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

第87章 丹心第十九 9

        順著樹干往上爬,一直爬到接近樹頂的地方,魏無羨才停下來:“嗯,差不多就這個位置吧!

        他把臉埋在一簇茂密的枝葉里,好一會兒才朝下望望。聲音高高的,似乎帶著笑:“當時覺得高的嚇人,現在看,其實也不怎么高!

        朝下看的時候,魏無羨的目光是模糊的。

        藍忘機就站在這棵樹下,抬首望著他。

        他也是一身白衣。沒有提燈。但是,月光流鍍在他身上,讓他整個人都那么皎潔明亮。

        他微仰著頭,神色專注,望著樹頂,朝樹下走近幾步,有那么幾個瞬間,似乎想伸出雙手。

        忽然之間,魏無羨有一種異常強烈的沖動。他想像當年那樣,掉下去。

        他心中有個聲音說:“如果他接住我,我就……”

        想到“我就”兩個字時,他便撒了手。

        見他毫無征兆地摔下了樹,藍忘機雙目一下子睜大了,一個箭步搶上來,魏無羨在空中轉過身,“哎喲哈哈”的和被他接了個正著,或說,撲了個滿懷。

        藍忘機身材纖長,瞧著是個斯文公子,力量卻不容小覷,非但臂力驚人,下盤更穩。但這畢竟是一個成年男子從樹上跳下來,因此他雖然接住了魏無羨,卻輕微地踉蹌了一下,退了一步。不過立刻就站得穩穩當當了,還小小地松了一口氣。正要推開魏無羨,卻發現怎么推也推不動。

        魏無羨的雙手緊緊摟著他的脖子,讓他動彈不得。因此,也看不到魏無羨的臉。

        魏無羨也看不到他的臉,可是不必去看,閉上眼睛,呼吸間都是藍忘機身上清冷的檀香味。

        他啞聲道:“謝謝!

        他并不怕摔,這些年來,也摔過很多次。但摔到地上,畢竟還是會疼。

        如果有個人能接住他,那就再好不過了。

        聽到他道謝,藍忘機的身體似乎僵了僵。原本要放到魏無羨背上的手,頓了頓,還是收回去了。

        沉默片刻,藍忘機道:“不必!

        抱了好一陣,魏無羨和他分開,站直了又是一條好漢,仿佛瞬間失憶,沒事人般的道:“回去吧!”

        藍忘機道:“不繼續看了?”

        魏無羨道:“看!不過外邊再沒什么好看的了,再往前走就是荒郊野地,這個咱們這段日子可看夠了;厣徎▔]去,我帶你看最后一個地方!

        二人有折回了碼頭,重入蓮花塢的大門,穿過校場。

        路過一棟華麗的小樓時,魏無羨駐足停留,多看了幾眼,神色有異。

        藍忘機道:“怎么了!

        魏無羨搖搖頭,道:“沒怎么。以前我住過的屋子在這里……果然被拆了,這些都是新建的!

        他們繞過重重樓宇,來到蓮花塢深處的一片寂靜之地,一座黑色的八角殿之前。

        像是怕驚動了什么人,魏無羨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殿前方整整齊齊碼著一排一排的靈位。

        云夢江氏的祠堂。

        他找了個蒲團跪了下來,取了三支供臺里的線香,在燭火上燎了燎,點燃后插在靈位前的銅鼎里。

        然后,他對著其中兩個靈位跪拜六次,這才直起身,對藍忘機道:“以前我也是這兒的?,隔三差五就要來!

        藍忘機神色了然。必然不是來上香的,沒有那么多逝者要天天供奉跪拜,那就只能是來罰跪的了。

        藍忘機道:“虞夫人!

        魏無羨奇道:“你怎么知道是虞夫人?確實是她!

        藍忘機道:“略有耳聞!

        魏無羨道:“沒想到不止云夢,都傳到你們姑蘇那邊了。說句老實話,這么多年來,我還從沒見過第二個女人像虞夫人脾氣那么壞的,一點小事動不動就讓我滾到祠堂來跪好。哈哈哈……”

        可是,除此以外,虞夫人也從來沒有真正做過什么要害他的事。

        他忽然想起來,這里是祠堂,虞夫人的靈位就在面前,忙道:“罪過罪過!睘榱藦浹a方才的口無遮攔,又點了三炷香,正把它們高高舉過頭頂,心中道歉,忽然身邊一暗,側首一瞧,藍忘機也在他身旁跪了下來。

        既然來了靈堂,為了禮數,自然也是要表一番尊敬的。藍忘機亦取了三支香,挽袖在一旁紅燭上點燃,動作規整,神色肅穆。魏無羨歪頭看著他,不由自主的,嘴角微微上揚。

        藍忘機看了他一眼,提醒道:“香灰!

        魏無羨手里拿著的那三支香燒了一會兒,已經積了一小段香灰,就快落下來了。他卻遲遲不肯插|入香鼎,反而正色道:“我跟你一起再拜一次吧。莊重一些!

        藍忘機沒有異議,于是,他們各自奉著三支香,跪在排排靈位之前,一起對著江楓眠和虞紫鳶的名字俯首拜下。

        一次,兩次,拜的動作完全一致。魏無羨道:“好了!比缓蟛培嵵仄涫碌貙⒕香插|入銅鼎之中。

        最后,魏無羨瞅瞅身旁跪姿端正無比的藍忘機,雙手合十,心中默念道:“江叔叔,虞夫人,又是我。我又來打擾你們清凈了。

        “但我真的很想把這個人帶給你們看一看。剛才這兩拜就算是拜過天地和父母了,你們二位先幫我把旁邊這個人定下。最后一拜我先欠著,今后找機會補回來……”

        正在這時,忽然從二人身后傳來一聲冷笑。

        魏無羨正在默默祈禱,聞聲一個激靈,猛地睜眼。一回頭,只見江澄抱著手臂,站在祠堂之外的一片空地上。

        他涼颼颼地道:“魏無羨,你還真是不把自己當外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想帶人就帶人?蛇記得這里是誰家,主人是誰?”

        魏無羨見被他發現了,心知免不了一頓惡言惡語,可他不想多作口角,道:“我沒帶含光君去蓮花塢的其他機密之處,只是來上幾柱香,祭拜江叔叔和虞夫人。上完了,這就走!

        江澄道:“要走請走得越遠越好,不要在蓮花塢里再讓我聽到或者看到你鬼混!

        魏無羨眉頭一跳,見藍忘機的右手壓上了劍柄上,忙按住他手背。

        藍忘機對江澄道:“注意言辭!

        江澄不客氣地道:“我看你們更該注意舉止吧!

        魏無羨眉頭跳得越來越厲害,心中不祥的預感也越來越濃,對藍忘機道:“含光君,走吧!

        他轉身又在江楓眠夫婦的靈位之前認真地磕了幾個頭,這才和藍忘機一齊站起身來。江澄倒是沒不準他磕頭,但也毫不掩飾他的挖苦之意:“你確實應該好好跪跪他們,平白地到他們面前污他們的眼、辱沒他們的清凈!

        魏無羨掃了他一眼,平靜地道:“上個香而已,你行了吧!

        江澄道:“上香?魏無羨,你就沒半點自覺嗎?你早就被我們家掃地出門了,什么亂七八糟的人也帶來給我父母上香?”

        魏無羨原本已經要越過他離開了,聽到這一句,忽然頓足,沉聲道:“你倒是說清楚,誰是亂七八糟的人?”

        若是這里只有他一個人,忍忍也就罷了,就當時江澄發瘋了在亂咬人?涩F在藍忘機也和他在一起,無論如何,他都不想讓藍忘機跟著他一起忍受江澄這些越來越難聽的言語和撲面而來的惡意。

        江澄譏諷道:“你忘性真大。什么叫亂七八糟的人?那我就來提醒你吧。就是因為你逞英雄,救了你身邊這位藍二公子,整個蓮花塢還有我爹娘都給你陪葬了。這樣還不夠,有了第一回,你還要來第二回,連溫狗你都要救,拉上我姐姐他們,你真是好偉大啊。更偉大的是,你還如此寬宏大量,帶著這兩位前來蓮花塢。讓溫狗在我們家門前徘徊,讓藍二公子進來上香,存心給我、給他們找不痛快!

        他道:“魏無羨,你以為你是誰?誰給你的臉,讓你隨意帶人進到我們家的祠堂來?”

        作者有話要說:  嗯,江澄要造一個秘密了,于是他要跪!哈哈哈哈!終于。。!

        明天下午就更,要調整一下時間。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3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