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

第93章 寤寐第二十 4

        那家客棧一樓大堂里之前還有一個客人,現在一個都沒有了。魏無羨和藍忘機邁了進去,揀了張桌子坐下,半天都沒人來招呼。魏無羨不得不用指節輕輕叩了叩桌面,喚道:“勞煩!”

        伙計這才慢騰騰地過來。興許是長期倦怠慣了,有生意做也打不起精神。魏無羨對著墻上的菜牌點了幾個菜,他仍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藍忘機拿起茶杯看了一眼,杯底還不如那家小客棧洗的干凈,又默默放下,不再去碰桌上的任何東西。

        點完了菜,魏無羨道:“請問你們這二樓是做什么用的?”

        伙計耷拉著眼皮道:“門外寫著了。一樓酒食,二樓住宿。你不識字?”

        魏無羨隨口道:“你說對了,我真的不識字。那怎么鎖住了?”

        伙計不耐煩地道:“愛住住愛不住不住,問那么多干啥!

        藍忘機道:“住!

        他一開口,那伙計像是吞了塊冰,登時一個哆嗦。

        藍忘機又壓了一錠銀子在桌上,冷聲道:“要一間房!

        魏無羨忙道:“別呀,咱們不住。收起來收起來!”

        他說著去壓那銀子,卻不小心壓到了藍忘機的手,兩人同時一縮。藍忘機垂下手,袖子掩住了指尖,見狀,魏無羨一顆心往下一滑,那銀子掉到地上,伙計立刻撿起來,道:“房間不退!”

        他收了錢,上樓開鎖,清掃走廊和房間去了。魏無羨調整了下表情,狀似無事地道:“何必?”

        藍忘機道:“待會兒總是要上去的!

        魏無羨道:“是要上去的。不過我們可以從窗戶走,從屋檐走,又不一定非要從這扇門走。省著點花吧,不是我的錢我都替你心疼!

        這時,點的菜也上來了。因為客人只有他們兩個,上的才快。魏無羨夾起盤中一條青菜,聞了聞,竟然真的聞到了一股令人作嘔的焦糊肉味。他對藍忘機笑道:“我算是知道了。本來就在鬧兇,房不能住,菜不能聞,伙計還跟吃了炮仗似的。這樣生意也能好才是天理難容。你怎么看?”

        一談正事,兩人立刻自然起來。藍忘機道:“大火!

        魏無羨道:“還有?”

        藍忘機道:“煙花之地!

        據那老板娘所說,衣行老板一家經歷的異象是房子里到處都能看到赤|裸著抱作一團的人,什么地方會是這樣的?煙花之地。后來住進客棧的人晚上會做房子著火、焦尸翻滾的噩夢,說明這個地方曾起過一場大火,燒死了不少人。

        活活燒死,是極為痛苦的一種死法,因此,時隔多年仍留著一部分死者的殘魂在影響此地。那老板娘是八年前搬來這座城的,她來時首飾鋪子老板棄店離去,然而她并沒提到這場大火。這火起的要更早,恐怕還遠在首飾鋪子開張之前,至少有十幾年了。

        這都是顯而易見的事。魏無羨道:“所見略同。還有,不光是煙花之地,還是個挺風雅的煙花之地,一樓大廳里總是有人彈琴,彈得還相當好。二樓用來,嗯,辦事,所以衣行老板一家看到的摟抱人影都在上層!

        藍忘機道:“猜測。仍需驗證!

        魏無羨道:“那是。不過找誰驗證?那老板娘八年前就來了,尚且不知道大火的事,否則她肯定一股腦全說了。問這伙計也肯定是不行的!

        正在這時,一個彎腰的人影邁進客棧來。隨眼一看,又是白天那名布衫老者,魏無羨心道:“這人還真捧這客棧的場!

        誰知,那名伙計并不領情,一見他進來,翻了個白眼。

        藍忘機道:“他!

        魏無羨也隨即想到了,這名老者年紀夠大,若是本地人,必然知之甚多,多半能問出點什么來。

        那布衫老頭在附近一張桌子上坐了,道:“要一壺茶!

        因為魏無羨和藍忘機要了二樓的房間,伙計剛才開了鎖,臨時匆匆打掃了一番,剛做完事,滿心不快,假裝沒聽到。那老者又道:“要一壺茶!

        伙計道:“沒有茶!

        那老者慍道:“怎么沒有?”

        伙計譏笑道:“沒有就是沒有。每次都要一壺茶坐著喝一整天,我們這兒的花生米不要錢很好吃是吧!”

        那布衫老者正是因為貪這個便宜才來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又怒又窘。魏無羨忙道:“這里有這里有,老人家您到這邊來,我們請你喝茶!

        那伙計瞅他們一眼,不敢再說什么。布衫老者得了個臺階,立刻順著下了,坐到這邊桌上,嘆氣不止,感謝他們。魏無羨搭訕套話的本事嫻熟,往來幾句,很快打得熱絡,問到重點。那布衫老頭也拿起了筷子,全然不嫌棄菜里的焦尸氣味,邊吃邊道:“我?我在這條街上都住了三十多年了,誰比我更熟悉這里的事?”

        魏無羨和藍忘機對視一眼,精神都來了。他立刻道:“三十多年?那可真是夠久的。這間客棧都沒三十多年吧。聽說這里開過首飾鋪子,開過衣行,這么說您都見過了!

        布衫老頭道:“它最風光的樣子我也見過哩!彼麎旱吐曇,道:“你們是不是要在這里?我告訴你們,別。之前二樓上了一把鎖你們看到了嗎?”

        魏無羨也壓低聲音:“看到了。那到底怎么回事?”

        老頭道:“十幾年前,這個地方起過一場大火,燒死了不少人。只怕是都還留在這兒呢!

        和他們的推測完全一致。

        魏無羨道:“起火燒了的是什么地方?”

        老頭道:“思詩軒!

        這名字乍一聽,還以為是吟詩作對、詠云賦月的風雅之地,怎料想是勾欄之所。魏無羨故意道:“思詩軒?書畫閣嗎?”

        老頭道:“不是!是妓坊。原先不叫這個名字的,不過后來出了兩個大紅的姑娘,就用她們的名字湊在一起,改了個新的名字。一個叫思思,一個叫孟詩,合起來就是‘思詩’!

        聽到這里,藍魏二人都是目光一凝。

        魏無羨道:“孟詩?這名字像是有點耳熟!

        布衫老者道:“那是當然。孟詩當年在云夢也是紅過幾年的,彈琴寫字畫畫,還會作點詩,沖她名聲來的人多得很,有些管她叫做‘煙花才女’!

        果然!

        金光瑤是云夢人,他是在自己母親死后才北上投奔金光善去的,之前隨母姓,姓孟。雖然經過金光瑤長達數十年刻意的痕跡抹滅,大多數人都不清楚那位煙花才女的全名,但一聽到姓孟,就有所懷疑了。沒想到竟然真是她!

        布衫老頭說完,看了看魏無羨,又搖頭道:“不對,也不像。孟詩紅都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也沒紅得透出云夢去,現在也沒什么人記得她了。你年紀不大,應該不知道她!

        魏無羨信口胡謅道:“我知道。我有個伯父,當年仰慕過孟詩姑娘,如癡如醉,天天跟我們講她的事。后來她嫁了人,那伯父喝得大醉,那叫一個傷心!

        藍忘機在一旁看他一眼,看他神色自若地編。

        布衫老者果然上鉤,道:“誰說她嫁了人?”

        魏無羨道:“沒有嗎?那我怎么聽我伯父說她連兒子都生了?”

        布衫老者道:“她倒是想嫁,遇到那個男的的時候她都二十多歲了,年紀不小了,再過幾年肯定就不紅了,所以她才拼著被責罵也非要生個兒子,不就是想脫身?赡且驳媚械目弦!

        魏無羨道:“怎么,那男的連兒子都不要?”

        布衫老者把一盤菜都吃完了,道:“我聽說那男的是個修仙世家的大人物,家里肯定有不少兒子。什么東西多了都不稀罕的,怎么會留心外頭的這個?孟詩盼來盼去盼不到人來接他,只好自己養了!

        和莫玄羽的母親莫二娘子如出一轍的想法、如出一轍的命運。天底下有多少女子都把希望寄托在兒子身上,指望母憑子貴,可與其嘔心瀝血花那諸般心思,還不如多關注下自己。魏無羨想不明白,縱使金光善不愿意把孟詩帶回金麟臺,但給一個煙花女子贖身,給她一筆錢養兒,對他而言是很容易的事情。為什么連這舉手之勞都不肯做?

        他道:“嗯,那倒也是。這孩子聰明么?”

        布衫老頭道:“這么說吧。我活了這五十幾年,還沒見過比小孟更聰明伶俐的孩子。孟詩也是有心教好他,把兒子當富貴人家的公子養,教他讀書寫字,什么禮儀,送他上學,還到處買一些劍譜啊秘笈啊給他看。大概還是不死心吧!

        如此說來,他們現在身處之所,前身就是當年金光瑤長大的地方。

        布衫老者接著道:“小孟十一二歲的時候,孟詩還想效仿一個什么典故,給他換個地方住,好好學。但是她賣身契還在思詩軒,就只把小孟送到書館里住。但后來小孟又自己回來了,說什么都不肯再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  本章待修。

        本文好像參加了一個元宵賽詩會,比賽讀者作詩,待我研究一下……最近攢了一些同人圖,這幾天就發。

        想看醉酒也別急,客棧馬上過啦,很快的。!信我真的。!好吧不信也可以攢一攢。春節不斷更,過年前上番外r。醉個夠。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4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