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

第80章 丹心第十九 2

        魏無羨道:“看什么看?吹迷儆昧σ磺П,在我身上也看不出一個窟窿!

        眾人都屏息凝神等他放馬過來,結果放過來的就是這猶如混混耍無賴、幼兒磨嘴皮般的一句,頓時猶如雷霆一拳打在棉花之上,霹靂一腳踢到空氣之中,渾身無力,臉色齊黑。魏無羨又道:“為什么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我說的不是實話嗎?現在在這個伏魔殿之中,靈力尚存的只有兩撥人。我,含光君一撥,這群幾天前被抓上山來的小朋友一撥。其余人,我用手無縛雞之力來形容,不為過吧。我若是想對你們做什么,這群小朋友能擋得住嗎?”

        蘇涉哼道:“廢話少說,你要殺便殺。在場若有誰叫一聲便不算英雄好漢,你也別指望有人對你搖尾乞憐!

        他這么一說,不少人心里都犯起嘀咕來。這數千人里,真正和魏無羨有仇的約莫只有二十人上下,其余的全都是聽到圍剿討伐便不假思索參與的,可以說只是路人。這些人可并不想享有和魏無羨仇人同等的待遇。

        魏無羨道:“是啊,F在你們沒有還手之力,我要殺就殺,要不殺就不殺,輪得到你插嘴么?對了——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你名字了。容我問一句,你是誰?”

        蘇涉:“……”

        魏無羨知道蘇涉此人自視甚高,最見不得別人忽視他、不重視他、記不得他的名字字號,于是故意問他你是誰。果然,蘇涉額頭青筋微凸,嘴角抽搐:“……我就不信,你身旁那位沒告訴你我是誰?含光君,好歹這夷陵老祖也算是你同伙,他這樣撒潑無禮,你就任他這樣給你丟面子么?”

        藍忘機則是習以為常地只當沒聽見,繼續埋頭彈自己的琴。魏無羨訝然道:“含光君為什么要跟我提起你?看不出來啊,這位心氣還挺高,自我感覺也很良好。要說無禮,隨便打斷我說話的你豈不是更無禮?剛才說到哪兒了,哦,靈力——靈力尚存的,看似只剩兩撥人,但我以為,其實,還有第三撥人。這第三撥人,應該就是藏在暗處動手腳、讓你們靈力出問題的黑手,此時應該就在這附近窺伺,伺機動手!

        不少年紀尚淺的修士都不由自主被他帶入了氛圍,聽他這么一說,忍不住四下掃視,仿佛密林深處真的潛藏著未知雙眼睛,正在盯著伏魔殿內陷入困境的重任,隨時準備發難。蘇涉見狀,道:“又在妖言惑眾!”

        魏無羨自顧自分析道:“這群小朋友是幾天之前被抓來的,和你們錯開了時間。而我和含光君,與你們不是走同一條道上山,和你們錯開了道路。因此,如果有第三波人存在,他一定是趁你們在夷陵集合之后、上亂葬崗的這段時間內做的手腳。而且很可能,就在你們中間……”

        蘇涉喝道:“夠了!什么第三撥人,憑空捏造出一段無稽之談,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把你干的好事推出去?縱使真的有你說的什么另外一批人,窮奇道截殺、血洗不夜天,你手上的累累血債,今天也……”

        忽然,他猛地閉上了嘴,表情扭曲了。

        魏無羨道:“說啊。怎么不說下去了?”

        秣陵蘇氏的門生紛紛站了起來:“宗主!”“宗主,怎么回事?!”

        蘇涉甩開要來扶他的門生,舉起手臂,先指魏無羨,然后直直指向了藍忘機。離他最近的那名門生怒道:“魏無羨,你又動了什么妖法?!”

        藍思追道:“這不是妖法!這是……這是……”

        一旁端坐的藍忘機將右手輕輕展平,五指壓在七弦之上,凝住了琴弦的戰栗。那群七嘴八舌群情激奮的門生瞬間仿佛一群被掐住脖子的鴨子,戛然止噪。

        在場的藍家人心中都默默道:這是姑蘇藍氏的禁言術啊……

        方才嗡嗡作響的伏魔殿重新安靜下來后,藍忘機轉頭對魏無羨道:“你繼續!

        蘇涉眼中怒意滔天,上下嘴唇卻被粘得死緊,喉嚨更是干啞如火。比起不能開口攻擊魏無羨的焦急,現在更讓他心頭如焚的是受制于藍忘機的屈辱。他反復以手指劃著自己的喉嚨,試圖解開禁咒,無濟于事,只好望向藍啟仁。豈知藍啟仁面容冷然,巋然不動,看都不看他一眼。本來藍啟仁是可以解開的,而且只要是藍家長輩解開的禁咒,出于尊敬,藍忘機一定不會再對他施術?僧敵躏髁晏K氏獨立出姑蘇藍氏時,兩家有過的不少不愉快,因此這時的藍啟仁并無助他解術的意思。

        眾人心道,看來只要有人試圖和魏無羨爭吵,藍忘機就會封了他的口,一時噤若寒蟬。不過,總有不怕死的勇士在這種時候站出來,嘲諷道:“魏無羨,你真不愧是夷陵老祖?好霸道啊,這時打算不讓人開口說話?”

        魏無羨道:“請你講一講道理。只要你肯講道理,你就會發現,并不是我不讓你們說話,而是你們先不讓我說話。只要我一開口,立刻就有無數張嘴以各種理由讓我閉嘴,而不幸的是我又恰好不想閉嘴,所以,就只好讓你們先閉嘴了。否則就沒人肯聽我心平氣和地說話,我有什么辦法?”

        他指著蘇涉道:“比如說這個……這個誰。不好意思,我還是不記得你名字。真奇怪,從剛才起,他就一直攔著我,不讓我辯解,不讓我盤問,不讓我幫你們縷清事情經過、探尋真相。非但要堵住我的嘴,而且還反復提醒你們,我是你們的仇人,生怕你們不上來送死,生怕你們多活一刻,這是什么道理?有這樣做盟友的嗎?”

        過往,秣陵蘇氏的家主為了彰顯其高潔有品,一向冷冷的不愛多言,不表露情緒。簡而言之,一向喜歡模仿藍忘機的一言一行。被魏無羨這么一提,不少與他以前打過交道的人都心內微疑:蘇宗主今天的話,似乎確實太多了些。當然,旁人沒有表態,他們也不便表態,是以都謹慎地選擇了沉默。

        魏無羨道:“沒人的話,那我繼續說了。人總不會突然失去靈力,總得有個途徑和契機,因此,在你們在上亂葬崗的途中,必然都接觸過同一樣東西,或者都經歷過某一件事。有沒有人愿意想一想,究竟這是什么東西、或者什么事?”

        鴉雀無聲。半晌,一人茫然道:“……接觸過同一樣東西?做過同一件事?我們上亂葬崗的時候,好像都喝了水?唉,想不起來,不知道啊!

        一聽這聲音,眾人皆心想:“又是他!”

        誰會在這種時候還不識趣地積極響應魏無羨,讓干什么干什么、讓想什么想什么?也只有那位“一問三不知”聶懷桑了。

        有人忍不住道:“上山途中根本沒人喝水!誰敢喝這尸山上的水?”

        聶懷桑又亂猜道:“那是都吸入了山中霧氣?”

        亂葬崗上山嵐渺渺,若是這霧有什么古怪,倒也說得通。立刻有人附和:“有可能!”

        金凌旋即道:“沒可能。霧氣在山頂更濃郁,可我們都被綁在山頂上兩天了,靈力也還在!

        魏無羨道:“不是食物,也不是風水問題。你們都忘了,山上之后,還有一件事,是你們都做過的!

        藍啟仁道:“什么事!

        魏無羨道:“殺走尸!

        一名少年脫口道:“啊,莫非是在義城時那樣,走尸的身體里有尸毒粉一類的東西?!阿爹,你們殺那些走尸兇尸的時候,有沒有從它們身體里噴出顏色奇怪的粉末?”

        他父親道:“沒有粉末,沒有!”

        這少年不死心道:“那……那液體呢?”

        江澄冷冷地道:“行了。若是殺了走尸之后有什么古怪的粉末或液體噴出,我們還不至于都沒覺察到異常之處!

        那名以為自己捕捉到玄機的少年臉一紅,抓耳撓腮起來,他的父親連忙把剛才激動過頭的兒子拉下去坐好。魏無羨道:“確實是和殺走尸有關。不過,問題不是出在走尸身上,而是出在殺走尸的人身上!

        他轉向藍啟仁,道:“藍老前輩,我想請問你一個問題!

        藍啟仁漠然道:“有什么問題,你不會問他,還要來問我?”

        藍啟仁雖然迂腐,卻不是莽夫,是以耐著性子聽了這么久?赡樕是難看的很,不過魏無羨從小就被他甩臉色,后來更被無數人甩過臉色,早不以為意,想想這是一手帶大藍忘機的叔父和先生,更覺得沒什么好生氣的,摸摸下巴笑道:“我這不是怕當著您的面問他太多事情,您要生氣嗎?不過既然您都叫我問他,那我就問了哈。藍湛啊!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秣陵蘇氏是從姑蘇藍氏分離出去的一個家族,對吧!

        藍忘機道:“嗯!

        魏無羨道:“雖然分離出去了,但秣陵蘇氏的絕技還是從姑蘇藍氏‘借鑒’來的,是嗎!

        藍忘機道:“是!

        魏無羨道:“姑蘇藍氏的秘技之一破障音有驅邪退魔之效,其中以七弦古琴最為深奧高超,所以,修琴的人也是最多的。秣陵蘇氏有樣學樣,他們家也是琴修最多,沒錯吧!

        藍忘機道:“不錯!

        魏無羨道:“秣陵蘇氏的家主雖然帶技出走姑蘇藍氏,自立門戶,他自己的琴技卻并不如何登峰造極,教出來門生也時常錯漏百出,是不是?”

        藍忘機坦然道:“是!

        伏魔殿中數千人看著他們兩個坐在臺階上,一唱一和地譏諷蘇涉,看看這邊,又去偷瞅臉色鐵青的那邊。雖說都覺得魏無羨言語刻薄陰損,可同時也覺得他說的都是大實話。因為蘇涉過往莫名高冷,早得罪了大大小小不少家族,此時看他當眾被揭疤、被人把臉放到地上踩,在這生死攸關危急時刻,竟也生出了一陣不合時宜的幸災樂禍、痛快泄恨之感。

        藍思追卻暗暗奇怪:“含光君并不喜歡當眾給人難堪,雖然看這位蘇宗主下不了臺我還挺……咳,但為何含光君今天如此不留情面?”

        魏無羨和藍忘機你一眼,我一語,旁若無人地問答。越來越多的人都漸漸聽出,他們并不是在單純地譏諷蘇涉,而是在抽絲剝繭,因此聽得越來越認真。接下來,魏無羨緩緩地道:“……也就是說,就算上亂葬崗殺走尸時,秣陵蘇氏彈奏的戰曲之中,有一段旋律不對勁,姑蘇藍氏也會見怪不怪,只覺得是他們技陋出錯,記岔了曲譜,卻并不會留意究竟是失手彈錯,抑或是故意彈錯的,是這樣嗎?”

        聽到這最后一問,蘇涉瞳孔一縮,壓在劍柄上的手猛地青筋暴起,劍鋒悄然出鞘了半寸。

        藍忘機不動聲色地抬起眼睛,和魏無羨都看到了彼此眼中隱隱的了然。

        他道:“正是如此!

        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外地學習,顛沛流離中,隔了好幾天才更新,不好意思啦。

        第十九part主要矛盾是解決wifi人人喊打的困境。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3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