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79章 丹心第十九

第79章 丹心第十九

        血洗不夜天,傳說中夷陵老祖魏無羨以一人之力,屠殺當夜誓師大會在場三千名修士的血腥一戰。

        也有傳說是五千多人的。無論三千還是五千,有一點不變,那就是不夜天城的廢墟,被他變成了一個血涂地獄。

        兇手魏無羨在群起而攻之的情形下,竟然全身而退,只身回到了亂葬崗。誰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辦到的。

        眾家因此役元氣大傷,因此在接近三年的養精蓄銳和擬定計劃之后,四大世家才成功圍剿了魔窟亂葬崗,把“屠殺”二字,還給了剩下的溫氏余孽,和喪心病狂的夷陵老祖魏無羨。

        魏無羨看著伏魔殿前的這些修士。他們的神情,和誓師大會那晚酹酒宣誓要將他和溫氏余孽挫骨揚灰的那些修士們如出一轍。有的就是那晚幸存的人,有的是那些修士的后人,而更多的,則是和那些人懷有同樣信念的“正義之士”。

        那名自言被他斬斷了腿、不得不安上木制假肢的修士道:“三千人的血債,你萬死不能贖清!”

        魏無羨打斷他道:“三千人?不夜天城當晚到場的確實有三千多名修士,可是在場的還有幾大家族的首領,還有各家的精英名士,有這些人在,我難道真的能把三千人都殺干凈?你究竟是太看得起我,還是太看不起他們!

        他只是在平淡地陳述一個事實,那名修士卻覺得受到了輕視侮辱,怒道:“你以為我在跟你討論什么?血債還能討價還價?”

        魏無羨道:“我并非要在這種事上討價還價,而是我不想光憑別人一張嘴就能隨意讓我的罪名翻倍。同樣的,不是我做的,我也不想硬扛!

        一人道:“不是你做的?有什么不是你做的?”

        魏無羨道:“比如赤鋒尊被五馬分尸,就不是我做的;金夫人秦愫金麟臺自殺,也不是我逼的;你們一路殺上山來遇到的這些走尸兇尸,同樣不是我控制的!

        蘇涉笑道:“夷陵老祖,我只聽說你狂妄,卻沒料到你還喜歡狡辯。如若不是你,我還真想不出來,世界上還有誰能控制這么多走尸兇尸,逼得我們狼狽不堪!

        魏無羨道:“這有什么想不出來的,只要有陰虎符,誰都能做到!

        蘇涉道:“陰虎符不是你的法寶么?”

        魏無羨道:“這就要問究竟是誰對它這么愛不釋手了。就像溫寧,某些世家明明怕鬼將軍怕得要死,口里喊打喊殺,暗地里卻悄悄把他藏起來十幾年。奇怪,當初究竟是誰說已經把他挫骨揚灰了的?”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望向了在場的蘭陵金氏門生。畢竟當初全權負責此事,信誓旦旦說已經焚毀了溫氏余孽的二名為首者、還在不夜天城帶頭撒骨灰的,是蘭陵金氏的家主。

        蘇涉立即道:“你不必搬弄是非!

        藍忘機卻冷然道:“搬弄是非者,唯你一人而已!

        蘇涉怔住了。

        雖然藍忘機一直站在望向身旁,一語不發,可他一個人站在那里,就讓旁人不敢沖上去。

        從當年在姑蘇藍氏還是一個小小外姓門生時起,蘇涉就總是莫名其妙地在藍忘機面前抬不起頭。自立門戶做了秣陵蘇氏的家主之后,他曾一度暗暗欣喜:他已經是開創了一個家族的家主,而藍忘機,依然是“藍二公子”。并且期待著兩人見面時的情形,想象藍忘機會變了一副面孔,對他尊敬有加,說不定還能稱兄道弟。他們二人路子相近,這是很有可能的。

        然而,再見面時,他發現,即便他成了家主,在這個“二公子”面前,依然抬不起頭。甚至連藍忘機這樣說一句稍重的話,他都會被堵得一時不敢回擊!

        正在此時,樹林之中,又傳來簌簌的異響和咕咕怪聲。

        藍啟仁道:“又有新的一波兇尸來了!”

        聞言,一半人轉身應對,另一半人還在警惕地將劍尖對準伏魔殿前的那一群“烏合之眾”。魏無羨道:“我說了,這些兇尸都不受我的控制。有空看我,不如去看它們!

        在場成名修士不少,也有幾位家主和長輩,對付一群兇尸,自然不在話下。當下劍光琴響齊飛,沒什么人顧得上他們這邊。江澄一鞭子將三具兇尸抽成六段,轉頭對金凌喝道:“金凌!你還要不要你的腿了!”

        意思是金凌再不過來就回去打斷他的腿,可這樣的威脅金凌以聽過無數次,沒有一次實施了,因此他瞅了江澄一眼,還是沒動。江澄罵了一聲,手腕一轉,調過紫電,準備纏住金凌,強行把他拉回來。誰知,紫電鞭身上流轉的紫光忽然一暗,片刻之后,熄滅了。

        長鞭迅速化回了一枚銀色的指環,套上了食指,江澄當即愣住了。他從未遇到過這種紫電自動收勢的狀況,還在看著自己的手掌,忽然,兩點血滴到了他的手掌心中。

        江澄揚手一抹,抹到了一手鮮紅。

        金凌失聲道:“舅舅!”

        正在與群尸混戰的人群中也陸陸續續傳來數聲驚呼。放眼望去,竟然十之**的人劍光都黯淡了下來,將近一半的人臉上都茫然地掛下了兩條鮮紅的痕跡,那是鼻血。還有的人,則是口鼻鮮血齊流!

        一名劍修慌道:“怎么回事?!”

        “我……我的靈力沒了!”

        “幫幫我!幫幫我!”

        避塵自動出鞘,將追逐著那名求救修士的兩具兇尸斬為四截。然而,求救之聲越來越多,此起彼伏,人群也漸漸越聚越攏,朝伏魔殿這邊退來。

        魏無羨和藍忘機對視一眼,終于確定了。

        這些上亂葬崗來準備大殺一場的修士們,竟都在這忽然之間失去靈力了!

        非但劍光消退,符篆失靈,連姑蘇藍氏和秣陵蘇氏的門生的琴簫奏樂也淪為了反音,失去了退魔之效。

        形勢陡轉!

        一片兵荒馬亂、人仰馬翻之中,藍思追忽然撥開站在他前方魏無羨和藍忘機,從他們中間沖出來喊道:“諸位,到這里來,到伏魔殿里面來!這座大殿的地上有好大一個陣法,缺失了一些部分但是應該補起來就能用,可以抵擋一陣!”

        魏無羨聞言,連忙把藍忘機拉過來和他站到一起,讓出了伏魔殿的入口。蘇涉見有殺昏了頭的修士想沖進去,忙高聲喝道:“不能進去!這一定是甕中捉鱉之計!里面一定有更危險的陷阱在等著我們!”

        聽他這么一喊,眾人又猛然驚醒。魏無羨立刻道:“死在外面也是死,死在里面也是死,左右都是死,進去還能拖一拖,你這么急著讓所有人一起死,什么意思?”

        他這話說得雖然很有道理,但因為是他說的,眾人反而更不敢進去了,猶豫著繼續苦苦與兇尸撕斗。旁人沒了靈力,還能再勉強支撐一陣,聶懷桑卻是等不得了,眾人皆知,他膽小怕事,天賦又差,人還不上進,不好好修煉,被這突生的異變逼得手忙腳亂狼狽不堪,全靠幾個貼身護衛奮力保護才沒受傷,眼看尸群越聚越多,根本望不到盡頭,他忙道:“諸君!你們到底進不進?哎呀不管了,你們不進我先進了,不好意思,走走走走走,大家伙趕緊的!”

        話音未落,聶懷桑便干脆利落地領著清河聶氏的一幫門生沖進了伏魔殿,當真是急急如喪家之犬,惶惶似漏網之魚。旁人登時被他這份坦率驚得目瞪口呆。

        藍忘機取下背上古琴,弦響震天?伤钠普弦粼倬俳^,終究也只有一人之力。溫寧見狀,躍下伏魔殿,助他驅趕兇尸,同時還要默默忍受來自這些修士的削刺劈砍、拳打腳踢。好在他沒有痛覺,這才不受影響。

        這時,一名方才被放出來的少年道:“阿爹,別殺了!你信我,進去!我們剛剛才從那大殿里出來,里面沒有什么陷阱的!”

        其余幾名少年也叫了起來:“是啊,里邊地上也確實有一個大陣!”

        金凌道:“舅舅,進來吧!”

        江澄將失了劍光的三毒刺出,惡狠狠地道:“你給我閉嘴!”

        罵完卻又有鮮血從他口鼻中流了下來,金凌沖下臺階,拽住他就強行往伏魔殿里拖。江澄這時靈力盡失,十幾歲的男孩子力氣又大,竟然就這樣被他拖了進去,江家的修士們連忙也隨主入殿了。恰好聶懷桑的聲音嗡嗡地從空曠的大殿里傳來,大喜道:“諸君!都快快進來吧!這里邊裝個幾千人不成問題!哪位前輩進來幫忙補補地上這個陣法?我不會!”

        聽到他最后一句,所有人心頭都是兩個大字:“廢物!”

        藍忘機指不離弦,抬頭道:“叔父!

        藍啟仁原本并不想進殿,他寧可一個人在外廝殺到最后一刻。然而,此時他并不是一個人,還有許許多多的藍家修士和交由他指揮的金家修士,廝殺的主力也不是他。他不愿罔顧這些門生的性命,有一絲生機那便要抓住一絲。

        他不去看藍忘機,舉劍喊道:“小心入殿!”

        至此,蘭陵金氏,姑蘇藍氏,清河聶氏,云夢江氏四大世家都進殿了。有他們帶頭,剩下的人都立刻決定不再負隅頑抗。即便萬一殿中真有什么洪水猛獸、妖魔鬼怪,前頭也有四個高個子扛著,連忙蜂擁而入。

        最后只有秣陵蘇氏那一批人還沒動作。魏無羨道:“咦,蘇宗主,你不進去嗎?很好,那你就留在外面吧。不過大家不是都沒了靈力嗎,你留在外面,豈不是送死?勇氣可嘉!

        蘇涉掃了他一眼,嘴角抽了抽,也帶著門生們進殿了。

        伏魔殿很順利地容納了這千余人。千人的喘氣、急語、惶惶之聲在空曠的大殿之中回蕩不止。藍啟仁一進去,便走到聶懷桑身邊,在他殷切的期待目光中檢查了地面上陣法的殘缺之處,果然是年代久遠,當下割破手掌,以鮮血將陣法補上。

        溫寧守在臺階之上,將靠得最近的幾具兇尸擲開。陣法一被補上,那些走尸便都仿佛被擋在了一道無形的屏障之外,暫時沖不進來了。

        魏無羨等藍忘機收起了琴,這才和他一起緩緩走入殿中。進入大殿中、剛剛松了一口氣的修士們看到這一黑一白雙雙布下臺階,一千多顆心立即又提了起來。

        誰都沒料到,竟然會是這么個下場。他們明明是來圍剿夷陵老祖的,現在卻反倒被圍剿了一樣,還要躲進夷陵老祖的主殿才能茍延殘喘一刻。

        藍啟仁補完了地上的陣法,站到人群之前,擋住了這兩人的去路,昂首挺胸,就差張開雙臂攔住他們了,一派魏無羨敢破壞陣法就拼了這條老命和他同歸于盡的架勢。

        藍忘機道:“……叔父!

        藍啟仁心中失望之情未過,一時半會兒,仍是不想看這個從小教到大的得意門生,只看著魏無羨,冷冷地道:“你究竟想如何!

        魏無羨在臺階上坐了下來,道:“不如何。既然你們進都進來了,那我們不如聊聊天!

        聽他在這種場面下,口氣仍輕松得半點肅穆也無,藍忘機搖了搖頭。但也和他一起坐了下來,將古琴橫在腿上,緩緩奏起。

        見藍忘機奏琴為退魔陣法助力,藍啟仁略感安慰,心道:“忘機這孩子,還是有分寸的,唉……”

        他這才看了一眼藍忘機,見他在此種狀況下,依然從容不迫,風度儀態分毫不墜,白衣一塵不染,抹額也佩得整整齊齊,忍不住習慣性地暗暗贊賞自豪一番。然而,他又看到了坐在藍忘機身旁的魏無羨,一身黑衣格外刺眼,總覺得他再坐近點,就要把藍忘機的白衣染臟了,這股自豪之感當即轉為憤怒之意。他沖魏無羨喝道:“我們與你,沒什么好聊的!”

        魏無羨道:“怎么會沒什么好聊的?我就不信,你們難道不想知道自己怎么會突然失去靈力——喂,都別露出這樣的表情,知道你們肯定又想賴到我身上。天地良心,魏某可沒這么大本事,神不知鬼不覺就讓你們所有人都中招了!

        雖然仍有人口頭嘴硬不服,但也有一些人心想:……這倒是實話。

        面面相覷間,魏無羨又道:“我猜你們過來圍剿之前,一定沒來得及先聚起來吃頓飯,所以應該不是中了什么毒!

        當然,也從未聽過有什么毒能讓人突然靈力潰散的,否則這種□□一定早就被多名修士重金求購、傳得沸沸揚揚腥風血雨了。此次來的修士中有不少醫師,抓過幾人探了一陣,那幾人低聲追問道:“如何?如何?這靈力的潰散是暫時的還是永久的?!”

        這個問題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無暇去警惕魏無羨如何了。畢竟若是靈力徹底潰散,再也回不來,那就等于廢人一個,那真是比死在這里更可怕、更讓人痛苦的后果。幾名醫師快速討論一陣,道:“諸位的丹元安好未損,不必擔心!該是暫時的!

        江澄聽說是暫時的,這才暗暗松了口氣,接過金凌遞給他的手帕把臉上鮮血擦凈了,又道:“暫時?暫時是多久?什么時候能恢復?”

        一名醫師道:“……恐怕……至少一個時辰……”

        一個時辰?

        眾人紛紛抬頭,去望殿外圍得密密麻麻水泄不通的兇尸群,數目并不比他們這次來的活人少。個個都直勾勾地盯著人頭躦動、陽氣翻涌的伏魔殿內部,根本不舍得離開半步,在外摩肩接踵地徘徊蠕動,仿佛隨時會沖進來。腐臭之氣濃烈撲鼻。

        至少一個時辰才能恢復靈力?地上這個廢棄多年、被臨時補好的殘破陣法,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撐一個時辰!

        況且,夷陵老祖此刻就和他們處在同一空間,雖然不知為什么他尚且沒動手,也許是貓捉耗子一般要玩兒夠了、嚇夠了他們再碾死,但誰都不敢保證這個魏無羨不會突然暴起。

        他們的目光這才重新聚到魏無羨身上。

        作者有話要說:  不好意思otz最近培訓剛開始,比我想象的還緊張,和其他人擠一個房間,沒時間也沒空間寫文。不敢熬夜碼字因為會影響到同屋要起早床的人休息。這段情節又不能隨手寫……目前只寫了粗稿,22號晚上修完再發,抱歉啦。

        這次不會被冤枉的,主刷好感哈放心。

        以下是同人圖,這次的同人圖又多又美!只有電腦可以看到,如果圖片太大請點擊一下在新網頁觀看~

        畫手太太太平村村長。沒錯,婉君兒的色調就是白藍,wifi的色調就是黑紅!自古紅藍出cp,黑白是夫妻!

        艾瑪好喜歡這位大大的水墨風!作者見圖片水印~

        博愛動物妹子的厚涂風超可愛^q^

        枕腿~好秀氣的婉君

        長圖條漫!刀,做好準備!

        江澄!

        溫姐姐!

        邪魅狂狷(貌似是最大的一張圖!作者tmz5s)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3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