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73章 桀驁第十七 2

第73章 桀驁第十七 2

        魏無羨把他帶到了伏魔殿。

        溫寧渾身畫滿血色的符咒,躺在大殿中央,雙目圓睜,眼白外露,一動不動。查看之后,江澄冷冷地道:“他這是怎么了!

        魏無羨道:“他有點兇。我險些控制不住,所以先封住了,讓他暫時別動!

        江澄道:“他活著的時候不是個膽小的結巴嗎?怎么死了還能這么兇!

        這口氣說不上和善,魏無羨看了他一眼,道:“溫寧生前是比較怯弱的一個人,正因為如此,各種情緒都藏在心底,怨恨,憤怒,恐懼,焦躁,痛苦,這些東西積壓太多,在死后才全部爆發出來。就跟平時脾氣越好的人發起火來越可怕是一個道理,越是這種人,死后越是兇得超乎想象!

        江澄道:“你不是一向都說,越兇越好?怨氣越重,憎恨越大,殺傷力越強!

        魏無羨道:“是這樣?晌易罱霟捯环N新的兇尸。能力不減,無堅不摧,同時還能記得起生前的種種,保有清醒的神智!

        江澄嗤道:“你又在異想天開,這樣的兇尸,和人有什么區別?無堅不摧,不畏傷,不畏寒,不畏痛,不會死。我看若是你真能煉出來,誰都不用做人,也不用求仙問道了,都求你把自己煉成兇尸就行!

        魏無羨笑道:“怎么可能?說是無堅不摧,但沒有任何東西是永恒不死的。兇尸也是會再死一次的……”

        話音未落,江澄突然拔出三毒,劍尖沖溫寧的額心刺去。

        魏無羨反應奇快,在他手臂上一擊,打偏了劍勢,喝道:“你干什么?!”

        他這一句在空曠的伏魔殿里回蕩不止,嗡嗡作響。江澄不收劍,厲聲道:“干什么?我才要問你干什么。魏無羨,你這段日子,很是威風?!”

        早在江澄上亂葬崗之前,魏無羨便預料到了,這次他來,絕不會是真的心平氣和地找他閑談的。

        一路上來,兩個人心中都始終有一根弦緊緊繃著。若無其事地聊到現在,故作平靜地壓抑了這么久,終有爆發的弦斷一刻。

        魏無羨早知他會說什么,道:“要不是溫情他們被逼得沒辦法了,你以為我想這么威風?”

        江澄道:“他們被逼的沒辦法了?我現在也被你逼得沒辦法了。前天金麟臺上大大小小一堆世家圍著我一通轟,非要我給這件事討個說法不可,這不,我只好來了!

        魏無羨道:“還討什么說法?這件事已經兩清了,那幾個督工打死了溫寧,溫寧尸化殺死了他們,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到此為止!

        江澄道:“到此為止?怎么可能!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你,盯著你那只陰虎符?被他們逮到這個機會,你有理也變沒理!”

        魏無羨道:“你都說了,我有理也變沒理,除了畫地為牢,還能有什么辦法?”

        江澄道:“辦法?當然有!

        他用三毒指著地上的溫寧,道:“現在唯一的補救辦法,就是搶在他們有進一步動作之前,把溫寧焚毀,把這群溫黨欲孽都清理干凈,如此才能不留人話柄!”說著又舉劍欲刺。

        魏無羨卻一把牢牢抓住他的手腕,慍道:“江澄!你——你說的是什么話!你別忘了,是誰幫我們把江叔叔和虞夫人的尸體火化的,現在葬在蓮花塢里的骨灰是誰送來的,當初被溫晁追殺又是誰收留了我們!”

        江澄看似冷靜地道:“是,你說的不錯,他們是幫過我們,可你怎么就不明白,現在溫氏殘黨是眾矢之的,無論什么人,姓溫就是罪大惡極!而維護姓溫的人,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韙!所有人都恨姓溫的,恨不得他們死得越慘越好,沒有人會為他們說話,更不會有人為你說話!”

        魏無羨道:“我不需要別人為我說話!

        江澄怒道:“你到底執著個什么勁?你要是動不了手就讓開,我來!”

        魏無羨將他抓的更緊,指如鐵箍:“江晚吟!”

        江澄道:“魏無羨!你究竟懂不懂?還是非要我實話告訴你?站在他們這邊的時候,你是怪杰,是奇俠,是梟雄,是一枝獨秀?芍灰愫退麄儼l出不同的聲音,你就是喪心病狂,罔顧人倫,邪魔外道。你以為獨占山頭,就可以游離世外,獨善其身逍遙自在?沒有這個先例!”

        魏無羨喝道:“沒有先例,我就做這個先例!”

        兩人劍拔弩張對視一陣,半晌,江澄道:“魏無羨,你還沒看清現在的局勢嗎?你若執意要保他們,我就保不住你!

        魏無羨道:“不必保我,棄了吧!

        江澄的臉扭曲起來。

        魏無羨道:“棄了吧。告知天下,我叛逃了。今后魏無羨無論做出什么事,都與云夢江氏無關!

        江澄道:“……就為了這群溫家的……?”

        江澄道:“魏無羨,你是有英雄病嗎?不強出頭惹點亂子你就會死嗎?都這樣了,你還打算做什么事?”

        魏無羨沉默不語。

        他也答不上來;蛘哒f,他也無法預料,今后自己還會做出什么事。

        與其等到那時,倒不如現在就斬斷聯系,以免日后禍及江家。

        見他閉口不言,江澄喃喃道:“……我娘說過,你就是給我們家帶麻煩來的。當真不錯!

        他冷笑一聲,自言自語道:“……‘明知不可而為之’?好,你懂云夢江氏的家訓,你比我懂。你們都懂!

        收回三毒,長劍錚然入鞘,江澄漠然道:“那就約戰吧!

        云夢江氏家主江澄約戰魏無羨,三日之后,在夷陵打了轟動無比的一架。

        交涉失敗,二人翻臉,大打出手。魏無羨縱兇尸溫寧打中江澄一掌,折其一臂,江澄刺了魏無羨一劍。兩敗俱傷,各自口吐鮮血,痛罵對方離去,徹底撕破臉皮。

        此戰過后,江澄對外宣稱:魏無羨叛逃家族,與眾家公然為敵,云夢江氏已將其逐出,從此恩斷義絕,劃清界限。今后無論此人有何動作,一概與云夢江氏無關!

        這一架打完之后,溫寧亦因其兇悍狂躁的駭人表現,漸漸傳出了個不大好聽的諢名。

        雖然被江澄捅中腹部,魏無羨卻并不以為意,把腸子塞回肚子里,還若無其事地驅使溫寧去獵了幾只惡靈,買了幾大袋土豆回去。

        回亂葬崗之后,溫情給他裹好傷,將他罵得狗血淋頭,因為讓他買的是蘿卜種子。

        此后,倒是過了一段相安無事的平淡日子。魏無羨領著五十名溫家修士在亂葬崗上種種地,修修屋,煉煉尸,做做道具。每日閑暇時間就玩兒溫情堂哥那個還不到兩歲的孩子溫苑,把他掛在樹上,或者埋在土里只露出個頭,哄他說曬曬太陽再澆點水可以長得更快,然后又被溫情一通呵斥。

        如此過了數月,除了外邊對魏無羨評價越來越糟,倒也沒有進一步發展。

        魏無羨能下山的日子不多,因為整座亂葬崗上所有的陰煞之物全靠他一個人鎮住,不能離得太遠,也不能走得太久,他又是個生性好動、在一個地方呆不住的人,只好常常跑到最近的那個小鎮上以采購之名東游西逛。

        這日,又到了他下山的日子。溫苑在亂葬崗上待了太久,魏無羨覺得不能老讓一個兩歲的孩子困在那種地方玩泥巴,這次便把他也捎上了。

        這小鎮來過太多次,魏無羨已是輕車熟路,摸到菜攤子前,翻來翻去,突然拿起一個,憤怒地道:“你這土豆生芽了!”

        菜販子如臨大敵:“你待怎地?!”

        魏無羨道:“便宜點!

        溫苑一開始還抱著他的腿,魏無羨走來走去地挑土豆講價錢,溫苑掛在他腿上,掛了一會兒便抱不住了,短短的手酸了,松開休息一會兒,誰知,就這一會兒,街上人流便把他沖得東倒西歪,失了方向。

        溫苑才兩歲,視線很矮,走來走去,找不到魏無羨的長腿和黑靴子,滿目都是一群灰撲撲、臟兮兮的泥腿黑褲,越來越茫然無措。正暈頭轉向間,忽然,在一個人腿上撞了一下。

        那人穿著一雙一塵不染的雪白靴子,原本就走得很慢,被他一撞,立刻駐足了。

        溫苑戰戰兢兢仰起臉,先看到了懸在腰間的玉佩,再看到繡著卷云紋的腰帶,然后是一絲不茍的整齊衣領,最后,才是一張俊雅的臉。

        這個陌生人正神色冷峻、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被這雙色如琉璃、冷冰冰的眸子盯著,溫苑忽然一陣害怕。

        魏無羨那頭挑三揀四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不買這些發了芽的土豆,吃了說不定中毒,還不肯降價,被菜販子嗤之以鼻。誰知一回頭,溫苑就沒了,大驚失色,滿大街地找孩子,忽然聽到一陣稚子的大哭之聲,連忙沖了過去。

        只見不遠處,一群好事路人圍成一個攢動的圈,正在交頭接耳,指指點點。他撥開人群一看,霎時眼睛一亮。

        一身白衣、背著避塵劍的藍忘機僵直地站在人群的包圍之中,竟然難得略顯手足無措。

        再一看,魏無羨又啼笑皆非起來。一個小朋友跌坐在藍忘機足前,正涕淚齊下,哇哇大哭。藍忘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伸手也不是,說話也不是,面色嚴肅,似乎正在思考該怎么辦。

        路人畢畢剝剝嗑著瓜子道:“么回事兒?小伢嚎得嚇死人!

        “肯定是被欺負了撒!

        有人篤定地道:“被他爹罵了吧!

        聽到“他爹”,躲在人群里的魏無羨噴了。

        藍忘機立刻抬頭,否認道:“我不是!

        溫苑卻不知道別人在議論什么,小孩在害怕的時候都是會叫親近之人的,于是他也叫了:“阿爹!阿爹嗚嗚嗚……”

        路人立刻道:“聽聽!我都說了撒,是他爹!

        有同情的:“是不是因為他爹不要他才哭的啊?床怀鰜磉馈@樣狠心的爹喲!”

        有自以為眼光犀利的:“肯定是爹,鼻子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沒跑了!”

        有哄孩子的:“小伢,你阿娘咧?”

        “是啊,娘在哪里,爹這么兇,他娘呢?”

        在嘈雜的浪潮之中,藍忘機的臉色越來越古怪。

        可憐他從出生起就是天之驕子,一言一行皆是端正中的端正,楷模中的楷模,從來沒遇到過這種千夫所指的狀況,魏無羨笑得直打跌,眼看溫苑哭得快斷氣了,他只好站了出來,假裝剛剛才發現這邊兩人,驚訝道:“咦?藍湛?”

        藍忘機猛地抬頭,兩人視線相交,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魏無羨立刻避了開去。

        一聽到他的聲音,溫苑一下子爬起來,拖著兩條洶涌的眼淚朝他奔來,重新掛到他腿上。路人嚷道:“這又是誰啊,娘呢?娘在哪里,到底誰是爹?”

        魏無羨揮手道:“都散了散了!”

        見沒戲看了,閑人們這才慢吞吞地散了。魏無羨回頭,微微一笑,道:“這么巧。藍湛,你怎么在這兒?”

        藍忘機頷首道:“夜獵。路過!

        聽他語氣與往常無異,并無嫌惡厭憎、勢不兩立之意,魏無羨忽然覺得心頭一松。

        頓了頓,藍忘機又緩緩道:“……這孩子?”

        魏無羨心一寬嘴就不拴牢,信口道:“我生的!

        藍忘機的眉尖抽了抽,魏無羨哈哈道:“當然是玩笑。別人家的,我帶出來玩兒的。你剛才做什么了?怎么把他弄哭了?”

        藍忘機淡聲道:“我什么也沒做!

        溫苑抱著魏無羨的腿,還在抽抽搭搭。魏無羨懂了。藍忘機那張臉雖然好看,但這么小的孩子,大多還不能分辨美丑,只看得出這個人一點都不和藹,冷冰冰的很嚴厲,被這一臉苦大仇深嚇到,難免害怕。魏無羨把溫苑托起來顛來倒去地逗了一陣,哄了幾句,忽然見路旁一個貨郎擔還齜牙朝這邊看得樂,便指著他擔子里花花綠綠的那些玩意兒,問道:“阿苑,看這邊,好不好看?”

        溫苑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吸了吸鼻子,道:“……好看!

        魏無羨又道:“香不香?”

        溫苑道:“香!

        貨郎擔連忙道:“又好看又香,公子買一個吧!

        魏無羨道:“想不想要?”

        溫苑以為他要給自己買,害羞地道:“……想!

        魏無羨道:“哈哈,走吧!

        溫苑如遭重擊,眼里又涌上了淚花。

        藍忘機冷眼旁觀,實在看不下去了,道:“你為何不給他買!

        魏無羨奇怪道:“我為什么要給他買?”

        藍忘機道:“你問他想不想要,難道不是要給他買!

        魏無羨故意道:“問是問,買是買,為什么問了就一定會買?”

        他如此反問,藍忘機竟無言以對,瞪了他好一會兒,又把目光轉到溫苑身上去。溫苑被他盯著,又開始打哆嗦。

        須臾,藍忘機對溫苑道:“你……想要哪個!

        溫苑還沒回過神來,藍忘機又指了指那名貨郎擔框里的東西,道:“這里面的,你想要哪個!

        溫苑驚恐地看著他,大氣也不敢出。

        片刻之后,溫苑臉色紅紅的,不停地摸兜,兜里裝滿了藍忘機給他買的那一堆小玩意兒,也不哭了。見他終于止住眼淚,藍忘機似乎松了一口氣,誰知,溫苑紅著小臉,默默地蹭過去,抱住了他的腿。

        藍忘機低頭:“……”

        魏無羨狂笑道:“哈哈哈哈哈!藍湛,恭喜你,他喜歡你了!他喜歡誰就抱誰的腿,這下他絕對不會撒手的!

        藍忘機走了兩步。果然,溫苑牢牢地攀著他的腿,完全沒有松手的意思。

        魏無羨拍了拍他的肩,道:“我看你也先別去夜獵了,這樣,咱們先去吃個飯怎么樣?”

        藍忘機抬眼看他,語氣無波無瀾地道:“吃飯?”

        魏無羨道:“是啊吃飯,別這么冷淡嘛,好不容易你來夷陵還這么巧給我碰上了,我們敘敘舊,來來來,我請客!

        作者有話要說:  堅決不放下章預告。最近手速差勁所以也不說別的了……只能慚愧。

        以下是同人圖,電腦才可以看到。圖片太大的需要點一下才能看到完整的。今天的圖有好多可愛的女孩子^q^最喜歡可愛的女孩子。

        嘰呱呱,高樓之上的wifi撩撥樓下的婉君

        背上一個懷里一個的江姐姐

        四個可愛的女孩子=v=。江姐姐,溫姐姐,阿箐,綿綿(順序可能不對不過很容易認出來)

        旦期  妹子的條漫,無時不刻被閃瞎眼的可憐溫寧

        邪魅狂狷的wifi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2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