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

第85章 丹心第十九 7

        見他們出來,溫寧像是早有預料,空出給他們蹲的位置。不過,只有藍思追走了過去,在他旁邊和他一起蹲下。

        幾名少年在另一邊嘀嘀咕咕道:“怎么思追和鬼將軍好像很熟的樣子。思追也不像自來熟的人呀?”

        溫寧道:“藍公子,我能不能叫你阿苑?”

        眾少年心內齊齊悚然:“鬼將軍居然是個自來熟!”

        藍思追欣然道:“可以!”

        溫寧道:“阿苑,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藍思追道:“我很好!

        溫寧點頭道:“含光君一定對你很好!

        藍思追聽他提起藍忘機時口氣尊敬,越發感到親近,道:“含光君待我如兄如父,我的琴都是他教的!

        溫寧道:“含光君,是什么時候開始帶你的?”

        想了想,藍思追道:“我也記不清了,可能是我五六歲的時候吧。太小的事情都沒什么記憶了。不過更小的時候,含光君也應該不能帶我,似乎那時有好幾年,含光君都在閉關!

        他忽然想到,那也就是第一次亂葬崗圍剿的時候。

        船艙內,藍忘機抬頭看了看被小輩們沖出去時帶上的門,再低頭看了看頭又歪到一邊的魏無羨。

        魏無羨的眉尖又蹙了起來,仿佛很不舒服地把頭扭來扭去。見狀,藍忘機站起身來,走過去把木閂閂上。

        然后,回來再坐到魏無羨身邊,把他的頭緩緩托起,輕柔地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這下,魏無羨的頭終于不晃,躺得安穩了。

        正襟危坐了一會兒,藍忘機舉起手,拆了抹額和發帶。烏黑的長發散落下來,遮住了一部分白皙的面容。他將抹額放在魏無羨的胸口,正待重新束發,整理儀容時,魏無羨似乎是覺得有些冷,攏了攏衣領,恰好,五指抓住了那條抹額。

        他抓得很緊,藍忘機捏住抹額的一端,拉了拉,非但沒把它拉出來,反而讓魏無羨的眼睫顫了顫。

        等到魏無羨慢慢睜開雙眼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船艙頭頂的木板。他坐起身,藍忘機正站在船艙的一扇木窗前,眺望江心盡頭的一輪明月。

        魏無羨道:“咦,含光君,剛才我是暈了會兒嗎?”

        藍忘機側顏平靜地道:“是!

        魏無羨又道:“你抹額呢?”

        “……”

        問完了,魏無羨再一低頭,奇道:“哎呀呀,怎么回事,怎么在我手里?”

        他從長凳上翻下腿來,道:“實在不好意思。有時候我睡著了就喜歡亂抓,對不住啊,給你!

        藍忘機看著他,默然半晌,接過了他遞的抹額,道:“無事!

        看他一本正經的模樣,魏無羨忍笑忍得要內傷了。

        剛才他確實是有一瞬間很想睡下,可還沒孱弱到說暈就暈的程度。誰知他只是歪了一下,藍忘機就迅捷無倫地把他抄了起來,魏無羨都不好意思睜眼說哎你不用這樣我自己能站住了。

        而且,他也不想被放下來。能被人抱為什么要站?于是就順水推舟地讓藍忘機把他一路抱進來了。

        魏無羨摸了摸脖頸,心中一邊竊喜,一邊得意,一邊遺憾:“哎,藍湛這個人……真是!早知道我就不醒了,我繼續暈著,我暈一路,每天都暈,好歹還有腿可以枕!

        至寅時,抵達云夢。

        蓮花塢的大門前和碼頭上燈火通明,映照得水面金光粼粼。過往,這碼頭很少有機會一下子聚集這么多大大小小的船只,不光門前的守衛,連江邊幾個還架著攤子賣宵夜小食的老漢都看呆了。

        江澄率先下船,對守衛交代幾句,立刻有無數名全副武裝的門生涌出大門。眾人分批次陸續下船,由云夢江氏的客卿們安排入內。

        歐陽宗主終于逮到了兒子,邊低聲教訓邊把他拽走了。魏無羨和藍忘機走出船艙,跳下漁船。魏無羨回頭道:“溫寧,你隨便走走?”

        溫寧點了點頭。藍思追和他聊了一路,也心知江澄一定不會不愿意讓他進蓮花塢的大門,道:“溫先生,我陪你在外面等含光君和魏前輩吧!

        溫寧道:“你陪我?”

        他看上去像是很高興,意想不到。藍思追笑道:“是啊,反正眾位前輩進去是要商議重事的,我進去也沒什么作用。我們繼續聊。剛才咱們說到哪兒了?魏前輩真的把兩歲小兒當成蘿卜種在土里過?”

        他雖然聲音小,但前邊那兩位可是耳力非凡。魏無羨腳底一個趔趄。藍忘機的眉形彎了一下,很快恢復。

        等到這二人背影消失在蓮花塢的大門之后,藍思追才繼續低聲道:“那小朋友真可憐。不過,其實,含光君也曾經把我放在兔子堆里過,他們其實差不多……”

        邁入蓮花塢大門之前,魏無羨深深吸了一口氣,借此平復心緒。

        可進門之后,他卻并沒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激動。

        也許是因為太多地方都翻新過了。校場擴大了兩倍,一座連一座的新筑飛檐勾角高低錯落,比以往更有氣勢,也更顯得榮光。但是,和他記憶中的蓮花塢幾乎完全不一樣了。

        魏無羨心中悵然若失。以往的老屋不知道是被這些華麗的新筑擋在了后面還是拆掉重建了。

        畢竟,它們真的是太老了。

        校場上各家門生又開始列方陣,盤足打坐,繼續修養,恢復靈力。折騰了快一天一夜,這些人都已經疲憊至極,必須要喘口氣了。江澄則帶領眾位家主和要人名士們入屋內大廳再議今日之事。魏無羨和藍忘機隨之而入,旁人微覺不妥,但也沒法說什么。

        剛進內廳,還未落座,立刻有一名客卿模樣的人上前來,雙手向江澄呈上一封信,道:“宗主!

        江澄看了一眼,道:“誰送的?”

        那名客卿道:“屬下也不知。這是今天剛剛送到的。和它一起送來的還有一批名貴的藥材,屬下怕是哪位家主送來的禮品,現在暫時放在側廳,還沒入庫。這封信也沒拆,等您回來再看。都驗查過了,沒有下咒的痕跡!

        江澄道:“送的人是誰?”

        那名客卿道:“只是附近城里的普通工人,受人所托,也不知情!

        并非是誰想給云夢江氏的家主寫信就能送到的,而且還是一封沒有署名的信。送信之人顯然考慮到了這一點,附上一批名貴藥材讓負責接收的客卿不敢怠慢。在場的十幾名家主里無人發聲,說明也不是他們送的。魏無羨心中一動,腦海中浮現出秦愫那張蒼白的臉。

        江澄單手接過信來,兩三下除了信封上的封咒,從里面取出七八張紙。先是匆匆一掃,然而,從第一行起,他目光便是一凜,道:“諸位,請自己隨便坐!

        原本有這么多外客在場,無論如何也不該先看信,尤其這些客人還不是來喝茶聊天的,是來商議要事的?山文弥菐讖埣,反復看了幾遍,越看神色越是冷肅。最后,他做了一個讓旁人意想不到的舉動:將信件交給了坐得離他最近的藍啟仁。

        藍啟仁先是一怔:“江宗主,這是送給你的信,為何給我看?”

        江澄道:“藍前輩,這封信,恐怕不止送到江某一人這里來了!

        藍啟仁見他堅持,接過信來,看過之后,神色和動作仿佛被江澄同化了,轉手將信遞給了下一位家主。

        那名家主只看了一眼,目瞪口呆。一旁的人早就按捺不住好奇心了。江澄和藍啟仁看信的時候他們不敢圍過去,此時都擠到一起,將七八張紙盡數分了?粗粗,有人脫口道:“天哪!”

        “沒想到……斂……金光瑤竟然能做出這種事……”

        另一人喜道:“方才路上還在犯愁該怎么討伐金光瑤,用什么由頭,沒想到這廝自己撞我們手里來了!”

        魏無羨道:“信上寫了什么?”

        一名家主拿著信,道:“當初我就覺得奇怪了,蘭陵金氏的老家主雖然……雖然那個啥,但也不至于死得這么不體面,原來如此。他真是太狠了!

        “對旁人狠算什么,對自己也是夠狠。我若是金夫人……不對,我若是秦愫,我也無顏面活下去啊!

        魏無羨將幾張紙取了過來,和藍忘機一起走馬觀花看過,雙雙抬頭。

        這幾張紙,滿滿寫的都是金光瑤的“光輝事跡”,分為好幾件。

        第一件,是其父金光善之死。

        金光善一生風流得幾近下流,處處留情處處留種,他的死因也與此相關,堂堂蘭陵金氏家主,身體衰弱之際還堅持要與女人尋歡作樂,終于死于馬上風。

        這說出去實在不怎么體面。金夫人痛失獨子與兒媳后,原本就郁郁不樂了幾年,以為丈夫死前還不忘鬼混,最終混丟了命,也活活被氣得病倒,不久之后便撒手人寰。蘭陵金氏四處遮掩鎮壓風聲,然而眾家早心照不宣。面上哀慟嘆惋,實則都覺得他活該,就配這么個死法。

        然而,這封信揭露的第一個秘密便是:金光善是被他那位唯一扶正的私生子金光瑤害死的。

        作者有話要說:  渣反二刷,微博正在做印調。之前有上本沒買到的妹子可以去看看~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