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

第84章 丹心第十九 6

        魏無羨道:“金凌,你先把劍放下!

        金凌道:“我不放!”

        魏無羨還要再說話,誰知,金凌忽然放聲大哭起來。

        這一哭,所有人都呆住了。

        魏無羨朝他走了一步,道:“這……這是怎么了?”

        金凌雖然哭得滿臉都是淚水,卻還哽咽著大聲道:“這是我爹的劍。我不放!”

        這把劍,是他父母留給他的唯一一樣東西。

        像金凌這么大的少年,有的都已經成親,有的都有孩子了?奁鼘τ谒麄兌,是件很恥辱的事。當眾大哭,那是心里該有多委屈。

        此刻在眾人面前嚎啕而泣的金凌,讓他仿佛又看到了當年江厭離傷心到極處時放聲大哭的模樣,而他懷里緊緊抱著的,是金子軒那把金光璀璨的長劍。

        一時之間,魏無羨竟有些手足無措。

        正在這時,一個聲音從江面上傳來:“阿凌!”

        五六艘大船呈包圍之勢,圍住了這條漁船,每艘船上都滿了修士,船頭立著一位家主。云夢江氏的大船在小漁船的右方,靠得最近,中間距離不過五丈,方才出聲的,正是船舷邊的江澄。

        金凌淚眼朦朧的,一見舅舅,立刻胡亂抹了一把臉,吸吸鼻子,看看這邊,再看看那邊,咬牙飛了過去,落到江澄身邊。江澄抓著他道:“你怎么回事?誰欺負你了!”

        金凌狠狠揉著眼睛,不肯說話。江澄抬起頭,陰冷的目光投向那艘漁船,兩眼的寒光掃過溫寧,正要停駐到魏無羨身上,藍忘機有意無意地走了一步,恰恰擋住了魏無羨的身形。

        一位家主脫口道:“你們竟然還敢回來!”

        魏無羨原本還在擔心金凌,聽到這一句,忽然樂了:“我們為什么不敢回來?剛才我和含光君兩個人幫你們引開了那么龐大的尸群,請問我們為什么要不敢回來?”

        那名家主一怔。方才他喊話純屬不假思索,只是多年下來已經形成習慣,看到夷陵老祖,一定要先用譴責的語氣開口示威一下,仿佛只有這樣才能站穩腳跟,表明自己的正確立場。當即面露尷尬之色。

        藍忘機仍是站在魏無羨身前,隔船對藍啟仁示禮道:“叔父!

        江上吹來的夜風帶起他的衣袂、廣袖,以及抹額的飄帶。白衣雖染血污,卻仍不失儀態。姑蘇藍氏的門生們也都整整齊齊地向他還禮了。

        過了一陣,藍啟仁答道:“嗯。尸群,你們怎么處理的?”

        見藍啟仁的目光和語氣里再沒有失望和責備之意,魏無羨心底沒來由的一陣高興,忍不住從藍忘機身后鉆出來,搶著答道:“藍老前輩,這說來可話長了。我們兩個廢了老大勁兒才把尸群引到亂葬崗西面九里的另一座山里,重新設了個陣困住了。接下來我們就無能為力了,光憑我們肯定是殺不完的,所以回來和諸位說一聲,之后的交給你們了!

        魏無羨身負召陰旗,負責做活靶吸引尸群,藍忘機則負責擊殺。他們原本就沒覺得這群人會在伏魔殿里等他們回來,所以沒上亂葬崗,直接到夷陵鎮上沿路找沿路問,在碼頭得知有一大批人包下了所有的船只要開到云夢去,趁夜御劍追趕,在上空發現了這條漁船上的情形,便落了下來。

        藍啟仁看到魏無羨就暴躁,原本緩和了一點的顏色又橫眉冷對起來,斥道:“我問的是他,又沒問你!”

        魏無羨討了個沒趣,道:“對不起。我不該亂插嘴,我閉嘴!

        藍啟仁越發火大,藍忘機搖了搖頭,又站到魏無羨身前。聶懷桑在另一艘船上一邊吃棗子一邊笑,對身旁護衛道:“當年在云深不知處求學的時候就是這樣了,這么多年,老……藍老先生對魏無羨還是這么深惡痛絕。嘿嘿!

        其他家主看他吃棗看戲興高采烈,盡皆無語:“這人居然和我們一樣是家主……”

        看不到魏無羨的臉了,藍啟仁又平靜下來,道:“那些走尸,我們自會處理?偛荒艿人鼈冊偃サ満ε匀!

        藍忘機點頭道:“多謝叔父!

        魏無羨心想我說個謝謝總不至于也生氣,跟著藍忘機道:“謝謝叔……謝謝藍前輩!

        藍啟仁厲聲道:“你還有什么事!”

        魏無羨道:“聽說諸位現在要去蓮花塢,是要去那里商議此次之事的回應之策吧?加我們兩個如何?”

        一名修士道:“魏嬰!你曾經犯下過大錯,今日算是做了件好事。但……但是想要我們與你結交,那也是決計不可能!

        魏無羨道:“沒誰讓你們和我結交!不過,咱們現在算是同一陣營吧。今日設計圍殺你們的那位大人物,手里可是有陰虎符的,你們對付的了嗎?”

        眾家主面面相覷。誠然魏無羨所言不假,他們確實需要精通此道的魏無羨,夷陵老祖現在應該也不算是敵人?珊按蚝皻⑦@么多年,一下子要他們與他合作,未免面子上拉不下來。

        魏無羨直截了當地道:“你們不用擔心我挾恩圖報。要報仇的隨便。沒仇的報恩也不必了,只要今后你們在路上遇見我裝作沒看到就好了,行不行?”

        聞言,一旁一名少年搖了搖頭,道:“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只記仇不記恩,這成什么東西了?”

        聽他那句“這成什么東西了”,不少人老臉暗紅。藍思追立刻道:“子真說的不錯!”還有數名少年稀稀拉拉地附和。這些都是當初在義城時被魏無羨和藍忘機帶過的世家子弟,此刻和他們站在同一條漁船上,公然出聲支持。江澄對與他同船而行的一位家主道:“歐陽宗主!

        被點到名的歐陽宗主眼皮跟著心一塊兒突突直跳,只聽江澄冷冷地道:“沒記錯的話,說話的那個,是你兒子吧。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真有骨氣!

        歐陽宗主忙道:“子真!回來,到爹這兒來!”

        歐陽子真正是那名曾捶胸頓足哭阿箐的“多情種子”,不解道:“爹,不是你讓我到這艘船上來,別煩你們的嗎?”

        歐陽宗主抹汗道:“行了!你今天出的風頭還不夠嗎,給我過來!”自家駐鎮巴陵,和云夢離得近,跟江氏勢力沒法兒比,他可不想因為兒子給魏無羨說了幾句話就被江澄記恨上。

        藍忘機對藍啟仁道:“叔父,我想救兄長!

        藍曦臣現在說不定還受制于金光瑤,藍忘機無論如何也是放心不下的。聽他提起藍曦臣,藍啟仁長嘆一聲,道:“……隨便你吧!

        剩下的人立刻看向江澄。在場身份最顯赫的三位家族之長中,藍啟仁表態了,聶懷桑表不表態都那樣,現在就只看江澄的了。人人皆知這位和魏無羨反目的江宗主最見不得他,心想多半是要談崩。

        江澄冷笑道:“你也敢回蓮花塢!

        扔下這一句,他攬著金凌的肩,回船艙里去了。

        歐陽宗主松了一口氣,又對兒子喝道:“你你你!真是越大越不聽話了!你到底過不過來!再不過來我過去抓你了!”

        歐陽子真關切地道:“爹,您也進去休息吧,您靈力還沒恢復呢,可別貿然御劍呀!

        現在大多數人靈力都還在緩慢回升中,勉強御劍說不定會大頭朝下栽倒,所以他們才只能乘船。歐陽宗主身材又格外高大,分量不輕,現在還真不能飛過去抓他,被兒子氣得甩袖進艙。藍啟仁站在船頭,對藍忘機道:“你就留在那里?”

        藍忘機默默點頭。藍啟仁也轉身進去了。陸陸續續的,所有的修士都進倉的進倉,坐下的坐下。等到大船們不再包圍這只漁船,陸陸續續拉開一定距離后,正常行駛后,魏無羨長長舒了一口氣。

        這口氣松下來后,他的臉上忽然被極度的疲倦之色占據,忽然向一側歪了過去。

        他剛才的搖晃,并不是由于漁船不穩的緣故,而是他已經真的乏力到站不穩了。

        眾少年也不嫌他身上血污駭人,很想像剛才扶藍思追一樣七手八腳地去扶他?赏耆貌恢麄,藍忘機微微一彎腰,一手摟他手臂,一手抄他膝彎,一下子將魏無羨打橫抱了起來。

        他就這么抱著魏無羨,走進了船艙。船艙里沒有供躺的地方,只有四條長長的木凳,藍忘機便單手摟住魏無羨的腰,讓他的頭靠在自己肩上,另一只手將四條長凳拼成一張可以躺的寬度,把魏無羨輕輕放上去,從懷里取出手帕,給魏無羨慢慢擦去臉上凝結的血塊。方才忙著飛來殺去,無暇理會儀容,不多時,一塊雪白的手帕就被染得黑紅一片。而他給魏無羨擦凈了臉,自己的卻還沒擦。見狀,藍思追忙取出自己的手帕,雙手呈上,道:“含光君!

        藍忘機道:“嗯!

        藍思追聽出了淡淡的贊許之意,喜不自勝。藍忘機低下頭,拿著手帕在自己臉上,一擦就是一片雪白,眾少年這才松了一口氣。果然,含光君就是要這樣面若冰雪的,看著才正常。

        一名少年道:“含光君,為什么夷陵老……夷陵前輩會倒下呀?”

        藍忘機道:“累了!

        另一名少年奇道:“累了?我還以為……”

        他沒說以為什么,但大家都知道:傳說中的夷陵老祖竟然也會因為對付走尸而累得趴下,他們都以為,夷陵老祖應該隨便勾勾手指就能解決。

        藍忘機卻搖頭,只說了三個字:“都是人!

        都是人。人哪有不會累的,又怎么會永不倒下。

        長凳都被藍忘機拼在一起了,眾少年只能眼巴巴地蹲成一圈。若是魏無羨醒著,插科打諢耍嘴皮,逗完這個逗那個,此刻船艙里一定很熱鬧,可偏偏現在他躺著,只有一位含光君腰桿筆直地坐在他旁邊。

        一般來說應該有人來閑扯兩句活躍氣氛,可藍忘機不說話,旁人也不敢說話。蹲了半晌,船艙里還是一片死寂。

        眾少年皆腹誹道:“……好無聊!

        他們無聊到開始用眼神交流:“含光君為什么不說句話?魏前輩為什么還不醒?”

        歐陽子真雙手托腮,悄悄指指這個,指指那個,表示:“含光君一直是這樣一句話都不說的嗎,魏前輩怎么受得了跟他整天呆在一起……”

        藍思追沉重地點了點頭,無聲地肯定:“含光君,確實一直都是這樣的!”

        忽然,魏無羨皺了皺眉,頭歪到一邊。藍忘機把他的頭輕輕扳正,避免扭了脖子。魏無羨叫道:“藍湛!”

        大家以為他要醒了,大喜過望,誰知魏無羨的雙眼還是緊閉的。藍忘機則神色如常道:“嗯。我在!

        魏無羨又不做聲了。仿佛很安心踏實的,繼續睡了。

        幾名少年愣愣看著這兩人,不知為什么,忽然臉紅了。

        藍思追率先站了起來,結結巴巴地道:“含、含光君,我們先出去一下……”

        他們幾乎是落荒而逃,沖到甲板上,被夜風一吹,方才那股憋得慌的感覺才消散。一人道:“咋回事兒啊,為啥我們要沖出來!為啥!”

        歐陽子真捂臉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忽然覺得呆在里面很不合適!”

        幾人互相指著大叫:“你臉紅什么!”

        “我看你臉紅我才臉紅的!”

        “怎么臉紅是病,會傳染的嗎!”

        溫寧從一開始就沒去扶魏無羨,也沒跟進船艙里去,蹲在甲板上。眾人方才還覺得奇怪,為什么他不進去,現在才發覺,鬼將軍真是太明智了。

        這里邊根本容不下第三個人!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3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