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

第107章 藏鋒第二十二

        這聲音與其說是“敲門”,不如說是“撞門”。不像人的手臂在拍打,倒像是一個人提著另一個人的頭,在一下一下狂暴地往門上撞。

        一聲比一聲響,廟門門閂上的裂縫一次比一次大,金光瑤臉上的表情,也一刻比一刻扭曲。

        響到第四下的時候,門栓終于斷裂了。密集的雨絲和一道漆黑的身影一齊飛旋著破門而入。

        金光瑤身形一顫,似乎想閃避,然而很快制止了這沖動。那道身形飛入的方向并不是對著他,而是對著魏無羨和藍忘機。兩人從從容容地分開一瞬,很快又自然而然并肩站到一起;仡^一看,魏無羨道:“溫寧?”

        溫寧撞到了廟內的觀音像上,頭朝下腳朝上低掛了一會兒,噗通一聲摔下來,這才道:“……公子!

        看見他,江澄和金凌神色都有點難看起來。

        聶懷桑則大叫道:“大哥。!”

        除了飛進來的溫寧,廟門口還站著另一道更高大的身影。輪廓堅硬,臉色鐵灰,雙目無神。

        聶明玦!

        正是赤鋒尊,聶明玦。他猶如一座鐵塔,擋在暴雨中的觀音廟前,攔住了所有人的去路。頭顱正正地落在脖子上,頸項間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黑線針腳。

        有人用一根長線,把他的頭顱和無頭身軀,縫起來了!

        藍曦臣道:“……大哥!

        金光瑤也喃喃地道:“……大哥……”

        這間廟內,有三個人都對著聶明玦的尸體叫了大哥,可三個人的語氣截然不同。金光瑤滿臉都是滅頂的恐懼,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

        無論是生前還是身后,金光瑤最害怕的人,無疑就是他這位脾氣暴烈、絕不姑息的義兄。

        他身體一抖,手也跟著抖,手中緊緊牽著的那根血淋淋的琴弦也開始抖。就在這一剎那,藍忘機忽然抽出避塵,一劍削下。

        眨眼間,他便閃到金凌身前,托住了一樣東西。而金光瑤感覺手臂一輕,微微一怔,低頭望去,這才發現,他的右手不見了。

        他的右手,從小臂前端被齊齊斬斷了。藍忘機托住的那樣東西,正是原先他捏著兇器琴弦的那只手掌。

        霎時鮮血狂噴,金光瑤痛得面色慘白,連慘叫也沒力氣,只是踉蹌著倒退了幾步,站都站不穩,摔倒在地,倒是蘇涉卻慘叫起來。藍曦臣似乎有一瞬間想去扶他,然而終是不敢再動手。

        藍忘機將金光瑤那只斷掌的手指掰開,琴弦驟松,金凌方才脫險。江澄正想撲上去察看他有沒有受傷,魏無羨卻搶了上前,握住金凌雙肩,仔細檢查,確定脖子的皮膚完好無損,一點擦傷都沒有,這才松了一口氣。

        金凌被從金光瑤斷手處的鮮血噴了個正著,大半個身子和小半張臉都染上了血跡,還愣愣地沒反應過來。魏無羨狠狠抱了他一下,道:“下次離危險人物遠點,臭小子,你剛才站那么近干什么!”

        剛才那一瞬間真是太危險了。那根琴弦銳利至極,在會用弦殺術的人手中割肉斬骨如砍瓜切菜,偏偏金光瑤的手還發抖了,只要他再多抖一刻,或者更可怕,他被聶明玦嚇得忘了手里還牽著個人、拽著琴弦拔腿就跑……若不是藍忘機當機立斷,既快且準地斬斷了他握弦的右手,只怕金凌此刻已經身首分離,鮮血飆起半丈高!

        藍忘機過往出劍,總留有三分余地,但方才情形實在危急,而且金光瑤太過狡猾,若還對他留有余地,不知他還有什么花樣。若是江厭離和金子勛唯一的兒子也在他面前沒了,魏無羨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辦了。

        金凌很不習慣被別人這樣抱,蒼白的臉一下子涌上紅暈,大力拒絕魏無羨的胸膛。魏無羨抓著他更用力地猛抱了幾下,重重拍拍他的肩,一把推向江澄那邊,道:“去吧!別再亂跑,到你舅舅旁邊去!”

        江澄抓住還有點暈頭轉向的金凌,看著那邊站在一起的魏無羨和藍忘機,遲疑片刻,對藍忘機低聲道:“多謝!

        雖然低聲,但畢竟不含糊。

        金凌也道:“多謝含光君救命之恩!

        藍忘機點了點頭,什么也沒說,避塵斜指地面,剔透澈亮的劍鋒不沾血珠,很快滑落得干干凈凈,調轉了對準站在門口的聶明玦。

        溫寧慢慢爬起來,自己給自己接上折了的一只手,道:“小心……他怨氣非同小可!

        金光瑤咬牙在斷臂上拍中幾處,失血過多,頭昏眼花,忽見聶明玦朝他邁出了一步,雙目直勾勾地盯著他,登時魂飛魄散。一旁的蘇涉又咳出一口血,嘶聲力竭喝道:“蠢貨!還愣著干什么!攔住他!攔住門口那東西!”

        早已神游天外許久的眾名蘭陵金氏的修士這才持劍圍了上去,頭兩個立刻被聶明玦單掌擊飛。金光瑤左手在斷手處撒了藥粉,可藥粉立刻就被血流沖走。他幾乎是眼含熱淚地去撕自己的衣襟,想包扎止血,可他左手原本就被棺材和黑箱里的毒煙灼傷,使不出力,顫抖著撕了半天和撕不下來,只是徒增痛苦。蘇涉連滾帶爬撲過去,撕下自己的白衣給他包扎,恰巧藍曦臣護著聶懷桑退到安全處,蘇涉在身上到處摸多余的藥膏藥粉,摸不到,對藍曦臣道:“藍宗主!藍宗主,你有藥嗎?幫幫忙吧,宗主他對你一直以禮相待的,你就當幫個忙吧!”

        藍曦臣見到金光瑤幾乎快暈過去的慘相,眼中流露出微微不忍。正在這時,只聽那頭陣陣慘叫,聶明玦重拳出擊,將三個修士一口氣砸成了腥紅的肉泥!

        魏無羨和藍忘機擋在江澄和金凌之前,魏無羨道:“溫寧!你是怎么遇上他的?!”

        溫寧接完了手,又去接折了的腿,道:“你讓我去找藍公子,我在客棧沒找著,只得出去在大街上找。還沒碰到藍公子,就看見赤鋒尊在街頭行走,像是在找什么東西,那群流浪兒見了他不知危險,還以為和我是一樣的,上去纏鬧。赤鋒尊神智全無,要徒手撕裂他們,我只能和他一路打到這里……”

        為什么他在客棧沒找到藍忘機,魏無羨根本不用問。他在藍忘機隔壁睡不著,難道藍家在他隔壁就睡得著嗎?必然也是出去胡亂走跑了,然后才遇到夾著尾巴出去搬救兵的仙子。這陣來得突然的雷雨,必然也是從溫寧和聶明玦打起來之后開始的。

        “尸”這種東西,原本就召陰聚邪,何況還是兩具非同一般的兇尸!

        那群蘭陵金氏的修士雖不敵聶明玦,卻不斷奮勇前沖,然而他們的劍斬到聶明玦身上,猶如斬中精鋼,竟然一道血口也砍不出來。聶懷桑從藍曦臣身后探出小半個身子,恐懼又期待地道:“大大大哥,我,我是……”

        聶明玦沒有瞳仁的雙眼怒目圓睜,猛地抓向他,藍曦臣微微俯首,裂冰一聲嗚咽,聶明玦身形一僵。

        藍曦臣道:“大哥,這是懷桑!”

        聶懷桑道:“大哥連我也不認得了……”

        魏無羨道:“他何止是不認得你,他現在連自己是誰都不認得!”聶明玦已然是一具被滔天怨氣所驅使的死尸,暴躁且兇悍,攻擊不分對象,溫寧修整片刻,再次上前纏斗?蓽貙幵箽獠蝗缢钪,身形也沒有他高大,加上魏無羨笛子已裂,無法為他加持,微落下風。躺在地上的金光瑤斷手流血之勢好容易止住,蘇涉爬起來就把他往背上背,想趁亂逃跑,這動作使聶明玦又警惕地注意到了他們,掀飛了溫寧,大步朝金光瑤走去。

        金凌失聲道:“小叔!快跑!”

        江澄一巴掌拍到他后腦上,怒喝道:“閉嘴!”

        金凌挨了一巴掌才清醒,可那畢竟是看著他長大的小叔叔,過去的十幾年了,金光瑤對他也不能說不好,見他可能就要慘死在這具兇尸手下,情急之下金凌這才脫口呼出。而聶明玦聽到他這一聲,像是有些疑惑地轉過了頭。

        魏無羨心中一緊,低聲道:“壞了!”

        聶明玦現在已成兇尸,當然是對著他的仇人金光瑤的怨氣最大?蓛词嫒,不是靠眼睛的!

        金光瑤和金凌有很近的血緣關系,在陰煞死物看來,這兩個大活人的呼吸和血氣都有些相似之處。若是處于混沌狀態的陰煞之物,則更難分清。

        此時此刻,金光瑤斷了一臂,血流如注,氣象虛弱,半死不活,而金凌卻活蹦亂跳,聶明玦那并沒有在思考的死人腦子,自然對他的興趣要更高一些。

        藍忘機斥出避塵,直擊聶明玦心口,果不其然,劍尖刺中他胸膛便止步不前。聶明玦低頭看見這把亮晶晶的長劍,咆哮一聲,伸手去抓,藍忘機立刻召回避塵,錚的一聲飛入鞘中,讓他抓了個空,隨即左手一翻,將忘機琴翻出,托在掌中,刻不容緩,泠泠奏了幾響。藍曦臣也重新把裂冰送到唇邊。魏無羨一把抽出三十多張符篆,盡數沖聶明玦拋灑而去。然而那些符篆還沒近聶明玦的身,便被他的怨氣點燃,在空中燒成了灰燼!

        聶明玦怒吼著朝金凌抓去,江澄和金凌都已退至墻角,退無可退,江澄只得把金凌塞到身后,自己拔|出暫時無法使用靈力的三毒,硬著頭皮迎擊。琴簫已齊齊奏響,可恐怕是要來不及了!

        聶明玦的重拳打穿了一具身軀。

        可是這具身軀,不是江澄,也不是金凌。

        溫寧擋在墻角,擋在他們兩人面前,兩只手抓著聶明玦那條鋼鐵打造般的手臂,慢慢將他從自己胸膛中拔|出來,留下了一個碩大的透明窟窿,沒有流血,只掉出了一點點黑色的內臟碎渣。

        魏無羨道:“溫寧。!”

        江澄則看上去恨不得當場瘋了才好。

        他道:“你?你?!”

        這一拳力道太大,不光打穿了溫寧的胸膛,還連帶著震碎了他一部分聲門,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便倒了下去。

        這個位置,他剛好倒在江澄和金凌身上。軀體暫時動彈不得,而眼睛還睜著,一眨不眨地瞅著他們兩個。

        金凌原本恨極了這個當年將自己父親一掌穿心的兇手、兇器,他從小就無數次發誓,日后若有機會,一定要把魏嬰和溫寧千刀萬剮寸寸凌遲。后來他不想恨魏無羨,便成倍地用力去恨溫寧?纱藭r此刻,看著這個兇手、兇器在他們面前同樣被一拳穿心后,他卻連動手把溫寧粗魯地推出去、讓他不要靠在他們身上都做不到。

        明明知道他是個死人,別說是被打穿一個窟窿了,就算是被腰斬成兩截也未必有事,但不知為什么,淚水就是控制不住地奪眶而出。

        打出這一拳后,聶明玦的動作也凝滯了。

        藍忘機和藍曦臣雙人齊奏,琴如冰泉流淌,簫如高風肅殺。發出的都是讓聶明玦憎恨的聲音,合奏的刺耳程度更是成倍增長,讓他周身有一種滯澀之感,仿佛有人用一根無形的繩子在綁住他,繩子越收越緊,他也愈來愈怒,最終突然爆發,強行沖破破障音的束縛,擊向撫琴之人!

        藍忘機從容不迫地旋身一轉,錯開了他的攻擊,琴音連片刻的停滯都沒有。聶明玦這一拳又打穿了墻壁,正欲轉身,忽然聽到兩聲明快的啾啾之聲。

        他把拳頭從墻壁中拔|出來,朝聲音發出的地方望去。

        魏無羨又吹了兩聲口哨,笑道:“你好,赤鋒尊。認得我么?”

        聶明玦全白的猙獰眼球靜靜地對著他,魏無羨道:“不認得也沒關系。你認得這哨聲就行了!

        作者有話要說:  昨天的章節修了修,還加了一些內容,多了2000字,接不上的麻煩大家可以翻回去看一下~買過的同學不用再買可以直接看。

        今天整理了一下元宵賽詩會界面本文的參賽詩選,各位讀者妹子真是文采斐然油菜花,然而大家都這么厲害的結果就是……我選擇恐懼癥了。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5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