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陳情令 > 第67章 綢繆第十五 2

第67章 綢繆第十五 2

        魏無羨立即閃身回巷。

        江南一帶的小巷相互交織,密如羅網,十分利于潛行。魏無羨在錯綜復雜的巷道中穿行,時而追逐時而藏匿,尾隨其后,一直沒被那兩名霧面人發覺。他偷搶各種間隙觀察,發現這兩名霧面人的高矮胖瘦都與當初他們所看到的掘墓人不大一樣,頗為健壯,并非蘇涉那種修長的身形。

        看來并非正主,而是正主手底下的小嘍啰。

        然而,這兩名嘍啰的實力也是不俗,魏無羨只是稍稍追得近了點兒,其中一名霧面人似是捕捉到了這微乎其微的動靜,猛地轉頭。

        剛好魏無羨也失去了耐心,不想再跟下去了,打算快刀斬亂麻,手已壓到了腰間竹笛上,只要他們一動,他就立刻召喚溫寧,干完了回去和藍忘機會合。

        可等了半晌,那兩人不知怎的,竟然沒有朝這邊追來,反而交頭接耳兩句,并肩朝相反的方向揚長而去。

        魏無羨心中驚疑:“他們明明覺察到有人在跟著,為何不過來?”

        思忖片刻,他繞過轉角,在這條窄巷中疾行起來,邊行邊在腦海中飛速揣度這兩名霧面人的意圖。巷子左右都是民居,石墻上嵌著一扇扇緊閉的木門,都是住在這里的尋常人家。在他匆匆走過第六座民宅時,一扇木門突然往里打開,一雙手猛地將他拖進了門去!

        難道那兩名霧面人埋伏進了這門里?!

        門開又門關,拖他進去的那人速度極快,而魏無羨反應更快,他本想反手擰斷這人手臂,可立即發現對方并不是他以為的霧面人,而是個身穿白袍的年輕人。

        這年輕人袍子上繡著某家的家紋,必然是哪家的世家子弟,此刻雙目發紅,渾身瑟瑟而抖,動作慌亂,拖他進去后便掐住了魏無羨的脖子,低聲威脅道:“別出聲!”

        魏無羨立刻確認了:“這人肯定不認得我!

        雖是威脅,可在魏無羨看來,這名世家子弟渾身上下都是破綻,毫無威脅之力。他不由自主地就失去了反抗的興趣,卻想看看這人究竟想干什么了。于是,他配合地跟著一起抖了起來,邊抖邊聲情并茂道:“……別……別殺我!”

        這名世家子弟目呲欲裂道:“閉嘴!不是讓你別出聲嗎!萬一被發現了我要你的命!”

        “萬一被發現了”?他在躲避什么人?

        魏無羨依言閉嘴,這人喘了幾口氣,道:“脫衣服!”

        魏無羨道:“?”

        這人道:“少廢話!你脫還是不脫?”

        “脫衣服”這三個字原本十分糟糕,但這人的神情和語氣都又惡又急,令人完全沒法想到旖旎的地方去。魏無羨心道:“他是不是在躲那兩個霧面人,躲到巷子里的空民居里來了,擔心那兩位在外面還沒走,就隨手抓了個人進來要把衣服換掉方便逃跑?”

        魏無羨道:“大哥,我把衣服脫給你了,我咋辦?”

        這人怒道:“說了讓你少廢話!你穿我的衣服,沖出去,往右邊走。我警告你,老老實實按我說的做,不然有你好看的!”

        原來不僅要換衣服,還要找個替死鬼幫他引開那兩個霧面人。

        魏無羨一下子斂去了驚恐的神色,微微一笑,正待開口,誰知這人逃命逃得急了,完全沒注意到他神情詭異,伸手就抓,一不留神,竟扯下了他一件外衣。正在此時,院門突然大開。藍忘機站在門口,一手持著避塵,另一手維持著推門的姿勢,無言地看著這一幕。

        魏無羨飛起一腳把那世家子弟踢得暈了過去,瞬間行云流水般便穿上了衣服,道:“這畫面是不是有點兒容易讓人誤會?”

        溫寧站在藍忘機身后,探出個腦袋來,默默點了點頭。

        魏無羨笑了笑,對二人簡單講了他方才所見,重新系好衣帶,蹲下來把那世家子弟搖醒。他那一腳力道不輕,搖了好一陣,倒在地上這人才悠悠醒來,第一眼,看到了視線上方和顏悅色的魏無羨,眼中尚且滿是迷茫?傻诙,看到一旁冷冰冰的藍忘機,一個激靈便醒徹底了:“含光君?!”

        畢竟,仙門世家之中,沒什么人認得莫玄羽那張臉,卻沒什么人不認得含光君藍忘機。

        這名世家子弟又猛轉頭,第三眼,果然就看到了木著一張臉的溫寧,慘叫道:“鬼將軍!”

        最后,他哆哆嗦嗦指著魏無羨道:“你、你就是……夷陵老祖魏無羨?!”

        魏無羨把他的一系列反應從頭看到尾,索然無味地道:“啊,驚恐萬狀的熟悉神情,不可置信的熟悉驚呼,過了多少年,依然是這樣一成不變的熟悉套路。不錯,我就是夷陵老祖魏無羨!

        溫寧又默默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這名世家子弟癱在地上,把頭一昂,閉上眼睛道:“既然如此……你……你們給我個痛快吧!”

        魏無羨露骨地嘲笑道:“剛才還威脅要我跟你換衣服、幫你引開敵人,現在倒有骨氣求個痛快了?”

        這名世家子弟悲壯地道:“反正也是要死的!與其把我也抓去亂葬崗煉活尸、做血祭,還不如一刀殺了我,少受些零碎折磨!”

        魏無羨道:“打住。你說‘也’?‘也’是什么意思?被抓的不止你一個?抓去哪兒?亂葬崗?剛才你在躲的是誰,是不是兩個黑衣霧面人?”

        這名世家子弟道:“明知故問,除了你的那些爪牙還能有誰?藏頭露尾鬼鬼祟祟,敢……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魏無羨對一旁的藍忘機道:“看看。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我又多了一些爪牙。我都不知道我號召力原來這么強!

        他轉向這人,認真地道:“我問你幾個問題。是不是在你們眼里看來,‘夷陵老祖’就是一個神秘組織,這個組織無所不能,每天發瘋,一切陰謀都可以推到它身上?“

        這名世家子弟大概是覺得被喪心病狂的大魔頭抓住,必死無疑,然而死前也要奮勇一番,忽然變得慷慨激昂,鏗鏘有力地道:“魏無羨,你抓了這么多世家子弟,以為各大家族會任你猖獗嗎?終有一天,你和你的那些邪|黨教眾都會遭到報應的!就像十三年前一樣……”

        話音未落,溫寧猝然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他脖子上的那些黑色血絲,又順著筋絡爬到了面頰上,瞳孔不斷收縮,著實猙獰駭人!

        藍忘機見溫寧暴起,避塵出鞘了半寸,防止他當真傷人性命。魏無羨則道:“溫寧,放下他!

        靜止片刻,溫寧重重將這名世家子弟摔到地上。

        魏無羨冷笑道:“邪|黨教眾?你知道當年我手底下人最多的時候,亂葬崗上究竟有多少邪|黨教眾嗎?你的前輩們是怎么告訴你的?三萬?五萬?要不要我說實話?不足一百人!”

        這名世家子弟被溫寧掐得滿面通紅,不住咳嗽,魏無羨又道:“還活尸,說過一千次一萬次,那種低級的廢物,本人不煉!”

        說罷,他一掌劈下,劈得這名世家子弟暈了過去。

        頓了頓,魏無羨抬頭道:“那兩名霧面人,是故意放跑他的。我跟蹤的時候,他們分明覺察到了我,卻刻意沒理。多半是把我當成了這個人,有心放水。這會是何意圖?”

        藍忘機道:“走漏風聲!

        走漏夷陵老祖重歸于世、四下刨尸、抓人回亂葬崗煉活尸、準備血祭的風聲。不管是真是假,這樣的消息和氛圍,已經擴散開來了。

        魏無羨道:“那走漏這個風聲的目的呢?如果只是為構陷于我,金麟臺上那一場戲已經足夠了,玄門之中原本就人人都對我恨之入骨,何必多此一舉?”

        藍忘機道:“名正言順地率領各大世家去亂葬崗!

        然后,進行第二次亂葬崗大圍剿。

        魏無羨搖了搖頭,道:“似乎只有這個解釋,可這進行這第二次圍剿有什么用?圍剿我嗎?可我人現在又不在亂葬崗,金光瑤又如何能確定我得到消息后,就一定會去亂葬崗?萬一我就是不去,抄東西跑路呢?他領著一堆大小家族撲了個空,豈不是徒勞無功?”

        可怎么想,總而言之,不會是要干什么好事。

        魏無羨與藍忘機對視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看到了下一步決策。

        他緩緩站起身來,道:“亂葬崗是嗎?正好這么多年沒回去了!

        有人竟然敢在他的地盤撒野,當主人不在家就可以胡作非為嗎?

        打定主意,魏無羨與藍忘機這便改道而行,棄秣陵不去,向夷陵出發。

        魏無羨盤腿坐在驢子上,邊晃悠邊道:“還沒到秣陵,又要去夷陵,這奔波勞累的,何時是個頭啊!

        藍忘機牽著繩子,靜靜地道:“終有安定之日!

        魏無羨心中一動,道:“嗯,終有安定之日!

        閑扯幾句,他又狀似漫不經心地道:“含光君,說起來,你打算什么時候歸隱?”

        藍忘機在前方的身形微微一頓,似乎思索了一下。魏無羨趁熱打鐵道:“歸隱之后打算做些什么咧?”

        一陣沉默后,藍忘機道:“尚未想到!

        魏無羨心道:“沒想到正好!正好!我幫你想好了!”

        自從見了那對農舍嘮叨家常的小夫妻,魏無羨便一直在不由自主地想象,若是這件事當真有安定之日,將來歸隱,他要找一個人煙稀少的山清水秀之地,建一座大房子,可以順便幫藍忘機建一棟在隔壁。每天兩菜一湯,當然,最好是藍忘機做飯,不然就只能吃他做的了,帳最好也交給藍忘機管。他眼前甚至浮現出藍忘機穿著粗布衣服,胸口膝蓋打著補丁,面無表情地坐在一張手工木桌邊一個一個數錢的模樣,數完了之后再扛著鋤頭出去干活,而他就……他就……他就干什么?

        魏無羨認真的思考了一下他該干什么,人說柴米油鹽,織布耕田,地有人種了,那么就只剩下織布。想想自己翹著二郎腿坐在織布機前抖腿的模樣那真是瘆的慌,還是讓他去扛鋤頭罷,叫藍忘機織布比較合適。白日里打魚種地,晚上提劍出去夜獵,斬妖除魔,多美。過膩了再假裝根本沒有歸隱這回事,重新入世也是一樣的。但是果然,還是差個小的……

        藍忘機忽然道:“小什么?”

        魏無羨道:“?”

        他才發現,自己竟然把最后一句又說出來了,立即正色道:“我說,小蘋果差個小伙伴!

        小蘋果扭頭,用力吐了一口唾沫。

        魏無羨拍了它的驢頭一掌,拉著它的兩只長耳,心道:“我是真有病了?還是斷袖真的會通過身體傳染?不然為什么這段日子總覺得我……連妄想都變得這么一言難盡。歸隱,藍湛要歸隱也是百八十年后的事了,再說也不一定非要住在我隔壁?為什么還要幫我做飯、幫我種地、幫我管賬、幫我織布?不對,忘了種地是我的活……這都什么跟什么……他又不是我老婆!”

        他細細盯著藍忘機的背影,竟然為此生出些詭異的遺憾:“這么個人,不是我老婆哎……”

        兩人抵達夷陵亂葬崗之前的一座小鎮時,距離金麟臺之變,已經過去五日。

        作者有話要說:  亂葬崗副本要打的不過不是最終副本_(:3)∠)_

        用電腦看才可以看到這些同人圖哦,手機是看不到的,作者見微博水印~其實還沒放完今天先放一部分

        帥氣的wifi。!能說我想艸嗎(。

        可愛的q版wifi。!

        可愛的q版婉君!qaq不會縮圖啊圖片太大辣

        盲眼的道長qaq

        夫夫撫琴吹笛!

        宋嵐與曉星塵qaq

        書法作品!薛洋同學的自白xddd字好看!

        橡皮章作品!字真美!

        手繪寧兒(>w<*)看起來好乖

        兔子!少年時

        絕勇part的火堆~

  http://www.rugby-agde.com/37/37967/745661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