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

第78章 夜奔第十八 3

        這群人原本以為自己一定會慘死夷陵老祖之手,然后淪為被他操縱的行尸走肉,個個驚恐萬狀,誰知,魏無羨并沒有興趣和他們多作糾纏,看完告示之后,把這群人扔在地上,這便負手離開了。

        他沒有收回那些陰靈,滿地呼痛的繼續哀哀呼痛,哼唧的繼續蠕動哼唧,全都爬不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一道藍色劍光掠過,眾人頓感背上一輕。有人驚呼道:“我能動了!”

        幾人率先勉強爬起身,只見那道藍色劍光飛回,收入一人鞘中。

        那人是個極為年輕的俊雅男子,白衣抹額,面容冷肅,眉目間似乎帶著一縷壓抑的憂色,行來極快,卻分毫不顯急態,連衣袂也未曾翻飛。

        那名摔斷了雙腿的修士忍痛道:“含……含光君!”

        藍忘機走到他身邊,蹲下來按了按他的腿,探明了傷勢,并不十分嚴重,起身還未說話,那名修士又道:“含光君,您來得遲了,魏無羨剛走!”

        不少人都知道,這幾日姑蘇藍氏的含光君在到處追查魏無羨的下落,多半是要拿他算賬,討還姑蘇藍氏那數十條白白折了的人命,忙道:“是啊,他才走了不到半個時辰!”

        藍忘機道:“他做了什么。去向何處!

        眾人連忙訴苦:“他不分青紅皂白,將我們打殺一通,險些把我們當場全部殺死!”

        藍忘機藏在雪白寬袖之下的手指微微抽動,似乎想握成拳,卻很快放開了。

        那名修士連忙又道:“不過他放話了,他現在要去不夜天城,去誓師大會找四大家族算賬!”

        岐山溫氏覆滅之后,不夜天城的主殿群便淪為了一座華麗而空洞的廢墟。

        坐落于整座不夜天城最高處的炎陽烈焰殿前,有一個寬闊無比的廣場。從前有三支沖天而起的旗桿立于廣場最前端,如今,其中兩支都已經折斷了,剩下的一支,掛的是一面被撕得破破爛爛,還涂滿了鮮血的溫氏家紋旗。

        此夜,廣場上密密麻麻列滿了大大小小各家族的方陣,每個家族的家紋錦旗都在夜風中獵獵飄動。斷旗桿前是一座臨時設立的祭臺,各個家族的家主站在自家方陣之前,由金光瑤為他們每人依次送上一杯酒。盡數接過酒盞后,眾位家主將之高高舉起,再酹于地面。

        酒灑入土,金光善肅然道:“不問何族,不分何姓。這杯酒,祭死去的世家烈士們!

        聶明玦道:“英魂長存!

        藍曦臣道:“愿安息!

        江澄則是陰沉著面容,傾完了酒也一語不發。

        接下來,金光瑤又從蘭陵金氏的方陣之中走出,雙手呈上了一只黑色的方形鐵盒。金光善單手拿起那只鐵盒,高高舉起,喝道:“溫氏余孽焚灰在此!”

        說完,他運轉靈力,將鐵盒赤手震裂。黑色鐵盒碎為數片,無數白色的灰末紛紛揚揚撒于凄冷的夜風之中。

        挫骨揚灰!

        人群中爆發出一陣歡呼喝彩之聲。金光善舉起雙手,示意眾人安靜,聽他講話。等到叫好聲漸漸平息,他又高聲道:“今夜,被挫骨揚灰的,是溫黨余孽中的兩名為首者。而明日!就會是剩下的所有溫狗,還有——夷陵老祖,魏嬰!”

        忽然,一聲低笑打斷了他慷慨激昂的陳詞。

        這聲低笑響起的太不是時候,突兀又刺耳,眾人立即刷刷地朝聲音傳來之處望去。

        炎陽烈焰殿是一座宏偉的大殿,共有十二條屋脊,每條屋脊之末各設有八只神獸。而此時,眾人發覺,其中一條屋脊上,竟然有九只,方才那聲低笑,就是從那邊發出來的!

        那只多出來的脊獸微微一動,下一刻,一只靴子和一片黑色衣角便從屋檐上垂了下來,輕輕晃蕩。

        所有人的手都壓到了劍柄上,江澄的瞳孔一縮,手背青筋突起。金光善又恨又警,道:“魏嬰!你膽敢出現在此!”

        那人開口說話,果然是魏無羨的聲音,聽起來很是奇怪:“我為什么不敢出現在此?你們這些人加起來,有三千么?別忘了當年在射日之征里,別說三千,五千人我也單挑過。而且我出現在這里,豈不正合你們的意?省得勞你們明天還要特地找上門去把我挫骨揚灰!

        清河聶氏也有數名門生喪生于發狂的溫寧之手,聶明玦冷冷地道:“豎子囂張!

        魏無羨道:“我豈非一直如此囂張?金宗主,自己打自己的臉,痛快么?說只要溫氏姐弟去金麟臺給你們請罪這件事便揭過的是誰?剛才口口聲聲說明天要把我和其他溫黨余孽挫骨揚灰的又是誰?”

        金光善道:“一碼歸一碼!窮奇道截殺,你屠殺我蘭陵金氏子弟一百余人,這是一碼。你縱溫寧金麟臺行兇,這又是另……”

        魏無羨道:“那么敢問金宗主,窮奇道截殺,截的是誰?殺的又是誰?主謀者是誰?中計者又是誰?歸根結底,先來招惹我的,究竟是誰?!”

        那些站在方陣之中的門生們藏身于人山人海,倍感安全,紛紛壯起了膽子,隔空喊話道:“即便是金子勛先設計截殺你,你也斷不應該下這么大狠手,殺傷那么多條人命!”

        “哦!蔽簾o羨替他分析道:“他要殺我,可以不用顧忌下死手,我死了算我倒霉。我自保就必須要顧忌不能傷這個不能傷那個,不能掉他一根頭發了?總而言之,就是你們圍攻我可以,我反擊就不行,對不對?”

        “反擊?那一百多人和金麟臺上的三十多人是無辜的,你反擊為何要連累他們!”

        魏無羨道:“那亂葬崗上的五十多名溫家修士也是無辜的啊,你們又為何要連累他們?”

        另一人啐道:“溫狗究竟給了你什么大恩大德?這樣向著這群雜碎!

        “我看根本沒有甚么大恩大德。只是他自以為是個和全世界作對的英雄,自以為在做一件義舉,覺得冒天下之大不韙的自己很偉大罷了!”

        聽了這一句,魏無羨卻沉默了。

        下方眾人將他的沉默當作退縮,道:“歸根結底,還不是你對金子勛下那種卑鄙陰損的惡咒在先!”

        魏無羨道:“請問你究竟有什么證據,證明惡咒是我下的?”

        發問那人啞口無言,噎了噎,道:“那你又有什么證據,證明不是你下的?”

        魏無羨笑了:“那我再請問,為什么不是你?你不也沒證據證明不是你下的惡咒嗎?”

        那人又驚又怒:“我?我怎么會和你一樣?休要混淆是非胡攪蠻纏!你的嫌疑最大,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嗎,你和金子勛一年多以前就結過怨!”

        魏無羨森然道:“究竟胡攪蠻纏的是誰?一年多以前?對啊,我若想殺他,一年多以前就殺了,用不著留到現在。不然他這種角色,要不了一年,我三天就忘了!

        一名家主震驚了:“……魏無羨啊魏無羨,我今天算是長見識了,我真是從未見過你這樣無理的惡徒……把人殺死之后,還要言辭侮辱,惡語相向。你莫非就沒有半點同情之心、愧疚之情?”

        罵聲一片,魏無羨卻安然受之。

        唯有憤怒,才能把他心中其他的情緒壓下去。

        一名站在方陣較前列的修士痛心疾首道:“魏嬰,你太讓我失望了。虧我當初還曾經仰慕欽佩過你,還說過你好歹是開宗立派的一代人物。如今想來,真是幾欲作嘔。從此刻開始起,我與你勢不兩立!”

        “哈哈哈哈……”

        魏無羨笑得幾乎喘不過氣了,他眼角含淚道:“你仰慕我?你說你仰慕我,那為何你仰慕我的時候我沒見過你?而我一人人喊打,你就跳出來搖旗吶喊?你這仰慕,未免也太廉價了。你說你從此與我勢不兩立,很好,你的勢不兩立抑或不共戴天,對我有任何影響嗎?你的仰慕和憎惡,都如此微不足道,怎好意思拿出來叫囂?”

        話音未落,他喉嚨忽然一噎,胸口傳來一陣突如其來的悶痛。

        低頭一看,一只羽箭正正插在他胸口,箭頭埋入了兩條肋骨之中。

        他朝羽箭射來的方向望去。射出這一箭的,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修士,站在一個小家族的方陣之中,兀自維持著姿勢,弓弦猶在顫抖。

        魏無羨看得出來,這只箭,原本是直沖他心口致命之處射來的。只是射箭人技藝不精,箭勢在半空中衰落,這才偏下了心臟部位,射入了肋骨之中。

        那射箭人身旁的人都目光驚愕、甚至驚恐地看著做出了這種魯莽舉動的這名同門。魏無羨抬起頭,臉現煞氣,反手拔下這只羽箭,用力擲了回去。

        只聽一聲慘呼,那名偷射他的年輕修士,竟然就這樣被他徒手擲回的一箭插中了胸口!

        他身旁另一名少年撲到他身上,嚎啕道:“哥!哥!”

        那個家族的方陣瞬間亂了套,家主伸出顫抖的手指著魏無羨道:“你……你……你好狠毒!”

        魏無羨右手隨便在胸膛的傷口處按了按,暫時止住血,漠然道:“叫什么叫,他射我和我刺他的是同一個位置,死不了。況且他既然敢偷襲射我這一箭,就該料到萬一沒射中會是什么下場。既然都叫我邪魔歪道了,總不至于指望本人寬宏大量地不和他計較!

        金光善呼道:“布陣,布陣!今天絕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這里!”

        一聲令下,對峙局面終于被打破,數名門生御劍持弓,向著大殿上方包抄過去。

        終于先動手了!

        魏無羨冷笑道:“說得好像你們不是一開始就這樣打算的一樣!”

        說著,他將腰間的陳情取了下來,舉到唇邊,隨著笛子發出尖銳的嘶鳴,不夜天城廣場的地面之上,一只只慘白的手臂破土而出!

        一具具尸體頂破白石鋪就的細墁地面,從泥土深處爬了出來。有御劍剛剛離地的,立即被他們拖了下來。魏無羨站在炎陽烈焰殿的屋脊之上,竹笛橫吹,雙目在夜色中閃閃發出冷光。俯瞰下方,各家服飾猶如五顏六色沸騰不止的水,翻攪不止,時而四散,時而又聚攏。除了云夢江氏的方陣那邊無恙,其他家族盡皆大亂,各個家主都忙著護住自己的門生,一時都無暇去攻擊魏無羨。

        正在此時,一道泠泠的琴音擾亂了陳情的笛音。

        魏無羨放下陳情,回頭望去。只見一人坐在另一條屋脊上,橫琴于前,一襲雪白的衣衫在黑夜中有些刺目。

        魏無羨冷聲道:“啊,藍湛!

        打完招呼過后,他又將笛子舉到唇邊,道:“從前你就該知道了,清心音對我沒用!”

        藍忘機翻琴上背,改為抽出避塵,直沖陳情襲去,要斬斷這支催生出魔音的鬼笛。魏無羨旋身一錯,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就知道,終有一天咱們要這樣真刀實槍地殺一場。橫豎你從來都看我不順眼,來!”

        他此刻已經處于神智不清的半瘋狂狀態了,一切惡意情緒都被無限放大,只覺得什么人都恨他,他也恨所有人,誰來都不怕了,也不過如此。聽了這句話,藍忘機的動作頓了頓,道:“魏嬰!”

        這一聲雖然是喝出來的,可是,換了任何一個清醒的人來聽,都會聽出來,分明在顫抖。

        忽然,一片廝殺聲中,魏無羨聽到了一個細微的聲音。那聲音在喊:“阿羨!”

        這個聲音猶如一盆冷水,將他他心頭狂飆的邪火澆了個透心涼。

        江厭離究竟是什么時候來了誓師大會現場的?

        魏無羨登時魂飛魄散,顧不上再和藍忘機相斗,放下陳情:“師姐?!”

        江澄也聽到了這個聲音,剎那間臉色煞白,道:“姐?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魏無羨跳下了炎陽烈焰殿的屋脊,和江澄一樣聲嘶力竭地大喊:“師姐?師姐?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看不到你!”

        他顧不得數道沖他逼來的刀光劍影,在混亂的人群之中一邊格擋一邊急急奔走,忽然,看到江厭離被淹沒在人群后,一邊奮力地撥開幾人,一邊艱難前行。他們之間還隔著不少距離,隔著無數人,一時半會兒魏無羨沖不過去,江澄也沖不過去。更糟的是,恰在此時,兩人都忽然發覺,江厭離身后,搖搖晃晃地站起了一具腐爛了一半的兇尸。

        看到這令人肝膽俱裂的一幕,魏無羨厲聲喝道:“滾開!給我滾開!別碰她!”

        江澄也咆哮道:“讓它滾!”

        他擲出了三毒,紫色的劍光沖那具兇尸飛去,然而,劍光在半路就被其他修士的劍光干擾了,偏離了方向。魏無羨心神越紊亂,控制能力就越差,那具兇尸無視他的指令,反而揚起了手中生銹的長劍,朝江厭離劈去!

        魏無羨瘋了,邊沖邊喊道:“停下來,停下來,給我停下來!”

        現在人人都在忙著對付自己身邊糾纏的兇尸,根本沒有誰還有心思注意別人是不是危在旦夕。那具兇尸一劍劈下,劃開了江厭離的背部!

        江厭離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那兇尸站在她背后,繼續揚起了長劍。正在這時,一道劍光削飛了它的頭顱!

        藍忘機落在廣場之上,順手接過回召的避塵,第二劍斬斷了這具兇尸的雙手,生銹的長劍跌落在地。不需要第三劍,它便再也威脅不到人了。

        魏無羨和江澄這才沖了過去,連感謝都顧不上對藍忘機說。江澄搶先抱起江厭離,藍忘機則截住了魏無羨,抓住他的衣領,提到面前,厲聲道:“魏嬰!停止催動尸群!”

        魏無羨眼下根本顧不上別的事,眼中也完全沒有藍忘機的臉,更看不到藍忘機眼中的血絲,也看不到他發紅的眼眶,只想去看江厭離有事沒有,赤著眼睛撥開他,撲到地上。

        藍忘機被他推得身形一晃,站穩了看著他,還沒下一步動作,忽聽遠處又有人慘叫呼救,斂了目光,轉身飛去救援。

        江厭離的背都被鮮血浸染了,閉著眼睛,好在還有呼吸。江澄探她脈搏的手顫抖著抽了回來,松了一口氣,忽然沖著魏無羨的臉就是一拳,喝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說你能控制住的嗎?你不是說沒問題的嗎?!”

        魏無羨跌坐在地上,茫然道:“……我也不知道!

        他絕望地道:“……我控制不住、我控制不住啊……”

        這時,江厭離動了一下,江澄緊緊抱著她,語無倫次道:“姐姐!沒事!沒事,你怎么樣?還好,只是劃了一劍,還好,我馬上帶你下去……”

        他說著便要把江厭離抱起來,江厭離卻忽然道:“……阿羨!

        魏無羨打了一個哆嗦,忙道:“師姐,我……我在這里!

        江厭離緩緩睜開那雙漆黑的眸子,魏無羨心中一陣恐慌。

        江厭離勉力道:“……阿羨。你之前……怎么跑的那么快……我都沒來得及看你一眼,和你說一句話……”

        聽著聽著,魏無羨的心砰砰狂跳。

        他還是不敢面對江厭離的臉,尤其是此時此刻,這張臉和當時的金子軒一樣,沾滿了塵土和鮮血。

        更不敢聽她接下來要說的話。

        江厭離道:“我……是來跟你說……”

        說什么?

        沒關系?我不恨你?什么事都沒有?不怪你殺了金子軒?

        不可能。

        但是完全與之相反的話,她也說不出來。

        所以,她也不知道,此情此景,還能對魏無羨說什么。

        可是,她心中就是覺得,她一定要來見這個弟弟一面。

        吸了一口氣,江厭離道:“阿羨,你……你先停下吧。別再,別再……”

        魏無羨忙道:“好,我停下!

        他拿起陳情,放到唇邊,低著頭吹奏起來。他費了極大精力才穩住心神,這次,兇尸們終于不再無視他的命令了,一只一只,喉嚨里發出咕咕怪聲,像是在抱怨一般,緩緩伏了下來。

        藍忘機微微頓足,遠遠望向這邊,末了,回頭繼續出劍,救援尚在苦斗的同門和非同門。

        突然,江厭離雙目一睜,雙手不知從哪里爆發出一陣大力,將魏無羨一推!

        魏無羨被她這一推推得又摔倒了地上,再抬起頭時,就見一柄明晃晃的長劍,刺穿了她的喉嚨。

        握著劍的那名少年,正是剛才撲到那射箭人身上痛哭的年輕修士。他還在哇哇大哭,淚眼朦朧地道:“魏賊!這一劍代我哥還給你!”

        魏無羨坐在臟兮兮的地面上,不敢置信地看著頭已經外下去、喉嚨汩汩冒出大量鮮血的江厭離。

        他剛才還在等著她說話,仿佛是對他下達最后的宣判。

        江澄也是愣愣的,還抱著姐姐的身體,全然沒有反應過來。

        半晌,魏無羨才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藍忘機一劍刺出,猛地回頭。

        那名少年這才發現自己錯手殺錯了人,拔出長劍,恐慌地連連后退,邊退邊道:“……不是,不是我,不是……我是要殺魏無羨,我是要給我哥報仇……是她自己撲上來的!”

        魏無羨倏地閃到他身前,掐住了他的脖子,一名家主揮劍喝道:“邪魔,放開他!”

        藍忘機什么風度儀態也顧不上了,他推開一個又一個的擋路之人,朝魏無羨的方向奔去。然而,還沒奔到一半的距離,魏無羨便在在眾目睽睽之下,徒手捏斷了這名少年的喉骨。

        另一名修士怒道:“你!你——當初累死江楓眠夫婦,如今又累死你師姐,你咎由自取,還敢遷怒別人!不知回頭,反而繼續殺傷人命,罪無可!”

        可是,再多的謾罵和斥責,此時的魏無羨也聽不到了。

        仿佛被另外一個靈魂支配著,他伸出雙手,從袖中取出了兩樣東西,在所有人面前,把它們拼到了一起。

        那兩樣東西一半上,一半下,合為一體,發出一聲鏗然的森森怪響。

        魏無羨將它托在掌心,高高舉了起來。

        陰虎符!

        作者有話要說:  婉君兒的戒鞭痕和烙印之謎在現世部分=v=

        有些謎沒解開因為不會全部都放在回憶殺里。

        說一點話。雖然wifi是主角,但我不會因為一個角色是我寫的主角就無條件為他做的任何事辯護,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評價他。只能說說我的大概感覺:前世的wifi肯定不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雙手不沾血腥的白蓮花,有些事情他當然是要負責任的。而至于有多少責任、能不能理解他、愿不愿意原諒他,這就看個人了,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三觀和度量衡。

        一般我非常不喜歡蓋章一個角色的性質,蓋章他是好還是壞,值得學習或者應該批評。還是那句話,我只是把人物寫出來,該怎么評價,那是讀者的事。但是最近每次看評論區都有新的爭吵話題,實在感覺很累,擔心今天又會吵。也許有人會因為wifi沒有一白到底而失望,也許有人還會覺得他不夠狠不夠黑,不管怎么樣,希望大家能和諧討論,不要攻擊觀點和自己不同的讀者,因為誰也說服不了誰_(:3)∠)_

        而且無論怎么評價,wifi上輩子已經完了,不管他該死不該死,他都死的很慘,碎尸萬段。

        從下一章開始起,就繼續今生的故事了。

        下一更字數有點少……不過明天的更新會繼續放在79章里面,買過的同學就不用再花錢了。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2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