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

第83章 丹心第十九 5

        剎那間,藍思追嚇得把要吐的東西都咽回去了。

        他的手剛壓到劍柄上,凝神一看,低聲呼道:“鬼……”

        船艙里的金凌一聽,持劍沖了出來,道:“有鬼?哪里,我幫你殺!”

        藍思追道:“不是鬼,是鬼將軍!”

        眾少年連忙都涌到甲板邊,順著藍思追指的方向看。果然,扒在船舷下方、從下往上看的黑色身影,正是鬼將軍溫寧。

        他們下了亂葬崗之后,溫寧便消失不見了,誰料想他此刻卻又無聲無息地扒上了這只漁船,也不知已經扒了多久了。

        眾少年被嚇得一時無言。大眼瞪小眼,對瞪半晌,一人道:“咱們是不是該喊人來?”

        雖然大家紛紛表示贊同,卻沒一個人有所動作。

        除了擔心一開口喊人、溫寧就會暴起,還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所見所聞里的鬼將軍,和傳聞中的鬼將軍一點也不一樣。少年天性無畏,所以他們也一點也不害怕,甚至還有人覺得溫寧雖然形態詭異,但看上去并無威脅,被發現了也一動不動,像一只懵懂的海龜,這樣子頗為有趣。如此對瞪,三分驚險,七分刺激,十分好玩兒。

        又一人嘀咕道:“怪不得覺得這艘船走得慢,原來多扒了個人,死沉死沉的!

        “他……扒在那里干什么?”

        “不是要殺我們吧。要殺早殺了,亂葬崗上就能殺了!

        藍思追猜測道:“是不是想保護我們?”

        他的聲音傳了下去,溫寧的目光轉到他臉上,盯著這個斯文的少年看了一陣,那張僵硬的慘白面容,忽然動了動。

        藍思追身邊那名少年驚呼道:“他起來了!”

        果然,溫寧的身體脫水而出,雙手抓著從甲板放下去一條粗麻繩,開始慢慢地往上爬。

        數名少年轟然散開,慌里慌張地在甲板上跑圈跑得咚咚作響,胡亂道:“他上來了上來了!鬼將軍上來啦!”

        “怎么辦怎么辦!他上來想干什么?!”

        “叫人!快叫人來!”

        “你去叫人,我我我來割斷繩子!”

        那名少年拔劍去砍那條麻繩,可溫寧已經爬了上來,**地翻過船舷,沉沉落在甲板上,整只漁船似乎都隨著他的落下而晃了一晃。

        眾少年紛紛拔劍,擠到甲板另一側。溫寧盯著藍思追的臉,朝他走了過去,眾人立刻齊刷刷地將十幾把劍尖對準他,心口狂跳,嚴防戒備。

        藍思追覺察到他是沖自己來的,定了定神,溫寧問他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藍思追微微一愣,站得端端正正,答道:“晚輩是姑蘇藍氏子弟,名叫藍愿!

        溫寧道:“藍苑?”

        藍思追點了點頭。溫寧道:“你……你知不知道,這個名字是誰給你取的?”

        死人是明明沒有神采和表情的,可藍思追有種錯覺,溫寧的眼睛,似乎亮了起來。

        他還覺得,此刻溫寧的心里,很是激動,激動到連說話也磕絆起來,甚至帶的他也隱隱激動起來,仿佛即將揭露一個封塵多年的秘密。

        藍思追謹慎地答道:“名字自然是父母取的!

        溫寧道:“那,你父母還健在嗎?”

        藍思追道:“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故去了!

        一旁一名少年拽了拽他的袖子,低聲道:“思追,別說這么多,當心有古怪!

        溫寧怔了怔,道:“思追?思追是你的字?”

        藍思追道:“正是!

        溫寧道:“是誰給你取的?”

        藍思追道:“含光君!

        溫寧低下頭,默默將“思追”二字念了兩遍。見他若有所悟,藍思追道:“將……”他本來是想稱呼將軍,可又覺得怪怪的,改口道:“溫先生?我的名字怎么了嗎?”

        “哦!睖貙幪痤^,凝視著他的臉,答非所問道:“你,你長得,很像,很像我一位表兄!

        這話聽起來,真像是下級修士、外姓門生想和本家子弟攀親戚套近乎的說辭。眾少年越來越云里霧里,不知所謂。藍思追也不知該怎么回答,只好道:“真、真的嗎?”

        溫寧道:“真的!”

        他努力地提著兩邊嘴角的肌肉,看起來,是想擠出一個笑容。

        不知為何,看著“鬼將軍”這副模樣,藍思追心頭忽然涌上一股帶著濃濃酸楚的親切感。

        正是親切感。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見過這張臉。

        有一個稱呼,好像就快沖破什么障礙掙出來了。只要脫口喊出了那個稱呼,許多其他的東西也會立刻涌現出來,令他豁然開朗?烧谶@時,藍思追看到了一旁的金凌。

        金凌的臉色發黑,極其難看,握劍的手時松時緊,手背上的青筋也時隱時現。

        他這才想起來,面前看似無害的鬼將軍溫寧,是金凌的殺父仇人。

        順著他的目光,溫寧緩緩轉向金凌,道:“金如蘭公子?”

        金凌冷聲道:“那是誰!

        沉默了一下,溫寧改口道:“金凌小公子!

        金凌死死盯著他,其他的少年們則緊張地盯著金凌,生怕他沖動行事。藍思追道:“金公子……”

        金凌道:“你讓開,不關你的事!

        藍思追卻隱約覺得,這一定不會不關他的事,上前擋在金凌面前,道:“金凌,你先把劍收……”

        金凌原本就心弦緊繃,視線被他一擋,不由自主喝道:“別阻我!”

        他伸手一推,藍思追原本就暈船,腳底發虛,被他一推,撞到了船舷,險些翻過去載進黑漆漆的夜江里,幸好被溫寧提了一把,拽了回來。一群少年立即七手八腳上去扶他:“思追兄!”

        “藍公子,你沒事兒吧?怎么這么不經推?”

        溫寧道:“金公子,你沖我來,溫寧絕不反抗,但是阿……藍苑公子……”

        一名少年責備道:“金凌你這人怎么這樣!”

        “思追兄是為你好,你不領情也罷了,怎么還推人?”

        原本金凌以為自己出手重了,也是愕然,可見同齡人都去扶他,都來指責自己,這一幕和過往無數個畫面重疊在了一起。他想著這些年來在金麟臺上,他一直就是這樣一個尷尬的處境,沒有雙親,住在云夢江氏的時間比住在蘭陵金氏的時間還多。無人管教,脾氣不好,人人都說他被慣壞了,難以相處。明明身份尊貴,卻沒人真的相信他有未來。

        小時候沒有喜歡和他玩兒的世家子弟,大一點沒有愿意追隨他的世家子弟。

        他越想眼眶越紅,忽然大聲道:“是!都是我的錯!我就是這么差勁的一個人!怎么樣?!”

        其他少年被他吼得一愣。啞然一陣,有人嘀咕道:“什么呀,自己先動的手……反倒還兇起來了!

        金凌惡狠狠地道:“你們管我?!輪得到你們來管教我?!”

        突然,一道藍光劃破江水上方的夜空,直逼這艘漁船而來。兩道身影雙雙落在甲板之上,藍光收入鞘中。

        一見這兩人,藍思追一顆心霎時松了下來,只覺得什么棘手的局面也能迎刃而解了,大喜道:“含光君!莫……魏前輩!”

        右邊那個血糊糊的散發人哈哈笑了一聲,恰好一個浪打來,船身一搖,他身子一晃,險些栽倒,左邊那位自然而然地扶了他一把,這才站穩。

        魏無羨倒也罷了,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含光君此種儀表不整的模樣。兩人身上的白衣已被染成深淺不一的暗紅色,渾身都散發著血腥氣。藍忘機稍整潔一些,但全身上下也只有那條意義非凡的抹額還算干凈。

        但是,那條魏無羨用袖子撕成、給他包扎一個小傷口的繃帶,還好好地打著結,系在他左手之上。

        作者有話要說:  培訓累成狗暫時只能短小不好意思!等不及的同學建議攢一攢。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3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