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

第103章 恨生第二十一 6

        蘇涉重重撞到一只紅木圓柱上,當場噴出一口鮮血。守在廟內大門左右的兩名修士也被余**及,趴地不起。

        一道紫衣身影邁過門檻,穩步邁入大殿之中。

        廟外風雨交加,這人身上卻并未被如何淋濕,只是衣擺的紫色稍微深一些。左手撐著一把油紙傘,雨點噼里啪啦打在傘面上,水花飛濺,右手紫電的冷光還在滋滋狂竄。他臉上神色,比這雷雨之夜更加陰沉。

        金凌一下子坐了起來,叫道:“舅舅!”

        江澄的目光橫掃過去,冷冷地道:“叫!你現在知道叫我,之前你跑什么跑!”

        說完,他調轉了視線,有意無意朝魏無羨和藍忘機那邊投去。

        兩撥視線尚未對接,蘇涉已用他的佩劍難平支撐著勉力起身,朝江澄刺去。江澄還沒出手,幾聲犬吠,那只黑鬃靈犬一條飛魚一般從廟外飛入,直直朝蘇涉撲去。

        魏無羨一聽到狗叫,登時汗毛倒豎,往藍忘機懷里縮去,魂飛魄散道:“藍湛!”

        藍忘機早已自覺地攬住他,應道:“嗯!”

        魏無羨道:“抱住我!”

        藍忘機道:“已經抱住了!

        魏無羨道:“抱緊我。!”

        藍忘機便用力將他摟得更緊了。

        不看畫面,光是只聽聲音,江澄的臉部肌肉和嘴角都是一陣抽搐,原本似乎有點想往那頭看,這下徹底控制住了自己的脖子。恰恰殿后沖出數名蘭陵金氏的修士,持劍圍來。江澄冷笑一聲,揮起右手,在觀音廟之內舞出了一條炫目的紫虹,被這道紫虹沾身的人都被擊飛出去,而那把油紙傘,還穩穩當當撐在他左手之中。那群修士東倒西歪摔成一片,還在周身過電一般痙攣哆嗦,江澄這才收起了傘。

        蘇涉則被那條黑鬃靈犬纏得怒吼不止,金凌在一旁叫道:“仙子!當心!仙子,咬他!咬他手!”

        藍曦臣則喝道:“江宗主,當心琴聲!”

        話音未落,便從觀音廟后方傳來一兩聲琴響,必定是金光瑤在故技重施。然而,江澄在亂葬崗上已經吃過這邪曲的一次虧,自然警覺非常,那聲弦響剛發出來的時候,他便在地上一踢,用足尖挑起了一名修士跌落的長劍,左手拋開紙傘,接住這把劍,右手拔出腰間的三毒,雙手各持一劍,猛地相交一劃。

        兩把劍相互摩擦,發出極其尖銳刺耳的噪聲,蓋過了邪曲的旋律。

        十分有效的破解方式!

        只有一個不足之處——這聲音,實在是太難聽了!

        難聽得仿佛耳朵立即要被這可怕的噪音戳破,對藍曦臣和藍忘機這種出身姑蘇藍氏的人而言,更是無法容忍,二人皆是微微皺起了眉?伤{忘機正在盡職盡責地摟著魏無羨,無法捂耳,于是魏無羨一邊聽著狗叫發抖,一邊伸手幫他捂住了。

        江澄硬著一張臉,雙手持劍,一邊制造這種煞風景的破耳魔音,一邊朝殿后逼去?刹坏人麣⑦^去擒住藏在暗處的金光瑤,金光瑤自己捂著耳朵走出來了。

        他手里沒拉著那幾根細細的琴弦,江澄便暫且止住了制造噪音的舉動。

        藍曦臣道:“琴弦在他腰間!

        金光瑤道:“二哥你用不著這樣,就算琴弦現在在我手上,江宗主這么一直擦刮著,我也彈不了!

        江澄提劍朝他刺去,金光瑤閃身一避,道:“江宗主!你是怎么到這里來的?”

        江澄不與他多言,金光瑤靈力沒他強勁,不敢直面迎擊,只能不斷靈活地閃避,邊避邊道:“是不是阿凌到處亂跑,你追著他找到這兒來的?仙子一定還給你帶了路。唉,明明是我送的黑鬃靈犬,卻半點面子也不給我!

        魏無羨被藍忘機緊緊抱著,聽到狗叫也不那么害怕了,還能騰出心思來思考,低聲道:“金光瑤想干什么?這種時候還要閑扯家常???”

        藍忘機卻不應語,魏無羨沒聽到他回答,心中納悶,抬頭一看,原來他還捂著藍忘機耳朵,方才藍忘機根本沒聽到他說話,怪不得沒回答了,連忙放手。

        這時,金光瑤話鋒卻忽然一轉,笑道:“江宗主,你怎么回事?從剛才起,眼神一直躲躲閃閃不敢往那邊看,是那邊有什么東西嗎?”

        魏無羨心道:“他哪是不敢看……大概是有點惡心,不想看吧。不過也無所謂了……大概!

        金光瑤又道:“還躲?那邊沒什么東西,那邊是你的師兄。你真的是追著阿凌找到這兒來的嗎?”

        江澄咆哮道:“不然呢?!我還能是找誰?!”

        藍曦臣道:“不要回答他!”

        金光瑤慣會花言巧語,只要江澄一開始和他對話,就會被他轉移注意力,不由自主被牽動情緒。金光瑤道:“好吧,魏先生,你看到了嗎?你師弟既不是來找你的,連看都不想看你一眼!

        魏無羨笑道:“你這話就奇怪了金宗主。江宗主對我這個態度又不是第一天了!

        聞言,江澄的嘴角一陣輕微的扭曲,握著紫電的手背青筋凸起。

        金光瑤卻又轉向江澄,長吁短嘆道:“江宗主,做你的師兄,可真不容易啊!

        聽金光瑤一直把話題往他身上引,魏無羨越發警惕起來。

        金光瑤全然不理江澄有沒有在聽他說話,自顧自笑瞇瞇地說下去:“江宗主,我聽說昨天你在蓮花塢無緣無故內大鬧一場,拿著夷陵老祖以前用的佩劍到處跑,逢人就叫人拔啊!

        江澄的表情瞬間變得無比恐怖。

        魏無羨則突然從藍忘機懷里坐起,心跳也猛地一頓。

        他心中有個聲音道:“我的佩劍?是說隨便?隨便我不是扔溫寧那兒了嗎?不對,昨天到今天確實沒有見他拿著……怎么落到江澄手里了?!江澄為什么要別人去拔劍?!他自己拔過了沒?”

        正精神緊繃,藍忘機伸手在他背脊上撫摸了兩下,魏無羨這才回過神來。那兩下像是撫順了他的情緒,使得他稍稍平靜了些。

        金光瑤眼放精光,道:“我還聽說誰都拔不出來那把劍,但是你自己卻□□了。這可奇了怪了,我十分好奇,能不能請你為我解惑,這是怎么回事呢?”

        江澄將紫電和三毒一齊召出,怒道:“廢話少說!”

        金光瑤揚聲道:“好,這是廢話,我不說了。那我們說點別的。江宗主,你可真了不起,最年輕的家主,以一人之力重建云夢江氏,我等佩服。不過我記得你從前從來比什么都比不過魏先生的,能否請教一下你是如何在射日之征后便逆襲的?是不是吃了什么金丹妙藥!”

        “金丹”二字,他說的清晰銳利無比。江澄的五官幾乎都要錯位了,紫電也綻出危險的白光,心神大亂之下,動作出現了一絲破綻。

        金光瑤等的就是這一刻的破綻,甩出暗藏多時的琴弦。江澄立即回神迎擊,紫電和琴弦纏到了一起,金光瑤感覺手心一麻,立即撤手。然而,他隨即輕笑一聲,左手揮出另一條琴弦,朝魏無羨和藍忘機那邊襲去!

        江澄瞳孔猛地縮成一點,劈手轉了紫電的方向,去截那根琴弦。金光瑤趁機抽出一直纏在他腰間的佩劍,刺向江澄心口!

        金凌失聲道:“舅舅!”

        江澄面色鐵青地捂住了胸口。

        鮮血從他指縫間涌出,迅速將胸前衣物浸成了一片紫黑之色。紫電截住了那道琴弦之后,瞬間化回了那枚銀色指環,套回他手上。當主人失血過多或身受重傷的時候,靈器都是會自覺恢復耗損最低的形態的。

        金光瑤從袖中取出一條手帕,將他的軟劍擦凈,纏回腰間。地上蘭陵金氏的修士們三三兩兩爬起。蘇涉也冒著大雨從外頭回來,那條黑鬃靈犬竟是個沒半點骨氣的,見有人撐腰就悍勇無比,見勢不好打不過就立即逃跑,并且跑得比誰都快,又沒讓他逮住,臉色恨恨。金光瑤掃了這些屬下一眼,搖了搖頭。

        金凌早已沖過去扶住了江澄,藍曦臣嘆道:“……不可亂動,扶他慢慢坐好!

        雖說受了當胸一劍,但江澄也不至于就沒命了,只是暫時不宜動彈、不便強動靈力而已。他不喜歡被人扶,對金凌道:“快滾!

        金凌知道他還在氣自己亂跑,自覺理虧,不敢頂撞,不假思索地對藍忘機道:“含光君,還有蒲團嗎?”

        原先他們坐的四個蒲團都是藍忘機找來的,可這大殿里總共也只找到了四個。沉默片刻,藍忘機站了起來,把他坐的那個推到了一旁。

        金凌忙道:“謝謝!不用了,我還是把我自己的……”

        藍忘機道:“不必!

        說完便在魏無羨身邊坐了下來。兩個人一本正經地坐在同一只蒲團上,竟然也不怎么擠。

        見位置都給他騰出來了,金凌便拖著江澄坐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  《人渣反派自救系統》的二刷預售地址放出來啦,一刷沒收到的妹子們可以去微博看~

        以下是美美的同人圖  =v=  未說明作者的見圖片水印。

        一家三口

        似此星辰非昨夜

        飛撲入懷

        江師姐和江師妹(。

        畫手西乙訓。你掉的是哪一個魏無羨?

        條漫嘰呱呱。告白!

        超大圖!看不到全部的可以點一下圖片就看到了~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5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