:“藍宗主!

        藍曦臣道:“魏公子,他現在……這副模樣,應該再做不了什么。再不給他救治,怕是要當場死在這里。還有許多事都沒問清!

        魏無羨道:“藍宗主,我明白,我不是不讓你救他,我是提醒你小心他。最好禁了他的言,不要再讓他說話!

        藍曦臣微一點頭,對金光瑤道:“金宗主,你聽到了。請你不要再做些無謂的舉動了。否則為以防萬一,你有任何動作,我都會不留情面!

        金光瑤點了點頭,低聲說了微弱的一句:“……多謝!

        藍曦臣俯下身,謹慎又小心地給他處理斷腕的傷口,金光瑤一路發抖。見昔日風光無限的義弟落得此時這般下場,藍曦臣也不知該說什么好,只能搖頭。

        魏無羨和藍忘機一起走到角落。溫寧還半垮不垮地以一個尷尬的姿勢倒在江澄和金凌身上。魏無羨把他平放到地上,檢查一番他胸口那個黑洞,大是犯愁:“你看你這……該用什么東西堵才好……”

        江澄是沉默,金凌則是要說不說。

        那邊藍曦臣給金光瑤處理完了,見金光瑤疼得快暈過去了,原本想借此懲戒他一番的藍曦臣終究還是于心不忍,回頭道:“懷桑,方才那瓶藥給我!

        聶懷桑吃了兩粒止了疼便把藥瓶收進懷里了,忙道:“哦,好!钡皖^一陣翻找,摸出來后,正要遞給藍曦臣,突然瞳孔收縮,驚恐萬狀地道:“曦臣哥小心背后。!”

        藍曦臣原本就對金光瑤一直提防著,繃著一根弦,見了聶懷桑的表情,加上他這聲驚呼,心中一涼,不假思索地抽出佩劍,往身后刺去。

        金光瑤被他正正當胸一劍刺穿,滿臉錯愕。

        魏無羨和藍忘機也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一驚。

        魏無羨道:“怎么回事?!”

        聶懷桑道:“我我我……剛才看見三哥……不是,看見金宗主把手伸到身后,不知道是不是……”

        金光瑤低頭看著貫穿自己胸口的一劍,嘴唇翕動,想說話,卻因為已被下了禁言,欲辯無言。

        魏無羨覺得這情形有些不對勁,還沒等他發問,金光瑤咳出一口血,啞聲道:“藍曦臣!”

        藍忘機解了他的禁言。

        金光瑤現在渾身上下都是傷,左手被毒煙灼傷,右手斷腕,腹部缺了一塊,周身血跡斑斑,剛才連坐著都勉強,此刻不知是不是回光返照,竟然靠著自己就站了起來,又恨聲喊了一次:“藍曦臣!

        藍曦臣失望又難過地道:“金宗主,我說過的。你若再有動作,我便會不留情面!

        金光瑤惡狠狠地呸了一聲,道:“是!你是說過?晌矣袉?!”

        他在人前從來都是一副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面孔,這時居然露出了如此市井兇蠻的一面。見他這幅大為反常的模樣,藍曦臣也感覺出了什么問題,立即回頭去看聶懷桑。金光瑤哈哈笑道:“你看他干什么?別看了!你看得出什么。連我這么多年都沒看出來呢。懷桑,你真不錯!”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5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